• 第七章 百里一家

    更新时间:2016-10-05 15:43:13本章字数:1713字

    清晨鸟声啁啾,早起的鸟儿已得了虫吃,贪睡的鸟儿尚且睡得香甜,一阵劲风刮来,邋里邋遢的小老儿找了个枝头蹲着,左顾右盼无人,靠着树干准备好眠。

    被他吵起的鸟儿不依不饶,以鸣叫发泄不满。小老儿心道不好,忙起身要跑,不及反应,又是一阵劲风卷至身边,劲风刮来的绿衣女子拍拍他的肩膀:“师父,徒儿这是第几次追到你啦?”

    百里老头欲哭无泪,抱着树干耍赖:“不算,不算!你穿什么初七的衣裳,难看死了!”

    曾歌笑嘻嘻放开他,跳下树,自顾自回去了竹楼。

    自来到这山中已过了大半个月,曾歌单方面的拜了百里老头为师,天天没事就追着他跑,轻功一天比一天更好。

    闲暇时她会跟着初七做些洒扫的活计,偶尔也去药房,略微通了些药理的皮毛。

    每天雷打不动的是晚上的药浴,曾歌不知百里老头为何帮她,但她也无心顾及许多——百里老头武功高强,要害她还用花这许多心思?何况大也一路跟着她,她能受到百里老头的照顾估计跟苏与陌脱不了干系。

    不知苏与陌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

    “……初九,初九?”

    “啊,啊?”曾歌想着心事,竟不知不觉出了神,初七连呼几声才反应过来。

    初七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曾歌忙追上去。

    二人今日在山坡上一片小小的茶园采茶,说来百里老头这山头倒也丰富,真是要什么有什么,若是将来她得了闲,也要找这么一片山头,当个快活隐者。

    只是不知她能否等到那一天,前路漫漫,吉凶未卜,想到这里她又难免生了些惆怅。

    “初九今天是有什么心事吗?”初七灵巧白皙的手指一捻一掐,一朵朵嫩绿的新芽就被采下,落入曾歌捧着的竹筐之中。

    “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定……”曾歌答,“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茶园。”

    “这里的茶树皆是司幽皇室贡茶品种,百里师父种下这些茶树,不过等贵客一年一至罢了。”

    “贵客?”曾歌拨弄着筐中新茶,眼皮突突跳了两下。

    “对,是百里师父非常看重的一位后辈,年纪与你我相仿,确是个青年才俊。”初七平日里并无许多言语,谈到这贵客倒是多出许多话来,“约摸这两天就会过来了吧。”

    曾歌顶着突突跳的眼皮嘀嘀咕咕,“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初七拈一片茶叶就着露水贴上长歌眼皮,“右眼跳灾啊。”

    竹筐装了将将半满,初七便收了手,颠着看了看里面的茶叶:“这些也够了,后面的炒茶可要劳烦大表哥了。”

    “大表哥?”曾歌疑惑。

    “噢,就是大啊。”初七平静地说,“我原以为你知道的。”

    “那,二呢?”

    “二表哥啊。”

    “三是三表哥?”

    “是啊。”初七微微一笑,“很有意思吧,顺便一提,我们都姓百里。”

    曾歌绝倒:“原来你们竟是一家子!”

    初七含笑:“我们只是旁支,并不是宗家的。”

    曾歌心里微微惊诧,再是旁支那也是冠着百里姓氏的,百里氏在司幽可是皇姓之下百姓之上的名门大姓。不知那苏与陌又是何等身份,竟然能让百里家的人作为护卫供他差遣?

    曾歌正在想着,初七忽而侧耳,屏息片刻道:“百里师父传音,贵客明早便会来了。

    ==========”

    月华如洗,曾歌泡在竹林一眼清泉中,身子伏在岸边一块石头上,这是百里老头嘱咐她每日必做的功课。

    泉水有着药草淡淡的香气,仔细分辨来,和苏与陌在秋阳城府邸中的那眼温泉异曲同工,只是这里的药香更加清醇一些,且岸边有一棵粗壮凤凰木,借着温泉四周的热度常年枝叶芃芃,花开似火,一阵风吹过,花瓣落入池中,更添一丝芬芳气息。

    事到如今,她再也无法相信苏与陌只是凭着同门之情才救了她。

    唉,幽幽叹了一声,曾歌轻轻合上眼。

    树上人却被这小小的叹息声吵醒。

    百里祁睁开眼睛,紫色的瞳孔中霎时聚起精光。

    从小只有到了青城山上,有百里师父在,他才能不用考虑外界的任何事,安心的睡上几夜安稳觉。现下看来,他还是有些大意了。

    此前百里师父说过山中有客,树下这人约摸就是那客人。

    百里祁靠在树干上,透过如火如荼的凤凰花向下看去,岸边留了三盏风灯,那人伏在泉中靠近岸边的一块石头上,似是在小憩。风灯的光莹莹照在她的侧脸,看不清面容,只见墨色长发衬着玉白肌肤,耳垂处一抹朱砂的红。视线转下,女子光洁的背在蒸腾的水雾中若隐若现,雾气在肩上凝结成水珠,顺着姣好曲线滑下,仿若山间清泉一路蜿蜒,到了不知名的某处忽而滴入泉中,叮咚清响,百里祁瞬间收回心绪。

    竟有些看痴了。自嘲一笑,百里祁一跃,暗红衣袍如一朵云一般的轻悄落地,没有任何声响的,渐渐消失在了风灯照不到的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