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柯一梦(7)

    更新时间:2016-08-26 09:20:43本章字数:839字

    如果我把感觉藏起来,是不是就感受不到这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如果我把眼睛闭起来,是不是就看不见人与人的悲欢离合。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在一楼接待处办理了退房手续,已经接近晚上七点了。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晚上十点的火车,不必为我担心。

    坐在候车厅,我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机。钱晓东发来短信:“钱晓月,你说过如果我考上华晨大学就和我一起去骑马,你可不许耍赖啊。”

    钱晓东,我同母异父的弟弟,比我小了十岁却总是喜欢鄙视我的智商,一脸不屑地对我说“钱晓月,我都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姐姐”。到底是不是他的姐姐,我自己也不知道,毕竟那时我还小,母亲在全村人的窃窃私语中把他带进家的时候,他穿着十分时尚,黑色的小皮鞋占了些灰尘,绝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他的脸是那么的纯净,浅浅的笑容像是冬日里的一米阳光,我当时就喜欢上了这个比我小了十岁的男孩。后来母亲告诉我,他是我的弟弟,然后再也没有提过关于钱晓东身世的只言片语。于是,在我的心里钱晓东理所当然的成了我同母异父的弟弟,毕竟父亲已经离开我们那么久了。

    我微笑着看着他发来的短信,策马奔腾驰骋草原是我多年的愿望,只是连我自己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却已经被我遗弃多年了。有时候就是这样你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条件不允许,条件允许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当年的心情。

    “拿到录取通知书再说!”

    “先买好去蒙古的票,这次骑马你跑不掉了。”

    听到检票通知,我收起手机,在拥挤的人流中向检票口走去。也曾考虑过坐飞机,只是在我的潜意识里面只有看到土地的颜色才能给我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是飞机无法取代的。

    忽然,我感觉到左手处传来一种凉意,紧接着就是一股疼痛感。我看着泛白的指关节紧紧握住我的手将我往出口处拉去,我想甩开这只手,但是除了跟着他,我似乎什么也做不了,放佛这就是我的宿命,挣不脱,逃不掉,只能成为命运控制的一只木偶即便被扯的浑身疼痛也无法改变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事实。透过厚厚的人群,我看到多年前也曾上演过同样的画面,唯一不同的是画面里的那个女孩再也不会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