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柯一梦(8)

    更新时间:2016-08-26 15:42:31本章字数:1429字

    “林天明,放开我!我的手好疼!”

    林天明放佛没有听到我的话,拖着我继续往外走。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电话里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结束了!”

    林天明像一头发怒的豹子,他狠狠瞪了我一眼。从他的眼睛里我好像看到一丝哀怨。“哀怨?”怎么可能,从来都是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林天明怎么会有哀怨。再说,受伤的人明明是我,不是他,不是吗。昨天他还和我最好的朋友刘佳佳在一起有说有笑,暧昧异常。我想忍着愤怒,直盯盯的看着他的眼睛,只是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有看懂,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这个世间最难看懂的莫过于人心。

    “晓月,不要闹,跟我去一个地方!”他的语气极少这么柔软,甚至还有一丝妥协和无奈,我的防备就这么被他连根拔起。

    “到了!”

    “这是哪里?”我看了一下周围,人流不是很大,与南城中心相比,这里显得宁静而美好,几排典雅的商铺前木制的标牌与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木相得益彰。

    “你是又晕车了吗?这里不就是上次我们来喝咖啡的绿色环岛吗。”林天明双手插在口袋中,对着我宠溺一笑。想到宠溺这个词,我的心中不觉感到一阵温暖,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即便没有宠都都会溺在他的眼眸中,以至于后来分开的很多年每每想到这个人我总会倍感心痛,这种心痛常常让我分不清在一起的时候是真实的还是分开的日子是真实的。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进去看看!”

    我疑惑的跟在林天明身后,只见他向着一间商铺走去,阳光透过叶子洒在他白色的衬衫上,让本来孤傲的他多了几分柔和。我踩着他的影子,心里感觉十分的踏实,尽管我不知道下一刻他带给我的会是什么。

    透过玻璃窗我看到商铺里摆放着两个模特,模特身上穿着的绣有墨色兰花的旗袍分明就是我刚刚设计草图来不及裁剪成型的样品。我走进商铺,商铺并不是很大,但却处处流露出主人对这间小铺的心思。典型的复古式装饰,靠近玻璃窗的一角摆放着一盆兰花,大厅的墙面上挂着几排民国时期穿着旗袍的女人的照片,她们或站或坐,或笑着或低头不语,我触摸着那些照片,看着她们穿着的各式旗袍,内心竟有几分感慨,放佛自己穿越了时空回到了那个旗袍盛行的年代。

    “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家旗袍店?这模特身上的旗袍是谁设计的?”

    “晓月,你真的是与众不同,难道你没有发现这家店没有名字吗”

    听林天明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家店没有任何标牌,连门口都是牌子都是一片空白。

    “这个小铺还在等待她的主人”林天明说着,将一串钥匙放在了我的手中。“你不是很希望有自己的一家旗袍店吗?晓月,以后这里就属于你了。生日快乐!”

    我的手僵在那里很长一段时间,眼睛一阵酸涩。我以为自己的生日他早就忘记了,这段时间他总是对我冷冷的,我以为……或许女人总是比男人更容易敏感也更容易受伤,所以在感情上女人才会更容易选择放弃。

    “算你还有点良心,我以为你早就把我的生日抛到了世界之外。天明,谢谢你,只是这个礼物我不能收,她太贵重了,也太美好了。我是很希望自己能有自己的旗袍店,但那必须是靠我自己的努力来实现的。”

    “我不知道怎么才算爱一个人,但我知道我能做的就是陪她一起来实现她的理想。晓月,我爱你,我想陪你一起实现你的所有愿望。收下她,这间旗袍店才有了价值,你不收下,她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屋子就会失去她本该拥有的美好。”林天明将我拥入怀中,他的声音低沉地在我耳边飘荡。

    “那本姑娘就先替你保管,省的将来你后悔。”

    “东西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是属于我的,我的世界就是圆满的!”

    ……

    往事历历在目,在此时此刻看来就宛如我们的前世今生。明明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却还是清晰到连细节都做不到忽略不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