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遇见

    更新时间:2016-08-30 19:20:19本章字数:3429字

    我以为选择了慢慢的绿皮大火车,这一路就可以把过往点滴全都抛掉,边回忆边忘记,在这味道鲜靓的车厢里我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十几个小时下来,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列车进站。

    我是一路哭着走出站台的,心中百感交集,紧咬着嘴唇,如果我不走出这一步,真不知道这十几个小时之后,双脚踏在了家乡以外的另一片土地上。

    抬头,阳光那么刺眼。

    其实北京站远没有我想的那么雄伟,甚至觉得它有点小小的,旧旧的,这大概就是保留下来的时间的韵味吧!但是,韵味总是要用心去体会的,现在这样的心情真的感受不到。

    抬手揉了揉挂着泪珠的眼睛。

    “你好,你就是北京吗?我是申申,你……会接受我吗?我很爱你的,很爱,很爱”。

    我用心和这座陌生的城市对话,我知道你欢迎的不只是我,而是每一个到来的人们。

    熙来攘往的广场,我沉默着不语,一个人的北京,我该去哪里,去哪里呢?

    清晨的阳光刚好,暖暖的照在脸上,心里竟也觉得温热起来,看来新鲜的事物总是能分散注意力的。

    北京的公交车可真是大,三个车门,不过就是有点儿慢。人群中,落单的似乎就我一个。没有目的走,糟透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在故宫里就好起来。走走停停,脚也痛了起来,该死,竟然穿了高跟鞋逛故宫。所幸,坐在台阶上,脱了鞋,我告诉自己,只是一小会儿,有点不雅了!望着眼前人流涌动,竟然还是想哭,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止不住的,这是怎么了,心里那么难过,头深深的埋到了腿上,不想看到任何人,却来到这么多人的地方。

    “扑通”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男人趴在了地上,就在台阶下方,就在我的眼前,这声响也是惊动了周围的人群,大家纷纷驻足,不过只是观看,那人双手撑地,想要起身的样子,不承想却没有起来,想必膝盖也是够痛吧!

    没多想,起身,光着脚,下了台阶,其实只是有两级台阶而已,也不管人家同意不同意,伸手抓住他胳膊,使劲的拽,他竟也起来了,只是腿还不能一下子站直。

    “谢谢”。 

    我这才寻着这两个字歪歪的味道看向他。额……还是个外国人。

    “到这边坐一下吧”。我的手依旧还是在抓着他的胳膊。

    他看我。

    恍然大悟,听不懂。我用手比划着,指着台阶说“sit down”

    “非常谢谢你,你是个好人。他继续用歪歪扭扭的发音的中国话回应了我。.

    就这么扶他到了台阶,人群已散去。

    “你,还好?”我试控着用中文问他。

    “是的,我很好,谢谢你”。

    看来这中文还不错。

    我可以帮你检查一下你的腿”?示意他把裤腿向上提到膝盖的位置。

    怪不得站不稳呢!膝盖已经破了,有血迹渗出来。

    我开始翻我的小包,有湿纸巾,还有创可贴,可是对于他的伤来讲这个创可贴确实小了点。

    手竟也不好用了,撕了几下纸巾没撕开包装,所幸用牙了,取出纸巾,小心冀冀的清理着伤口周围的血迹,然后撕开几个创可贴,拼在一起,却也够用了。

    ”好了!“看着被我包扎完的伤口,竟然有那么点成就感。

    我抬头,竟发现,他在看我,只是忙着做好事,没有打量过他多大的年纪,什么样的脸。那是一双深蓝的眼睛,就像是电影里的外国人的蓝眼睛一样,就像是书里写的蓝眼睛一样,深邃而又美好,还有棱角分明的脸,我不想用棱角分明这个词来形容,却一时真的找不到合适的词,一时间我傻在了那里,却觉得他的脸红了,向我投来温暖的微笑。我有些尴尬的牵动了下嘴角。

    突然他的微笑定格下来。

    “你哭了”?他问我,用英文味实足的中文。

    “没。” 我用手抹了一下眼睛。

    他拿出手机,“咔”,然后转过手机,我看到自己的脸,睫毛膏已在眼睛的周围晕开,心里暗暗骂着“这破东西,不是说好防水的吗?就是掉两个眼泪,两个眼泪就变成花脸猫”,我不好意思的笑,拿出纸巾擦了眼睛,他把手机递过来,手机屏幕上映出的是我的脸。

    一时间又没了话语。

    “额……你一个人来中国的?”

    “yeah”

    “旅行吗?”

    “yeah”

    “你喜欢中国?”

    “yeah”

    我用心里翻着白眼,看来我们的对话也仅限如此简单。

    “你会说中文?”我故意问他。

    “一点点”。终于是中文了。

    “我的英文可是不好的,也是一点点。”我学着他的语气。

    “没关系。”

    一时间开始熟络起来。

    “你也是一个人吗?”

    “嗯”

    ”旅行吗?“

    “嗯”

    “那我们可以一起吗?”

    “嗯……可以,可是你还可以走吗?还有一大半的路呢?”看着他的样子,我担心的问,其实我是想他一定不会跟得上我的步伐。

    “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的走,如果你不着急。”

    “那……好吧!”

    简单的英文伴着复杂的中文,交流的倒也是顺利。只是我痛恨,英文这么不好,要不可以给他好好介绍故宫,这个中国皇帝生活、工作的地方。

    我起身,向他伸出手,他的脸又红了,怎么像个小男孩,不过却也将手放到我手里,我用力的拉他起来。

    “谢谢”。

    “不——用——谢。”我拉长着声调,逗得他笑起来。

    走着走着,我便不自觉的快起来,看着雕龙画凤的宫殿,不禁慨叹,真不知当时生活在宫墙里的人那一生过得怎样?我看倒像是个牢笼。

    “这是我第一次来故宫,你呢?”我问他。

    “这是我第一次来故宫,你是第一次来中国吗?”

    没有听见回答,我便又问了一次。还是没有回答。回头却见他在几米外的地方,一瘸一拐的走,我忙跑过去。

    “不好意思,我只是顾着自己看了,忘记了你的腿还有伤。”我抱歉的向他笑。

    “没关系,我慢慢走没问题。”

    “要不……我扶着你走吧!”

    “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他的个子太高,我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美丽的眼睛反问他。

    ““谢谢。”

    “错了,你该说:好的,谢谢”!

    他笑着,那脸像太阳般温暖。

    我扶着他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走,一时间已经忘记了失恋的痛,其实本来也不痛,也不是不痛,只是觉得一切付出都是那么不值得,心里有些觉得受伤罢了。

    我想有必要强调一下,这是有生以来对一个陌生人这样熟络和热情。

    阳光暖暖的,偶尔有风吹过。

    “你几岁”?

    “几岁”?我重复着他的话。

    “三十。”

    “真的?可是你很年轻。”

    我的心里又翻了白眼,心想“三十岁很老了吗?”

    “你几岁”?

    我学着他的样子,问他。

    “你猜!”

    我竟囧住了,“额……,也是三十?不对,二十八?二十五?”

    他一直摇头。

    “二十七”。

    ”我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姐姐。“我和他开玩笑。

    ”等一下“。

    我愣了住了,随着他有脚步停了下来。

    “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竟然忘记了自我介绍,Sorry。”

    ”我的名字叫David,David Gray,我是美国人,我的家在加州,我来中国旅游“。

    我微笑着看着他美丽的蓝色眼睛,认真的样子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叫申申,我是中国人,我的家在中国,欢迎你来中国旅行。”

    我学着他。

    “婶婶,婶婶,婶婶”。

    我哈哈大笑,”错了,是申——申。“我拉着长音教他。

    ”申——申——申——申“。

    他重复着我的名字。

    我笑。

    突然觉得美好起来,这就是和一个陌生人的友情。

    继续扶着他慢慢的走走停停。

    “申——申,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看他,点头。

    ”为什么你的男朋友,或是老——公没有和你一起来?“

    我顿了一下,说道:“我是单身啊,和男朋友刚刚分手,所以来北京。

    ”哦,sorry。”

    “没关系”。

    突然觉得他又把我拉进深深忧伤里,低下了头。

    “哦……”

    他突如其来惊叫让我回来神来。

    “是我让你不开心了。”

    我摇头,看向他,那笑容似乎可以融化一切冰冻。

    继续扶着他一瘸一拐走,日头渐渐偏西,竟不停歇的走了这么久。

    发现一个卖水的摊点。“等我一下。”

    放开他,然后向小摊跑去。

    “阿姨,两个北冰洋。"

    据说这是北京的老牌饮料,就像我家乡的“大白梨”一样,反正看电视里经常出现,不知道口味如何。

    “给,这可是中国特产呢!”我打趣道。

    “特产?”

    “对,就是好吃的。”我竟然这样给他解释,我自己心里都在偷笑。

    “谢谢”。

    “又来了,不用谢谢的”。

    我们坐在花坛上,看着美好的夕阳,这到北京的第一天注定应该是难忘的吧!

    “对了,你的酒店定在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就在这附近”。

    “那我们慢慢走,送你回去休息吧!今天走了很多,你的腿还受了伤”。

    “可是,如果你有时间,我想我们一起吃晚饭,今天真的谢谢你”。

    “你们外国人也会这一套吗?吃饭就算了吧,我送你回你酒店”。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我还没个落脚的地儿呢!身上的小包就是全部的家当了。

    “酒店到了。”我伸手指了指他告诉过我的酒店的名字。

    “嗯,这么快就到了吗?“他还不相信的问我。

    “当然了,好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申——申,可以留给你的电话?”

    “好”。

    我伸手取出我的名片递给他,说是名片,其实是我自己画的小卡片,有我的电话,之前用它联系过一些画廊准备卖画用的。

    “稍等”。我又翻出笔,在上面潇洒的写上“申申”。

    “谢……”

    “不要谢了。”

    “拜拜”

    转身,一步一步走。

    “申——申,认识你很开心。”

    我没有回头,只是向后招招手。

    萍水相逢的一天,或许并没有所说的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