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尴尬的同床

    更新时间:2016-08-31 21:04:51本章字数:3688字

    一个人走在陌生的街头,回想这一天发的一切,感觉像是穿越了时空。

    真的需要找住的地儿了,天色渐晚,拿出手机开始问度娘。

    天子的脚下,住个店都这么贵,搜出什么7天啊、如家啊、锦江之星啊、速8啊,这些连锁的的经济型酒店也这么贵,三百多、四百多,够我住几天啊!出来时包儿里的毛爷爷就没有多少了,看来还真不能玩了,先找房子和工作吧!

    定下一个如家,还算便宜249元。

    住的地方有了着落,紧张的心情又放松下来,慢慢百无聊赖的走,这就是我一个人的北京,我总想让自己能感觉到点什么,可是却是大脑和心里一片空白。

    夜已彻底的暗下来,马路上灯火辉煌,汽车一辆紧挨着一辆,这就是北京的堵车吗?喧闹的街上,路过着行色匆匆的人。天气并不冷,我却抱紧了双臂,孤单的感觉像是潮水一样毫不留情的侵袭而来,眼泪又不争气的滑落。竟然一下子觉得没了方向,这种从没有过的失落感和不安让心更悲伤了。

    不知走了多久,反正似乎是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到了酒店。

    抬头看看酒店招牌,又简单整理了一下散落的头发,推门走进酒店大堂。 

    “你好,我订了房间。”

    “您的身份证,和电话号。”前台的服务生热情的回应着我。

    我翻了身份证出来,顺手把电话写在服务台的小本本上,替给服务生。

    “女士,请付款249元。”

    翻出正好的250元,我告诉前台服务生“千万不要找我那一块钱,给我房卡就好。”

    服务生笑,递房卡给我。

    开门,进房间,把自己摔在了床上,好累。

    脑袋竟出奇的疼痛起来。

    起来,翻出随身备的止痛药,这种大白片的止痛药对我的头痛最好用。

    洗澡,今天就舒服的睡吧!明天就要开始新生活了,一切都是未知和茫然。

    我开始觉得眼皮在打架了,然后似乎失去了知觉,这就是睡着了吧!

    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内还是一片漆黑,拿起手机:十点。

    天哪!这是要累死吗?睡了一、二、三、四……我掰着手指数着,十二个小时……

    点开微信,有好友娟子发来的信息,问我怎么样,回了两字“放心“。

    还有一条欢迎我来北京的信息,再翻下一条是陌生的号码,点开。

    Thank you very much, Shenshen.

    一看就知道了是David, 我回复“morning”

    清晨,阳光美好,第一件事去找房子吧!估计这酒店不会住得太久就要破产了。

    北京的中介公司都像是黑中介,挂着招牌也像。

    “姐,找房子啊?你要找啥样儿的,一个人住,还是和男朋友一起啊?”操着东北口音的小伙儿,见我进来主动搭着话。

    他倒是问得挺直接,中介的小伙子热情的接待我,可是这样的热情总让我觉得不舒服。

    “干净就行,不用太大,暂时就一个人,对了,价位别太高的”。

    “这有一些房源,你看看”。

    1000、1200、1500、2000……

    “嗯?都是一个卧室,或是隔断间,一千多,两千多只是租一个卧室吗?”

    “是的”。

    “怎么这么贵?”

    “姐,一看你就没来过北京,北京的房价就是这样,要是觉得行,我先带你看看房”。

    “好吧!”看来也只能是这样吧!总不能像新闻里看的那样,给自己找个地下室住吧!不是不能吃苦,虽然来了北京,我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北漂,我定义的北漂都是带着梦想来北京的。而我,有梦想却并没想着要在这里实现,我不确定我能停下多久,我只是想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在生命中让这座喜欢的城有些记忆。

    这小伙子的电动车骑的也真是好,走街串巷,一会儿在一栋老旧的楼前停了下来。上楼一进房间就傻眼了,房间——黑,墙——黑。没有继续看。

    “你就给我看这个房子吗?这怎么住?我说了要干净的!干净的!”我有点没好气儿了。

    “可是,你也说要价格不太高的了。”

    我竟无语了,好吧!

    “还有一个,是两室的,现在空着,不过价格稍稍比这个高,1500,能接受吗?”

    “1500?好吧!去看。”我有些不开心的说。

    “那就去看看。”

    房间还算好,至少是有阳光的,也真的是干净,墙是白色的,虽然也不是新楼,但是整体要比刚刚那个好得太多了。

    “价格还能不能商量了?我就不看了,就定这个。”

    “姐,看你也是实在人,价格不能少一分,中价费我给你打八折。”

    “五折”。

    终于还算是退让了些,房租1500,中介费打五折。

    交了各种费用,掂量一下手中剩下的钱,不多了,一下子好几千块啊,就这么给人家了,不过总算不用再为住的地儿发愁了,抓紧时间收拾一下吧!还得去采购所有生活用品,要知道这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什么都没有拿,没想到就这么留下了。

    心里有一点酸,空荡荡的房间里,一个人突然觉得好累。

    没关系的,一切重新开始,一切都是美好的。加油!!!我暗暗给自己打气。

    收拾房间总是很浪费时间,大半天下来,累成狗的样儿,终于出来模样了。

    新家,真好。

    今天剩下的时间什么也不想,就想趴着了。

    “您好,我是XX公司的,收到您投递的简历,约您明天上午九点过来面试。”

    “哦,好的,一定准时到,麻烦把地址发给我。”

    开始走运了吗?顺利找到房子现在又接到面试的电话,心里突然美了起来,此时该哼个小曲儿。

    就这么趴着,感觉真好。

    电话又响了起来。

    David?

    “申申,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遇到了麻烦,我需要见到你,我丢掉了包,可是我的证件都在里面"。

    他着急着,说着不标准的汉语。

    此时,我脑海里出现的竟是QQ里流汗的表情。

    先让他过来,然后再问个明白吧!估计我们这沟通的水平在电话里也是说不清楚的,实在不行帮他报警。发了地址给他,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出现在地铁口,因为是老小区不好找,所以就把地铁的位置告诉了司机,这样方便多了,替他付了车费。

    "Thank you ,thank you ,thank you very much."

    一下车,他便忙着道谢,我心里想别Thank you 了,快说事儿吧!什么情况?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吃饭的时候,我丢掉了我的包,我的证件都在里面,已经报了警,但是警察说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找到。”

    他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

    我合计着这可真的是个够大的麻烦。

    “我今天早上退了酒店,因为白天去了长城,晚上想住在798附近,明天想去看看,你能不能借钱给我,或是帮我订酒店,我已经联系了我的姐姐,她会汇钱给我,但是好像不能很快,因为什么手续我都没有了。”

    还798?钱都没了。

    我该信呢?还是不信呢?不过一个外国人,人生地不熟的,总不会来中国行骗吧!暂且信一回?

    “你需要多少钱?”

    “五千吧。”

    五千?我一共也没有五千块啊!付了房租,买了生活用品,手里只有两千多块,可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班呢?这点钱得省着花。

    “可是,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

    ……

    “我不是骗你的。”

    见我说没钱,他忙解释起来。

    “我知道,可是我也是真的没有钱了。”

    “我可以住在你的酒店?”

    “可是我今天已经退房了,租了房子”

    “那我可以住在你的房子?”

    “我们两个?”我瞪大了眼睛说。

    “我真的不是坏人,请你一定相信我,我只认识你一个人在中国。”

    “额……”

    我犹豫,思忖了一下。

    “那好吧!”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决定带他回到我的房子。

    弯弯绕绕的终于到了新家,进了房门,他倒是显得拘束起来,而我却放下心来。大概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感觉。

    他说“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我收到汇款后会付钱给你的。”

    “不用了。”我只是帮了你一下而已。

    我现在关心的问题是怎么睡觉呢?一个卧室,一个小沙发,一张床,觉得头都大了。

    似乎他也想到了我想的问题。

    “我睡在这里。”他指着沙发说。

    我看着他,没支吱声,合计这小沙发放你?能放下吗?你怎么个睡法呢?1米8多的人,想想就够难受的。我又怎么能睡得安稳呢!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在同一个房间——这间十几平的小卧室。

    简单的梳洗,衣服也没有脱,准备和衣而睡了,可是真的睡不着,靠着床,看书吧!不时的会抬头看他一眼,他倒是很快就睡着了,因为没有多余的被子,他没有脱掉衣裤,那么高高的身材现在缩在小小沙发里。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这样的遭遇难道真的不是电影里看到的吗?不是小说里写到的吗?真的很有意思,那情节怎么一模一样呢?看来还真的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啊!我在心里自己感叹着。

    早春的夜里还是冷的,他突然动了一下,抱紧了双臂,我却吓了一跳,赶忙把被向上拽了一下,还好他没有再动,我在想什么呢?只是,看着他的样子倒是有些于心不忍了,除了这床被子,我什么都没有,甚至是一件可以盖在身上的大衣。

    他又动了一下,这一次是翻了个身,伸直了腿,有一半的腿已耷拉到沙发下,而我却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张满是阳光的脸庞。

    我竟然起身下床了,把被子盖在他身上,还真是有些冷,我把自己缩成一团,不知过了多久才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面前似乎有人,突然本能的捂住胸口,却抓住了被子,他正在把被子盖在我身上,看到我的反应,他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放松下来,看他也没什么恶意。

    “没关系的,你盖着吧,看你睡得太冷了”

    “可是你也会冷。”

    “没关系。”

    就这么两个人推扯起来。

    “要不这样吧!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你在这儿。”

    我指指床的另一边,示意他可以睡在床上。

    “不要了,这个床也不大,你会不舒服的”

    “没关系,就这样吧!”

    我往床边挪了挪身体,尽量留出大的地方给他。却依旧是没有躺下,他在床的另一边,头朝着床尾的方向,仅有的一条被子盖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会儿他就睡着了,我合计着,如果他是狼,那么我这个举动就真的是引狼入室,不过目前还好。

    终于沉沉的睡过去了,很长时间以后,睁开昨惺忪的睡眼,感觉有点怪怪的,却发现我的一条腿竟然搭在他的腰间,怎么会是这样,人家老老实实,倒是我……轻轻的将腿抬起准备拿开,却发现一双眼正注视着我,我用双手捂住了烧红了的脸,透过手指缝偷偷的看他,说道:

    “早……早……早上好”

    “mor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