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歌声飘过

    更新时间:2016-09-18 11:44:00本章字数:3580字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我的脸上,那感觉温暖又觉得感动。牛仔裤和白T几乎是我出门在外以来的标配,因为我觉得这种搭配,不管去到哪里都十分管用,不用去想什么样子的裙子搭配什么样的鞋,要什么样饰品,这些对我来讲有些太啰嗦了,我相信简单是永恒的流行。所以换下昨天的脏衣服,今天依旧是牛仔裤和白T,只是裤子换成了短了,我想,这样的话似乎和这个城市更搭一些,因为它除了浪漫、还很热情。

    旅馆的餐厅很小,但是干净,我来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吃早餐了,早餐有咖啡、牛奶、果汁等饮品,主食是各种各样的面包、蛋糕、鸡蛋、汉堡、还有蔬菜水果沙拉和薯条。

    早餐后我找前台的服务生小姐,问了她我要去买电话卡的去处,今天必须让手机恢复使用了,我多想马上告诉David我已经在美国了,在有他的城市里,如果他看到我的信息就会来找我的,那该多么好啊!我期待着他的出现,就像美丽的天使降临在我的面前。

    根据着前台那位服务生小姐的指引,我找了Third street,这是一条购物街,离海滩不是很远,尽管时间还早,但是很多店面已经开始开门营业了,在街里走了一段距离,遇到了一家维修和出售手机的店面,看门上的贴字大概也有电话卡,这时门里面的小伙子开门,点头微笑,问我需要什么帮助吗?我想生活在加州的人们一定都是太阳的偏爱,他们的笑脸像太阳一样温暖,我按着提前预习过的对话向他表明我的意图,结果这次交流竟然还很顺利。

    在换卡的间歇他问我是不是来自中国。我好奇他为什么直接就问我来自中国,因为韩国人、日本人、中国人看起来都很相似啊!他笑说来这里旅游的亚洲人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一自中国,所以猜想我也是中国人。

    我笑着,也是,近年来,世界各地的景点似乎中国人是出现次数最多的。

    手机的问题已经处理好,表达谢意后转身离开,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我拿手机问小伙子是不是认识这个屏幕上的人,他仔细的看,然后若有所思,接着又摇头,最终表示没有见过。

    我多希望他能认识David呢!可是我也知道这种可能实在是太小了。

    街上的人渐多起来,路边上出现了很多街头艺人,我觉得国外的这种氛围真的特别好,而他们对待生活的热爱是远远超我们。

    边走边看,有表演柔术的青年男子,他把身体蜷成一团,然后头伸向两腿之间,在你没看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站回原来的位置,我想他的胯关节应该是来了个360度的转弯,这么想着,我觉得很疼。

    继续向前走,有抱着吉它弹唱的小伙子,什么歌曲我是一定不知道的,不过欢快的音乐很适合这个清晨,总之,听过之后觉得心情都变得好起来,艺术就总是这么富有感染力,你表现的是快乐的它就是快乐的,你是悲伤的它就是悲伤的。

    在一个露天咖啡店的门前,看到有人在画人像,便凑了上去,他正在给一位游客模样的人画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是那么惬意和自由。其实也并不是惬意和自由,只是每个人都是展现给别人最好的一面,而背后的故事也话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像这阳光一样,活得充满希望。

    我没有目的的,在这座陌的城市里行走,我想David是不是走过这里的每一条街道,我去的海滩是不是David和我说起的海滩。在旅馆那条街的街角,有一家小的咖啡店,我停下来,出门迎接我的是位年纪五六十岁的大叔,他笑意盈盈,端了我点的咖啡,因为是上午,店里还没有正式营业,所以我也成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现在还没有生意大叔并不忙,不过似乎对我这个看起来很不一样的外国人很感兴趣,我正在放在咖啡杯子的时候,大叔站在桌边问我。

    “我是不是可以坐下来?”

    我抬头望向他点头示意,表示“当然可以。”

    “你是来旅行的吗?”大叔问我。

    “哦,不,我想过来生活一段时间,我是来找一个人。”我很平静的回答。

    “找人,来美国找一个人?这是我第一次听说。”

    我拿出手机给大叔看,大叔认真的看了又看,有点吃惊的样子,然后摇着头说:“像这样帅气的年青人在这里真的不是很好找,如果你没有他的其它信息,因为这里帅气的小伙子真的很多。”他有些半带说笑的对我讲。

    我问大叔:“如果我的英语不是很好,在这里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呢?”

    “额……”大叔停顿了下,继续说道“如果我想找份工作可以在这里做个服务生,如果我不嫌弃这份工作的话。”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像是一上掉了馅饼砸了头一样。

    “当然是真的”大叔笑着说。

    在后来的聊天里才知道,这家店只有大叔一个人,他是老板也是服务员,大叔年轻的时候是位政府机关的人员,后来退休后就想自己开个咖啡店,他开这个店并不是为了赚钱,完全是自己的喜欢,因为店面不是很大,自己一个人也基本可以忙得过来,所以也不没有想请服务员过来。

    大叔说他是在一瞬间被我感动了。我奇怪我哪里感动了他?因为我一个女孩子从中国不远万里的跑来中国找自己的爱人,这是需要勇气和足够的爱的。

    大叔叔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如果我可以先在这里工作,除了得到并不是很多,但是完全可以维持生活的薪水不是很好吗?而且还有住的地方,大叔说我可以住在店里。

    心中有说不出的欣喜。

    我不得不承认我很喜欢外国人的真诚,他们总是能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似乎很符合我,不喜欢弯弯绕绕的东西,本来生活是件简单的事,可是在有些人那里却不自然的变得复杂。

    大叔和我聊天,有时我中文夹杂着英文表意不明的时候两个人就哈哈大笑。偶尔会有人过来买咖啡或是坐下来,他就去招待客人,大叔给我的感觉并不陌生,就像是个老朋友一样。

    临别大叔留了电话给我,告诉我如果我不能过来工作,就算遇到什么事可以给他找电话,他会帮助我。

    虽然一个人在外,安全最重要,但是我不愿用龌蹉的心去想大叔会不会是个坏人,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他是那么真诚,对待一个中国的女孩,我选择无条件的相信他。

    我觉得这里的人像阳光一样美好,David是,大叔也是。

    心里觉得安静下来,真好。

    我边走边发了一条信息给David。

    “David,我在美国,在圣莫尼卡,我会再遇见你吗?”

    多希望David能够看到信息,能够回复信息,但是没有,我都走了好长一段路也没有,不知不觉又走了到海滩,Prcific Park儿童乐园里的摩天轮高高耸立在云端,电影《铁达尼号》里Jake说要带Rose来圣莫尼卡和坐摩天轮,就是这个摩天轮吗?如果David也在我们也会一起坐摩天轮的,但是Jack和Rose并没有一起坐上摩天轮,我和David会吗?我们都是相爱的人吧?

    我看到海滩上有一个流浪的男子,身后放着他不多的行装,他像我一样躺在沙滩上睡觉,我远远的绕过他怕打扰了他的清梦,我不认为他会被海浪冲跑。

    前面不远处围了一圈人,我便慢慢走过去想要凑个热闹,中间是位弹着吉它的年青人,正在唱歌,歌声很是美妙,应该是那种欧美伤感男中音的感觉,一曲结束围观的人们献上掌声,有的人散去,有的人留下来继续听,我则是继续听的那一个。又一曲结束,耳边响起了熟悉的音乐,这是David唱给我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没错,我想着David给我唱歌时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

    歌曲结束,我竟不知哪来的勇气走向他。

    “我可不可以唱你刚刚的歌曲,你帮我弹琴。”我问那个青年人。

    “Ok。”

    没有太多的交流,音乐想起:

    “I see trees of green, red roses too

    I see them bloom for me and you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I see skies of blue and clouds of white

    The bright blessed day, the dark sacred night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e colors of the rainbow so pretty in the sky

    Are also on the faces of people going by

    I see friends shaking hands saying how do you do

    They're really saying I love you. 

    I hear babies cry, I watch them grow

    They'll learn much more than I'll never know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Yes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我的眼里,我的心里,完全是有David存在的美丽世界。

    此时的David正在码头的栈桥上,安静的凝望着海面,想着收到的信息,他不知该如何答复。远处熟悉的旋律响起,David扭头过望过去,有女声的歌唱,因为离得远,听得断断续续的,想起了第一次唱歌给Anna,如果Anna在这里多好,可是Anna却实是在这里的。David不禁跟着一起哼唱起来, 

    “……

    They're really saying I love you. 

    I hear babies cry, I watch them grow

    They'll learn much more than I'll never know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