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我不知道遇到的人都与你有关

    更新时间:2016-09-20 21:14:18本章字数:2917字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让Niki没有一点准备,她没想到Anna竟然真的来了美国,而且这么容易的就遇到了她。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回想着刚刚的那个中国女孩,乌黑的长长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黄色的皮肤,看上去很清清静静的样子,只是眼光里始终都带着忧郁,那感觉竟有点和现在的David相似,她不认为她是漂亮的,可是她明白这分明是嫉妒的心在作祟。

    David知道她来了吗?这一天都没有David的消息了,上午他说去了海滩,后来就一直没有联系,Dived会不会知道她来了。转念一想,不对,如果他知道了,那么就不会有今天晚上这一幕了。

    海风吹得竟然有点凉了,Niki抱紧了双臂。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要将这个消息告诉David,真心的不想,可是如果有一天他们见到了呢?David一定会怪我,倒是显得我多么小气呢!可是如果告诉他就意味着我彻底的失去了他,似乎我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他。就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有爱得那么深刻吗?一个女孩子不远万里的来一个根本就不知道具体地址的地方来找一个人,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呢?想到这里Niki倒是觉得有些许感动了。Niki胡乱的想着。

    就拔了David的电话,David被Anna的信息彻底的给困住了,一方面他不想让Anna看到他的样子,另一方面他又担心着Anna的安全。最终他决定,再等几天,等检查的结果出来后,他就联系Anna,如果脑袋里的那颗炸弹不至于要到他的命,那么他一刻都不要再等待,他要向Anna求婚,如果他不能继续活下去,那么也会联系Anna,告诉她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忘记他,而至于送给Anna的礼物,他想等他走以后拜托妈妈送给她。

    只是Anna来了美国,他更相信他们的爱与时间长短没有关系,他不知道如果他真的不能活,Anna会有多么痛苦,那些日子她一个人要怎么过。

    决定下来,心轻松了许多,David已有了睡意,他以为是Anna,拿起来看却是Niki,他不知道这么晚Niki打电话来会有什么事,餐厅?或是出了什么事儿?

    “Dived,我……我……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儿。”Niki吱吱唔唔了半天说这么一句出来。

    “哦,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很要紧吗?”

    “哦,也不要紧……不是也很要紧。”Niki有些紧张,都到了这个关头她想的还是到底告诉不告诉David,她不愿意看到他的身旁有别的女孩子,还是个中国女孩。

    “你怎么了,好好说。”

    “……额,没事,就是一天没你消息,不知道你怎么样了,刚回家就想打电话给你,你很好就行,我挂了。”私心还是占了上峰,Niki对Anna只字未提,慌张的挂掉电话。

    David觉得Niki有点怪怪的,像是有什么事,可是如果有事她就会说了,算了,也许并不是很想说,等想说时自然就说了。

    这一夜Niki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脑袋想得全是那个中国女孩的脸。

    她有点懊恼Anna给她带来的困惑,她不同意自己为一个中国女孩而劳神,可这是为那个中国女孩吗?因为David,她必须存在着。

    今天大叔提前关了他的咖啡馆,因为有一件事让他疑惑,他需要快点找到David的妈妈,来和她一起分析一下这个事儿。

    进门的时候,妈妈正在坐在沙发上插花,大叔进了房间径直走向妈妈,挨着妈妈坐了下来,妈妈看着大叔紧锁眉头的样子,问大叔“怎么了?”

    “今天咖啡馆里来了个客人,是个女孩。”大叔若有所思的说。 

    妈妈笑“这不是很正常吗?女孩就不能喝咖啡?”妈妈打趣着。

    “能啊!可是奇怪的不是这里,这个女孩是个中国人。”

    “中国人更正常了,你看看海滩每年有多少中国人来,女孩子也很多啊!”

    “她来找人,说是找她男朋友。”

    “他男朋友和她生气跑美国来了?”妈妈怀疑的问。 

    大叔还是边寻思着边说“她给你看了她要找的人的照片,可是这个人竟然是我儿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说什么?”妈妈放下手里的花,掀起围裙擦了擦手,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竟然有点紧张了。

    “我说——那位姑娘说是David的女朋友,可是,我怎么没听儿子说有女朋友呢?还是个中国姑娘。”

    “你和她说什么了?”妈妈问大叔。

    “什么都没说,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合计让你一起分析分析,我儿子真是长本事儿了,女朋友都找到国外了,不会是去中国时认识的吧?就那么几天?”大叔还是不太敢确定自己的猜测。

    妈妈这才把David到中国认识Anna的过程讲给大叔,大叔听得特认真,觉得像是在讲故事,还怪妈妈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他。

    因为妈妈也不确定那个中国女孩是不是真的爱David,而且David受伤加上未查明的病情,她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继续走下去,所以就没想着要说出这件事来。

    妈妈心里合计着:真是没想到她能一个人跑到美国来找David,或许是真的相爱吧!不禁对Anna的好感又升了一级。可是David说过暂时不想告诉这个女孩关于他的一切。

    “那你没问她现在在哪里住?做什么?”

    “她刚到美国两天,应该是住在咖啡饭的附近,她没说,不过她想先找个工作,毕竟吃住是她目前要解决的问题。”大叔顿了下接着说。

    “我把电话号码给她了,我想或许她会打电话给我,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儿子?”大叔问。

    先不要告诉David吧!他或许已经知道,这件事让他自己解决吧!”

    ……大叔不语。

    其实他想把这个事和David说,一个女孩子大老远的,飘洋过海的来寻找心爱的人,为什么要她的心受折磨呢?可是刚刚妈妈说儿子不想他的女朋友太难过,而且可怜的David的命运还不知会如何,他那么想也是对的,大叔的眼圈不觉得有些湿润了,心中是五味杂陈,想到了太多太多……

    两天,我似乎开始有些习惯了,如果没有David在这里,我想我也喜欢上了这里,喜欢这里温暖的阳光,喜欢这带着伤感又浪漫欢快的海滩,喜欢这里悠然的生活节奏,喜欢这里街道的艺术气息,喜欢来来往往五颜六色的人群。

    换了干净的牛仔裤,今天选择了白色衬衫,这样的装扮总是让我觉得舒心,昨天晚上决定今天去找大叔,我想先帮大叔工作,万一说不准哪天我就遇到David了呢!我应该静下心来,耐心的找他,等他。我天天去海滩也不一定会遇到他,万一他的地址不是这里,万一他来的不是这片海滩呢?所以还是选择稳定下来。

    吃过早餐后,和旅馆的服务生小姐道别,她总是那么笑意盈盈,看了就让人舒畅。我知道或许有去大叔那时的近路,但是为了不迷路和节约时间,便按着上次去Third street时走的路过去。

    到大叔店里的时候大叔正背对着街道浇咖啡馆门前花池里的花,我想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原因大叔的身材稍稍有些发福,而鼻梁上架着的眼睛给人的感觉像是位老教授,大叔是慈爱的。

    “大叔。”我站在咖啡馆门前喊他。

    大叔转过身,扶了扶眼睛,看到是我,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迎了过来。

    “欢迎,欢迎啊!”

    “大叔,我想在……”

    我还没说完大叔就笑说“你想怎么样都行,你就当这是你家吧!”

    “大叔,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像神仙一样。”我说这话的时候心花怒放。

    “哈哈哈,快进来吧!你明天就住过来,我需要把你住的地方,今天收拾出来,一会你愿意在这呢!就呆在这儿,如果想出去溜达就去逛逛,明天可就开始正式上班咯!”

    “哦,谢谢大叔。”

    “谢什么?你们中国人总是这么客气。”大叔低着头,透过眼镜看着我说。

    帮大叔浇花,清扫咖啡馆,收拾妥当,然后就是恭候客人的光临了。大叔让我休息,现在没有人,随意一些。

    我在书架上拣了一本杂志来看,发现并不是能看得很明白,就所幸拿出随身携带的速写本子,选坐在小院里的角落,画画,画的是对面的街道和建筑,画着画着,笔下描绘出了一位拿着相机的身形,我抬头,此刻他刚好按下了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