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我还是会选择当一个科学家

    更新时间:2016-08-25 22:03:33本章字数:1227字

    走在西北凉如水的夜色里,总觉得这巨大的温差十分不友好,对每一个南方人都饱含敌意。虽然来这里已经三年,但还是不习惯出去带件外套。

    作为一只考研狗,我总把自己逼到深夜,如饥似渴想抓住大学里最后的时光,不顾饥肠辘辘,下课后去抢一份饭快速解决胃的抗议。时不时会有电话闯进来问我要考哪,我报出几个名校,然后人们心满意足的离去,留下一声加油,隔几周他们似乎又当什么也没发生的继续问我同样的问题。大家都说我很努力,但是我自己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我只有让自己忙起来才不会想自己虚无缥缈的未来。

    默默刷完一天的题,从一个叫图书馆的盒子迁移到另一个叫宿舍的盒子,十点,回去洗洗漱漱还能再做两篇阅读理解。可是今天我一点也不想做阅读理解,路上听陈鸿宇时,我想带上我的吉他离开,抛下这一切繁琐和压得我喘不过气的责任。

    我发了一条说说“不想念书了一冲动就去找工作”,有人立马就问我怎么消极了。

    否极泰不来,我回。

    别怪我高冷,有些东西是不好分享的,比如我的否极。说了有什么用,只是满足别人的好奇心,作为一个资深八卦者,我无比清楚这种居高临下地旁观别人的无助时候的轻松甚至愉悦,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我有点想老张了,那个会做酱牛肉的温柔的贝斯手,我在西北买的酱牛肉一点也不好吃。如果是老张肯定什么也不顾就离开了吧,可是老张最后还是放弃了乐队去学了建筑。

    老张对我做的一切都很支持,从小就怕我吃亏,在我妈教我与人为善的早饭时间过后,他会在送我去学校的路上告诉我谁欺负我就干,干不过就拿砖头。我想我后来这么跋扈的性格都是老张给宠的。

    当我第三次跟我妈说我不读书的时候,我终于挨揍了,老张教我的在我妈这都不管用了,因为我妈发起火来连老张一起揍。老张下班回家的时候我正在门口的路灯下喝可乐,拎着二斤酱牛肉在我面前晃了晃“嘿,按你的玩法,我是不是应该说我有二斤酱牛肉你有酒吗?”我拍了拍旁边的地示意他坐下,他看我挂了彩,说下次注意说话方式,不要挂彩。

    我点点头。

    老张有个儿子,所以格外溺爱我,不是怕别人说重男轻女的闲话,而是因为我比他儿子更像老张。是的,我像老张,所以老张知道我说不念书只是说说,和他当年的情怀一样,最后都会踏碎了变成年代。

    老张问我“歌手作家和科学家想当哪一个?”

    “都想”

    “只有一个呢”

    “那就都不要”

    “......”

    这是我和老张在高考完说的话,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高考考了多少分。

    我来西北念书也是老张的意思,他说终于把我送走了,我说去流浪他不介意要饭也无所谓。可我最终还是和老张走了同一条路,我给老张打电话,我说我喜欢一个歌手很像你,他笑的哈哈哈,我甚至想到他拍着自己圆肚子的眯起眼睛的表情。

    他问我最近还民摇不摇了,我说不摇了,再摇真要要饭了。

    老张说无所谓,没饭吃他养着。

    老张唱摇滚的时候还没我,可是有他多病的爹娘,老张不会像我糟蹋吉他那样糟蹋他的贝斯,他去学建筑的时候把贝斯擦得发亮收好。我学会第一首歌时老张比我还高兴,我知道他想我能走他没走完的另一条路。

    可是我像老张,我说老张现在我想做个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