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半爱情

    更新时间:2017-01-07 21:17:30本章字数:1869字

    和丑猴赶到机场的时候,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原本预计路上会堵车,看来是多虑了。

    剩下来的时间,我们只好找了家稍微有点格调的甜品店,躲避外面的暑气。推门进去,立刻被一股尴尬的味道袭击了,它环绕着整个店,应该是某种甜品的味道。

    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我说丑猴我们换家店,这里的香芋闻起来有股屁味。

    丑猴白我一眼,说外面实在太热还拖着行李,不想再走,还有纠正一下,这不是香芋的味道,是红豆!

    没办法,我也懒。只好找个离工作台远点的角落坐下,点了杯冰奶。

    丑猴这次是去英国念研究生,两年,比我早一年毕业,为此他十分得意的让我叫他学长。

    “叫个屁学长,在你念书期间我们一直是同一届,麻烦你能不能出门带点智商。”

    丑猴真是又蠢又丑。但是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丑而否定他的身家,那太肤浅。

    和丑猴在一起的原因可能是我厌倦了所有需要精心打扮出门约会的爱情,而丑猴和我一个单元楼长大,互相嫌弃了二十年,我可以丝毫不用顾虑形象,甚至想方设法恶心他。

    我已经一只脚踏进社会,父母虽没有明确催促我找对象,却在各种小事上表露了心思。

    我没有什么要求,也不相信爱情,至少不相信爱情会让我遇到,单纯觉得找丑猴这样的人一起生活很省事也很自在。作为邻居的父母双方还省了客套,我真是父母的大棉被。

    丑猴的父母担心他以后定居国外,我正好为他们以后拴住丑猴增加筹码。

    综上所述,皆大欢喜。

    至于他的长相,他自有妙招。

    丑猴吃饭喜欢坐我旁边,而不是和其他男人一样坐对面,他说这样可以离我近一点。但我却因为吃饭时不用对着他无比高兴,不会影响食欲。

    中国有句老话说,找对象要找对你好的。

    丑猴待人无可挑剔,当然他对他另一个还是几个女朋友也不赖。

    像丑猴这样家境好,就算不拈花惹草也会有莺莺燕燕自己来碰瓷。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

    劈腿这件事我看的很开。

    有句 “劈腿者恒劈腿” 的至理名言,大概是讲一个人如果劈腿,那是他的本性,不分对象是谁。但这句话到我这好像反了——“被劈腿者恒被劈腿”,从第一个男友开始,到丑猴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无一例外是因为劈腿分手。

    一定不是我不温柔,一定是受到了诅咒。

    眼前的丑猴似乎也不像往日那么吊儿郎当,深情而又一本正经握住我的左手,说他去国外会努力读书,因为他有光明的未来和稳定的爱情。

    我一边用自由的右手握着勺子划杯底的布丁,一边和丑猴说着分别时大家都会说的话。

    彼此依依不舍却又各自心怀鬼胎。

    角落的另一张桌子,坐着一个瘦弱的女孩,高中生模样,点了两份甜点。

    丑猴开玩笑说你看人家小姑娘,吃什么都不讲究,你看看你,天天嚷嚷着减肥,有什么好减的,我就要去国外了,你就好好胖着,反正也没人看。

    我顺着丑猴的手指向看过去,看见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小腿跟我胳膊差不多粗……

    姑娘确实点了两份甜品,可是一直看着手机也不吃,眼看着都要化了,我在一旁干着急。

    直到有个同样也是高中生模样的男生走进来,坐在她旁边,男生抱着篮球,大汗淋漓却掩盖不了清瘦高冷。

    他没有为迟到向姑娘说声抱歉,也没和姑娘说几句话,只是狼吞虎咽吃完了他的那份。

    我对丑猴说,姑娘喜欢这小伙子,但小伙子不喜欢她,丑猴说我偶像剧看多了。

    但我分明看见,姑娘在和男生说话的时候脸红了。

    我似乎想起很多年前,和同桌在晚自习说着女生之间的小心事,交换写有喜欢的男生名字的小纸条,我写的是A,同桌写的是马里奥(冷漠脸),全都是套路。

    她一脸得意说“我就知道是A,因为你看他的时候脸红了……”

    “ 艹,就你能。”

    我不知道那算不算爱情,A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而我关于A写来写去也不过为数不多的几次脸红。脸红也许只是种伪装,在那个年纪,少女心中都有一个翩翩少年,我若是说不出心仪的对象,只怕会被人笑话。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但大家似乎都以为我和A在一起了。

    前不久同桌还特意打电话问我 “ 我看你新书上写着A死了,是不是真的,怎么死的?”

    “ 你还不了解我嘛,那些男主角只是生活里的原型,最后没能在一起,和死了有什么区别。昂,别放心上,艺术嘛,总是来源生活,又比生活无奈并且残酷的多。”

    两个小时终于过去了,出店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店名——‘芋颜‘,很漂亮的名字。

    小姑娘和店主一样有心,比我有心。

    我说丑猴你快看这家店叫 “芋颜” 哎,丑猴说叫“欲言”了不起啊,别看了,老子要赶不上飞机了,你要是喜欢等我回来给你开一万家 “又止 ”。

    飞机起飞了,我的心思也终于落地。

    我摊开刚刚一直被丑猴攥着的左手,我以为他会塞给我一枚戒指,以他老套并且老练的做派。毕竟他才是那个电视剧看多了的人,平时随便花点钱就哄得女生团团转。

    摊开才发现是一团纸,写着——hey罐子,听说你笔下的男主角最后的结局都会死,我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