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本:沧海一粟 4

    更新时间:2016-09-07 13:56:28本章字数:2111字

    边境 外 日

    王建国和钱反修呆呆的看着对面哨所降下了镰刀斧头独星旗,缓缓升起白蓝红条三色旗。喀秋莎捂着嘴。

    王建国怅然若失的问:这就完了?这么快?

    钱反修:这就完了,就这么快。

    喀秋莎:建国,我们结婚吧,我做你的喀秋莎,你做我的柯察金。

    王建国看看她,摇摇头。

    喀秋莎扭头奔向口岸的闸口。

    钱反修看着王建国:还不追?

    王建国摇摇头,突然大声唱:深色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夜色多么好心儿么爽朗,在这么迷人的晚上。

    钱广修也跟着唱: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衷心祝福你好姑娘。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相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闸口那边,几个俄罗斯人看着他俩。一个俄罗斯人用俄语唱起来。很多人一起唱起来。

    王建国家 内 日

    儿子在打游戏机,一个小人儿在屏幕上跳来跳去。

    王建国和王抗日看着新闻。一个老人在电视里讲话:“胆子要大一点,深圳就是胆子大,敢尝试——”

    王抗日:这个人我好想在哪里见过。

    王建国:看着像拖拉机厂那个。

    王抗日:那不能,人家那么大官儿。

    钱反修进来:建国,走,去深圳!

    王建国:你手续办好了?

    钱反修:那可不?净身出户。

    王抗日:啥手续?

    钱反修讪讪的说:离婚手续。

    王抗日:啥?!你他娘的离婚了?

    陈狗蛋家 内 日

    陈狗蛋和一个戴眼镜的姑娘给大家敬酒。大红囍字贴满了院子和楼房的墙上。

    王建国和王抗日、建国爸坐在一起。

    王建国很奇怪:爸,这姑娘看着得比狗蛋小十来岁吧?狗蛋还是挺有本事的啊。

    建国爸压低声音:嘘!这姑娘是土改的同学,也是没办法。

    王建国哦了一声,不再言语。

    王抗日:狗蛋也不错,虽说少条腿,但脑子好使,这家弄的也不赖。

    王建国有些担心:关键怕他俩没啥共同语言。

    王抗日:啥共同语言?土改和那个诗人可是有共同语言,结果怎样了?那家伙拍屁股走了,把土改坑的够呛。什么黑色眼睛、寻找光明,净特么扯淡!

    陈狗蛋和新娘端着酒:大爷,您一定要受我们一拜。要不是您当年开导我,我可能就真的完蛋了。您说的对,少条腿不是啥大事儿,心气儿不能短。

    王抗日:哎,对喽!你小子,我就喜欢你这个劲儿。华子,好好跟着狗蛋过,在没有比找个会疼人的男人好的了。

    姑娘讪讪的笑着,举起酒杯。

    火车站 外 日

    王建国、钱反修和王土改在等车。

    一个小胖子青年在和车站问讯处的工作人员蘑菇。

    小胖子:姐,你就让我用用电话吧。

    服务员:我说了多少回了,不行。

    小胖子:大姐,做人要将情怀,你看咱们都是中国人,何苦互相为难?

    火车站人头攒动,墙上的钟表过了半个小时。

    小胖子:大姐,你不能这么不讲情怀啊!

    王建国走过去,拿出一百块钱给给小胖子,放在小胖子旁边。

    小胖子:哎,先生,你的钱。

    王建国回头一笑:是你的钱。

    小伙子:大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罗——

    开闸放人,候车室乱作一团。

    小胖子拿着钱挥挥手:谢谢啊!(回过头)喂。你等着,我一定会做出来一部很有情怀的电话,装兜里,想咋打就咋打。

    服务员一声冷笑:是吗?锤子!

    小胖子拿着钱一转身,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拦住他。

    眼镜:兄弟,会讲英语吗?

    小胖子:不会。

    眼镜很兴奋:那太好了!我会,我教你吧,保证效果好。我叫克里兹,李阳克——

    小胖子眼一瞪:我叫克林顿!

    办公室 内 日

    王建国和钱反修正在谈事儿。有人敲门。

    中年男子:王总好,钱总好,对不起,我来晚了。

    钱反修给他倒水。

    男子拿出一个塑料卡片:这是我们公司新开发的汉王卡,市场反映很好——

    钱反修:等等,您贵姓?

    中年男子拿出名片:哦,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我姓史,这是我的名片。

    钱广汉看看:巨人公司董事长。(看看王建国)你约的?

    王建国一摊手。

    中年男子:哦,如果你们对汉卡这种科技产品不感兴趣,我这里还有我们新研发的一种保健饮料,初步定名脑黄——

    秘书进来:王总,有个老头,说是您大爷!

    深圳王建国家 内 日

    王建国、柯平凡、王土改、一个老外,坐在沙发上,表情惴惴不安。

    王抗日:土改!你真行啊,我和美国人打仗,命根子都被炸掉了,你倒好,嫁给一个美国人!

    那个老外站起来:大爷,我是加拿大人,不是美国人,我是白求恩的老乡,我叫大——

    王建国也站起来:大爷大爷,你误会了,土改嫁的是加拿大人!

    王抗日顿了一下:白求恩的老乡?

    王土改点点头:对对对!大爷,他人可好了,中国话说的可溜了,是吧,大——

    王抗日:大、大、大,大什么?大忽悠!

    柯平凡莞尔一笑。王建国努力的憋着:对,大爷说的对。妹夫,以后你就叫大忽悠!

    老外激灵的回答:好的,姐夫,我叫大忽悠!

    王抗日王建国柯平凡都被逗了了。

    王土改一拳砸在王建国背上,王建国惨叫一声。

    王抗日眼珠子一瞪:没个正行!

    深圳王建国公司 内 日

    王建国和各种人谈笑风声,时而记录,时而点头,时而争论。

    有人抱着大大的箱子进来,上面写着“三株口服液”。

    有人拿着高低压电器和插座进来,地图上给王建国指着温州柳市。

    有人滔滔不绝的比划着,拿出一个汽车模型,说要造出自己的汽车,名字要朗朗上口,很中国化。

    有个脸很瘦耳朵很尖的人举着自己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的讲师证说那不值一文,真正的价值在企业黄页和网页。

    王建国耐心的倾听着,记录着。

    钱反修在培训一群姑娘礼仪。姑娘们穿的很暴露。背后,工人们正在安装门招上大大的天字,地上扔着“上、人、间”三个字。

    钱反修带着两个姑娘醉醺醺的进入房间。

    钱反修给王建国倒水,衬衣口袋里掉出一个小盒子。王建国打开看了看,是蓝色 的药丸。钱反修抢过来装进裤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