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本:沧海一粟 5

    更新时间:2016-09-08 13:57:25本章字数:2069字

    王建国家 内 日

    王建国在打电话,唯唯诺诺。柯平凡奇怪的看着。

    王建国放下电话,摇摇头。

    柯平凡:谁啊?这么厉害?

    王建国:还能是谁,咱大爷。

    柯平凡:咋了?

    王建国:他说美国人真特么坏,居然炸了咱的大使馆!飞机就得拆,坚决不能还!

    柯平凡推开窗。楼下的街道,好多人在游行。

    女儿在电脑上看帖子。王建国凑过去:看的啥啊?第一次亲密接触?

    女儿脸一红:你能不能注重点儿个人隐私?

    王建国生气了:嘿,我说,平凡,这丫头厉害了啊!你和你哥小时候澡都是我洗的,你有个屁的隐私?

    柯平凡:建国!你胡说啥呢?

    女儿毫不示弱:好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客气了。(她拿出一本破旧的红宝书,抖出一张纸条,促狭的笑着)爸爸,“不管我活着还是死了,我都是一只快乐的大苍蝇。”,这个是哪个姑娘给你的情书啊?

    王建国和柯平凡面面相觑。王建国反应过来:“我说你个小兔崽子,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女儿满屋子跑,王建国气喘吁吁的追。柯平凡徒劳无功的制止着。

    第三幕

    某大学 外 日

    王建国、钱反修一人拖着一个大箱子,王抗日歪着脖子拎着一个小包,走在前面。王建国女儿背着书包,拿着手机摆弄着走在后面。

    王建国:老钱,你还记得这条路不?

    钱反修:那我能不记得?“同志,这不叫池塘,这叫未名湖——”

    一个女人:另外,老舍先生跳的那个叫太平湖。

    王建国和钱反修一起转过头来,一个女人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老钱看着她:是你?哎呀呀呀,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

    三个人哈哈大笑起来。女人说:“我叫李丽,是这个学校的——”

    王建国女儿喊了一声:爸爸,美国的双子塔被飞机撞倒了!

    在王建国女儿宿舍,电视机上播放着大楼被飞机撞穿后起火的画面。

    王抗日默默的看着,咬牙切齿:万恶的恐怖分子!真惨!

    建国女儿奇怪的问:大爷爷,你不是最恨美国人吗?

    王抗日一挥拳:我恨的是美帝国主义,又不是美国老百姓。

    王建国、钱反修和李丽有些惊讶的看着王抗日。

    酒店 外 日

    钱反修和李丽结婚。

    墓地 外 日

    王建国、王援朝和王土改在给父母敬献花圈。

    柯平凡和老外扶着王抗战。

    王抗日走上前去:保华,祝贺你啊,终于和绢花走到一起了。保华啊,你这一走,又把哥哥我丢下了。保华啊,别管我了,好好和绢花投个好人家。绢花等你等了三十五年了,累着呢。

    王抗日突然倒了下去,腿脚剧烈的抽搐着。

    王建国开车狂奔。家人在后面照顾着王抗日。

    医院 内 日

    钱反修目光呆滞,反复念叨着:那么多人都没事儿,为啥她就被感染了呢?

    王建国和柯平凡被护士拦在隔离区外,透过隔离室小小的门往里看着。

    进进出出,人们带着好几层口罩,嘴部高高隆起,像个外星人。

    柯平凡幽幽的说:建国,要是我感染了,你千万把我隔离。

    王建国攥着她的手:我已经把你隔离了,你在我的心里,哪儿也别想去。

    柯平凡:建国?

    王建国:咋了?

    柯平凡:其实我也想做一只快乐的——

    王建国手机响了,他眉头一皱:老家的。

    王建国接起电话:抗美,你别慌,咋了?什么?咱大爷疑似?怎么会这样?情况要紧吗?好,有情况第一时间告诉我。

    柯平凡一脸忧虑:老家也发现死亡病例了?

    一个记者被医护人员拦住了,苦苦哀求:大夫,我叫柴静,请——

    钱反修的追悼会 内 日

    出场的时候,王建国突然摔了一跤。柯平凡赶紧扶住。

    王建国:我没事儿。这可能是老钱警告我呢。

    柯平凡:警告你啥?

    王建国:我把公司交给下面的人打点,过几天咱们就去旅游。

    柯平凡:你觉得那个打工皇帝靠谱吗?我总觉得不太踏实。

    王建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信他一回吧。

    柯平凡:你准备带我去哪儿啊?

    王建国:环游世界!

    老宅 内 日

    王抗日坐在轮椅上晒太阳。陈狗蛋也坐在旁边,奄奄一息。

    王抗日:陈狗蛋,陈狗蛋!你个小兔崽子比我还年轻,咋还这么没出息呢?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至于吗?

    围墙外,人们围着一张图研究。

    几辆车开过来。第一辆车下来,打开车门,刘拥护钻了出来,屁颠屁颠的给后面几辆车开门。

    刘拥护:沈书记,周总,请请请,这边是规划图,里面是沙盘。

    几个老百姓看着他们进去,议论纷纷。

    甲:这里真要拆啊?

    乙:那肯定要拆了,都已经规划好要做日美经营产业园了。

    丙:那咋个赔啊?

    丁:那谁知道。赔多裴少都得被刘拥护这样的贪官私吞一份儿。

    海边 外 日

    王建国和柯平凡躺在沙滩上,树影婆娑。

    柯平凡:建国?

    王建国:咋了?

    柯平凡: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我也想做一个——

    有人喊:快看,那是什么?!

    海面上陡然间升起一座高墙。

    有人喊:快跑,那是海啸!

    人们拼命往海滩上奔跑。

    王建国拉着柯平凡跑。一棵树倒下来,柯平凡一个趔趄,站起来摸了摸肩膀,又接着跑。

    在安全地带,王建国累的瘫软如泥。柯平凡倒在地上,面色灰白。王建国觉得纳闷,爬起来一看大惊失色:血从柯平凡的背部流出来,已经湿了一大片土地。

    王建国疯了似得抱着柯平凡找医生。

    所有人都在找医生。

    医院 病房 日

    几十张病床上躺满了人,各种语言的呻吟不绝于耳。

    柯平凡气若游丝,抓住王建国的手:建国,去帮我弄盆热水,我洗洗脚。

    王建国不愿意去,攥着她的手不送来。

    柯平凡:建国,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不管,我活着,还是死了,我都是一只快乐的,快乐的,大,大—”她没了生息。

    王建国没有哭,站起来拿着脸盆,接来一盆热水,默默的给柯平凡洗脚,洗的很仔细,很温柔。

    电话响了,是儿子的,他看了看,没有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