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宋公子(下)

    更新时间:2016-08-31 20:01:23本章字数:3062字

    想了想还是回宿舍睡个回笼觉好了。

    宋公子轻松地往宿舍方向走去,心里默默地盘算着这个月的收成。

    前两天还接个男生前来测算的单子,正好是他这个师妹的忠实暗恋者,背地里为她做了很多事,只不过别人也不知道,苦恼的来宋公子这求测算转运。这不是正好的事,宋公子就顺水推舟一下,胡诌了一番“天作正缘”诸如此类云云,一下完成了两笔单。

    再加上宋公子比较能精准的把握他们的心里,每次都搭上一些风水小挂件,虽然不明说,但是求测者总也不好让大师破费来给自己助运,所以这里又是一笔不小的进账。

    加上刚刚那个“正缘和合”香囊里面,无非也就是一些红绳,倒确实是有个吉利的好口彩——但是除此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其他作用了。

    一半算,一半看。说的就是这个理。不会这些捞钱的把戏是没有办法生存的。

    所以,算下来,他这个月能够陆续的捞了几笔,加上这一次算是结结实实的收尾了——对于同校学生也不能太狠。以后还要照面呢。

    不过,这样就够了。起码两三个月不愁吃穿了。

    其实,宋公子的家庭按照传统意义上来说应该算是卜筮世家,但是由于是母系这一支,所以宋公子并不能算是正传。但是宋公子却遗传了对卜筮产生兴趣这一基因,因为母亲并没有传成自家的老本行,所以宋公子小时候就只能缠着舅公教一些小六壬课之流比较简易的测算法。

    听母亲说,以前她的外公是个厉害的人物,不过后来跟日本人打仗的时候逃难丢了很多有关的书,再加上在那个时候也没个好的环境能够好好传下来,所以到了舅公的手里真功夫已经大不如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宋公子的舅公还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经常隔三差五的跑去香港给人做测算也是赚了很大一笔。

    然而,虽然拗不过宋公子的脾气,宋公子的舅公却一直还是抱着反对的态度,小时候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学这个可不好,还是好好念书吧。”。

    当然,宋公子的父母也是文化人,所以他也就和所有普通的学子一样九年又四年,一直持续着学生的课业不敢怠慢。要说宋公子这个名字,在学校也没少受别人的嘲笑。

    可是没办法,“宋公子”既不是一个别名也不是一个外号。姓宋名公子,赫然在身份证上打上的三个字。这是源于宋公子家还是比较传统,每一辈人都得按照字辈来取名,可巧轮到宋公子这里就是“公”字辈了。

    还在二十年前,大家的文化欣赏水平也都是跟着政策走,当时宋公子的爷爷就非常果决的写出了“宋公路”“宋公社”“宋公民”“宋公国”等一系列红色称号,当然,在这一点上,宋公子的妈可是头疼了好一阵子。后来软硬兼施的给宋公子他爸施加压力,让他去游说老爷子。后来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提笔起一个“宋公子”交给公安局去上户了,为此宋公子的爷爷还郁闷了好一阵子。

    小时候学的那些虽然不算是什么非常牛逼的技术,毕竟也是正统的术法,加上宋公子一直倾心于术数法,后天自己看了一些其他门类的神科测算,当然了,对于一些旁门左道的类似“十三簧”的东西他也没少研究,宋公子靠着这些腥中有尖的技能也是混的风生水起,准备一毕业就可以以此谋生了。

    正走在路上为自己的未来规划着一副巨大蓝图的时候,宋公子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翻开手机一瞧,“黄思思”三个字印然眼前。

    黄思思……

    看到她的来电,宋公子只觉得喜忧参半。这位“黄思思”是专门给宋公子介绍更的。所谓“抄更”,这是南方语中一种特定的说法。翻译成普通话就是做兼职,赚外快的意思。

    黄思思专门找到学校中这些隐藏的有些小本事的人物,然后把他们牵线给他们接一些学校外部社会上的一些单子——这种单子任务比较有挑战性,报酬也丰厚。但是因为学生要价便宜,没什么社会经验,好商好量。相对起来也好抽水,中间的价格有很大一笔空间。就像黄思思在之前几次合作中没少抽宋公子的水。

    他缓缓地接起电话,不等他开口,那头就传来一阵戏谑的笑声。

    “小公子,每次来都看你在给一大群师妹做测算,你这泡妞技术可以啊……挺新潮的。”

    宋公子一听这话,突然觉得一愣,他站定了步子,找周围看了看。

    “呵呵,我在你后面,看我车没。”

    电话那头的黄思思好像能够清晰的看到宋公子的一举一动,不等宋公子寻找,她自己就将位置报了出来。

    宋公子连忙往后边望了望,果然看见了一辆熟悉的黑色奥迪。停在路旁,还打着双闪……

    他脸色微微抽搐了一下,挂了电话就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这头躲在驾驶位上的黄思思看着越来越走进宋公子,她不禁嘴角微微扬了起来。也不能怪她跟踪宋公子,只不过,她每次找宋公子都不难,在学校随意都上几圈,里面那个穿着最复古的就是他了……

    宋公子从她这儿接活已经是第三年了,现在两人联络起来也已经都是轻车熟路。一身带着唐装元素的上衣,一条亚麻的哈伦裤,身上手上都带着闪着佛眼的檀木珠——这一身复古兼潮流混搭的行头她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这身行头放在一个大学生身上还真有种HighFashion的国际路线感觉,不是有句话叫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么。

    正出着神,这边宋公子已经来到了黑色奥迪车前,他稍微看了看周围,确认了一下才钻了进去。

    如果被同学看到他上了一辆女人的奥迪车,鬼知道他们怎么传呢。

    “hi~小公子,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

    见宋公子关了车门,坐在驾驶座上的这位墨镜美女开口了。

    “托您的福,身体健康。吃嘛嘛香。”

    宋公子坐定,礼貌的回应了黄思思,脸上依然挂着标准的微笑。不过他心里可是狠狠地咒了一句——。

    ……老狐狸,这次又准备抽多少水。

    这年头,干活的人赚的不如一个介绍活得人。宋公子虽然每次一接就可以吃半年,但是依然接活都是零零星星的,有时一个月一单,有时甚至几个月一单。而黄思思手里除了宋公子应该是还有其他玄术上的同寮,每个人都抽一半水,养的她现在房、车、名牌是样样都有,简直人生巅峰。

    黄思思似乎也知道这种奉承话听着也没有什么感情的意思,不过她倒是一点都不care,她笑着将墨镜稍稍脱下来一点看着宋公子,“挺好的,你好我就好。”

    嗯。你好我不好。

    还没等宋公子再接下去,她就已经自顾自开始了工作模式,“有新任务。”果然,对于这种前戏的客套,她也不想太费周折,直接刀枪直入的说道,“这次给你介绍的活儿还蛮有缘分的。”她顺手就递过来一堆资料,“委托人就是你们学校。”

    ……我学校?

    宋公子有点狐疑的接过资料,仔细一看,首页就是一个大学生的照片和相关的资料。

    “他叫陈阳。你们学校大二的学生。昨天下午被发现失踪了。”黄思思转过头,把墨镜重新扶正的同时启动了车,“据他室友说,一早陈阳的感觉就很不对,面色阴沉,还自言自语。虽然几个室友都劝他去医院看看,但是大家也都没当回事,都赶着上早课呢。但是等到中午回来的时候,发现人已经不见了,而且……”黄思思顿了顿,她又从副驾驶座的包里抽出一张纸,“他们的宿舍也已经砸的砸,碰的碰。跟被打劫了一样……诺,这是我打印的照片。”

    “……宿舍被砸了?”宋公子接过图纸。

    失踪案为什么要委托我……找人民警察啊……

    宋公子表面还是跟着黄思思的思维走,但是他心里却心里尽是狐疑,细细的盘算着。不过,他也象征性的就翻了翻手中的资料。

    果然,从图上可以看到,整个宿舍凌乱不堪,玻璃瓷杯热水壶碎片散了一地。宋公子低头看了看又问道:“这么大动静怎么等到中午才发现不对的?”

    “他的宿舍在六楼,本来就离宿管人员的值班室就远……加上又是上课时间,其他宿舍也没有什么人。”黄思思漫不经心的解答着,将车子拐了一个弯,“这个陈阳家里好像还有点来头,陈阳失踪了你们学校也不敢怠慢。我一亲戚刚好是你们学校坐办公室的就找到我了,我这不就马不停蹄的来找你了,小公子。”

    每次从黄思思口里说出小公子这三个字,宋公子都觉得有一阵阴风袭来,浑身不逮劲。可能也是因为黄思思也算个标致的美女,再加上这种轻佻的语气,宋公子每次都有一种不知道怎么应对的感觉……

    阿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