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变爻(上)

    更新时间:2016-08-31 20:12:22本章字数:3475字

    大致听黄思思讲述了事情的大概,宋公子沉默了一会,他仔细的翻阅了手中的资料。

    这个叫陈阳的人是大四的在校生,应该还算的上是一个师兄来的吧。

    看着那些印刷出来的图片,宋公子心里却隐隐觉得奇怪。

    宿舍乱七八糟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被打劫了一样——或者说,打劫都还没这么狠。这明显就是撒欢了要搞破坏啊!

    “这次的事情挺简单,你们学校想请你占一下失踪学生的具体位置。”黄思思说着说着突然把车停了下来。

    “……诺。我们到了。”

    “到了哪?”宋公子突然一惊,这就才缓过神来,自己坐着她的车一路开着呢。黄思思这是把他带到哪了?

    “陈阳的宿舍啊。”黄思思拉起了手刹,轻松道,“合作这么久,我还不清楚你的行事风格嘛。”

    占卜最讲究当时风水,就像第一时间的案发现场对于破案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同理,在事发最后的现场做卜算一定会比隔空捻术来的准确的多。

    “等一下……”宋公子手一拦,连忙打断她,他可还没说接不接呢,而且最重要的一环还没开始谈怎么就要开工了?

    宋公子拦住黄思思,他伸出了五个手指。

    精明的思思当然是这是什么意思,她有点诧异:“这么多!”

    “……丁卯炉中火。”

    宋公子看着黄思思说了五个字——不过,他这可不是在算命。

    火与水在行话里代表穷和富的意思,若是火,则代表这一单能大赚一笔,开个狠价。反之则不然。而宋公子用六十甲子纳音歌来对火与水进行了细分。每次和思思交流都如同黑社会的暗语一般。

    他的意思是,学校不是盈利企业,但是毕竟这年头搞教育也是养肥了一大群领导头子。陈阳的父母估计非商即官,不然学校也不会这么紧张。加之宋公子本来也是本校的学生,自然对这些事情清楚得很。

    对于算命这一行,收钱是很忌讳的。本来窥视天机已经是耗损阴德的事情,如果再收人钱财那可是灾上加灾。干这一行本来就是趋吉避凶,哪能傻呵呵的天天损自己的福报玩呢。

    所以这套暗语下来,懂行的人就应该清楚该是要毕恭毕敬的把用费包好红包偷偷塞给测算师傅了。

    “……好吧。”对于黄思思来说,高和低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她只拿她该拿的。宋公子开的高她的中介费自然也跟着涨。不过,游说那些领导要花一番功夫了,她又说道——

    “但是,一个要求。你可要快一点。学校现在还没有通知陈阳的家长呢。而且48小时之内警方也不能立案。你们学校的意思呢,就是48小时内私下能找着最好。别怪我没提醒你,他们花了钱可是就要收到成效的。”

    现在哪个学校出了事不是都第一时间走消息封闭的路线。估计这会子班主任还在给所有知情人打预防针呢。

    宋公子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占失人和失物算是最简单的一环了,这一单倒也做的轻松。

    那就干呗!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陈阳的宿舍,宿舍一共就只有六层,陈阳就住在第六层。

    刚迈入陈阳的宿舍,宋公子就已经感觉到气场的异样——明明是快正午的时刻,房间里却弥漫着一股散不去的阴气……

    大学的男生集体宿舍的气运理应是较为偏阳的风水才对啊……这环境也太不对劲了。

    而在这样阴沉的气氛之下,里头的景色可更是没眼看。

    打游戏的两个人还是赤果着上身,床上躺着的一个就更了,只穿了一条三角胖次。看着有了来人才慢悠悠的开始随意穿起衣服来——当然,当黄思思进门之后,他们的动作就迅速多了。

    “……”

    心下留了一念,宋公子仍然默不作声。待黄思思跟寝室其他人说明来意之后,她便迅速领着宿舍三人出了宿舍门,留下宋公子一人在房内好办事。

    不过,这也多亏了有黄思思在。寝室三人看起来都是黄金撸sir,对于这样一个打扮不凡言语矫嗔的思思纵然是缴械投降,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见三人出门而去,宋公子也没有多做停留,赶紧拿出了他的工具“乾隆通宝”。

    “开工了。”

    占卜的工具有很多种,铜钱科是其中比较常见的一种。因为铜钱外表外圆内方,象征天地,天圆地方。而且转展于千万人之手,汇聚千万人之生气。而且铜钱之中,又以那些盛世朝代的铸币更为佳品,因为盛世朝代风水极顺,正气浩荡,应天响地。所以小小的铜钱上也有不小的愿力,可不能小觑。

    闭眼凝思,以钱币感应四周风水,宋公子手起钱落瞬间就抛了六次。迅速就完成了装卦。

    可是,这一番摇卦下来,可着实让宋公子为之一震。

    “这是……”

    他睁大了双眼……心下狠狠地惊着一番。

    宋公子盯着手中的铜钱神色复杂,沉默了下去,他静静的定在原地,仿佛陷入了一阵呆滞的思考。

    “……”

    过了好长一会,宋公子最后牢牢地看了这个宿舍一眼,才慢慢地走出了宿舍门。对于刚刚的卦象,他依然是一直皱着眉思考着,仿佛没有什么头绪的样子。不过,这刚迈出门就听见走廊上黄思思清脆的笑声,一下把他的思绪打乱了。

    “呵呵呵,是吗。真有意思。”

    看样子黄思思和那三个“撸男”聊得甚欢。不过她听到门开便也迅速停了下来。

    宋公子一语不发,他只是冲黄思思招了一下手,示意离开。不过这个黄思思确实有些本事。这才聊了多久,那几个撸sir看宋公子的眼神就有种情敌般的敌意。

    ……要命。

    “那我下次再来找你们。”看见宋公子的神情开始变得有些不对,黄思思三言两语也就顾不上再与他们多聊。急匆匆的跟上了宋公子。她的角色抽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刚刚还是一个游刃有余的小名媛,现在就变成了服服帖帖的一个私人助理。

    “……都已经是老牛了,还喜欢往青草地里滚。”

    宋公子感觉那个女人已经跟上来了,丝毫不避讳的轻声讽刺了一句。

    黄思思在后面听罢这话,感觉肾上腺素蹭一下就起来,声音瞬间尖了八度:“说什么。”

    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她咳嗽了两声,狠狠地瞪着宋公子两眼,语气也毫不客气:“像我这种十八岁的少女不怕某些人诋毁,哦,某些人以后是不想干了?!……得罪了我有什么好处!”她最后一句基本上是咬着牙说出来的,细细的语气如同一把电钻钻进宋公子的耳朵。

    “……”

    不过宋公子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也并不打算同她掐下去。见此情形,黄思思只有先忍一时之气……

    小毛头,等以后姐姐慢慢收拾你!

    看着宋公子从出来之后就一直寡言少语,只是默默地走在前面。刚刚聊天也他似乎没有放在心上,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思思想了一会,她突然小心的问了一句。

    “哎。那你……有什么发现?”

    黄思思知道好像此刻气氛有些僵,像她这种人精,最能感知周围情况的变化。宋公子的脸色似乎非常不好,所以黄思思赶紧回到了正题上。

    “麻烦。”宋公子低声慢慢说道,眉毛又皱了起来,他自言自语道,“坎陷,用金克体,凶,互卦巽木外生内火。巽木……”宋公子沉静了一会慢慢地说出两个字,“生鬼。”

    “……什么?!鬼?”黄思思一惊,不过对于她经常接触这类的人来说,倒是马上能恢复,她眼睛一怔,“你是说他碰上煞了?”

    撞煞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不及时解决怕是凶多吉少。

    在当代社会,撞煞其实也很常见了。但是,人们似乎早就已经忘了“煞”这一回事。每次自己莫名其妙生病发烧,总是第一时间吃药打针。但是却并不见成效。

    其实,有些莫名而生的病症多多少少跟“煞”有关,小则发热发烧,大则昏迷休克甚至死亡。这些都是突如其来的症状,在外人眼里这个人就像突然魔怔了似的——这就是“撞煞”的基本症状。

    “恩……”宋公子心不在焉的接话,对于他来说,眼下最吃惊并不是这些——

    而是他刚刚在摇卦的时候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六爻皆动!

    看过八卦的人都知道,一套卦是由六条线组成,这个线就叫“爻”。而爻一共有两种,一种叫阳爻,画出来就是一条直线。而反面就是阴爻,画出来中间是断开的。

    变爻就是出现三枚铜钱皆为同面的情况。所谓阳盛则阴,阴极化阳。当三枚钱币皆为阳面或阴面,则这只爻就要变。而宋公子所说的六爻皆动就是原来装好的六爻全部变成与之相反的动爻……

    也就是说——六次摇铜钱出现的全部都是同面!而这种情况几乎是他从来没有碰到过的。

    宋公子虽有疑虑但是也并没有打算同思思分享这件事。

    总之,麻烦。

    “那陈阳的具体位置有算出来吗。”听宋公子一说,好像情形特别不容乐观,思思连忙问起关键。

    沉默良久,似乎在极力的思考卦象的辞意,宋公子半天才回答道。

    “山南林木下,红水阴渠旁。……坟头土上火,死人出楼墙。”

    他一字一句的就说了一段谶语一般的诗句,这诗词意象配上他的语气,虽然不是特别懂,但是黄思思身上蓦然就已经鸡皮疙瘩丛生。

    这又是坟头又是死人的……

    难道说……陈阳已经……?

    “……”

    宋公子心里也知道黄思思在想什么,看卦象已经凶到死透了,但是这么死气沉沉之象为何又有如此多的变数,难道真的要发生比死尸更恐怖的情况来?

    “变数太多,不好定论。”

    他半晌才抛出这么一句。之后便再无多言。毕竟,现在所有的情况都不明朗。光靠读卦不能结合环境来说会比较难以辨明——更何况又是一个这么罕见的卦象。

    见宋公子如此,黄思思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她也不再多问了,默默地跟在宋公子后面,等他指示下一步计划走。

    宋公子心里一直感觉这件事情蹊跷的很,他也不明说,默默地就往车停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