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变爻(下)

    更新时间:2016-09-11 15:42:11本章字数:3132字

    出乎意料,宋公子这次却提出要自己孤身前往卜算出的目的地去寻找陈阳。

    不为别的,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跟邪祟物有关系,黄思思一个女孩子本来就阳气不足,估计不被上身也要被煞气冲上几分。本来事情就难以捉摸,再不要徒生变故。

    黄思思倒是巴不得自己不去这些听起来就发怵的地方,但是同时又还是对于宋公子只身前往感觉有一丝担心。她想了想,似乎做了一个决定。

    “好吧,那你一定小心。你告诉我具体位置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好第一时间去支援你。”

    “刚刚综合几个象分析了一下,大概是靠南边福山脚下……菜市场后背那一块。”宋公子边想边慢慢的说出来,“不过具体位置还要等我去到那边才知道。”

    “好。那我待会把你载到那边,我就到那里等你。后面的事……你自己要小心点。”说话间,黄思思迟疑了一下又把墨镜戴上了。

    “好。”

    于是,两人随意找了个地方把午饭解决之后就立刻动身往福山的方向开去了。

    等到达福山脚下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黄思思开着车兜兜转转果然看到有个挺大的菜市场。现眼下已经到了快下午的时刻,菜市场里好似也没有什么人在买东西。

    “震外内坎,互泄体。震变艮,艮为止,应止于此。”

    黄思思只听得宋公子一阵自言自语,没等她再开口问话,随后就听他低低的指示了一声。

    “停车。”

    黄思思哪敢怠慢,立马就将车靠边停了。

    “你在这里等我,有事电联。”

    还没等黄思思说一句好,宋公子扔下一句之后就快速地闪下车了。

    ……

    真是,本来还想关心一句。

    黄思思想了想,又似乎觉得有些不妥。

    这一个人行不行啊……

    看着宋公子的身影在车窗里消失了,她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是这样……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

    天色渐沉。

    刚刚中午的日头还挺好,这一会的功夫就感觉快要下雨了。不过看了看钟也三点多了。如果真有邪物还真是要尽快解决才行。宋公子默默地盘算着时辰,但是他也并没有急着去找人,而是不慌不忙的走进了菜市场里面。

    虽然宋公子平日还是主攻占卜为先,但是天下玄术是一家。有些旁的功夫也能比划一二。就好比驱邪。

    其实驱邪往复杂了去也会很复杂。但是往简单了其实无非都是一些自保的手段。宋公子的任务不是去降妖除魔,只不过一方面需要自保,另一方面他得把人带回来。

    所以程序就简单的多了。

    现在需要制备一些行头,而这些东西也并不罕见,在这个市场里也完全都可以找得到。

    宋公子随身带的铜钱本来就是盛世流通的充满人气的阳钱,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四处在市场转了转,找了一家糯米铺子,又问店家借了个盆。当下就把身上揣的铜板“叮叮当当”地全扔了进去。

    糯米水也是个驱邪的好物,解毒化煞。以往盗墓之人这样东西是必不可少,跟着黑驴蹄子和八卦镜一起就是降尸灭煞的三大法宝。

    眼见着架势,糯米铺老板估计也是个信善之人,没少看这些阵仗,他蹲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了问:“……大师,干活呀?”

    宋公子笑了笑,也没回答。

    ……

    一切就绪,宋公子也没敢多耽搁。要知道,等到太阳下山再对付邪物那就不是一点沾了糯米水的铜板能解决的。

    市场的尽头有个小门,那个小门正是通向市场后面的那条路的。从小门出来,宋公子看了看周围。和卦象相符。之前那个卦钟的离坎之象应该就在此地。离为火,坎为水。水火不相容,肯定不会是同一种东西,但是将“离”视为红色,就好解释了。红色之水——也就是血水。

    宋公子起初以为这个血水是陈阳的,但是后来一看又觉得不妥。如果是人血的话……未免也太多了……

    不过既然这血水不是陈阳的,似乎卦中还生出一股生机……

    鸡血、鸭血、飞禽、家畜被剖宰之后,商户清洗器皿都在市场的后门。蜿蜿蜒蜒的血水混杂着市场排出的污水从这里排向远处。

    不远处都能眼见着大片的林子,而这之前也只有一小条弯弯曲曲的众人踩出来的一条小路。

    宋公子忍着腥腐之味顺着这些污水往下走去,果不其然,没走两三步就发现没有路了。那些污水汇成一条小沟渠流向了丛林里面。

    没法子,宋公子只能披荆斩棘往丛林里面钻了。

    这好一番路可着实让宋公子大开眼界了。

    菜市场建在福山小半山口,从这里向下留向的水大抵上也会最终汇入到山脚下的福江里去。

    宋公子万万没想到,他一路飞草低枝顺着这条阴渠却越走越偏,原本应该下道而行的死水居然顺着东南方向一路横向。

    而阴渠的水也越汇越细,常久被污水侵蚀的周边土壤已经变得稀松泛黑。所谓土黑石怪,必出邪煞。而等宋公子复行几十步之后突然就知道大事不好,污秽流到最后渐渐枯竭,所有的荫水全部被阳土所吸纳,最后这条水没有被泄出反而为山所承。

    “真是要命了……”

    开始,宋公子心里盘算着这条荫水理应汇合入流动的福江内自得泄化,可是怎么也没想到,阴渠横流直向拦腰斩断了砂穴。

    坐坤向艮,右水倒左出癸方,艮上有砂惟案山,坐坤申方顶龙,本是极其宜人的风水,可阴煞入穴,一下就把得位的风水给破了。有句话叫“阴克正,人生鬼”。长此以往,只怕活人都要变死人了!

    ……

    可惜,自己并不是一个风水大师。有些事情,一定要出了事才会引起人们的重视。

    还没等宋公子细想下去,走了大半天的他却突然感觉一阵阴风袭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鬼气凌人。

    宋公子大惊,他连忙从怀里内荷包里掏出一个小布袋,布袋里面有几十枚一模一样的刻着“乾隆通宝”的钱币。不过这个跟占卜用的钱不同——这是死钱。

    所谓死钱,就是不用于流通的货币,而是被人拿来用作陪葬的钱币。

    清时达官贵人希望死后依旧享用富贵繁荣,于是将铜板垫在棺材之中,随倌主一并下葬安息。由于长时间浸润在棺椁之中,黄泉之下。这些钱币也算得上是通阴利器。

    紧接着,他又从布袋里掏出一小瓶类似香水瓶模样的小玻璃器皿,旋开盖就是一个小喷雾瓶。这里面装的可不是香水————

    这是阴历七月十五子时槐木木叶上的露水。

    七月半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鬼节。七月半,鬼门关。从七月初七开始鬼门大开,民间就要开始为路过的野鬼烧纸钱了。而七月半鬼门关闭的这天正是一年中至阴的一天。许多传统的家长都会在这一段时间的夜间一定不准小孩出门。

    而槐树看字形就能知道,这是住鬼的树木。槐柳性阴,所以那些阳气不高的小孩和女人最容易在这类树下撞煞。

    而最后一样便是露水,所谓地为阳霜,在天阴露。露水是天之阴凝结成的水珠。正是这三阴之下,所有条件都达成了才有了这个能够沟通阴阳的至阴之水。

    将水喷在铜板上,宋公子拿起铜板放在眼前,第一枚以六做一倍旋转向左,第二枚以二倍向右,第三枚以三倍又向左,最终完成了阴钱之眼的启动之术。六为阴数,在加上天圆地方,天阳地阴。所以从三枚铜钱中间的方孔看过去,一切鬼祟都难以遁形。

    鬼气似乎越来越盛,越往前走就越能感受到明显的晦祟之气。

    不由多想,他连忙从“地阁”中单眼望去。这一瞧,他发现了似有似无的黑色气息正缓缓向远方延伸。应该在不远处就有汇合点。

    阴煞之穴。

    拿下铜板,宋公子皱了皱眉。思索了一番之后,他慢慢的朝方才黑气聚合的地方探了过去。

    天色又暗了几分。隐隐还能听到雷声。这样的环境让宋公子突然有些感到隐隐的不安……

    这地儿还真泥马的是有够阴的。

    正思量着,空气中混合着一股腐木和湿泥的味道,浓浓的潮湿闷热的慢慢地就扑了过来。让宋公子险些有点晕眩。

    不过,幸好,这次他没走多远倒是就有了新的发现——

    越过一个小林坡,小心的往下挪了几米。不一会儿似乎就听见有潺潺的水声传了过来,还夹杂着一些河石拍打的声音。宋公子看了看周围,似乎已经行进到了福山阴面的半山脚一带了。

    可是,宋公子这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远处好像蹲着一个人!

    从宋公子的角度看过去并不是特别的清楚,只见那个人影忽明忽暗,颤颤巍巍的左右摇晃。背对着宋公子,也不知道在干嘛。

    这鬼地方居然还有人!

    宋公子一惊,更加想要看个明白。不过,荒山野岭碰到人倒未必是件好事。这种阴舛之地还不知道能生出个什么东西来。

    宋公子只得先委身自己藏匿好,聂声捏气,他步履轻缓的就往那蹲着的人影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