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双头鬼婴(上)

    更新时间:2016-09-12 10:40:24本章字数:3070字

    不动还好,这倏地一下似乎动作有些愚钝,碰到了身边的草木发出了簇簇之声。

    “喀拉喀拉……”

    树丛的动静一触即发,连着一片倒,发出一阵连绵的细碎之音。

    宋公子心里暗叫不好,他急忙收回踏出去的那只脚,往后撇身闪了几步——可惜已经晚了。当他重新把目光放到那个人身上时,他发现,不远处的那个人已经慢慢转过身来……

    丛林深处,那个弯腰弓背的人此时正死死的盯着宋公子。

    ……

    可是,宋公子这下却没有逃避,或者说他已经忘记了逃走!

    因为他看到了更让他惊诧的一幕,全身肌肉僵硬到已经不知该如何使唤了。

    宋公子只觉得一阵凉意从脑袋顶一直灌倒了脚跟。

    他妈的真是撞邪了!

    不远处的那个人、那个弓着背的人。手里正拿着一条还在微微蹦跶的生鱼……而他的嘴里……正在啃那些刚刚被他褪下的那条鱼的鳞片!!!

    “呕……”

    宋公子只觉得腹中一阵翻滚,两三步踉跄扶着旁边的树就有些做干呕。

    眼见着那条鱼还微微在他手中蹦跶……还仍然有生命迹象……

    生吞活鱼!

    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刺激的场面!

    宋公子浑身一颤,脑门上的皮肤感觉突然绷得一紧,又倏地一头的冷汗……

    那人痴痴地盯着宋公子,嘴巴却没有停下将吞下的鳞片嚼碎!

    而此刻,不等宋公子多做犹豫,他这会子只觉得嗓子感觉有些发干,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宋公子连忙有些颤抖的用右手两指一夹,这又将铜钱又放回了眼前。

    这一看,吓得他差点把铜钱都抖了出去……

    天色大变!方才还只是有些阴霾的天空,此刻却突然变成了暗红色!黑煞之气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了不远处————正好就落在吃活鱼的那个人的身上。形成了一个鬼气漩涡,盘桓着似乎要吸纳尽一切阴晦之气。明明位置不算远,但是两人中间就像隔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而来人好似也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他继续低着头慢慢地朝宋公子走过来。连动作也是诡异异常,有种说不出的不协调感。

    这这地方,能承受并且还吸引了这种鬼气……

    ……这他妈一定不是人!

    一想到这,宋公子心里已经炸开了,他已经定定的有了结论,急忙把铜钱移开——

    如果说刚才宋公子只是感到吃惊,那么这下,他是真的惊惶到心都凉了。

    他开的通阴钱眼只能于“地阁”也就是铜钱中间的方孔中才能窥视到那些阴秽之物,但是此刻——

    他明明已经将铜钱移开,但是眼前的景象却丝毫没有变化!

    暗红色的天光笼盖着一片血光之象,四周的阴风也以肉眼可见的实象穿梭于丛林之间。而此时,宋公子的眼睛只剩下离他越来越近的煞气之源——那个一直慢慢低头走路的来‘人’。

    怎么会这样!

    现在太阳还没有下山,怎么能不通过开通阴眼就能看到这样的鬼象!

    宋公子惊诧到嘴巴都已经慢慢地张开了,他无法说服自己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尽管,他现在明明白白地就置身于这样一篇如同炼狱一般的地方……

    书上写的“白日见鬼”今天还真的有缘得见,可是,见过之后怎么办还真不知道了。不过,明摆着现在已经是一个十分凶险的情况。这次碰到的东西似乎完全不怕受到白天阳气的侵蚀,反而可以生出异象让他这双阳间肉眼可以得见。

    “嘚……嘚……”

    那个‘人’慢慢逼近,彳亍盘桓。同时,宋公子能够清楚地听到从对方喉咙里发出一阵好似打嗝的声音,那声音慢悠悠的传过来让人感觉异常恐怖!

    看样子他丫刚刚吃的还挺顺心的啊!

    宋公子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他摸索着悄悄向后撤了几步。

    雾气弥漫,眼前可视的范围似乎越来越小,不远处的浓雾已经把暗红色的天空整个给缓缓地遮盖了起来。而现在周围的视线也一直在被这些灰蒙蒙的鬼气和阴霾所渐渐吞侵!

    呼吸又重了几分……

    眼见着对方走路的步子好像也有些不太稳,他把背弓的更深了。而这个动作之后,宋公子就更加感到寒毛树立!

    就在对方把腰微微下埋的时候,他此刻能够更加清楚地看到……摇摇晃晃走来的那个人的背上————赫然背着两个鬼婴!

    不!不对。不是两个。

    宋公子大惊,他拿铜钱的手都有些感觉握不住了——因为他发现事情远比他想的严重的多。慢慢逼近的‘人’此刻已经离他越来越近。

    宋公子看的真真切切——

    那是一个长了两个脑袋的鬼娃娃!

    宋公子心里大叫不好,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留,扭头就想退出去。

    据他曾经从书上看到,夭折的小孩化鬼之后怨气极盛,如果是经人炼化之后再供养成妖就更加具有咒力——

    而这种百年难遇的连体鬼婴,它的怨力更是远超一般的鬼婴。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捉妖的道长也要使出一些‘尖’的本事,更何况他这个只学了几招旁门左道的算命先生。

    失策!太失策了!

    宋公子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的事情会演变的如此棘手。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道行这么高的鬼妖。之前六爻皆动的情形想必就是告诉自己这趟任务的凶险,自己居然没有想到。

    现眼下唯一的方法只有——跑!

    而下一秒,宋公子发现……已经晚了。

    他刚想抬脚便发现自己已经被锁在原地无法动弹——并不是被吓成这样。而是感觉双脚被冻在了地上,无论他怎么摆动手臂和身体,他的双腿都被牢牢栓在原地,好像是一棵从地底下长出来的树干。丝毫没有办法挪动位置。

    宋公子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心里大骂不妙。

    糟糕!

    他九成是已经中了那鬼婴的邪术!

    或许从刚刚打开通阴钱眼之时,他就已经被这个鬼婴发现了。只不过等他一步一步踏入圈套而已……

    该死。

    还没等宋公子反应过来,他只听得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尖笑声代替了之前的饱嗝声,这次是一种婴儿的稚嫩的声音。这种声音此刻就如同尖刀一样刻在宋公子的耳膜上。

    一刀刀划了过去……

    “呵。”

    明明那个背着双头鬼婴的‘人’离他还有三四丈开外,但是那个婴儿的尖笑声却如同贴在耳边的感觉。一声,就已经让宋公子全身上下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不行!宋公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紧接着他从口袋里摸出方才打点好的茶米水浸过的乾隆通宝。

    “叔叔,你来找我玩啊……”

    那双头鬼婴的声音突然一分为二变为两种,一个是婴儿的尖声,还有一个就像一个粗粝的老朽之人低低的梦呓。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听起来有种要被勾魂的感觉:“叔叔……”

    ……

    “玩你祖宗!”

    谁他妈是叔叔!

    宋公子毫不客气的怒斥一句,右手挥出刚刚摸出的七枚铜钱依次飞了出去。

    事到如今,只能试试看了!

    宋公子眼里的神色微微坚定了一些。

    乾西北位、兑西位、各两枚阳钱锁穴,坎北位亦两枚阳钱泄之,最后一枚,宋公子把它牢牢地钉在了南方离位上。

    克水化金,锁阳冲阴。这七枚铜钱迅速将风水化阵,这就是铜钱应用里比较常见的金罡七星阵。七星阵能够瞬间将金锐之气牢牢克住阴木癸水之形,金刀化煞。再加上铜钱和茶米水都是制阴驱魔的好东西,这一下,就能将鬼气消减大半。

    果不其然,阵一成形,阵眼的金芒就迅速化气,与邪秽抱冲。金钱所划过的地方都化作一道金气冲散了周围的浓雾。眼前的景象似乎就像有掷出的火把那般能够照亮了一些。

    见此情形,那背着双头鬼婴的‘人’立刻就停了下来,或许没有料到宋公子会有这一步。

    “呀……”

    那鬼婴似乎感受到七星阵的能量,它轻轻的叹了一句,停在原地。好似在应对眼前突如其来的状况。

    宋公子心下一横,双眼微微一眯。

    阵眼成形,接下来就要发动铜钱星阵之力回击了!

    乘着面前那只鬼婴好像放缓了动作,宋公子这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化坤之气为统领,承乾之星金罡神。吾愿三请孔方仙,千军万马铜钱阵。”

    宋公子铿锵有力的逐字念出阵诀,每一字似乎都震荡着穿透了周围空气。

    最后一个字刚落音,只见阵眼隐隐发出金色的光。而这时,宋公子一点也没松懈。右手又摸出三枚通宝,径直朝鬼婴甩了过去。

    几枚透着金光的铜钱霎时钉进了鬼婴和那个‘人’的身上,刚一触碰,就发出了烧焦的声音。

    “呃……”

    那鬼婴似乎被金罡之气所灼伤,发出了低低的沉吟声。

    打中了!

    宋公子此刻还是眉头双锁,并没有丝毫喘息的意思。

    乘胜追击……

    定打的你现出原形!

    “孔方仙!悉听吾令!”

    毫不犹豫,这一次,宋公子右手一挥顷刻就摸出了九枚阳钱,一下朝鬼婴的脑袋飞了过去。

    “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