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双头鬼婴(下)

    更新时间:2016-09-22 21:24:14本章字数:3572字

    这一下,鬼婴收不住了。

    “呀————”

    好似经受了很重的打击,鬼婴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哀嚎声。九枚阳钱镶进鬼婴的身体发出微鸣,所经之处,金芒都将暗黑的鬼气化散飘入空中化为尘烟。而那鬼婴的周身也开始散形,挣扎着想要脱离那些金光的束缚。而一开始成形的鬼影渐渐从那个‘人’的身上剥离出来,变化无穷。犹如在经历一场巨大的浩劫。

    看到这一幕,宋公子总算稍稍放心了一点。阵力已经生效了。同时,他感觉他的双脚恢复了知觉——总算是能动了!

    若不是上次去给一位道友解卦,作为回报,那道友将这个最适合自己的七星铜钱阵法授予自己,同时,还教他如何请出这铜钱之神助阵。这一次,恐怕还真是在劫难逃。

    “呜啊——”

    鬼婴还在哀嚎。巨大的声音止不住的向宋公子吼去。声响好像产生了空气波浪一波一波地传袭过来。不过好在宋公子明显感觉到那个鬼婴越来越弱。声音也越来越浮。就眼看着那鬼婴就渐渐剥离了那个‘人’,而那个‘人’却倏地倒在了地上。

    阴气霎时间就如烟散去。刚刚尖锐的喊声也一瞬间消失殆尽。用鼻子嗅了嗅,此刻的空气里已经恢复了山林原有的草木味。

    宋公子一顿,将阵法收住。在原地拜谢了孔方神,两三步便冲了过去。他强忍恶心,用脚将那个人拨动翻了个面朝天。

    “……”

    虽然面目有些污秽,但是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失踪的陈阳!

    他此刻双目紧闭,毫无生气可言。嘴角还有残余的鱼鳞和已经凝固的血液。但是目光扫过去,宋公子的眼睛突然停在了陈阳胸前的挂饰上——

    一块透明的玻璃项链里面镶着一张图片还有些许不知道什么的絮状物品。

    对于这个,宋公子可一点也不陌生。

    “佛牌……”

    宋公子哧了一声,那个项链不是别的。正是现在风靡一时的佛牌。

    佛牌从泰国传入,其实跟佛并没有太大关系。没有南传三藏和注释书作为依据的,就无法称之为佛法,究其本质,泰国佛牌只应看作是泰国的一种民俗文化。因为泰国是个佛教大国,加之这类通灵物品本来就和神鬼相干,于是就以“佛牌”二字冠名。

    佛牌分为正、阴两种牌,正牌就是用一些咒法和花草制作,而邪牌就是用一些尸油或者骨骸来养成。不过,无论正邪。这个佛牌似乎真的有大的法力。它能满足佩戴者的一切愿望……升官发财、美容恋爱。只要你发愿,佛牌就会助你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不过,佛家还有一句话:“因果报应,轮回往复。”

    它助了你,你就要还给它。也是挺符合规矩的。不过,不要觉得自己为了发财为了升官用其他东西换也值了,这具体还的东西还真不是你能决定的。少则阳寿折损、福报尽散。多则像这样上魂亡身、说不定死后还要被它所以利用,助它化妖修炼。

    所以,人生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什么命做什么事。陈阳佩戴的就是属于邪牌,里面养的应该是一个夭折的连体婴儿,用骨灰和尸油加以炼化成鬼,平日用血液加以供养。这种邪牌的灵性极大,能帮助他完成很多红尘执念。

    不过,虽然养鬼初期只需要一滴人的精血即可完成喂养,但是随着小鬼咒力越来越强大,需要的能量也越来越多。日后完全可以预见只有索求和反噬这一条路可走。所以说,像这样陈阳这样平白无故就发疯被上身,可惜之余也只能叹一句可悲。

    宋公子叹了一口气,他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黄思思。

    “嘶……”

    他到现在还有些没缓过劲来,宋公子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轻哼一声。

    没想到那阵法还挺强的……

    他暗自在心里还默默地对自己佩服了一把。第一次用阵法就如此成功,赶明儿让那道友再教两手,以后吃两碗饭,两种工作双管齐下,房啊车啊的那都不是事儿。

    正想着,宋公子一边还不忘拨了号码,不过,没过一会他才发现,这个手机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于是看了一下右上角……靠!没信号了。

    宋公子愣了愣,将手机举了举高,还是不行。他刚想找个办法去通知黄思思。

    结果就在这时,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的耳后,却又飘来了那个声音!

    那个来自地狱的声音——

    “不好玩……”

    宋公子的心里一下子就沉到肚子里。后背跟着就凉了。心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是那个鬼婴的声音!

    它不是已经被阵化掉了吗!?

    那这个声音是……

    “呵。”

    鬼婴“咯咯”的笑声又传了过来,这一次,他听得清清楚楚——就在他的正背后!

    由着声源判断,这个声音应该离自己不超过一米,那几乎就是贴着后背站着,可以直接一只手够到自己的距离!

    ……不好!

    宋公子这一下几乎是弹起来向前踉跄了几步。他不可思议的霎时回头循着声音处望去——

    没有东西。

    什么都没有出现!

    宋公子有点意外,刚刚提起来的心这一下更加死死地拎在胸膛里。他强迫自己深吸了一口气。

    “呵……”

    不!不可能是幻听。

    宋公子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想。冷汗顺着他的脸颊就滴了下来。空气骤冷,一下鬼气又开始肆意的弥漫开来!

    该死!它还在!它一定还在附近!

    “叔叔……”

    又来了!

    那个鬼魅的声音此刻却又仿佛从他的头顶传来,就在他的脑袋里说话。那鬼魅的仿佛不是人间的声音就在他的身体内回荡。

    就好像是——自己在和自己说话!

    宋公子呼吸已经急促到耳边全都是他的喘息声,冷汗一层接一层的褪下。这感觉,该不会!!

    他还想努力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但是他发现又无法动弹!

    我丢他老妹啊!又他媽中招了!

    而且这一次,居然是是全身!

    冰冷的寒气从他的脑袋顶端渐渐向下蔓延。就好像有人拿一桶冰水顺着他的头在向下灌。周围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模糊,仿佛此时,天地只留下了他渐渐微弱的喘息声。

    宋公子知道,这种感觉不是别的——他百分百被这小鬼上身了!

    而且还是从人身上至阳的百会穴入侵向内。这百会穴是人体三阳之汇,掌灵窍,回阳气的至关重要的一穴。百会穴遭阴祟入侵,纵有千万办法也难挽救。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思考时已经渐渐的感觉有些吃力。

    宋公子的眼皮慢慢地觉得有些困顿,精神已经渐渐萎颓。身体却依然僵在原地,无法动弹。可是,他却还是尽力不停地在心里盘算着这一切……

    ……对了!就是刚刚……他回头了……

    人身上有三盏阳灯,两处于肩,剩下一处立于头顶。正是缘于这三处阳火,一般鬼妖不敢触碰。所以在以前人们走夜路,妖邪鬼祟总是要诱骗人们回头——就是为了要灭掉这至关重要的人体的三盏阳灯。

    一回头,阳灯尽散。要想再点燃,只能等到明日黎明日出时分,才得复原。

    而宋公子刚刚就犯了这致命的错误。那鬼婴诈死,骗的宋公子放松警惕,然后以声蕴诱之,一招就让宋公子身上的阳气尽散,然后乘机就上了他的身。

    可是,现在明白过来也已经迟了。他会的这点小九九,还敌不过一个婴童。说出去也要叫人笑话,当然眼下怕是没有机会再说了。

    “呵……”

    宋公子只觉得身子变得很轻盈,呼吸也已经慢慢归于平寂。双眼分不清是睁开还是闭上,只不过眼前已经变得一片漆黑。耳边似乎还隐隐传来那个婴童得意诡谲的笑声……

    “吃……”

    那婴童的声音好像在召唤他去地府。

    吃?

    原来自己就要成为这个鬼妖的食物了吗?!

    不会吧!……

    可是,即使恐惧。宋公子也已经无力抵抗。只得任由这个邪物的摆布。

    没力气了……

    好困……

    身体好轻啊。

    “喂!”

    就在宋公子最后完全放弃挣扎之时,神思都已经到了模糊的最边缘!突然,一个浑雄的声音却传来过来——准确的说,是在宋公子的耳边猛地震荡了一下。原本好像要渐渐沉睡的环境一下子被惊扰了起来,让他的浑身上下都感觉震颤了一下!

    与此同时,没等宋公子反应。只听得耳边突然变得喧闹起来,分不清是男是女是小孩还是成年人的声音一通嘈杂,尖叫声,哭声,喘息声,求救声,一下就在他的耳朵旁边涌出来。声音好像是被按了快进键,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尖锐。

    “呃!”宋公子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四肢却没办法使唤,他整个人一下就倒了下去!

    可是那不停巡回攒动的尖厉声响却越来越激烈,仿佛一个不断加速的刮擦的噪声充满了整个耳郭!

    震耳欲聋!

    “呀!——”

    而最后一声极度刺破耳膜的尖鸣让宋公子猛的一惊,所有的声音突然像被卷进了一个空间,然后,迅速归于沉寂。

    万物俱静。

    ”……“

    突如其来的安静显得尤为不适,宋公子的耳朵只剩下残留的耳鸣声。此时,虽然还是闭着眼睛,他却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刚才那一瞬,阴气尽散。鬼气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

    身体里似乎渐渐恢复了平静,刚刚那种刺骨的寒冷消失殆尽……

    “喂!你没事吧!”

    又是刚刚那个厚实的男声打破了沉静。这下,宋公子终于能听到,那是一种带着情绪,正常的人的声音。

    我活过来了吧……

    宋公子心想着,但是觉得此时身心疲惫,也顾不得回应。他慢慢微弱的挣了挣双眼——

    一个陌生的男子脸庞若有若无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夕阳落晖,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样子。不过,他的身体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宋公子挣扎着向用尽全力诉说……

    “紫……瞳……”

    宋公子双眼微启,从嘴巴里嗡嗡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什么?”

    那个陌生男子似乎想尽力听清宋公子的言语,他弯身靠了靠,问道:“你说什么?”

    “……”

    可惜,宋公子最后一点力气也迅速消弭。刚刚睁开的眼又闭了回去。这下,彻底失去了知觉。方才微微抬起的手一下就落了下去。

    “紫……瞳……?”

    那个陌生男子重复着这两个字,似乎觉得有些奇怪。却又无从想起。他沉默着看着已经昏迷的宋公子,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