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桑衡(上)

    更新时间:2016-09-22 21:30:20本章字数:3432字

    白雪皑皑。

    山峰的顶端尽是大片的冰川覆盖,而此时目极之地,尽是萧瑟。虽然耳边几近都是狂风暴雪之声,但是却没有一点要动身的意思。依然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风雪吹得更加凶猛。

    回转这一片熟悉的山脉。眼前的一幕幕好像都似曾相识……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屹立在悬崖峭壁上,心下,想等一个人的出现。

    “为什么……”

    身后有一个声音传来。似乎是在询问自己……能听得出来,这个声音里尽是不甘和怨恨。

    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缓缓地转过身……

    等的人就是他了吧。

    可是……为何他这般怨恨……

    面前是一个熟悉的人。

    是谁啊……但是就是如此熟悉……眼、鼻、嘴、貌……那个名字就快要到嘴边……

    “为什么!”

    没有多余的停留,也没有等答复。这一次,声音更加凶厉,似是在质问、似是在……报复。

    为什么……为什么呢……

    一股异样的情绪堵在胸口,被对方这样对待似乎从头到脚都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

    似乎想极力朝对方解释,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仍旧还是默默的站立着,尽管此刻心里已经挣扎着想要将一切都说明清楚……

    但是我能说什么呢……

    什么也不知道啊……

    看着依然沉静的反应,眼前的人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得变幻莫测,满是愤怒,伤痛和……仇恨,轮转……

    最后却停在了最复杂的表情上……

    恨。

    只有恨。

    没有等到想要的回复,眼前人却突然冷笑起来。

    “呵呵……哈哈哈哈……”

    扭曲的笑声就像一把利刃割在心里,刺耳又伤怀。大笑着释放他身上所有的怨力。

    紧接着,四周突然阴风四起,飞沙走石。凌厉着想要卷起一切物体。

    而眼前那人,突然望了过来。他的眼睛——闪着紫色的光芒。芒神似乎要穿透了身体,把自己千刀万剐。萧瑟的邪风把他整个托起,在空中战栗。

    不要……

    挣扎在空中,四肢都已经动弹不得……

    “……去死吧。”

    耳边只留下三个刻骨铭心的恶毒的话语,顷刻间,整个视线都倒转过去。

    “不——”

    从悬崖落下,只剩下内心的一声长嘶。世界化为满目晕眩的黑沉……

    “唔!”

    身体似乎弹跳了一下,宋公子一下从噩梦中惊醒。口中居然还轻轻地喊了出来。

    他挣扎着微微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雪白的墙壁。

    “……”

    他听到心脏还有些没有缓过来,在剧烈的跳动……

    这时,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道传了过来,宋公子有些抵触的迷迷糊糊之间动了动身体。

    这一动,右手似是被什么东西所牵引——他慢慢地抬头一看,原来自己正在吊吊瓶。

    ……自己现在是在医院吗?

    宋公子心里疑惑了半天。

    为什么自己在医院……我刚刚是在……?

    他又感觉头脑一阵晕眩,一下就放弃了回想的念头。只不过,刚刚那个噩梦又如此真切,似乎现在自己的心情还在刚才的意境中,无法自拔。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

    “唷,小公子醒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宋公子的思绪,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往来人处抬了下眼。

    来人正是黄思思,见宋公子醒来,她拖了张凳子坐在了他旁边。

    而看到黄思思之后,宋公子幡然一悟,总算是想起之前的事情了——他在福山被小鬼上身了,之后……

    之后发生了什么?!

    之后他就在这里……宋公子一顿,忍不住一开口就问道:“我……”

    他一开口便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沙哑,宋公子急忙清了清喉咙,咳嗽了两声。

    不过,或许他想问的更多,那个长了两个头的鬼婴……失魂的陈阳……还有……那个陌生的男子……

    然而,一瞬之间这么多问题涌上脑,还真不知道究竟要问哪个好,只能慢慢地问了这句。

    “……”

    黄思思看见魂不守舍的宋公子终于醒来,也总算是将心放在肚子里了。情绪一轻松,缓了缓,她也不禁笑笑开起了玩笑:“唷,小公子。挺能的。睡了两天一夜啊。终于醒了。”

    “我……睡了两天?”

    宋公子心里一惊——他居然睡了两天!

    “是啊……”黄思思一笑,“害的姐姐我两天都没有睡好觉。”

    她说完还朝宋公子眨了眨眼。

    “……”宋公子一愣,原来黄思思这两天都在医院看守?他心里突然对这个死中介生出一丝感激。

    看来没有白帮她做事。

    ……不过,这种感激并没有持续多久。宋公子觉得自己对于有关于黄思思这个人的事情还是下结论太早!

    “这两天的工作补偿就不找你要了,把这些生活成本报一下吧小公子。”

    黄思思说话间就自然而然的从包里掏出一小叠发票放在枕头边上。

    “……”

    看看。想法还是太天真。

    无奸不商。

    宋公子忍着身上的酸痛稍微往上坐了坐,脑海里已经翻了一百个白眼!他从躺着变着半坐的状态,这样他感觉整个人会精神一些。宋公子接着清了清眼睛,似乎现在连双眼聚焦都变成了一个非常缓慢的动作……

    当然,等到一切觉得舒服了之后,宋公子用左手拿起那沓发票瞧了瞧。

    “挂号单、床位费……茶餐厅……711便利店……哎?”宋公子慢慢地看着这些细细碎碎的发票单,感觉项目越来越偏……他突然就从里面抽出一张,“百丽酒吧?!”

    这尼玛也要我报销?!

    “我照顾你精神受了多大的折磨啊,还不得放松一下……这样我在照顾你的时候就更有精神了。”黄思思理所当然的撩了撩头发。

    “……”

    真是要疯了。

    这个人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

    宋公子感觉脑仁有点炸裂的感觉,刚想怎么想法还击,突然病房的门就被推了开来。还伴随了一个男声——

    “思思。”

    宋公子刚刚觉得这声音好像似曾相识,抬头一看,就无语凝噎了。

    ……

    进门来的这个人就是那天晚上那个陌生男子。

    不过,今天见他也算是终于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

    干净爽利的寸头,高挺的鼻梁配上锋利的嘴唇,宋公子突然有点吃惊,特别是他那双典型东方人的丹凤眼尤其惹人注目。

    似乎是发现宋公子这边有些呆住的目光,那个人突然将眼睛对了上来。

    “唷,算命的。你醒了。”

    “……”

    那人一开口,宋公子感觉突然哪里“噗”地一下就中了一箭,他脸部明显就抽搐了一下。

    那些找他办过事的人都尊敬的叫他“宋大师”,稍微有眼力见一点的叫他“宋师父”,有些明显年纪大的会亲切叫他“小宋”或者直呼“公子”……

    ……算命的?!

    这算个什么称呼?!

    宋公子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对于这种不通言语的蛮人他一般都是不屑的一笑而过、不予理会!所以,他并没有接这个人的话。

    “桑桑,要我说多少遍,你要叫我姑姑。”

    黄思思好像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两人尴尬的气氛上,她一把拉过那个被他叫做“桑桑”的男子。一点也没有长辈样子的就靠在他结实的肩膀上。

    那个叫“桑桑”的男子也没有闪躲,他笑了笑,也没有反驳。

    眼前油腻的一幕真是精神污染啊我去!宋公子感觉浑身一下又回了一种病态的虚脱感,他眉毛一抖,忍着不适,问道:“……嗯?姑姑?”

    “是啊……”黄思思把“桑桑”放开,她笑着解释道,“我们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几辈人都是邻居。不过,按照辈分排,他应该叫我姑姑才对。对了……”

    黄思思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神情明显兴奋了一下:“小公子,他就是我找去支援你的。还好‘桑桑’及时赶到……嗯,这样算的话……你应该还要给我结一个中介费用……”

    死。扑。街。

    尽管那个女人还在blablabla讲了一大堆,但是后面的话宋公子一点也没听进去,对于这种掉进钱眼里的女人。他真的已经束手无策了。

    不过,宋公子却对一点确实比较感兴趣,他转头看着“桑桑”直接无视黄思思问道:“你也是搞这个的?”

    “桑桑”看着宋公子说道:“不是。只是思思叫我来帮忙。”

    “他跟你们不是一路的。”黄思思急忙接上话,“只不过他祖父这辈多少有沾这方面,而且……”

    黄思思看向“桑桑”似乎为了要说出后面的内容而在征得他的同意。“桑桑”倒是很大度的摊了摊手。示意并无大碍。

    她便接下去说道:“……而且,‘桑桑’是难得一见的至阳命。”

    “至阳命?”宋公子一愣,“……藏干和胎身都是纯阳?”

    对于这两个词思思稍微反应了一下,她模模糊糊估计意思就是先天命格和后天命格的区别,随后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回轮到宋公子吃惊了。

    至阳命他并不是不知道。这是一种很罕见的命格。生辰按照年、月、日、时,四柱命格都是纯阳的八字。这种人,简直就是行走的驱魔灯。再加上先天盘和后天盘皆为至阳……实在是太罕见了!不过“纯阳”“纯阴”命格的人一般都很薄,要么胎死腹中,要么出生不久就夭折。而且至阳命克身边人,至阴命又泄身边人。两种着实都不是好的命盘。

    当然针对驱魔一说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对于生活上,这种人应该就跟天煞孤星这一类词语去不远了吧……

    这回,宋公子看他的眼神都似乎充满了一些同情。

    对于宋公子眼神的变化,“桑桑”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他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宋公子的思绪,摆了摆手:“父母健在,奶奶也身体很好。没什么大灾难。”

    可能是个人听到这个事第一反应都是想这种命盘带来的煞局的后果,不过似乎在这个“桑桑”身上,似乎并没有这种“果”。而且应该是已经被问出经验了,他一看到宋公子的眼神,大概就猜到他要说什么了。直接就自报情况,让宋公子把话又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