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桑衡(下)

    更新时间:2016-09-22 21:41:58本章字数:3480字

    “对了,说了这么多。还没介绍呢。”思思突然想到了关键。

    “不必了。”宋公子淡淡地回了一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嘴边一下就溜了一句打油诗——

    “桑树结子名桑衡,落地生根廿三轮。文无天赋武来补,原来彼此同校生。”

    说惯了谶语,宋公子这么随口就是一句藏着意理的打油诗。

    很简单,相门的一大法宝。四句诗就将对方的个人信息摆在了台面上——这就是腥门摸法的精髓。

    所谓摸法就是前期钓你胃口让你上钩的一套内行人心照不宣的把戏。

    就比如。看桑衡这个人个子目测就有180,身上肌肉线条很明显。现在又正值南方省的夏日,光看身上肌肉的集中点便可以看出端倪。跟腱肌和前臂肌明显发达,腕骨粗壮,前小臂经络清晰一直蔓延到手中手背轴关节处,踝关节有明显骨骼微微变形分错的迹象。

    按照常理,如果只是单纯爱好打篮球,全身的肌肉不至于会如此的明显而且有刻意的健美感,应该是大量的训练和每日喝蛋白酚甚至规划饮食的缘故。而年龄就更好算了,看对方与自己年纪也相仿,又加上刚刚说的四柱皆阳,这两三年间,年月时日都为阳的也就那么一天。

    至于他的名字嘛——

    刚刚桑衡在上某信的时候,宋公子不小心就瞧见了他的网名。

    衡。

    这样一个没有具体含义的单字,除了姓名,宋公子还真想不出怎么会用这样的字。

    不过关于文无天赋这一说。宋公子完全是猜测。古语有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都是前车之鉴啊。营养都用来张肌肉了,哪里还有剩余给脑子用的呢。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关于他们是校友这一点。宋公子也是猜测。不过把握比较大就是了——

    桑衡能在短时间内就赶到福山救场,八成学校就在这个附近——也就是宋公子在的学校。而且……宋公子有次就在体育部宿舍区楼下看见了黄思思车,现在想来估计就是去找她这位大侄子的——这也成为他敢猜测的重要一环。

    说是算,其实打的是心理战。

    “……大师就是大师。”

    半晌,黄思思不仅赞叹拍掌。就连桑衡都愣在原地好一阵子才缓过来,眼睛露出一种“有两下子”的目光。

    宋公子没有接话,拿起床头柜上的水就喝了起来。一副淡定自若的神态又添了几分神棍的色彩。

    “哎,对了……”黄思思像是想了什么,她在包里翻了好一会儿,拿出了一个记事的小本子,说道,“聊了一堆有的没的,差点忘了正事……陈阳的父母想见你一面,他们还有新的事情要拜托你。”

    “……陈阳?”宋公子一愣。

    不说这人都快要想不起来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他眉毛一翘,“……他还活着?”

    这话说的不好听,但是也确实是宋公子眼下极力想要了解的。

    “你这个人……”黄思思一皱眉,晦气的呸了两口,“他还活着!只不过现在一直在昏迷,监护室放着呢,身体特征图标和数据也都很正常。但是就是醒不过来。”

    醒不过来?

    莫不是成了植物人了?

    关于植物人这种近现代定义的病症名词,宋公子总结了出了两种病因。一种就是肉身受到损害的程度过大,身体机能不足以运作支撑灵魂消耗。另一种,就是灵魂已经离体,空留一副肉身——这种情况在受了极大刺激的病人和小孩身上尤为显著。

    而记得那天陈阳除了被附身,似乎在肉身上并没有其他的损伤……从这这个角度看来——

    他八成是丢了魂了。

    宋公子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过,这种丢魂的事情他见得多了,人有三魂于体,若没了魂,就算肉身完好。这个人也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的是,那个鬼婴居然在上陈阳身的那几天里没有用阴气去侵蚀他的肉身……它应该是另有打算,想要占领一具完好的肉身借以还魂吧……只可惜,打好的算盘被宋公子给破坏了。

    “他的父母说请了人来看,是丢了魂了。所以……”思思一顿,一下就验证了宋公子的想法,但是之后的内容令他完全没有想到,黄思思轻轻的说了一句,

    “她们想请你来帮他儿子招魂。”

    “……找我?”

    宋公子一愣,眉毛接着一横,“我又不会招魂。”

    “哎哟……”黄思思顿时语气提高了八个点,让宋公子吓一跳,她尖声叫道,“哪还有大师不会的呀!他们之前是找了其他人来,但是都不奏效!他们的宝贝儿子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手上虽然有几个天师,但是他们现在还在新加坡帮别人除祟呢。一时半会也赶不回来……你知道招魂这种事情,过了头七就再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

    “……”

    我嚓,那也不能我上啊!开什么玩笑!

    宋公子突然感觉脑仁疼。

    “哎……”黄思思又凑了过来,“我知道你应该认识这类人吧,而且,招魂这种事情应该算是比较简单的吧,鬼你都能捉,这个还搞不定?”

    说罢,黄思思一副“你那天布的阵我可是都看见了”的模样。

    “不可以。”你以为招魂是煮饭吗?

    煮饭还有专门的厨子呢!

    “宋公子~小公子~大师~大师父!”一见宋公子态度坚决,黄思思立刻就用美女惯用的撒娇手法,什么好话都堆上来了,这一口一个大师叫的爽利……

    “你就接了吧……嗯……或者有什么朋友找他来帮忙嘛……试试看也好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那孩子,太可怜了。父母就他一个,现在却只能躺在病床上,没准又是一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惨剧啊……”

    情真意切,字字珠玑,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好像拥有着满腔的圣母光辉充盈着整个病房。说道弄出,感觉她的眼角还泛着泪光。

    但是宋公子知道,这是假象,这种光辉绝对不会发生在黄思思身上。

    心下思忖一番,似乎是有了答案。

    良久,宋公子揉了揉太阳穴,闭着眼问道——

    “你就说他们给了你多少吧。”

    “……”

    打蛇打七寸,现在这只被打中要害的美女蛇把刚刚酝酿好的悲情直接吞了回去,此刻,她正扭捏着身子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有好处想要让她黄思思低人一等那是不可能的——只有钱能做到。

    眼见着她慢慢地从包里拿出一个计算器,手指点了几下,放在了宋公子面前。

    个、十、百、千、万、十万……

    “五十万!”

    宋公子一数真是连北都找不着了。娘亲啊,虽然这一行的高人这个数也是行价。但是对于他这个学生,这辈子他就没见过这么多钱。

    我去!黄思思你真是能耐了!

    “你小点声!”

    本来黄思思用这样的办法就是不希望声张,他倒好一嗓子嗷出来都不带喘气的,她急忙就巴不得捂住宋公子的嘴巴!

    “……预付款已经打过来了,我也就抽百分之十剩下的都是你的!呐……救人一命七级浮屠,我那天看你连那煞鬼都能对付,对方又催的那么急。他父母都知道你的本领了……所以我也才应承下来,哎,这事儿呢,你就先接着,你看你这么年轻,当然要更进一步了,哪能每次都在原地踏步呢是吧。况且,钱都收了!如果再退回去耽误了别人的时间,万一他们还要我们赔钱,慢着……赔钱倒还好说!万一他那宝贝儿子真死了,以他们的官力财力只怕日后也要迟不了兜着走……”

    ……

    在黄思思面前,宋公子只觉得那些“十三簧”的民间扎法都来的太苍白。思思说的话那才叫一个绵里藏针,软硬兼施。这儿才是一只尾巴闪着剧毒的红蝎子!

    难道她不知道要是她的这个难得一见的大侄子不及时赶到,现在他只怕要跟着陈阳一起去报道了。

    宋公子连无奈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忖度一番,觉得现在已经把人逼到这里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但是这个教训必须给黄思思敲上!

    让你以后再这么私下就接活。

    宋公子二话不说,言简意赅道,“你拿一万,剩下归我。”

    “……”

    万万料不到宋公子来这手,一听这话,黄思思的脸色“唰”的一下就黑了。

    她一言不发,盯着宋公子这条比她更狠毒的野狼眼冒火花,恨不得立刻宰了他的心都有了。

    这不是要把人逼到无路可走嘛!太黑了!

    ……

    可是,转念一下,自己毕竟理亏。到时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事情毕竟是自己应承下来的,只怕最后还是要她来承担所有的后果。这一来二去的思量,黄思思的脸色由绿转红,由红转黑……

    半晌,她几乎是咬着牙说了一句:“好……不过!”话锋一转,黄思思的眼睛突然跟着就转了一下,右手一下就指着一直默默在旁边观战的桑衡道,“这件事我是委托你们两个,是由你们两个一起完成。”

    “……”

    桑衡也是很无辜的站在一旁,突然就被牵扯进来。好像还没缓过神来。

    不过,桑衡倒是也乐得自在,没等话题冷却他迅速就将话接了下去:“好啊。正好我也跟着算命的学习一下,而且,我也可以做你的护身符啊。”

    话罢,他扬了扬眉毛,兄弟式的一拳就捶在了宋公子的手臂上。

    这一下tmd真是脏腑都在震。

    “……”

    宋公子忍着不爆粗的冲动,他闭上眼满脸尽是忍耐的神色,揉了揉肩膀……

    护身符……护你妹啊,你怎么不说护舒宝呢!

    宋公子心里问候了一句。

    不过,此刻,他心里另外一头的小九九却是在飞速的盘算着……

    哼,好一出“肥水不流外人田”。

    自己这单赚不到了,就想让侄子过来分一杯羹。

    不过,宋公子倒是觉得随意,之所以这样剥削她也是让她长个教训。五十万分个边边角角也无甚要紧。毕竟能力是他的,以后还有的是成千上百万赚的呢!

    况且,这件事本来自己就没什么谱。多一个难得一见的硬命再旁自然也方便——至少这次,是他救了自己。

    这么纠结一番,宋公子总算是松了口,他叹了一口气——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