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主仆

    更新时间:2016-09-26 17:41:10本章字数:2867字

    自此之后,黄思思就消失了。

    ……

    呵呵。

    宋公子算是看的明白,黄思思在他昏迷的这几日之所以这么兢兢业业的侍奉左右,无非就是等他清醒之后签字画押。现在他也同意了,接了这一单活。很好,这两天就完全不见她的人影。这是中介一贯的行事方式。

    话又说回来,现在的医院也是“尽职尽责”,尽管宋公子昨天清醒之后,稍微吃了点东西就已经无甚大碍,但是医院死活不同意他离开,据称是“严重昏迷的病人还是要留院观察”。说到底其实也就是多赚一天的医药和床位费而已。

    不过,宋公子倒也无所谓。在医院这几天过得也算安逸。此刻就算回去,也免不了被同学问东问西,倒落得个不清净。况且,还有一个跟班伺候——

    黄思思出门前很大度的把她亲爱的大侄子桑衡留下了。既然宋公子知道他此次目的无外乎就是在那五十万里插一杠子,那么怎么能不往死里使唤呢。

    “阿衡,水不够了。”

    “打饭。”

    “叫护士。”

    “帮我去楼下买份报纸。”

    “夜宵要F家的糯米鸡……”

    只要是能想到的,宋公子都将桑衡使唤了个遍。不过,桑衡倒是没有多大脾气,说什么也就照着做了。这一来二去把宋公子伺候的舒舒服服,甚是满意。此刻,宋公子又把桑衡支去楼下买下午茶。

    当然,他只是为了支开桑衡而已。

    等桑衡一走,宋公子就拿出手机,飞快的寻找一个号码拨了出去,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接电话:“喂。”

    ”大师!有个事找你呢!”

    他要联系的人就是从前传授他七星阵的玄锦道长。这次,宋公子只能靠他救援了。在电话大致说明了黄思思是如何威逼利诱的让他去做法事的情况之后,宋公子却没想到玄锦此时也无法抽身。玄锦的师父正在闭关,他此时正在守在少华山提师父打理关外事宜,忙的不可开交,更不能离开少华山了。

    不过,玄锦却却好像没所谓似的。他说他可以直接在电话里教宋公子招魂的方法。语气随意的好像在教他怎样种一株仙人掌。

    “……你可以试试。”

    他说,一般小孩招魂就最简单了,家里常用的扫帚、食用米之类的就可以完成喊魂的仪式。

    但是对于陈阳这种情况来说,因为是被鬼物强行驱魂占体,三魂应该是受到了邪物的冲击而散,这种情况比较棘手,还是用符箓招魂比较保险。

    于是,玄锦便将一切要准备的东西都告诉了宋公子,同时他将自己画好的招魂符用快递加急过来。

    符箓配上口诀,还有一些常用的道具。应该就万事俱备了——就好像东西都打包好了,宋公子只需要做个快递员送到人家手上,齐活!

    宋公子这样一想,那也挺好。到时候也不过就是把报酬的大头分给玄锦就得了。做一些跑腿的活儿还可以赚一部分。

    话说回来,明天晚上就是仪式开始的时候,正好是陈阳魂飞之后的头七日。这时是魂魄聚集最强烈的时间,过了这一天,尘归尘,土归土,身死魂魄也就归地府了。

    宋公子连忙用笔详细的记好,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环节都不敢出一点差错。

    毕竟是第一次,难免心里会有点小忐忑。他一个命理师居然还被逼到抢道家师父饭碗的地步……

    真是无奈了。

    等一切都记妥之后,宋公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想了想,转而问玄锦道:“问你一下……你说,藏干和胎神都是至阳之命的人……真的能活下来吗?”

    宋公子想起了桑衡的事,连忙将自己的疑惑告知了玄锦。他之前也有跟玄锦提过,关于这个纯阳命的疑惑。这次,他又似乎想弄清楚——至少在这个方面,玄锦才是专家。

    玄锦在听后也表示大为震惊。这种命盘称为“天煞命”,他们内行人叫这种人为神仙命。因为至阳,和至阴都不是人间该有的命格。前者阳气过烈能杀一切生盘,后者阴气过盛能蚀一切活体——

    这种命局的人能活到成年已然是奇迹。玄锦沉吟一番打算忙完手头事定要来看看。

    "这样啊……那好,咱们见面再聊。“

    于是,宋公子在拜谢之后,两人都各怀心事的挂了电话。

    “招魂……”

    宋公子看着手里的纸张出神,这样一项他从未探索过的业务,想想还有些好奇。

    与此同时,电话刚挂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说曹操曹操到,桑衡此时手上正提着几个精致的盒子就进来了——看来给他的任务是顺利的完成了。

    人未近,香味却已经到了。

    “荷香楼的虾饺。”

    桑衡从容的将东西放在了宋公子的床头。

    此刻,宋公子心里哪还管的上刚才谈了什么内容。东西搁一边,先吃了再说——毕竟还是昏迷了几天,这几天的饭量可见长。聊着聊着就饿了……

    看着宋公子吃的正欢,桑衡却默默地从背后掏出一个本子,记下两笔。

    ……

    这种小动作哪里能逃得过宋公子的法眼,他差点急的没有把东西吐出去,连忙大叫一声:“阿衡!”

    听见他的大喝,桑衡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抬起眼,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宋公子。

    “……”

    宋公子脸部微抽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末了。他正了正神色,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姑姑这人呢,你也知道。人品也不是很端正,你不要跟她学坏了。”

    宋公子拿脚趾想都知道了,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体育系地阳命人,这种“每花在宋公子身上的钱都要用笔记清楚”的本事,一定是他那个财迷姑姑教的!

    果然是近墨者黑啊。古语总结的那都是血的教训啊!

    桑衡也不反抗,他笑了笑就把本子收起来,放在一旁。

    ……嗯,不错。

    孺子可教也。

    见他如此,宋公子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而又开始吃点心。

    不过,这下,吃了两口就感觉下腹一阵咕噜——可能是吃的太猛了。

    宋公子脸色一拧。

    “……咳咳。”

    他故作镇定的自己慢慢起身,还以咳嗽声掩饰了两下。然后,一言不发的就准备自个儿出门。

    不过,让他头疼的是,桑衡那家伙见他如此,眼神似是投来疑问,想要问他要去哪,不过最终他也没问出口,只是服服帖帖的起身跟在宋公子的后面。

    ……

    宋公子眉头一蹙:“你坐这。”口吻坚硬,不容反抗。

    见他如此,桑衡先是一愣。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倒是饶有兴趣的猜测了一番,眼神上下将宋公子打量了一番。脸上似有似无的挂着一些调侃的意思,笑道:“上洗手间?……怎么,这么大人还害羞啊?”

    “……”

    害个鸡的羞啊!

    宋公子被他的言语刺激到一时还真不知道说什么,脸色陡然一变,耳根似乎还微微有些泛红。他恼怒的扔下一句“管那么多!”愤然而去。留下桑衡在原地似乎默默地笑出了声。

    不是一家人,不说一家话。这俩虽然没血缘关系。但是都是克他的主。这可真是做贼碰上劫路人,坏到一块了。

    啧啧,作孽。

    ……

    等到宋公子将三急的问题解决了,一脸轻松的走了回来。这回,他看见桑衡却已经在病房门口等着了。

    “思思让我们今晚去见陈阳的父母,他们请我们在X餐厅吃饭。”

    桑衡倚在病房门口,看见宋公子回来,他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唷,这倒是挺利索的。这事儿还没办饭局倒是先备好了。这种做法值得提倡。

    “好。”宋公子立刻应允下来,同时将刚刚与玄锦打电话写好的纸条拿了出来,递给桑衡,“对了,去之前,你先帮我去弄点东西。”

    桑衡一皱眉,接过纸条,一副为什么是我去弄的表情。他可是从来没买过这一类的东西,就不怕他出了岔子吗。但是想了想,桑衡也没开口——毕竟现在他也算是拿钱做事。既然他宋公子敢放心,那他桑衡也就敢做。

    “……这些东西,福寿店都有。有些更寻常的东西在市场都有的。”

    宋公子把东西都收拾了,背上了一个背包。他临行前又仔细嘱咐了一句。

    “……你去哪?”桑衡依然还是皱着眉。他不知道宋公子又在打着什么算盘。

    “保密。”宋公子瞥了一眼,“一会见。”

    “……”

    说完,便消失在了医院走廊的尽头。

    这个人……

    看着他的背影,桑衡忍不住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