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鸿门宴(上)

    更新时间:2016-09-26 18:06:15本章字数:3225字

    晚餐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八点钟,晃晃悠悠三两下就已经快要到饭点了。x餐厅也是南方市比较高端的餐饮酒店,在港沪等地也都是当地的餐饮巨头。它伫立在新城一带高楼大厦之间,玻璃的外墙加上从里透出的银色的吊灯光,使它在夜色中显得尤为的瞩目。

    果然是有钱人啊……

    宋公子在之前早已经脱掉了病号服,换上了一套传统混合简约时尚的行头,他此刻正在楼下等桑衡。

    不一会,跟班的就出现。桑衡此刻换下了平日穿的运动装。而是改了一身欧式休闲西装,虽然把好身材全部盖住了,但是也是把衣服撑的饱满有型,还添了几分儒气。

    ……

    人各有别。有些人生下来就是衣服架子。

    但是上天给每个人都是公平,有了好的天赋,未必就有好的审美。就好比,此刻有着模特架子的桑衡,却背了一个大的能塞下帐篷的一款犹如登山包一样的背包。

    ……

    宋公子简直不想朝他挥手。

    “你要的东西都买齐了。”

    一见面,桑衡就认真的向宋公子汇报,他也并没有觉得宋公子此时内心的不妥。

    ”恩。“宋公子敷衍的点了点头。管不得其他,他连忙微笑的想要将他那个碍眼的大包取下来。

    桑衡还很客气的说:“没关系,不重。”说完还冲他摆了摆手。

    宋公子眼睛保持着慈祥的光芒,依然面不改色的说:“嗯。我要看一下东西。”

    “……”

    这样才说动他把包放下。

    香烛、米、往生纸、冥钱、香炉、香……

    恩,该有的东西都备齐了。宋公子象征性的点了一下所有物品,把东西拾掇了一下。他很满意的将包拉上当然之后也并没有要还给桑衡的意思。

    宋公子右手一摊做了个请的姿势就径自往前走了。桑衡也就没说什么安安静静的跟在后面。

    上了32楼,在服务生的引导下,找到了包厢号。他们终于见到了陈阳的父母。

    但是,令宋公子意外的是——

    除了看上去年纪差不多五十上下的一对夫妇——这就是陈阳的爸妈没跑了。但是,包厢里在场还有另外两个人。

    一位年纪看起来也有五十上下,头发白了一半。可是他的穿着一下子就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只见他一身褐色金线边的居士服,上面依稀还缝有缜密的毛笔字块样式,胸前挂着一条佛眼大叶檀木念珠。因为是坐着没看到全身的装扮,但是应该也很有讲头。比起宋公子的穿着,那确实是更能“唬人”。一副大师的架子,满脸尽是看破一切的出世之风。

    另外一位明显就是跟班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身西装革履,胸口还别了一个金色的领针。穿的像那些徘徊在地产公司门口的中介们一样。站在那个“大师”模样的人旁边,双手严谨的攒腕放于腹前。一看到两个人出现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个人。刚刚还在一脸谄媚笑得脸色一下就显得有些鄙夷了。

    同样的配置,一相比较之下,这边这两个一看就是年轻又有些潮流的学生扮相,在第一面上似乎就好像稍逊了一些。

    不过,不打紧。这一行可不是穿的神神鬼鬼地就能拿下的,宋公子的本领还没有出手——无论是真本事还是假招式,都得先坐下来说。

    “您好您好,这就是宋小师父吧,我是陈阳的妈妈。快来请坐、请坐。里边来。”

    首先打破僵局的是陈阳的母亲,她赶忙从座位上起身。似乎看着两位学生扮相的人略感惊异,带着有些局促的申请就迎了过来——不过看得出,她儿子出事这些天她没少操心,脸上尽是疲惫之意,眼睛也有些微肿。

    但是即便如此,她脸上也流露着难以掩饰的热情。

    “您好。”

    从进门的一刻起,宋公子脸上就立刻换上了工作状态的标志的职业微笑。不会过分讨好,也不会显得不近人情。说完,他不慌不忙的应答,领着桑衡就进了房间。

    不过,让宋公子比较诧异的是,陈阳的父亲却显得冷淡许多,连装出来的笑容都有些挂不住。估计是看着同样一个师父带着一个跟班儿的配置,可是从视觉效果上来说,似乎差别挺大的。

    心里盘算了一下,宋公子觉得今天这顿饭看起来可没那么简单……

    “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香港天水阁的梁雄辉梁大师……这位是之前找到阳仔的宋公子宋小师父……”

    ……

    一个大,一个小。这地位怕是在场所有人的真实想法。人家是赫赫有名的香港玄学大师,这边只是一个还在读书的兼职小神棍。相比较之下,陈阳的母亲在说话的时候似乎还是有些闪烁其词,介绍宋公子的档口还微微看了她丈夫一眼。

    那个“梁大师”也不含糊,脸上似有似无的笑了一下,点点头。这就算是见过了。而他身后那个跟班的就更放肆了,皮笑肉不笑的动了一下之后连第二眼都没再瞧他们一眼。

    宋公子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他对着桌子上的几位鞠了鞠躬,礼貌的笑了笑就坐在了桌旁。同时,他将旁边的椅子拖了拖,示意桑衡坐在他旁边。

    起先还在想怎么对付这来砸场子的人,原来来接盘的竟是这样的货色。小毛头毛还没长齐呢吧。

    “梁大师”心里又是好笑又是鄙视。见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他鼻子轻轻的哧了一声,操着一口“港普”有些耐人寻味的说道:“之前就听过陈老板和夫人提到过,但还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后生仔。真羡慕你这个年纪的人啊,干什么事都是结伴同行。呵呵。”

    说完他还有些不屑的笑了两声。紧接着,他身后的跟班也跟着应和的乐了几句。这一下,倒是弄得陈阳的父母感觉一下气氛尴尬到了极点——特别是陈阳的父亲。脸唰的一下就沉下来了。

    他的意思很明确,这张桌上是留着谈事情的。同样是师父与跟班,他这边讲讲究究,该坐的坐该站的站,身份明确——

    宋公子这边倒好,跟过家家一样。大家一起围着桌上吃吃喝喝,好一副大学生做派,这小娃子该不会真以为,自己是来吃年夜饭的吧。

    是该说这个小毛头太年轻不懂事,还是刚入行没什么处事经验呢。

    可是,这一头。宋公子脸上依然是一副规规矩矩的笑脸,一点没有动怒的意思,他倒是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衣袖。

    桑衡也能听到这话里的意思,他突然就觉得有些不自在。不知道是该坐下还是该学着那个跟班的一般站在宋公子后面。现在他的身份应该是宋公子的保镖一类的才对。

    而宋公子表面似乎一点影响也没有,他眼睛也不抬一下地回敬道——

    “梁师傅说笑了。人吃桌上餐,狗捡桌下剩。没错啊。这跟年纪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这一句,就像一个炸弹一下把场上的气氛一下炸的七零八落的。

    桑衡在旁边倒是没绷住,眉毛明显就抖了一下。

    我靠,这就干上了?

    “……”

    餐桌那头的“梁大师”倒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凌厉的回应,他就像呛了口水,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复杂。而他身后的那个随从就更恼怒了。恶狠狠的盯着宋公子,巴不得现在就过来教训他。

    宋公子的意思很明确。别倚老卖老。谁啊你。

    这开门的一问一答一下就把战争敞开了打,明抢明火的摆在台面上就是要开干了。开头的情势就如此针尖对脉芒,如此犀利。这顿饭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吃了。

    “咳咳。”陈阳的父亲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他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要出来打圆场,开口道,“梁大师呢,是香港很有名的风水和命理大家,一直以来呢,也帮过我们家很多忙。这次阳仔出了这件事,梁大师也是感觉问题比较复杂,难下定论。但是听阳仔她妈说你们是有办法解决是吗……所以,梁大师也是希望来交流一二,共同探讨一番。”

    话讲到这,宋公子算是彻底明白今天这局的情况了。

    总的来说,这个“梁大师”应该一直都在给陈阳他们家做风水包括命理指导,这年头,但凡有个小资产的都会走这个线路,占占运势,顺顺风水,以吸纳更大的财力。这“梁大师”也不是没本事的人,看陈阳爸爸这副誓死追随“梁大师”的阵仗就可以看得出来。

    不过嘛,这次陈阳出事,这个“梁大师”看起来就根本没摆平啊。所以,陈阳的妈妈可能就着急一些,估计又听黄思思在耳边吹了一番宋公子是如何如何的显达,宋公子是如何从厉鬼手里夺回了陈阳了云云。他妈妈这才连忙又请宋公子来帮忙。

    然而,夫妻之间哪能藏秘密,这不,让她丈夫知道了估计没少受气,觉得连“梁大师”都处理不了的事情,轻易就找了个旁人来这不是摆明让“梁大师”难堪吗!但毕竟,出事的是自己的小孩。陈阳的父亲转念一想,请“梁大师”来也可鉴别一番,是真材实料,还是骗吃骗喝,万一真的就是比“梁大师”更厉害的人呢。

    不过,这个想法在见到宋公子和桑衡的模样之后就烟消云散,此刻,他的心里只怕是一万个懊悔了吧。

    “后生仔,见面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梁大师”也是个老江湖,虽然尴尬了一下,但是明显就沉下气接招了。他还颇有长者风范的点拨了一句。

    其实,他只想说。小毛头,别tm敬酒不吃吃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