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鸿门宴(下)

    更新时间:2016-10-16 11:16:46本章字数:3927字

    耍嘴皮子的功夫毕竟也不能服众,主要还是看本事。毕竟别人也不是来看你们斗嘴的。

    宋公子笑了笑,服了软。他点点头。算是作为后辈听取了他的“金口玉言”。

    个老不死的。

    宋公子没好气的在心里咒了一声,面子上丝毫没有波澜。

    开动了筷子,才算是正式启动了今天这个晚餐的主题。

    这一回,似乎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几个人都是默默地吃着面前饭菜,没有什么话题。只不过,陈阳的母亲倒是麻利的很,一边跟宋公子客套几句,另一边也不忘奉承“梁大师”几句,她这一碗水可是端的很平。

    而这头的“梁大师”的跟班一直在看手表,一副好像马上下面还有局的样子——这也是这些人的常用手段了。显得自己特别忙,Schedule各种排不开的样子,好让别人觉得自己牌儿特大。而底下,“梁大师”心里也在默默地盘算着,他可是准备好了要“赶人”的——

    虽然面前的毛头小子在他心里根本不屑得去对付,但是气焰这么嚣张,不教训两下只怕他以后连人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这不,宋公子刚刚吃了没几口,那边“梁大师”就开始了动作。

    年轻人,出来混社会总要知道分寸。

    “趁着酒兴,又有同行在此。咱们干一杯把!“梁大师”表面依然是风轻云淡,他微微一笑,转而举起了他身边的青花纹小酒杯,突然就文不对题的说了一句祝酒词:“杯对缝,缝对杯,小儿饮罢多贪睡。”他从容的一笑,被将酒杯放在了圆木桌上有个花纹裂缝的上面。一气呵成完成了整个表演。

    ……

    听见“梁大师”开口,众人便都一同望了过去。

    ”梁大师“看了宋公子一眼,右手比划了一下那个杯子。

    桑衡显然是看不懂他在干嘛。但是好像陈阳的父母听了这句话连面色都变得警觉起来。

    这是暗号吗?

    可是这头,宋公子一听就知道了其中的道理。

    这“梁大师”说的是一个酒令。所谓行酒令就是在喝酒的档口,自己做出一个动作配上溜口的诗句这么一句一句对下去。平仄要求不高,主要就是玩个高兴。一条一条酒令传下去,在谁处终止便要罚酒。其实跟划拳差不多,只不过逼格显得高而已。

    在赣一块,这种酒令他可没少听过。不过,不同于普通的酒令,宋公子稍加分析就明白了——这可分明就是一个卦诀令!

    在他们行内,经常会以行令的方式将所占的卦象融入其中,所占的卦和卦辞也都不直接说破,将所有得出的卦象用另外一样相同五行的物品替代从而生诀。

    但是懂行的人一下就能从卦诀中知道他们所要道出事情的结果。

    历史上有名的一次隐喻推象发生在唐朝——唐太宗李世民为推算大唐国运,下令当时两位著名的天相家李淳风和袁天罡编写。李淳风用周易八卦进行推算,没想到一算起来就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竟推算到了唐以后中国2000多年的命运,从而制成八八六十四幅图,图中有景色,人物,事件等各种各样的种类。

    但是易学者才能看得出——这些画里都是卦象。用这些卦象可得出对应占卜结果。

    而眼下,这个“梁大师”所用的就是这种卦令。他正在用这个卦试探宋公子的本事——当然也是想用一招让宋公子滚蛋!

    宋公子心里确实被摆了一道……这个对手还确实不好对付——至少说明,他好歹也有些内容。居然懂得化象赋令的把式,可还有些“尖”的东西在。

    陈阳的父母好像也一早都知道这个大师要试探他这个小毛头的虚实,他们两个好像心照不宣的齐刷刷的观望着宋公子的动作。

    时间似乎静止,表面他还没做出任何反应,但是心下已经是高速地运行着分析。

    瓷杯本体属土,从地中来。青花属雷象。内坤外震,雷地豫卦。圆木桌配巽坤,金花生纹,配以兑震,风地剥变雷泽归妹……

    宋公子细细的盘算着,时间紧迫的一分一秒再过去。他闭着眼,手心竟然开始微微的沁出汗了。

    而此时,饭局陷入了沉默。饭桌上的其他人此时整齐刷刷的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

    宋公子能感觉到了那边“梁大师”已经开始洋洋得意起来,而剩下的人都各怀心事的都有种忧心忡忡的感觉。

    没工夫再管这些旁的东西,宋公子心里将眼前所有的东西都化成象来配……等等,这个象……

    宋公子似乎抓住了一个点。阳山上生阴木,艮为少男山中行,巽木爻变……坎水,兑金化煞……

    这不就是……

    当日,他去找陈阳的意象!这是宋公子用七星铜钱阵克阴鬼的场景!这个“梁大师”竟将他前几日在福山的那一幕用卦诀说了出来……

    有点意思。

    宋公子想到这里突然眼睛一亮,但这光芒稍纵即逝……

    光想出来是什么没有用的!令是要接下去的。必须还要想一个能够应对的象作诀。

    “呵呵。”那边“梁大师”看见宋公子久久没有动静,不禁冷笑一声。他用筷子敲了敲杯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说道,“对不上,可要自罚三杯哦。”

    刚刚“梁大师”的卦诀后面一句就是“小儿饮罢多贪睡”,如果宋公子对不上,一方面说明了他的预测卦也是100%准确的,宋公子即将就要喝了这杯酒。另一方面,也奉劝了,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还是赶紧滚回家去睡大觉吧。

    太尼玛打脸了!

    ”梁大师“眼睛沉沉的看着宋公子——现在的后生仔就是太不懂规矩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斤两。

    宋公子看着那边“梁大师”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里却不敢怠慢依然在高速的画卦、布象。

    ……

    “宋公子啊……”

    陈阳的母亲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着这两位行家的脸色分明,大抵也知道他们已经斗上了。而且明显,宋公子并没有接住。

    “宋公子,喝吧。”

    陈阳的父亲就更懊恼了,他一副没有什么太多耐心的样子,摇了摇头。果然,当初怎么会听信阳仔他妈就请了这些小鬼头来捣乱。

    “算命的……”

    桑衡在一旁看得真切,看着宋公子的脸色忽明忽暗,感觉似乎特别不好。况且这气氛委实太过刻薄。这些人简直欺人太甚!若是待会他们真的肆无忌惮地羞辱起来,只怕他会发挥他最原始的自卫方式————直接抡拳头。

    “……啧。”

    场面有些控制不住了,陈阳父亲有些坐不住的挪了挪。口里也都是唏嘘之声。那边的“梁大师”和跟班也是耳语了一番,看了看表。一副赶紧要去赶下一场的样子。而这边陈阳的母亲依然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几番欲言又止,但是还是什么都没说,焦急的看着宋公子。

    就在陈阳的父亲想要再次发言结束谈话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呵……”

    被这声轻笑声所吸引,所有人都循声望去,他们都没想到。这声笑声居然来自宋公子!

    众人霎时都将目光聚在了宋公子身上。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

    接下来,只见宋公子突然站起了身,整了整衣服,同时将面前斟好的小酒杯拿了起来。

    ……

    而接下来的一幕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就听的“咣当”一声——

    当着所有人的面……宋公子竟然将刚刚举起酒杯里的酒全部如数倒了出去!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巨响,吓得众人一抖!

    简直是太放肆了!

    实力不够还想要砸场子吗!

    “你这是!”

    没等其他人反应,陈阳的父亲显然已经怒了,说时迟那时快,他双手撑着桌子“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叫保安把这个闹事的小屁孩赶出去。

    但是,宋公子这边,情绪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也不生气,淡淡的一笑,摆摆手示意陈阳父亲不要动怒,他缓缓泰然的转过身,眼睛盯着“梁大师”一字一句说道————

    “酒已尽,杯已尽,狗肉招牌要倒地。”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连“梁大师”都吃惊的将瞳孔一下放大。

    宋公子睨了陈阳的父母一眼。说道:

    ”酒为坎,杯为坤,水地比。而阴极化阳,阳极得阴,阴之极与阳之极后则生变,卦象就变相反的离与乾,变卦为火天大有。“

    “化象之后,水象为钱财,对应多指贸易合作,有谈判买卖之象。而火为口舌官非,火旺则口舌激烈。地为尊长,长辈之流。此处坎水与坤地陪在一块,就为咱们这一餐鸿门之宴象。”

    宋公子站起来,脸色中无不透着自信的意思。他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乾金为极端的震慑之象,只不过两个象皆生出了变数,被乾金和离火所代替。正是宋公子刚刚这“无理”的一下破杯之举,而火天大有互卦泽天夬卦,兑金又生体卦,而耗之前“坤地”的土气,这么一耗一克。宋公子作为铜钱科代表的“金”一下就将“梁大师”的“土”给压了下去。

    当然,宋公子更胜一筹之处在于,“梁大师”只是单纯的将一个已经发生了的事物化成象数装卦之后用口诀道出,而宋公子却是以当下甚至是未来之事占卜得卦,如果说他刚刚不摔那个杯子,便没有他口诀中的术象,但是摔杯子与否确是实实在在的掌握在宋公子的手里……

    从某个意义上说——他甚至掌握住了预见的命运!

    当然了,算到这他也不忘回敬一番,所谓挂羊头卖狗肉就是说一个店吹嘘的成分跟他的实力不成正比。这一句,也正是讽刺了那位骄傲自大的“梁大师”,自己拉的翔也只能自己吃了。

    宋公子继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又把包袱扔回给这个梁大师。请他继续接下去。

    然而看着“梁大师”一脸被堵住的表情,好像并没有应对的策略。似乎这一关,大家看的明明白白——是这个小鬼头赢了。

    “……”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陈阳的父母又看了看“梁大师”,他早已经哑口无言,神情呆若木鸡。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像是受了天大的耻辱,丢了魂似的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而看着“梁大师”都如此,其他人更是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都纷纷呆在原地,谁也没有开口——这情势,似乎这个毛头小子来历不浅。这下真是撞上枪口了。

    不过此时宋公子心里却开始盘算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也罢,大家已经撕得这么愉快且彻底,他可也不能做多停留。这个单子,宋公子是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拿到的。

    若再留下来还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刁难等着他。

    那还等着干嘛呢?速战速决!

    只可惜这顿饭是没有缘分再吃了。

    此刻唯一要做的就是让刚刚这些小瞧他的势利眼们付出一点代价——

    “诶,你看看。这杯子都碎了。可能咱们这单生意是谈不成了。”宋公子故意使出了“欲擒故纵”这一计,他平淡的语气中尽是虚假的懊悔,他砸了咂嘴“……哎,看来还是缘分不足。那宋公子只能先告退了。叨扰各位。”

    说完便对着所有人作了一个揖,而跟着就对桑衡使了个眼色,然后绝尘而去。

    “……”

    桑衡也不含糊,完全演绎了一个忠实而沉默的保镖角色。他一言不发迅速将包裹物品拿上,三两步就跟在了宋公子后面一并“绝尘而去”。

    ……

    留下傻眼的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