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反转

    更新时间:2016-10-16 11:23:51本章字数:3357字

    果不其然。

    刚踏出x餐厅没几步,桑衡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马上递给了宋公子。

    “思思的。”

    宋公子也不含糊,一下就接了起来。

    这一接,就听到电话那头炸了——

    “大侄子!怎么回事?!今天晚上你们没去吃饭吗?!……为什么刚刚陈阳他爹妈打电话给我让我跟你们解释!你们为什么不干了?!”

    黄思思也纳了闷了,刚刚接到陈阳母亲的电话简直没被吓死,她那着急的语气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激动地连话都组不起来——不过大抵上是说希望宋公子明天能够去救她儿子……这一口一个大师叫的那叫一个犀利……可是,明明他们已经答应了啊。这几个小时到底发生了啥?

    宋公子静静听完她的暴走之后,慢慢地回答道:“没事了。你跟他们说,明天在家等着就好。”

    一听说话的是宋公子,黄思思一下就被噎住了。

    到底这两个人在搞什么?

    这头,宋公子把电话一挂就塞回了桑衡的手里。

    桑衡这时也终于缓过来了,他笑了笑说:“没想到我们学校还有你这号人物。”

    对于称赞的话,宋公子内心是丝毫不客气的照单全收,嘴上还不忘客气一下:“哪里哪里,看在这两天你辛勤劳动的份上,下次找我算给你打七折。”

    一副于平静之中尽显得意洋洋的样子简直不要飞起来。

    而令宋公子没想到的是,桑衡却突然默默地开口:“我的命……你算不准。”

    喝,这是公然挑衅自己嘛?

    宋公子眼睛一抬,看见桑衡似乎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无法理解。

    不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笑了笑:“诶,这顿饭一点没吃着。可惜了了。”

    “待会去宵夜啊。”

    于是,为了莫名其妙的庆功,他们便商议着找个夜摊坐坐。

    另外一头。

    陈阳的父母知道自己好像得罪了一个高人,脸上尽是惊心胆颤之色。陈阳的母亲就更是郁闷,眼神一直埋怨的看着陈阳他爸。

    一来就给新师父脸色看,还专门请别的师父想来摆他一道。这样的手段,放哪个师父身上都是会拂袖而去的。

    一开始觉得是个年纪轻轻就骗钱的钱串子,现在才觉得年纪这么小就有这种修为,真的是大师。可是现在顶礼膜拜好像也来不及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而这一边,“梁大师”也知道自己再坐无益,原本想要在这顿饭上摆对方一道,结果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也有些尴尬的起了身,咳嗽两声。

    “今日之事两位也看在眼里,这新来的师父确有些本事。还是梁某才疏学浅尚有不足。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梁大师”倒是个实诚人,转而就开始夸了宋公子一番。

    “哪里话,人无完人,每个人总有一些长短处。”陈阳的母亲立刻就醒悟过来,光顾着自己的情绪。刚刚他们两个都快要忽略这位大师了。虽说这次梁大师确实功夫确实显得稍逊一筹,但是好歹以前也确实解决了他们家很多事,面子上可不能拂了别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既然此事有转机,二位也可不必悲切了。”话到一半,“梁大师”突然就从荷包中掏出一个信封交到了陈阳母亲手上,“某有一事,还烦请夫人帮忙明日转交给宋公子。”

    “……好。”陈洋母亲有些疑惑的接过信封……他们两个说白了第一面的关系就已经如此恶劣,为何还有东西要交付?

    许是他们这些大师内部的事情吧,陈阳的母亲想了想也没有多嘴过问。

    “梁大师”点了点头,见事情已至此。便识趣的准备离开了:“既然如此,那梁某告辞。”

    说罢,气势上还是没有示弱,一切场面都做得足足的。他也一如大师一般的“绝尘而去”了。

    “……”

    刚出了饭店大门,“梁大师”和跟在他身后的跟班就上了一辆已经停在酒店门口的黑色越野车。

    刚进车,将车门关上之后,“梁大师”和那个跟班的却像换了一个人。风格转变之大,只怕是要让旁人看了都难以置信。

    只见“梁大师”方才脸上那一股子“谪仙”之气荡然无存。他此刻面目显得有些可憎,方才还是一双虚无飘渺的眼神此刻却充满了愤怒。

    “high仔!你玩我啊!”

    “梁大师”操着一口纯正的粤语就开腔了,他此时正怒目圆瞪的盯着他那位“跟班的”,似是非常的不爽。

    这明明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

    而这边,也是反转的令人咋舌。刚才还一副谄媚的“跟班相”嘴脸的年轻人,此刻脸上却沉着的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冷峻的五官透出一股邪气。危险的感觉一下充斥着整个车厢。同刚刚的“跟班”的神色和面容简直判若两人。

    他冷哼一声,嘴边却似有似无挂着一丝微笑,开口却是一口普通话:“叔公,稍安勿躁。”

    倒是不像受了挫,所有的事情仿佛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眉毛一横,如刀锋一样锐利。说话间,依然是没有半点表情。

    而那位“梁大师”见他仍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他刚刚气焰不禁就被打压下去,他看着这个捉摸不透的侄孙,他真的是感觉又可气,又可怕。

    “……”梁大师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又不敢发作。

    “只可惜了……一个好材料啊……”

    好戏这才刚刚开始呢。

    汽车发动,冷峻脸男留下这样一句。后视镜中,他嘴角似是微微向上提了提。紧接着,带着他的叔公开着黑色的越野就这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次日一大早,黄思思就赶来学校把桑衡和宋公子聚在一起。

    当然,这个时候她已经是充分的了解了昨天那处精彩的戏码。

    于是,宋公子只能想出一个小学学到的成语形容今天黄思思整个人的感觉——“五彩斑斓”

    ……

    她从见到宋公子开始就眉飞色舞的滔滔不绝。连桑衡都忍不住递了几次水给她。

    “真正的大师就是这样,处变不惊!我一直就觉得在我手下的人就没有水平一般的!都是大师!”

    虽然宋公子对于这种浮夸的夸赞也是享受其中,但是他今天总觉得有些不妥。

    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不对劲。

    是哪儿呢……

    桑衡似乎看出了宋公子的不妥,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也没有多说什么。

    宋公子缓过神来,看了看桑衡。发现自己已经在神游了,他这才摇了摇头表示自己OK。

    现在还是应该把所有精力放在今晚的大事上。

    本来,宋公子还没有觉得有什么。直到今天上午收到了玄锦寄过来的加急快件——里面是一沓符箓和八张招魂幡之后,他的心情却突然紧张起来。

    当然,里面还附赠了一张“使用说明书”。

    真是与时俱进啊……他们这些道长平常应该也没少上某宝做生意吧。估摸着应该还有一个好评系统才对。

    微吐槽了一番,宋公子赶紧就把说明书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不过,浏览大概,跟那天电话里的内容差不太多,只不过更加详细了一点。还包括一些临时状况应对措施。一整套下来可谓是百密而无一疏。宋公子这才稍稍放心了一点。毕竟,玄锦的本事宋公子也是心知肚明的。

    作为葛派道人,玄锦在少华山也是天资聪颖,自小就受到师父的赏识和栽培。而如今,他才而立不到。符箓、丹石、心法都略有小成。据宋公子观察,玄锦的师父应该是有自己的打算,他现在都是自己顾着研究自己的道法,观中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全权放给玄锦打理。怕是下次再见到玄锦,他已经要叫一声观主了吧。

    收拾了心情,确认无误之后。宋公子和其余两人便将手头事情都放下来转而将所有精力放在一会的大战之中。

    黄思思开着她那辆黑色的奥迪载着两人就往陈阳的家驶去了。

    殊不知,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陈阳的家在城市和郊区交界的位置。这里的房子建的一般都比较分散。绿化也足。都是开发商专门针对富商开发的一些小别墅或者复式楼之类的大户型高档小区。

    当然,究竟有多壕但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里面才叫别有洞天。

    绿树环绕底下透出的黑色栅栏将一户四层高的别墅围起,从锁着的大门望进去里面一眼就可看到庭院的游泳池和一大片休闲的空地

    ——有露天的茶座还有一些运动器械。整个一小型的庄园感觉。

    果然,世上没有壕——只有更壕。

    按响了门口的门铃,不一会儿,只见从那幢已经分不清是别墅还是城堡的建筑物里面就急急忙忙赶出来一个中年女子——走近一看,就是陈阳的母亲。

    “宋大师来了!快请进来!”

    人都还没到门口,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果然,这次,人家眼里就只有宋大师了。

    宋公子眼睛撇了撇其余两人。他们倒是也迅速进入了状态。中介、保镖。一识便知。

    “打扰了。”

    三个人都以一种非常专业和职业的态度摆上来客气了一番。

    这次,不管穿成什么样,陈阳的父母都已经是觉得宋大师气度不凡器宇轩昂。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质莫非是灵童转世。这夸赞声是一波接一波的朝宋公子袭来。

    这种态度从进门到进屋,热度一直就没有衰减。

    进了别墅,宋公子才觉得有些缓不过神。琳琅满目的瓷器书画摆在屋内,主厅的一隅还放着一个巨大的透明展柜——里面都是成大块的黄金和水晶。家里上上下下也有很多帮忙打理的工人时不时的探出一个来看看屋里来了个什么人。

    相比之下,宋公子心里就只有一句话。

    玛的,五十万开少了!

    明明十三簧学的精通,就是看来求事的人究竟有多少钱。陈阳的父母有钱宋公子是知道的但是哪知道富成这般模样,油水都要涌出屋了——还是他太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