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首已成陌路人(1)

    更新时间:2016-08-28 22:50:08本章字数:4411字

    “周六下午两点中山公园龙之梦的星巴克见。”白蓁蓁有些漠然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丝毫不带感情的信息,决定先无视一下,只不过原本平静的心情已经荡然不存了。白蓁蓁不自觉得蹙了蹙眉,放下手机,继续在电脑上徒劳得敲击着一个个字。编辑也已经催了好几次稿了,都下了最后通牒今天必须截稿,若是今天不能如约交稿,恐怕自家编辑大人要拿着小皮鞭挥舞着追杀到家门口了。

    白蓁蓁,一个普普通通的银行小职员,虽然顶着外资银行的光环,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自己知道。除此之外她还有第二个身份,就是业余网络小说作家,在那个竞争激烈的杀人不见血的战场上,不过无名小卒一枚,当不了什么大神,只是凭借自己的兴趣爱好,默默得打发打发时间,顺便在平日里有点炫耀的小资本,毕竟作家两个字,还是有那么些人会带着星星眼崇拜一下的。

    记得曾经有谁问过白蓁蓁,就你那些个看看书写写小说的兴趣,又不爱出门狂街,整日里素面朝天,哪怕有聚会什么的也不知道要化个妆打扮一下的,怎么可能吸引到高富帅级别的男神?白蓁蓁只是淡然一笑,自己只想找个可以过日子的男人,不一定很帅很有钱,但一点要有上进心懂得贴心。毕竟生活不是偶像电视剧,灰姑娘可以那么轻而易举赢得白马王子的心。那些什么出门旅游一次,就能遇到一见钟情的另一半的故事也不曾出现在白蓁蓁的脑海里,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换个心情,开开眼界,给略显单调的生活添点色彩。白蓁蓁是喜欢旅行的。不是去逃避,不是寻艳 遇,不是放松心情,更不是炫耀,而是为了洗一洗身体和灵魂,给自己换一种眼光,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给生命增加多一种可能性的叉枝。不记得哪个人说过:旅行最大的好处,不是能见到多少人,见过多美的风景,而是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了自己。

    二十八年按部就班的如同被设定好了剧本的生活,套用白蓁蓁母上大人的一句话就是什么年龄干什么事,不要错位,跟上脚步。本以为就那么按着上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一条不带绕弯的康庄大道可以走到底,毫无悬念得过完既不令人羡慕也不会让自己羡慕的一辈子。谁曾想,生活的的小船会说翻就翻,爱情的巨轮也是说沉就沉。平静无波的日子就那么突然得风起云涌,掀起惊天骇浪,像是被调换了剧本走错了片场,让白蓁蓁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有些茫然得失去了方向。谁说平淡无奇的生命不会莫名其妙成了一出狗血的偶像剧。

    白蓁蓁看着电脑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光标,WPS文档上的字数显示还停留在一小时前,而自从被那条消息打断后,不但脑中的灵感之泉像是突然枯竭一样,就连之前写得那些段落章节看起来都不怎么顺眼了。硬逼着自己打下一行字,却完全不知所云,摇了摇头无奈的一个字一个字又删除了。留在电脑上的文字可以轻描淡写地清除,但是付出的感情又要怎么收回呢?忽然的,就想起了胡利奥·科塔萨尔的一句话:“我们所谓的相爱,也许仅仅是我手拿一朵黄花,站在你的面前,而你,则手中拿着两支绿色的蜡烛,时间从我们的面孔上慢慢流逝,我们相对无言,接着就是告别,各自去购买地铁车票。”

    重重叹了口气,顺手将头上绾起长发的发簪拔下扔在了书桌上,任一头及腰长的黑发披散下来,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白蓁蓁终于决定放弃枯坐在电脑前的愚蠢行为,站起身走到窗前,吹吹风让大脑清醒一下。看着窗外对面小区里的十三棵树,不知何时绿意盎然得恍如谁涂抹出的墨绿色油彩。风吹乱了白蓁蓁一头的乌发,她忽然觉得眼睛酸涩起来,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注意过身边的景物了,好想让时光倒流回去,回到曾经那些个无忧无虑的日日夜夜。也许,很快就可以了结了,尘埃落定后,是不是就可以重新开始,回到正轨?

    “忍别离,不忍却又别离,托鸿雁南去,不知此心何寄。红颜旧,任凭斗转星移,唯不变此情悠悠……”手机铃声冷不丁得在原本安静的房间响起,让白蓁蓁本能得惊了一下,在快步绕过地上的书啊垫子啊之类的障碍物时,心里在快速盘算着会是谁打来的电话,毕竟自己的手机可不是经常会响的,熟悉自己的人都知道自己不喜欢泡电话粥,所以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或者大事一般不会打电话,自家母上大人去了外公家,最多也是打家里的座机,广告之类的电话更不可能,应该早被自动屏蔽了。那么剩下的,该不会是……千万不要,默默祈祷着,白蓁蓁紧张得都没发现自己的手尽然微微在发抖,待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忽的就松了口气,原来是自己的闺蜜兼死党,梁忆。

    “蓁蓁,你在干嘛啊,磨蹭那么半天才接电话?你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啊,该不会还是老样子吧?说真的,我早跟你说了,直接冲上门暴打一顿得了。对了,对了,我跟你说啊,我相亲的对象又是一个极品唉……”一接通电话,白蓁蓁还来不及开口,对方已经迫不及待地连珠炮似得说了起来。

    白蓁蓁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连忙先截了话头,不然该是要让梁大小姐唱独角戏了,“小忆,你能不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来,还有,什么极品男又是怎么回事?”自己是不是最近有点游离于这个地球了,感觉很多事都跟不上节奏了。

    “先说你的事吧,都拖了这么久了,再不解决是对你自己不公平,白大小姐,你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啊?”梁忆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有些事即使再亲如姐妹,也只能在旁边出出主意听听抱怨什么的,有的时候还真恨不得替那位大小姐把事情解决了,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她强颜欢笑故作没事人的样子。

    “他来消息了,说下周六见。”白蓁蓁并不太想说自己的事,但是碍于梁忆一直对自己的事那么上心不好意思隐瞒,如实道。

    “那他有说要谈些什么吗?”梁忆一下子打起了精神,事情似乎总算在五个月后有了进展。

    “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语文肯定是语文老师教的。我还没想好怎么回复。”

    “也是。他要能一次性说清楚,事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了。那么,你是铁了心了?”

    “嗯。我,只是累了。”

    “也对,这种男人还是早点离开早点重新享受新生活的好。”

    白蓁蓁沉默了一下,自己的决定真的是对的么?“离回忆太近,离自由太远。有时候念念不忘,只是爱上回忆。 你以为你忘不了,其实只是不愿意忘记。”某天偶然翻到几米漫画里的一句话,莫名就戳中了白蓁蓁的心。所以在这件事上,即使也再多的不甘心,自己依然选择了转身离开,一个或许在外人看来最差的解决办法。

    “蓁蓁?”梁忆等了一会儿不确定的问道,该不会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吧。

    “额……我在。倒是说说你,怎么相亲又遇上极品了?你这都碰上多少个了呀?”白蓁蓁有些歉然得回过神来,换上轻快得语调反问道。

    “唉,说到这个,真的是一言难尽啊,我都快被气死呕死了,你倒是给评评理,是我矫情还是那男的奇葩?”梁忆像是终于得到了宣泄般,又是无奈又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白蓁蓁似乎看到了闺蜜一脸嫌弃又被逼无奈得脸,不禁哑然失笑,看起来自己和梁忆还真是有缘,身边碰到的男人都堪称极品,也不知道上辈子得罪了月老还是哪位仙君。“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倒不如听你慢慢说来。”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总之呢,你要知道,这就是个不断曲解别人意思,主动性为零,没事爱打小报告完全没有行为能力,外加以为自己在28,29岁的如花,不对,如草年纪就是个黄金单身汉,觉得一个妹子相亲不成功不要紧,后面还有千千万万个妹子排队等着他来挑的奇葩。呼……让我喘口气。嗯,实际上他就是个直男癌,大男子主义到极点,不能忍受妹子没有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恨不得立马嫁了。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不过是小康家庭,工作也是普通得要命,卖相也不要说了,最多也就是能看看,离帅哥差很远,又比歪瓜裂枣强那么点。蓁蓁,严肃点,你别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一点不夸张。“梁忆有如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还在意犹未尽想着是不是漏了吐槽那个极品什么地方,就听到手机对面传来白蓁蓁的清脆笑声,自己若是不去打断,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停下了。有那么好笑么,自己是苦主好不好。交友不慎四个字在梁忆眼前飘过。

    “没笑,没笑,真的,哈哈……”白蓁蓁忍不住又笑道,为了镇静一下情绪,拿起桌上的水杯抿了口水,“我说小忆,你也太有才了,总结概括得我给你打满分。但是,你不觉得这类男孩子现在特别多吗?要是让对方知道你是这么形容他的,估计心理阴影面积不小,又该找介绍人告状了。”

    “就是就是,现在的男孩子实在没眼看。那什么,不是说了嘛,好男人不是有了老婆就是有了男朋友,反正啊,就是轮不到我们头上。就说你吧,本来还以为你总算是找到一个,结果没想到……”梁忆忽然收了声,暗骂自己怎么不长记性,哪壶不开提哪壶。

    白蓁蓁感觉到了梁忆的尴尬,不禁好笑,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大家重点保护对象了,好像自己就是个瓷娃娃,稍不注意就会四分五裂一样。自己应该没那么脆弱吧,说实话,自己很不喜欢这样的被保护,看到大家小心翼翼得样子,总让自己觉得跟那些个电视剧小说里傻白甜的白莲花女主没两样。

    “蓁蓁,你还好吗?我……我不是有意的。”梁忆听到另一端的沉默,有些不安道。骗的了别人,自己可是清清楚楚知道白蓁蓁性格虽然大大咧咧的,可其实她是个非常敏感的女孩子,只是喜欢用神经大条来掩饰她所有的不安。

    “我没事啊,拜托,不要把我当玻璃花瓶好不好,一摔就碎的。我好的不得了,从来没觉得那么好过。还有,我是不是该恭喜你相亲再一次以失败告终?”白蓁蓁有些哭笑不得,顺便再发挥了一下补刀小能手的天赋,取笑起一向没心没肺的梁忆来。

    “好好好,是我错了,大小姐你的心也真是够大的,碰上这种事,那个不是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拉着人就是一顿哭诉。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极品我还真不是那么好甩的,就依他那种连约个会出去看电影都要拿我领导来胁迫我的性子,要是我立马三刻就回了他,恐怕我也也失业了。”梁忆半开玩笑半无力得说道。

    “那你自求多福吧。碰上这种人,也只能算是你中彩票了。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没那么多脑细胞帮你出谋划策。不着急的话,等我这里的事情结了,再跟你合计合计?”白蓁蓁设身处地想了想梁忆所面临的窘境,就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敢情谈个恋爱还能跟安插了眼线一样,不由得同情道。

    “好吧,那就等着你下周的消息了。我也该想想怎么整整那朵奇葩,简直莫名其妙。”梁忆越想越觉得气闷,越想越替自己和白蓁蓁觉得不值。

    白蓁蓁挂上电话,闭上眼睛任脑中所有纷乱的思绪横冲直撞,再四下碰撞散开,如同烟火般绚烂。再睁眼,眼中多了一份坚定,拉开写字台正中的抽屉,取出压在一堆明信片小石子等物什下的日记本,随便翻开一页空白页,写道:”女人应该过上这样一种生活。可以来些风花雪月的调剂,但亦可仗剑行走天涯。可以相夫教子,但更应有无所牵挂的自由。可以今朝有酒今朝醉,但亦可心怀广宇爱人及人。可以花间集续写缠 绵,但也可素琴白马纵横四海。”

    合上本子,白蓁蓁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必须振作起来,不只是在人前像个没事人一样,自己,必须让生活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拿起手机,点开那条前面几乎打乱了自己所有节奏的消息,白蓁蓁只是简单回复了两个字:“好的。”即使有再多的不满,再多的讥讽,忽然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人生中,谁没有遇到过些身不由己的时候啊。做人不能太贪心,曾经拥有过,也就足够了。或许,只是缘分不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