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首已成陌路人(3)

    更新时间:2016-09-06 07:40:46本章字数:5379字

    记得哪里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大张旗鼓的离开都是试探 ,真正的离开没有告别,悄无声息。”,白蓁蓁那时不理解,可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这其中的伤感。

    白蓁蓁在搬出纸箱子里一摞摞被打包得乱七八糟的书时,心都疼了,她原本那些整整齐齐都崭新如初的宝贝书们,竟被陆鸣玄变成了一堆像是待处理的垃圾一样,横七竖八躺在那里,书脊腰封几乎全是支离破碎的惨状,都能想象出他是如何从书架上漫不经心的去下扔进箱子里的。明知她爱书如命,绝不容许自己的书被蹂躏成如此模样,但是那个曾恨不得昭告全世界会一辈子爱护自己的陆鸣玄,却用这种方式告诉了白蓁蓁,他要毁弃所做的承诺了。

    “如果有一天,时间告诉我们爱情已经死亡,我也会欣然地接受,因为我知道我对爱的义无反顾,那一种纯粹,放弃自我,是我对爱最大的能量。所以如果有一天必须结束,我也会感激,我曾尽心尽力地去爱过。”听着电脑音箱里传出来的伊能静的《爱的练习本》,白蓁蓁感觉心底深处有一个角落正在被慢慢填满、掩埋。也许,那会是一段永远封尘的过往。

    白蓁蓁微微叹了一口气,仔细抚平每一本书的褶皱,几乎是下意识得,看了眼自己的手。手上的指甲不知不觉有变长了,倒是让原本就不短的手指显得更加修长了。指甲上没有像别的同龄女子一样费心去做各种式样的美甲,素净的连指甲油都没有涂。两双手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首饰,连好不容易养成了的戴戒指的习惯,也在四个月前戈然而止,一切看似都回到了原点。她举起左手,发现无名指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浅浅的白色压痕,那是结婚戒指留下来的,只是以前没怎么注意过,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消失。白蓁蓁忽然就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时光已在她浑然不知的情况下溜走了,假装一切如常不过是自欺欺人,生活终究会留下点什么印记。身体如此,内心亦是。

    “有的人来到你身边,是告诉你什么是真情;有的人,是告诉你什么是假意;就像有的人来到你身边是为了给你温暖,有的人是为了使你心寒。这一切都是生命的礼物,无论你喜欢与否也要接受,然后学著明白它们的意义。”这句话是那时外婆还在世的时候经常跟白蓁蓁说的,而现在,想想这三年和陆鸣玄经历的一切,似乎更加印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她知道,这件事发生到现在,自己还能如此淡定,用梁忆的话说就是心也是够大够超脱,不知道的还以为白蓁蓁你是看破红尘准备出家为尼了。其实,潜意识里,她始终把生命中所历经的事情当做了上天赐予的礼物,是上天给出的考验,一切皆有因果。

    白蓁蓁总是会三五不时地回想起那天在陆鸣玄母子两的嘲讽冷笑中夺门而离开小两口的窝时的情景,她就那么冒着料峭的寒风春雨,穿着单薄的连衣裙,连外衣都没来得及拿,强忍着泪水坐着地铁回了娘家。白蓁蓁的母亲那天看着狼狈不堪的女儿似乎明白了什么,难得的什么都没说,只是准备了女儿爱吃的饭菜,像以前一样,不着边际的谈着些有的没的。

    夫妻两人的争吵就像平地惊起的一声响雷,那么猝不及防。事情的导火线也是小的不能再小,但是为何会闹到如此地步而收不了场,也实在是匪夷所思。那天其实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周日,除了天气阴沉沉像在酝酿着一场春雨之外,别的似乎没有任何预兆揭示着会有一场将两人的未来生活颠覆得战争发生。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你想留住的,总要到最后才明白他们仅仅是一场烟花;你没想过去争得的,却如空气般不经意被吸进肺里,等想要脱离却发现,你再也离不开他。对生命而言,接纳才是最好的温柔,不论是接纳一个人的出现,还是接纳一个人的从此不见。以后还有很漫长很漫长的路途,都要一个人走完。都要靠自己。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完成。那天以前的白蓁蓁并不怎么领会得了这个道理,还天真的相信既然执手,便一定会相携到老,这世间没有什么可以破坏爱情。如果白蓁蓁和陆鸣玄之间真的有爱情的话。

    “宝宝,早饭好了哦。今天有你最喜欢的可靠巧克力酱,对了,咖啡是要摩卡还是卡布奇诺?”陆鸣玄俯下身,好笑得注视着正闭着眼假睡的白蓁蓁说道,温柔低沉的嗓音里充满了宠溺。

    白蓁蓁故意翻了个身,用被子把头蒙起来,隔着被子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能不能都要?”无事献殷勤,不知道陆鸣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的白蓁蓁决定以不变应万变。说不定他也是知道了这一个礼拜来的表现实在是糟糕透了,想要赎罪来着。

    “你这小吃货,那就各来一杯,你爱喝什么就喝什么吧。”陆鸣玄习惯性得不愿让白蓁蓁失望,刻意带着讨好意味的语气让白蓁蓁略微有些不快。

    白蓁蓁不知为何,总觉得内心深处有种隐隐的不安,轻轻叹了口气,最近一个礼拜和陆鸣玄之间,总会为了点小事闹别扭,她也总是劝自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约会迟到了,答应自己的事情不记得了之类的老毛病了。但是说真话,陆鸣玄的态度也是越来越敷衍,完全没有想要认错或者觉得愧疚。

    陆鸣玄见白蓁蓁没有作声,便理所当然的以为她是默许了,哼着吊儿郎当的小曲去了厨房,并没有看到白蓁蓁眼底的嫌恶之色。

    白蓁蓁起身披了件睡衣,看了眼榻榻米上小几案放着的早饭,微微皱了皱眉,现在吃这些,中饭估摸着都能省一顿了。厨房里传来的小曲声,让她更加心烦意乱,陆鸣玄从什么时候学会了街边小混混的腔调了,还是说隐藏的黑暗属性慢慢暴露了。

    “舍得起来了?那就赶紧吃饭吧,反正这些都是你的,我看你吃就行。”陆鸣玄嬉皮笑脸道。若是他身后摇起一条尾巴,白蓁蓁也不会觉得意外。有的时候自己真的挺佩服他的选择性遗忘,完完全全就是个没事人状态,可白蓁蓁明白,她是一辈子也做不到这么的“豁达”。

    “你要不吃,弄两份做什么?我一个人吃,你也不想想我有那么大的胃口么?”白蓁蓁也闹不明白最近陆鸣玄的逻辑,总觉得沟通起来很困难,像是两个星球的物种在交流。

    白蓁蓁也没等正愣着有些发呆的陆鸣玄回答,径自去洗漱起来,良久,才听到路大少爷闷闷的回了一句,“好,知道了。那就一起吃。”

    洗漱完毕的白蓁蓁默默拿起涂满了可可巧克力酱的吐司,寻找着下嘴的地方,轻轻咬了一小口,抬眼看着一脸期待被表扬的陆鸣玄,心下不由得一软,不忍打击他的热情,故作轻松打趣道:“很好吃啊,想不到你现在手艺那么好了。莫非是准备转型当好男人的楷模了?”

    “只要你喜欢就好。来,为了我们又一天的共进早餐,干杯。”陆鸣玄端起咖啡杯,郑重其事得笑着说道。

    白蓁蓁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陆鸣玄的笑容看起来很牵强,假装不在意的拿起咖啡杯与他的快速一碰,展颜一笑。两个人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种演戏刻意营造快乐温馨气氛的感觉了,是自己多心了么?

    若是时间真能停留在那一刻,或许生活还可以继续下去,哪怕并不开心,但起码偶尔也会有发自内心的欢笑。世界上最快的速度不是光,不是电,而是我们的“念”。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白蓁蓁一直在脑海里回放那日的情景,却始终无法想出挽回一切的办法。

    当白蓁蓁与陆鸣玄冷战到第二个月的时候,梁忆还是从自己好友闪烁其词,躲闪着推脱与自己见面中发现了蛛丝马迹,于是下了死命令,拿绝交威胁着白蓁蓁出门陪着她去逛街。

    “说吧,出什么事了?”梁忆见到白蓁蓁的第一眼就直接切入正题,直言问道。

    “嗯?不是你说你相亲遇到极品了,想要找个人倾诉,不对,原话是发泄一下,才千方百计把我骗出家门的么。”白蓁蓁心下打了个突,她还没准备好要告诉别人,甚至是梁忆,自己的婚姻似乎出了问题,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想要把话题引回一个安全的方向。

    梁忆翻了个白眼,一点没上白蓁蓁当的迹象,不依不饶道:“拜托,我对付极品已经轻车熟路了,倒是你最近也太沉默了吧,要不是我来主动找你,你是打算把自己挖个洞埋起来吗?”

    “是是是,梁尔摩斯,你赢了,你的直觉很准。但是,我不想说。”白蓁蓁一边认输一边揶揄道。

    “不说?也行,那就容我猜猜,猜对了记得要请吃饭哦。”梁忆转了转眼珠,不客气道。

    白蓁蓁叹了口气,抱着面前星巴克的陶瓷杯,垂下眼帘,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老实交代了。但是可笑的自尊心又不许她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似得喋喋不休。

    梁忆看着眼前闺蜜的那双眼睛,曾经自己一直感叹那双眼睛吸引了无数人的赞美,乌溜溜好像会说话一样,但是现在,它们似乎变小了,变黯淡了,仿佛颜色渐渐被洗掉了,蒙上了一层阴影。“是因为陆鸣玄?”

    白蓁蓁微微一怔,继而暗暗嘲笑自己竟表现得如此明显,一下子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妥,只是眨了眨眼,手指无意识的绕着杯沿打转。

    梁忆了然的撇了撇嘴,注视着面前这双褪色的眼睛好似受了瘀伤,显露出了疲态,就像是白蓁蓁刚跟谁打了一架,本来能赢得了,但是却被狠狠地揍了一顿,心里除了感到一阵担忧,更多的是好奇和不安。白蓁蓁的脾气自己是知道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根本不会表露出任何的端倪。

    “我……他……我们……”白蓁蓁动了动身体,想要打破这份伶人尴尬的沉默,她张了张嘴,却完全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吧,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你,他只会怕没本事照顾好你而努力 。如果他事事与你计较,随便对你发脾气,那只是说明他爱自己,没有爱你的本事和能力 。”梁忆喝了口已经没有热气的卡布奇诺,摆了摆手,打断了吞吞吐吐的白蓁蓁。

    “嗯。你早就看出来陆鸣玄……?”

    “不是我看出来,是本来就是这样,也不知道平时那么理智的大小姐你,居然会头脑发热,摆在眼前的事都视而不见,还拼命给他找理由,也不知道你是要说服我还是仅仅是要说服你自己。”

    “小忆,你是知道的,我……”

    “蓁蓁,我都知道,你有你的难言之隐,但是,这是你一辈子的事啊,你当时的决定已经吓到我了,你看看,现在还不是……再说,白大小姐,你那么努力,不是为了嫁给世俗传说的如意郎君;你那么优秀,也不是为了给娃当个娘就算了,你从不欠别人一段恋爱,也不欠任何人一个孩子,你只欠自己一个幸福的模样。你忘了吗,你以前是何等的骄傲,再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我有的时候真的不敢相信,你是我认识的白蓁蓁。”

    白蓁蓁没有发现,忍了两个月的眼泪悄无声息的爬满了脸颊,她没有想到,那么浅显的道理自己竟然早已抛到脑后,屈服在了所谓的世俗定律之中,失了反抗之心,丢失了自己的初心。到头来,这颗苦果,只能是她自己慢慢咀嚼品尝。

    梁忆掏出纸巾,塞进白蓁蓁手里,没有出声阻止,印象中对面的死党从没有那么失态的哭过,这次,恐怕事情并非自己想得那么简单,肯定发生了什么超出她能掌控范围的事了。

    白蓁蓁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出口的,却是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炸在了梁忆心头,“我,可能和陆鸣玄,走到头了。他,也已经两个月没有给我发过一条消息了,连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他父母,也是如此。这一家,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说完,自嘲的一笑,宛如玩笑般的口吻里包含着深沉的绝望和落寞。

    “什么?人间蒸发?一家人都这样?开什么玩笑,你们到底怎么了?”梁忆差点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忍不住大叫道,引来周围人异样的眼神。

    “字面意思。就是那天我有点不舒服没去他妈妈家吃中饭。然后他父母就亲自过来轮番劝说。本来都说好了晚点等他吃完给我带点回来的,结果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妈妈就是不死心降妖再劝。再然后,也不知道陆鸣玄抽了什么风,开始胡言乱语,编排我妈妈的不是,闹得我脾气上来,就和他吵起来了……”

    “所以说,是陆鸣玄故意挑起了后面的争吵?”

    “嗯。我也一时忍不住……反正最后就是我一个人跑回了娘家。”

    “Oh,my god。这也太夸张了吧,他陆鸣玄哪根筋不对了,怎么会……?

    “我也想知道,他在他妈妈面前胡言乱语的,编排造谣生事,到底是想做什么?而且他还莫名其妙的说出他这辈子再也不会踏进我家一步,而我也不会踏进他家一步这种话。我和他是夫妻,他竟然把我的和他的分得那么清清楚楚不算,还有,他凭什么替我做主,尤其是在他妈妈的面前,弄得这些话都是我说的一样。”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那还不如离婚算了,完全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嘛。”

    “是啊,反正他还说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话,什么不许他回家看他父母啦,什么我是故意不去吃中饭的啦之类的。”

    “额……他这是想要制造婆媳矛盾么?”梁忆皱眉不解道。

    白蓁蓁打开了话匣子,就也没什么顾忌了,憋了这么久的话仿佛找到了宣泄处,大有不吐不快之感,“还有呢,他那天说的话就跟打哑谜一样。你猜,他说了什么?”抿了口已经冷掉的美式咖啡,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倒也是把白蓁蓁心里的苦涩中和了点,看着能说会道的梁忆一脸迷惑的表情,心情似乎也开朗了些,继续道:“他,陆大少爷,跺着脚,当着他爸妈的面,声嘶力竭得朝我吼出‘我再也装不下去了,这张脸我做不出来了,我又不是奥斯卡小金人的得主。’怎么样,经典吗?”

    “啊?奥斯卡?做脸?”梁忆瞪着眼睛不可思议道,“咳咳,白蓁蓁小姐,你确定陆鸣玄没有什么被迫害妄想症啊狂想症之类的毛病吧?”

    白蓁蓁耸耸肩,摇头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他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功夫我可领教了。”

    “这如果脑子没进水,还是个正常人的话,那就是他把自己当苦情男主角了,莫非是日剧韩剧看多了?”

    “小忆,能不能正经点,我可是心烦着呢。”

    “得了吧,大小姐,这种人你还敢跟他住一个屋檐下?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正缺这种人呢,劝你把他早点送过去,还能为人类的进步提供科学研究标本呢。”

    “噗嗤”一声,白蓁蓁是真的被梁忆给逗乐了,在她头上压了两个多月的乌云渐渐散开了。她是真的很感激有这么一个朋友,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独自撑多久。成长就是你哪怕难过得快死掉了,但你第二天还是照常去忙这忙那。或许,没有人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关于未来,它那么长,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转角会遇见什么,最漆黑的那段路终究要独自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