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首已成陌路人(8)

    更新时间:2016-09-24 09:47:58本章字数:5635字

    忘了是哪里看到的一句话,说是人生有一种特别的无奈,任何感情的支离破碎都足够伤人。那些人的名字,有些我忘了,有些我却会永远记得。正如,有的人,曾经是无话不说,最后,却无话可说。白蓁蓁在地铁上忽然收到陆鸣玄的一条微信消息后,就是这种感觉。总算是在屈指可数的见面次数里,陆大少爷终于学会了不迟到,还破天荒的早到了那么久。“我到了,你要是还没到,我在车站接你。”曾经多少次等过这句话,却从来都是奢望。

    白蓁蓁对着消息发了一会儿呆,还是决定不回了。毕竟,在不在车站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总不会陆大少爷还有闲情逸致跟她手挽手一起回味那年好时光吧。

    陆鸣玄只是习惯性地想到白蓁蓁就是天字第一号路盲,在没有人带路恐怕下了地铁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他以为白蓁蓁会一直一直得依赖他,离不开他,却忘了一个女人其实也可以很坚强独立,完全不用依靠任何一个男人。他也忘了其实在遇到他以前,白蓁蓁也是一个人过的,也没见出过什么乱子。他,对自己太过自信,以至于忽略了很多本该引起警觉的预兆。他也没想到,他的很多谎言其实很不堪一击,自以为的天衣无缝在白蓁蓁看来不过是一场又一场的猴戏罢了。所以说,谎言一旦开始,就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完全不能由自己控制。  

    白蓁蓁很悲催得发现自己居然还没得意完顺利找到龙之梦的“壮举”,就开始吐槽自己路盲属性真的是天生的,就那么快地方,自己已经兜了好几圈了,竟然愣是没见到星巴克,那个自己一般到哪里都能见到的地方。可是这不会又是体现墨菲定律的时候吧——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又华丽丽得迷路了,而且是在这么个理论上根本不会迷路的地方。

    陆鸣玄有些无奈的看着那个满商场乱转的熟悉身影,只是条件反射的走到她面前,本想着给她指个方向一起走的,没料到白蓁蓁却误会了他的举动,一脸戒备的,逃了。是的,她根本就是出于本能的转身就逃。这下,倒是让他也有点发愣。这个白蓁蓁还真的是随时可以给自己增加“惊喜”啊。敢情自己在白大小姐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可以堪比毒蛇猛兽了?

    白蓁蓁冷不丁瞧见自己面前甩过一只手,吓了一大跳,待看清这手主人——一脸严肃的陆鸣玄——的时候,心脏顿时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下意识地转身就逃得远远的。妈呀,好吓人,她是欠了这位祖宗几百万大洋么,干嘛铁青着脸,而且穿的就跟送快递的大叔一样,整个人看起来没精打采一副落魄相。

    “白蓁蓁,你看我们去哪里坐坐吧。”陆鸣玄生硬地语气里勉强夹杂着些装出来的热络。

    “你不是说星巴克吗?”白蓁蓁没好气地回答道,脚下却是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是什么人啊,自己挑的地方还带临时变卦的。难怪挑好的老婆三个月就能想不要了。

    “你走反方向了。”陆鸣玄实在没法忍受白蓁蓁像个没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窜,有点不耐烦的出言提醒道。

    白蓁蓁本来还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陆鸣玄的视线,故意在商场里绕着圈子,像是要甩掉跟踪者的尾巴一样。结果毫无防备的听见那道机械而冷然的声音后,不由得感觉有些挫败,自己反跟踪技能就那么弱么?

    陆鸣玄没想到的是被自己一叫而停下脚步的白蓁蓁,非但没有跟着他走,反倒是原地站定不动,悠闲地拿出手机开始发起了消息。只好耐着性子等着她。

    白蓁蓁拿着手机漫无目的的翻着一个个app界面,心里暗暗叫苦不已,为什么陆大少爷还站在自己斜后方三步的距离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自己的保镖呢。天灵灵地灵灵,过路神仙快显灵,让这尊大神赶紧爱上哪上哪去吧,自己实在是没法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啊。太难受了,那些小说电视里说什么分手了还能继续做朋友的都是骗人的吧。

    陆鸣玄从来就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看着白蓁蓁完全没有要继续走的意思,终于按捺不住,脸色更难看了,口气有点冲得问道:“白蓁蓁,你到底走不走?”他只是善于伪装自己,让旁人误以为他很有耐心罢了,其实他不过就是个阎王脾气,一点就炸。

    白蓁蓁没料到陆鸣玄现在的耐心这么差,不过就三五分钟而已,已经忍不住了,凉凉得开口道:“约的是两点,现在才一点五十分而已,你要是不想等那就自己先去好了。到了时间我自然会出现。”

    陆鸣玄怔忪了一下。没想到白蓁蓁会那么直白的拒绝他,强忍着心中的不快,点头同意道:“好吧。那,我先过去。”

    白蓁蓁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轻飘飘回了一句:“随你。”

    陆鸣玄重重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他不明白白蓁蓁为何看他就跟看一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一样,而且丝毫也不掩饰她的厌恶之情。本以为他们未来的路还很长,而天也总会亮。

    白蓁蓁望着陆鸣玄离去的背影,暗暗吁了口气,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会怕他了。他们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互相需要靠演技取悦对方而方能没有争吵的过完一天呢?

    白蓁蓁和陆鸣玄终究是太过年轻气盛,不明白所谓的白头偕老这件事,其实和爱情无关,只不过是忍耐……但忍耐却是一种爱。所以,真正相爱的人,其实就是愿意一直忍耐彼此的人。爱情从来都不是梦幻而美好的,只是披了一件童话般的外衣迷惑着世人。没有互相努力经营的爱情,是永远也不会开出一朵美丽的玫瑰的。

    一点五十九分的时候,白蓁蓁推开了星巴克的门,被眼前人满为患的店面吓了一跳,放眼望去,竟然没有空位子。当然,当看到陆鸣玄一脸没事人似得站在门口悠闲的排着队等着买咖啡时,白蓁蓁觉得内心的小火苗又蹭蹭蹭冒了出来。敢情这位大少爷就不会转个弯子先等座位吗,他不会真以为他们两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下午时间来喝杯咖啡情话绵绵一番的吧。

    “白蓁蓁,我在这里。里面没位子的。我先买咖啡。”陆鸣玄就事论事道。

    白蓁蓁连横陆鸣玄一眼得力气都省了,直接无视地路过,一边靠着灵巧的身法从人群里传过,一边内心默默祈祷上天给个面子,让她可以顺利找到空的位子,用事实给那位跟个木头似得家伙一记响亮的巴掌。

    当陆鸣玄拿着两杯咖啡找到白蓁蓁的时候,后者早已晒着若隐若现的太阳,吹着微微夏风,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看起了小说。他放下手中的咖啡,将一杯推至白蓁蓁的面前,也不说话,就等着看她什么时候可以抬起头来。

    白蓁蓁感受到了身旁的动静,合上书看了一眼自始至终都是一脸别人欠了他好几百万的阴沉表情的陆鸣玄,心里又冒出了转身就走的念头。她到底是为什么要浪费这点时间来见这祖宗呢?

    “要不,我们开始谈正事吧?”陆鸣玄见白蓁蓁丝毫没有想先开口的意思,只能出声打破僵局。

    “可以啊。”白蓁蓁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顺手拿起早已准备好放在桌子上的物品交接清单和一袋子的东西,推到桌子中央。又低头去看手中的小说。

    陆鸣玄核对着清单,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一个的盒子,认认真真一一核对起来。白蓁蓁偶尔抬起眼睛瞥了一眼他的进度,又低下头去继续看着《摆渡人》,这种故作严肃一本正经的陆鸣玄让她看着有点反胃,毕竟一个大男人,翘着个兰花指在那里瞪大眼睛跟研究辨别首饰真伪似得样子实在很令人觉得恶心。

    “嗯,没错。我签字了。”陆鸣玄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机械刻板。

    白蓁蓁低着头含糊的“嗯。”了一声,看起来是完全被小说情节迷住了,沉浸在里面无暇顾及周围发生的事情。

    “对了,这是你的。”说着陆鸣玄拿起身边的塑料袋递给白蓁蓁。

    白蓁蓁有点不在状态的看着眼前的塑料袋,脑海里过了一遍,似乎除了自家的钥匙没有东西值得陆大少爷特意当面郑重其事得交给她吧。

    接过塑料袋,白蓁蓁不在意地直接放在了身边,也没兴趣再看一眼。陆鸣玄有些吃惊地看着白蓁蓁的举动,不由奇怪道:”你不看看吗?“

    “你只要把我家的钥匙还我就行了。”白蓁蓁无所谓得说道。反正这陆大少爷连自己那些还没开封的护手霜、卸妆纸巾、平时用的护肤品这类的东西都没想着还给自己,可想而知这塑料袋里轻飘飘的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陆鸣玄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似乎是被白蓁蓁的话呛到了。顿了半刻,他只能改了话题,将主题引到今天见面的正题上。“那我们来谈谈钱的问题吧。”

    白蓁蓁了然地一颔首,静待面前这男人能说出点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方案来。

    “首先我想说明,你肯定会问我要这一年来住在你家的费用,但是你别忘了,每周我父母也会烧菜让你带回来的,所以希望你不要忘了。”陆鸣玄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白蓁蓁本来还以为他会说出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结果竟然是什么葱姜蒜的芝麻绿豆的事。这个白眼狼啊,当时要不是看着他家装修,陆鸣玄的单位又离自己家近,自己一心软,厚着脸皮让自己母上大人同意让他暂时搬过来住。而那时的他还说要用劳动抵债,结果就跟请回来的大佛老祖宗一样,成天惹点事情让妈妈气的七窍生烟不算,自己也是无辜躺枪群众,被母亲嫌弃的不要不要的。那也算了,母亲给这家伙吃的海参鲍鱼比自己吃青菜萝卜还多,美名其曰男孩子需要营养,每天是变着法的给他泡茶烧带饭的菜,早饭更是花样多多,搞得自己这个亲生的都眼红抗议了。而他父母打着每周给她送饭的称号,结果到是给自己闹了不少笑话,什么今天那个脸盆装了一锅鱼头汤来,下次拿了一大桶的面疙瘩来,这是喂猪呢还是送吃的啊。害得自己在同事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但是看在未来婆婆一片好心的份上,她是默默地忍了。相比陆鸣玄享受着大少爷的待遇还回去老告状说自己母亲要求严苛,她是非常不满的。其实白蓁蓁是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的,当时就不该一时心软,结果给自家招来一头白眼狼,为了这件事,她也已经内疚了整整一年,总觉得太对不起母亲。而现在听到陆鸣玄的这番话,她早就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这素质也太差了吧。

    “要不这样吧,你把这葱姜蒜什么的写下来,我也把你的开销写下来,我们找专业人士来看看吧。反正总是要合理是吧。”白蓁蓁语带讽刺得嘲笑道。估计明白人都能听懂她是在讲反话了。不过白蓁蓁也并不意外陆鸣玄会说出这种话,按照他锱铢必较的性格不提才奇怪了呢。估摸着也是他自己心虚,知道他是占着便宜的,只不过,自古人心不足蛇吞象,得了便宜还想卖乖来着。

    “好,要不要一式两份?你这里的部分我想想,如果有漏的你再补充好了。”陆鸣玄一口答应,还自我感觉良好以为是在帮着白蓁蓁做点事。

    白蓁蓁看着拿起笔认真思索的陆鸣玄不禁感叹,这人是真傻还是装傻啊,敢情连逗逗他都没感觉么,还当真了居然。“我的可不用你代劳,你管好自己的就行。当然,这写下来的到时候法院不接受我也无可奈何的。”白蓁蓁轻描淡写的加了一句。

    “什么?法院?”陆鸣玄吃惊地抬起了头,手中的笔也停在了半空。

    “怎么了?你这一消失说不定就是一年半载的,那我正常日子还要不要过了,不找法院难道就任你耍着玩么,想来找我就找我,不想找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再说经济纠纷什么的也还是找专业人士比较好吧。”白蓁蓁一脸坦诚很淡定得回答道。

    “好吧,那就这个不算。我父母给的两万改口费你要还我。”陆鸣玄退而求其次道。

    “没问题。那我妈给的六万麻烦你也还一下哦。”白蓁蓁发挥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策略方针,不慌不忙道。

    “这……好,也是应该的。那我上次给你的说是本来要去度蜜月的三万?”陆鸣玄脸色有点难看,皱着眉头故作深沉道。

    “没问题啊,但是,你告诉大家每个月你上交给我的五千六千的工资呢,我是一分钱没见到,结婚到现在也该不止三万了吧。何况你每个月的交通卡电话费零用钱加起来也千把块了吧,这要怎么算?”白蓁蓁笑意盈盈道,句句戳着对面陆大少爷的软肋。

    “好,那我们就不提了。钱的问题就算清了吧。”陆鸣玄挫败的语气说不定隔着三百米都能听出来。

    “唉,你不提,我还没提完呢。话说你这理由也不给我一个的,说要离婚就离婚,我又没红杏出墙犯了七出之罪的,精神损失还是要意思意思给点的吧。”白蓁蓁手指敲着桌子,慢悠悠道。开玩笑,自己才不要被牵着鼻子走呢,也该主动出击一下,吓吓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少爷了。

    “什么意思?精神损失指什么?”陆鸣玄又吃了一惊,没想到白蓁蓁竟然会提这茬。

    “嗯?你不知道?你也不想想,我这一个好好的良家女子黄花大闺女,现在就被你三个月弄成了离异的已婚女子,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想?”白蓁蓁不由好笑,他不会幼稚天真得连这都不知道吧,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么,电视电影小说里这种事可不少的。

    “这,你到底要怎么样?是不是我不提钱了就可以一笔勾销?”陆鸣玄感觉情况有点不在他的控制范围里了。

    “呵,那要看我心情的。万一这办事速度慢一点,我心情一个不好……”白蓁蓁故意不说完,其实她压根没想要什么补偿,陆家那点家底最多也就是个普通家庭,真要拿出个百八十万的补偿根本就是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父母,这种事自己也是不忍心做的。只不过威胁还是要有的,不然陆大少爷一回去想想不对又销声匿迹了怎么办。

    “我懂了。礼拜一下午吧。我回去把离婚协议书准备一下。”陆鸣玄难得接了一次灵子,顺水推舟道。

    “随你。反正我心情也不是很好现在。”白蓁蓁继续加了把火。

    有些事情做错了,尚且还有弥补的机会。可是有些狠话说出去,有些心被伤了,可能就真的再也没机会重新来过了。白蓁蓁知道,她和陆鸣玄今天走到这步田地,也算是咎由自取了。自己被一次次得伤完心后,看在他父母的面在上,看在自己母亲并不赞成自己说分手就分手的任性之举上,都默默地忍了下来,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只是,日积月累的伤痕和眼泪,总有一天会泛滥,会一发不可收拾。

    “要我送你回去么?”陆鸣玄沉默了良久,很有绅士风度的问道。

    “不用,我约了人。”白蓁蓁拒绝道。陆鸣玄的好意在她看来实在是太过讽刺了。

    “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白蓁蓁等着陆鸣玄走远了,也起身离开,自己还约了同学莫桑吃晚饭,顺便听听那个准新娘有什么要帮忙的,虽然是莫桑知道自己今天要和陆鸣玄谈判想要知道一下结果而已。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己和陆鸣玄的事也没瞒得过莫桑。而桌上那被陆鸣玄买给她的咖啡还没动过一口,就那么孤零零地留在了原地。正如白蓁蓁,把那段曾经有过的美好留在了原地一样。

    或许正像是白岩松的《幸福了吗》里说的那样:“一群人急匆匆的赶路,突然,一个人停了下来。旁边的人很奇怪:为什么不走了?停下的人一笑:走得太快,灵魂落在了后面,我要等等它。是啊,我们都走得太快。然而,如果走得太远,会不会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白蓁蓁并不想走得太远,既然注定要结束,那还是趁着彼此还没刻骨铭心的时候放手吧。也许已经走得太远了,所以早就忘了当日的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