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首已成陌路人(9)

    更新时间:2016-10-04 11:04:31本章字数:4751字

    白蓁蓁自知她对爱情很极端。她不怕跟着他受苦,不怕他不给她吃好吃的,不怕他跟她吵架甚至打架。她唯一害怕自己很肯定的一件事情突然变成假的。她害怕别人看着她的爱情笑她是傻瓜。只是事与愿违,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依然是一个小丑,徒增笑柄罢了。

    “妞,今天谈得怎么样啊?”莫桑也不客气,刚坐下也不理会服务员在一旁等着她点单,直接问道。

    “就那样呗。”白蓁蓁一边翻着饮料单一边随口应道。

    “说说吧,我可是等了很久了。”莫桑合上餐单,顺手接过白蓁蓁递过来的饮料单说道。

    “那可有的好说一会儿了,一会儿不是还要等你家那口子来嘛,到时候一起说好了,省的我重复好几遍。”白蓁蓁一手转着装满柠檬水的玻璃杯,一手托着腮帮子不甚热情得拒绝了。

    “也行,看来我还要再忍一会儿了。胖子说他去打篮球了,晚点过来。”莫桑有点不甘心的答应道。

    “没事。话说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还顺利吧?”白蓁蓁轻轻松了口气,不都是这样吗,安慰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自己遇上点过不去的坎立马无法自拔,道理都懂,只是情绪作祟,故事太撩人。而全拜一颗傲娇的自尊心,她也不想沦落为被同情的对象,接受那些善意的心灵安慰。

    “还能怎么样,反正也不用我做什么主。不对,是我好像压根没什么发言权。”莫桑重重叹了口气,无奈道。

    白蓁蓁惊讶得挑了挑眉,虽然自己跟魏牧屿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但是每次看着他对莫桑的宠溺和迁就说不嫉妒是假话,怎么会在这种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上反而大男子主义起来。曾经自己和陆鸣玄在别人的眼里,大概也是这么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吧,那时沉浸在幸福里的自己,还对正在犹豫要不要和魏胖子继续谈下去的莫桑说希望她能遇见一个人,和她什么都刚好,会吵架会斗嘴却明白谁也不会走,把彼此放在心里。

    莫桑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就是觉得自己像个提线木偶,任人摆布。婚礼不是应该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场仪式么,但是,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完全就是用来讨好所有亲戚朋友的作秀呢?

    “喜欢你的人,要你的现在;爱你的人,会给你未来。而能跟你一辈子的人就是——理解你的过去,并包容你的现在,一起创造共同的未来。你觉得胖子是属于哪一种呢?”白蓁蓁也不知道为什么冲口而出的会是这么一个问题。

    莫桑沉默了一会儿,耸了耸肩道:“姑且就是可以一辈子的吧,似乎我现在也没得选了。嗯,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的,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那么夸张?想不想吐槽吐槽,反正也就我们两个人。”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啦。就是,就是我连个喜糖盒子都做不了主,很挫败很失望而已。”

    “正常啊,婚礼这种事一般来说都是想象中的很梦幻很童话,可临了到真的实施起来,你会发现各方因素最终会把它变成,怎么说呢,变成一种所谓的‘传统’,简单点说就是落入俗套,成为自己曾发誓不会效仿的那种。”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我现在才郁闷啊。本来应该是主角的,结果弄得像是路人甲乙丙一样。”

    “话不能这么说嘛,到了那天你还是最美丽最闪耀的女主角啊,不然难道让胖子也跟着当配角当提线人偶么?”

    “噗嗤,蓁蓁你还是那么伶牙俐齿的,我算是服了你了。”莫桑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本阴霾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至少是在想象着魏牧屿变身木偶后的呆样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

    白蓁蓁捋了捋头发,笑道:“好了,好了,准新娘就该这样笑嘻嘻的嘛。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呢就跟我说,别闷在心里。”

    “是是是,遵命。不过话又说回来,最近我跟我妈的关系有点说不清楚,总觉得她老爱跟我唱反调,动不动就肝火旺。”

    “你以为就你有婚前焦虑症啊?你妈妈也一样,就你这么个女儿,掰着指头算算快要嫁出去了,能舍得吗?这人啊,一舍不得起来,当然是各种挑剔各种不满啦。你就体谅一点,能顺就顺着点呗。”

    莫桑不置可否得点了点头,虽然觉得白蓁蓁说的挺有道理,不过套用一句老话,道理我都懂,但是就是做不到啊。

    据说,两个人遇见的几率为0.00000003,而相爱的几率仅为0.00000000009,找个相爱的人不容易,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一直忘了告诉你,我有多幸运,遇见的是你。只是最怕,深交后的陌生,认真后的痛苦,信任后的利用,温柔后的冷漠。白蓁蓁想象着莫桑正为自己的婚礼筹备弄得焦头烂额,没来由得生出些微得羡慕。即使她正怨声道载嫌麻烦,可是谁说不是人生中最珍贵最甜蜜的回忆呢?或许,自己今日所有的不甘心,皆来源于太过认真,太过投入。自己不能接受的并不是陆鸣玄的不爱,而是毫无来由的背叛。

    我要的,不是短暂的温柔,而是一生的守候。白蓁蓁记得自己曾骄傲地宣告过她的爱情理念。陆鸣玄也曾宠溺坚定地许下诺言。只是,那也许只是童话故事里的一幕对白罢了。

    有的时候,你选择放手并不是无法坚持,只是因为你发现有些事情注定无法实现。白蓁蓁如此,陆鸣玄亦是如此。在彼此还能记得曾经的温暖时刻转身道再见,总比知道了所谓的苍白真相后,不再相信世间有纯粹的爱情要好。

    趁着莫桑埋头和魏牧屿互相发着微信的时候,白蓁蓁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上面附着一张他精心挑选的祝福卡,里面写着:你们要走到最后,要结婚,要过日子,要相濡以沫,要携手终身……你们要怀着这样的想法在一起,为了到花甲之年你们之间依然有句我爱你。

    曾经有个人说要保护你,可是后来的大风大浪,都是他给的。白蓁蓁不知道是不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不是为零就是负数,她当时怎么会毫不犹豫的相信了陆鸣玄的花言巧语。看着眼前正在为结婚发愁的莫桑,她是真的希望魏牧屿所说的承诺都能兑现。

    白蓁蓁对于《沉默的告白》里的那句话感同身受:时间并非是一条直线,而是自行折弯回去,为当下的感情在过往中寻找类似的情况。看着眼前的莫桑,她似乎看到了那个曾经的自己。只要对方多给了一点温暖和体贴,或是偶尔感受到惊喜和浪漫,便觉得是得到了全世界。哪怕有的时候受到小小的委屈,或是感到那么一丝的不确定,都不会有太大的情绪爆发,只会一面默默地抱怨几句,一面又想着他的好开解自己。于是,不知不觉间,就给了周围人一种他们两个好恩爱好幸福的错觉。再然后,即使想要吵架,也会选择忍让,毕竟大吵大闹不适合我们给世人的印象。

    最合适的两个人,不是在一开始就一拍即合,而是愿意在未来漫长的岁月里,为了彼此而变成更好的两个人。世界上原本就不存在天造地设的一双,只有努力适合彼此的对方。爱是一场和时间的博弈,当激情和新鲜感褪去,长年累月下来,最后留下的莫过于一个实在的“陪伴”和一句朴素的“等你”。白蓁蓁也不愿意想像强迫症一样回想着她和陆鸣玄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时刻,从认识的第一天到今天。也许,只是她和他过早的把爱和耐心给了彼此。于是也就只能早早地黯然收场。只有一个人在努力适合着对方,而另一个人只是在原地踏步,终究会败给时间的吧。

    “蓁蓁,牧屿说他发现一家很好吃的店,让我们过去。”莫桑抬起头,征询的口气里带着些微无奈。

    “好呀,那就结账去跟胖子汇合吧。”白蓁蓁毫无意见道。

    “哎呀,那男人就是作,讨厌死了。”莫桑放下手机,抬手顺了顺头发,一边起身去结账一边哀嚎了一声。

    白蓁蓁只是抿嘴一笑,其实这些她都经历过,只是那时候不会知道很多事会成为回忆,有的甚至都不会在记忆的角落里占有一席之地。人生究竟有多长?人生,或许就在几十年之间。人生究竟有多长?也许,在饮食之间。所以,这辈子能遇上一个,只说上半句他就能接下半句,还能把自己宠上天的人,是如此的幸运。但是,不过完这一生,又如何能得知自己的幸运呢?这,说不定就是人的悲哀吧——身在福中不知福,身不在福中却当福。

    白蓁蓁看着马上要步入婚姻殿堂的莫桑,忽的就想起曾经她们两个还都是单身的时候,都那么信誓旦旦得说着不会恋爱不会结婚有如孩子气般的话。在面对谁谁谁在朋友圈秀恩爱了,谁谁谁又扔了“红色炸弹”来,谁谁谁又和另一半吵架闹分手了,总会一笑置之,甚至有那么点点不屑一顾,或者是当笑话般的在茶余饭后谈起。其实,现在想来,那都是一颗小小的嫉妒心在作祟吧。说不想谈恋爱是假的,说不羡慕人家秀恩爱是假的,只是真没有一个认真的所以宁愿选择单身,也不想要随便谈感情,因为不想当自己遇见更好的人的时候已经把最好的自己用完。

    一路上莫桑和白蓁蓁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无非也就是些工作上的琐事家里的烦心事,偶尔会谈起男人们的不靠谱,时间,似乎就像是回到了三四年前,那些个还不知道生活会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变得不那么确定,变得忽喜忽悲,变得小心翼翼。也许只有等到经历过,才会发现,一个人,可能走得会慢一点,但可以尽量避免跌倒,也不要横冲直撞,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学着不去担忧得太多,学会照顾好自己,也不会再试图去贪恋很多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正如王蒙说的那样:花开一春,人活一世,有许多东西你可能说不太清楚为什么与到底怎么了,人不是因为弄清了一切的奥秘与原委才生活的,人是因为询问着、体察着、感受着与且信且疑着才享受了生活的滋味的。不知,不尽知,有所期待,有所失望,所以一切才这样迷人。这也是白蓁蓁直到现在为止都还能那么一如既往得微笑着向周围好奇的人解释为什么明明一段很美满的婚姻会以如此惨淡的结尾收场吧。这也是梁忆、莫桑、魏牧屿等等人所不能体会的感受。

    每个人都会好奇白蓁蓁为何还会留着那些与陆鸣玄的微信照片之类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既然决定彻底断了,那就该把他像记忆一样,删除的干干净净,最好格式化。而白蓁蓁给出得回答很冠冕堂皇,在离婚证没到手之前,总该留着点证据吧。而其实对于白蓁蓁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困扰。也许,她是真的放下了,也许,只是试着去真正的放下。而什么才是真正的放下,真正的放下大概是,你不会删除他的聊天记录,也不会把他拉入黑名单,只是任由他躺在通讯录里,再也懒得去点开。他像你掉进床底的笔,扔在地铁站的水,决定不要了,就再不会想起。他留下的那些痕迹就像家中沙发缝的灰,油烟机上的渍,你不会为它特意来次大扫除,只是心情好时,顺手一擦。

    “蓁蓁,你是不是其实很早就不想继续下去了?”莫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大概吧,只是觉得没必要去等一个不会有未来的人,就当风没吹过,他没来过,你没爱过。”白蓁蓁微微愣了愣,坦然道。没错,自从领了结婚证以后,陆鸣玄给她的感觉就是那么没有安全感,那么没有所谓的未来可言。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抽身?非要……”莫桑不理解道。

    “因为心怀侥幸啊,总以为过一段时间会好的,总会好的。”白蓁蓁苦笑了一下,为自己的天真幼稚悲哀。

    “愿世间都是善念,愿人间充满美好,愿天堂没有烦恼。”莫桑笑道,没有嘲笑白蓁蓁的意思,只是也许大家都是那么的傻那么的无邪吧。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我也相信,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我该遇见的人。”白蓁蓁看着地铁外飞驰而过的熟悉景物,低声说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要说服谁一样。

    白蓁蓁想起不久前看到的卢思浩的那本《你要去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里写过一句话:“现在让你难过的事情,许久回过头来看都会觉得那不算事,你之所以会把痛苦看得那么重,是因为你经历得不够多。”谁说不是呢,总会有些日子里,风有点大,雨有点急,天有点黑,人有点累,而脚下的砂石有点多。或许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安然走过这一段路,但是,只要还想走下去,经历的一切,最终都只不过过眼云烟罢了。

    一顿饭吃得也算是宾主尽欢,席间魏牧屿不断和莫桑的爱的表白让白蓁蓁忍俊不禁。其实根本就没有能降住你的人,不是他有多好,只是彼此甘愿在对方面前低头,长久的陪伴里,一定是两个人在吵吵闹闹中,慢慢学会了,大发脾气后再重新拥抱。晚餐期间,楼下似乎被包了下来有婚礼,热热闹闹的氛围里充满了甜蜜,驱散了原本不怎么晴朗的夜空的阴霾。人生究竟有多长?人生就在呼吸之间。人生,究竟有多长?人生,就在你我之间。爱得深,爱得早,都不如爱得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