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首已成陌路人(10)

    更新时间:2016-10-07 22:13:42本章字数:4817字

    两人就算再合适,如没有在一起的强烈欲望,只说明不够爱。对于不够爱的人,就算错过,那也不过是路过了某个人而已,一点都不可惜。真正爱你的人,是不会错过你的,因为爱会让他疯狂。一切被动等待的人,只是没那么爱你。因为爱,就是主动。最好的爱情,让你不断完善自身,却不用丢了自己。道理白蓁蓁都懂,只是没想到会让她遭遇上,甚至可以说是突然地毫无准备。

    白蓁蓁后悔自己还年少轻狂的时候嘲讽七堇年的故作忧伤之词,笑称那是典型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博人眼球眼泪的惺惺之语,什么“电影里说,‘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我死撑,我明白的。’以前觉得这话直抵泪点,现在却觉得,说白了,爱一个人真的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儿,得拿出过日子一样的态度。只要还想继续,就大不了哭一场,硬着头皮爱下去。世间什么缘分不缘分,都是撑来的。”在自己婚姻的最后一个月里,终于明白靠一个人撑下来的婚姻,注定是失败的。

    “现在的我,很相信顺其自然。别说我不在意,就算在意了又能怎样,我只不过是把一切看得更开了。”面对梁忆狂轰滥炸般的微信,白蓁蓁很认真得回了一句,只是她也知道,没有人会相信她说的,都以为只是在敷衍逞强罢了。

    果不其然,梁忆以秒回的速度试图让白蓁蓁承认她的脆弱和痛苦,“白大小姐,你在本梁尔莫斯面前装什么没事人啊?你要是想哭我就好心借你肩膀靠一靠,你要是想打人,我可以帮你找个打沙包的地方。怎么样,够意思够朋友吧?”

    “够够够,就是太够了。”白蓁蓁回完消息想了想,决定还是关机比较省心。她也没心思去揣摩这样做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了。现在的她,只想一个人独处。哪怕也就那么几分钟而已。

    白蓁蓁坐在电脑前一边等着陆鸣玄的离婚协议,一边有一出没一出的回想着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如今的那些事情,或许真的是在很早以前就预示了今天的结果,正如网上最近很流行的那句话:“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可以用进度条来表示的。始于1%,终于100%。”

    霍芸假借着整理衣橱的名头进了房间,想看看自家女儿是不是还好。就见白蓁蓁伏案在笔记本上埋头写着什么,不由有些好奇地探过头去。“有时候多希望,能看到缘分的那个进度条。在咖啡馆,遇见一个人,他是我喜欢的样子,而且他头上的进度条显示1%,表示我们以后会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就有勇气,冲上去跟他打个招呼……”

    “妈妈?”白蓁蓁感觉身边有异样,抬头就见母亲大人正看着自己的笔记本,没来由的有些心虚。

    “哦,没事,就看看你在干嘛。这是?”霍芸随口问道,丝毫没有偷看被抓包后的尴尬感。

    “呃,没什么,就是,就是随便抄抄。”白蓁蓁有些不安的转动着手中的铅笔,另一只手一会儿摸摸本子一会儿合起打开本子。再看看自己正抄的起劲的那些话:“……有些感觉只是一面之缘的人,其实进度条只显示了2%,后面,我们还会发生很长的故事;而有些感觉明天就会像往常一样见到的人,在这一声随意的“再见”之后进度却到达了100%。可能此生都不再相见……”

    “哦,你继续。”霍芸点了点头,眼神里隐隐透着些担忧,但也不再说什么。

    “那些分手后想让对方知道,自己过得非常好的人,进度条已经走到了99.9%,正等待着一个潇洒到达100%的机会。可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你狼狈地在街头哭,正碰上他和现女友逛街……进度条到达100%。狼狈的你,是留给他的最后一个印象……”一笔一划继续认真抄写着,白蓁蓁不确定她会不会有一天也会碰到这种情况,不过骄傲如自己,是一定不会的吧。即使想哭,她也只会选择夜里关了灯,默默躲在被窝里流泪,直到睡着。

    随着一行字一行字的抄着,白蓁蓁的心也总算是又慢慢回归了平静。她从小就有那么一个习惯,每当心烦意乱或者情绪低落时,只要拿起纸和笔漫无目的随便抄些什么,只要是正好看到的只言片语,就会重新找回宁静的感觉。也许是那些文字真的有某种魔力吧。“……遇见命定的恋人,从1%的相识,到7%的悸动;从10%的表白,到30%的甜蜜期。每一次争吵,可能会让进度条放慢,也可能加快它。终有一天,发现彼此不合适而分手,那么进度条一下子就变成了100%。你们的缘分。就此结束……”

    “……坐上一辆公交,透过窗户看到一个女生,她静静地等车,让人心动。但就只看了那一眼,公交车出发了。只此一眼,缘分的进度条,就已经走到了100%……学生时代,自习坐在我斜后方的男生,起初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还以为是个一眼就到100%的陌生人。可后来,他却成为了陪伴我一生的丈夫。如果回到见面那一天,我知道和你的进度条才走了1%,那我一定会留给你,一个最最甜蜜的微笑,跟你说:‘余生,请多指教。’……”白蓁蓁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了些,接着像是意识到什么,不禁笑自己太容易被感动。

    白蓁蓁手中的笔一顿,“……有些人追到女孩子后,态度就180度转弯。在他表白成功的时候,进度条就已经到百分之九十了。剩下的10%,会让姑娘难过很久,很久……”这句话形容的场面是那么的熟悉,仿佛被戳中了心事,她忽然觉得有些时候并不是想要去对号入座,而是那些事那些话太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己罢了。

    “……总是想在爱情中胡作的女朋友,突然有一天,就得到了被分手的消息。不要总以为你还停留在百分之几,在你无理取闹和不懂珍惜的日子里,已经把缘分的进度条耗尽了……想和你结婚,把谈恋爱走到100%。升级一下关系,夫妻的缘分,又会从1%开始……”白蓁蓁放下手中的笔,轻轻呼出一口气,在没察觉间,她竟一直屏着呼吸,是怕一不小心又看到了什么触景生情的语句,还是原来那些词句早已深得自己的心?曾经天真的自己一直傻傻的相信,落在纸上的字都是有灵魂的,笔尖呼之欲出的是内心深处经过伪装的情感。

    白蓁蓁甩了甩因为长久没有写过那么多字而开始发酸的手臂,“……最怕我们俩的进度条,在你变心的时候,突然跳到了最后;最怕缘分的进度条进到了100%,你放手了、忘记了。我的心却卡在了99%……”不得不佩服写出这些话的作者,字字句句都能照出她此刻的心境。“……话不投机、气场不和的人,你只见一面,就恨不得手动拖动进度条到100%,以后再不相见……”也许,这就是生活吧。很多人很多事都是那么的身不由己,比如,在你最爱时你不想结婚,在你最想安定时遇到的可能不是你最爱的人,这就是婚姻。你把青涩和挚爱都给了他,最后把生活给了另外的他,这就是人生的出场顺序,一个相濡以沫却厌倦到终老,一个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泣。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白蓁蓁曾经幼稚的认为,用真心对任何人,就可以得到真正的友情,真正的爱情。后来,认识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才知道一切都只是我以为。就好比那句话所言的,“那些能陪伴一生的朋友,我们彼此包容、分享秘密,恨不得让进度条永远停止在那里。”继续让手中的笔划过纸张的表面,留下一个一个的印记,努力克制着想要四下飞舞的思绪,只想把时间停在当下,停在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片刻安宁。“……你的宠物寿命只有几年、十几年,所以一定善待它们。因为,这些小动物是用整个生命,陪你走过了这100%……那些在外打拼的青年,你知道与父母的进度条,走到哪儿了吗?可能已经到了80%,也可能已经到了99.9%,不知道哪天就会走到头。如果知道那年,是和妈妈相见的最后一次,如果知道说了再见,“砰”地一声,缘分跳到了100%,我就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她……”

    “……但正因为进度条未知,人们才学会珍惜。我们之间的羁绊,才显得如此迷人。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当成进度条已经走到99%那样对待吧。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与TA们的缘分进度条,会在哪天,突然走到尽头。”当画下最后一个句号,白蓁蓁久久地凝视着手中的笔记本,虽然视线的焦距并不在任何一个字上,她却觉得,每一个字,都已经深深印刻在她的脑海里。毕竟,人生中难免遭遇痛苦,生起烦恼,但不必为此自我折磨。如果一直盯住白墙上的几个墨点不放,黑暗就会占据你的视野;如果总是粘著于生命的某些片段,就会让你失去完整的人生。放过自己,不折磨自己,也是一种放生。拥有过,珍惜过,即使最后还是错过,其实也就不必再耿耿于怀了。

    明知不可能,还抱有一丝侥幸,每次都要放弃了还傻的跟二百五似得和自己说一句:“万一呢?”结果一次次怀揣希望,一次次以失望告终,然后才幡然醒悟:“原来真的不可能。”感情是这样,其他方面也是。所以说,道理你不是不懂,就是不甘心。白蓁蓁起身推开身后的窗户,温热的风吹乱了她的发丝,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她庆幸这一次没有再给自己退路,也没有给陆鸣玄退路。或许,早该如此了。不过,谁知道呢。故事不到最后的结局,你永远不知道是王子吻醒了公主,还是巫婆杀死了王子让公主永远沉睡下去。

    “蓁蓁,离婚协议你就放心让陆鸣玄来写?”霍芸不知何时站在白蓁蓁身边,就事论事般地问道。

    “不放心又能怎么样,他说他来写,我总不能不让吧。反正他写完也是要让我过目的,到时候再看吧。”白蓁蓁皱了皱眉,不屑道。

    “嗯。我的意思是,你现在也空着,不如先拟一份出来。”霍芸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提议道。

    “好。”白蓁蓁莞尔一笑,看不出情绪得应道。大概这世间最高境界的表演不是戴着面具,而是将自己的脸变成面具吧。而身边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是这样。大家都巧妙地隐藏起了心事,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笑容里全是空洞。

    愿有人路过你的世界,愿有人留在你的身边。越长大越觉得,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你不放下我,我不放下你,愿所有相爱的人都能从独家记忆到相依为命。白蓁蓁看着网上各种各样离婚协议的模板,微微心惊。如果都没准备好在一起,都没付出努力去维护挽回失去的感情,那当时为何又要选择共度一生,那些山盟海誓,那些凿凿情话,那些绵绵爱意,真的可以如此脆弱,呼啦一下,说没有就没有了么?

    白蓁蓁忽然讨厌起自己的优柔寡断,鄙视起自己的心慈手软。陆鸣玄的态度早已说明了一切,他们两个完了,结束了。可她却总忍不住回想着曾经的感动。这世上的事总是阴差阳错,有时候相差只是毫厘,有时候一些等待是为了更好的结局。如果能,就别凑合。如果真的不是你所爱的,别勉强,继续寻找真爱吧;别凑合,委屈了自己,或许也耽误了别人。扣子第一颗就扣错了,往往到最后一颗才发觉。婚姻也是如此吧,没有经过磨合,谁也不知道彼此的忍耐有多大的限度,或者说,究竟一个人可以爱另一个人到何种程度。

    安妮宝贝《莲花》中有那么一句话:“人越年长,便会逐渐对身边的人越来越淡然。很多人出现了,又消失了,犹如坐看云起云落,实在没什么可以解释说明。朋友有离有合,爱人此起彼伏,很多感情目的不纯,去向不明。对待不善,我们手里能够有的感情,归根到底是几个人的事。”在白蓁蓁看来却是多了一份了悟,我们的故事很长,我们的故事很短,我们曾经有过故事,我们的未来却不会再有故事。

    依稀记得小时候,爸妈总是在八九点钟,电视剧还没看完的时候,就催促我们去准备上床睡觉。然后小时候的我们,因为害怕还不能违抗父母,哪怕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也会乖乖上床,把眼睛闭上。这一觉啊,没有噩梦,没有思念的人,没有被眼泪弄湿的枕头,可是不知怎么,那样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而可笑的是,那时候的我们却在悄悄计划着一夜长大,似乎长大就意味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白蓁蓁忽然觉得,经历了这一切,她似乎是真的长大了,但是也后悔长大了。如果长大的代价那么沉重,她宁可永远停留在听着蝉鸣吃着雪糕看着小人书的那些岁月。

    白蓁蓁查看了一下邮箱,除了几封垃圾广告邮件外,陆鸣玄还没有发来他的离婚协议书,而时间已经超过了他所承诺的时间。姗姗来迟,似乎用这个词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而这次,将会是白蓁蓁最后一次容忍他的迟到。原来所谓的耐心,不过是爱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她已经为他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她已经厌倦了等待,等待,再等待的无尽循环。她已经再也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或许,这就是婚姻的悲哀吧,每个人都像是在演绎着独角戏,自己导演着孤单的角色,自己品尝着不安的苦涩。然而在外人眼里,却是一幕和谐温暖的家庭喜剧。或许,结束并不是太突然,不过是负面情绪积累过多后的爆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