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首已成陌路人(11)

    更新时间:2016-10-09 21:31:58本章字数:4689字

    白蓁蓁记得第一次看到葱白的《有种距离,叫执子之手》里说的那句:“世界并不公平,男人步伐大,前行快。要想不被落后太远,女人只能更加辛苦。 责任中不放弃自我,付出时坚持成长。可以短暂地依靠他喘歇,却不能一劳永逸地靠着他安享。记得,一丈之内他是你的夫。落后太远,他便牵不到你的手。这是与子偕老的距离。”并没有觉得这会是一个问题,她和陆鸣玄之间的最大问题。以前陆鸣玄是有问过她,万一哪天,她要是走得太快,他追不上了怎么办。她也记得她笑得一脸灿烂,回答他,她会在前面等他。可事实是,她等了很久,非但没看到他努力追上来,反而是渐行渐远……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最终不过是一句空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终敌不过两颗心越来越遥远的距离。

    就在白蓁蓁快要失去耐心时,陆鸣玄的离婚协议终于像是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般地躺在了她的收件箱里。

    “……男、女双方于2015年9月9日 双方在 徐汇区 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婚后无育有子女。现因夫妻感情不和,自愿离婚,经双方协商一致,对有关事项,达成如下协议:

    一、男女双方均自愿离婚:

    1、双方自愿解除婚姻关系,自愿签订离婚协议。

    2、签订本协议时双方明确该协议的权利义务内容,自愿接受本协议内容的约束。

    3、双方签订本协议时,无智力及精神异常,意思表示真实、合法、有效。无强迫和威胁等违法行为与情形存在。

    二、夫妻婚前财产处理:

    1、双方共同确认:双方各自名下所有的一切婚前所有的固定资产、存款、股权、投资等一切资产归各自所有,双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提出异议并进行权利主张。

    三、夫妻共同财产处理:

    1、夫妻存款:

    男方名下现有女方母亲赠与男方的6万元整,另男方的存款 6万元整 (男方父母赠与夫妻双方各1万元整,婚礼酒店退还与男方的1万元整押金,男方银行账户内的3万元整)共计12万元整全数给予女方,女方则不需要支付男方任何财产,当女方在拿到男方给予的12万元整资产后即表明夫妻双方财产分割完毕,双方不得再向对方提出任何财产分割的事项。

    四、其他条款处理:

    1、男方应给予女方总计拾贰万元整,现男方已给予女方陆万元整,还有女方母亲赠与的陆万元整没有给予女方,在此男方承诺在当天离婚手续办完之后立刻交于女方手中,如有违约男方后果自负。

    2、本协议内容均采用打印文本,除签字部分外,涂改、书写无效。

    以上协议是双方真实的表态,一式三份,自双方在民政部门办理离婚登记后生效。

    ……“

    白蓁蓁看着这份连小学生水平都不如的离婚协议书,暗自翻了个白眼,这就是自命不凡的陆少爷耗时两天的东西么?如果真拿着这份协议去民政局不被赶出来才有鬼了,而且这位大少爷还真是算进不算出的,早被他花完的钱以及都讲明白了的事情落在白纸黑字上的时候还是想着占便宜,还是要用让别人以为他有多大度的面子工程伪装自己。况且处理资金的方法也太诡异了,摆明了就是随时赖账嘛。另外,他难道连数字书写的基本常识都没有么,一会儿大写一会儿小写,果然还是个法盲。白蓁蓁坏心的想若是拿着这份协议书去民政局估计可以坑死那位自作聪明的少爷。

    “……男、女双方于2015年9月9日 双方在 徐汇区 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婚后未生育子女。因双方性格不合,无法继续共同生活,夫妻感情完全破裂,已无和好可能。现男女双方本着平等、自愿原则,经协商一致,就双方自愿离婚一事达成协议如下:

    一、男女双方自愿离婚。

    二、男女双方无夫妻共同财产,无夫妻共同债权。

    三、婚前双方各自的财产归各自所有,男女双方各自的私人生活用品及首饰归各自所有。

    四、双方确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共同债务,任何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

    五、夫妻双方不存在生活困难需要帮助的情况。

    六、本协议一式三份,男女双方各持一份,交婚姻登记机关一份,自双方签字后生效。

    ……“

    白蓁蓁迅速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版本回复了过去。想了想又怕陆鸣玄会钻牛角尖,非要弄得很复杂,看上去他很细心的样子,只好发了条微信过去解释了一下精减版本的原因。但是,白蓁蓁没想到一个大男人斤斤计较起来是真的可以让人抓狂,恨不得立刻冲过去一巴掌拍死他的心都有了。而这个男人竟然曾经还口口声声称和她思维节奏很合拍,Are you kidding me?明明就是个难缠无知自以为是不懂感恩的小市民好不好。

    “人生,要懂得感恩。感恩,不只是感谢大恩大德,而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善良的人性美。感恩一切顺境,给我们带来了幸福;感恩一切逆境,增强了我们追求幸福的能力。心存感恩,心灵才会获得宁静和安详;生活中才会少了许多怨气和烦恼。一颗懂得感恩的心,其实就是莫大的幸福和人生的智慧。陆鸣玄是一个不懂感恩的人,而你只要记得感恩他的父母就好,不管怎么说,曾经他们对你也是视如己出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所以,蓁蓁,你要怜悯他,而不是恨他。”霍芸扫了一眼陆鸣玄发来的离婚协议书,温柔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慰着正在努力控制着情绪的白蓁蓁。虽然她内心很担心也很焦急,但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女儿可以处理好这件事,即使明知道很难。

    “我知道。”白蓁蓁一边看着陆鸣玄回发过来的长篇大论,一边心不在焉得回答道。“妈妈,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怕霍芸以为自己只是在敷衍,又急忙补充了一句。

    霍芸不放心的看了眼白蓁蓁,微微叹了口气还是选择转身离开了。也许,女儿长大了,她需要自己的空间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问题吧。纵使自己再想帮忙,也该试着放手一次。

    白蓁蓁低头继续看着信息,思索着要怎么回才不会让自己的语气看上去充满鄙视和火药味。“你发来的修改稿我已看过,里面修改的内容我也认可,但是关于财产问题说白了现在也就是你母亲给我的6万,这六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还给你我一分不拿,但是我也有我的顾虑,根据你的提议明天先去银行取出我也同意,但是我希望取出的钱先放我身上等办完手续我当场如数奉还,希望你能理解,谢谢。”

    五分钟后,在白蓁蓁还没来得及回复过去的时候,陆鸣玄又追加了一条信息,“包括利息。”也许不加这四个字白蓁蓁还能觉得那男人比较小气纠结,但是这四个字一来,让她彻底寒了心,默默吐槽这男人是多缺钱啊,弄得好像一分一厘都算得清清楚楚的,其实不过骨子里都是些见不得光的龌龊想法。

    白蓁蓁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来稳定一下情绪,决定就把对方当成一个无赖来对待,”你的顾虑是什么?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修改稿其实是在为你考虑,在帮你把风险降低到最小,如果你还不知足或者说不明白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你觉得你有顾虑,请问你觉得我凭什么不能有顾虑,似乎是我比较有风险吧?如果你真的觉得这钱放我这不安全,说实话现在我也不信任你,那么我们找一个中间人如何?把钱放他那里总行了吧?“

    想了一下,白蓁蓁又加了一句,“另外,银行超过五万提现是要提前一天预约的,现在是周日的晚上七点,银行似乎并不开门迎客。所以,明天我是打算转账的。”其时白蓁蓁想说的是那张存折还在她手上,他若是要取线势必还要办理挂失什么的。唉,自己干嘛还要替他着想,他爱折腾不是他的事么。

    白蓁蓁等了几分钟不见陆鸣玄有回应,便去厨房帮衬着母亲大人一起准备晚饭以及第二天两个人要带的中饭。一个半小时以后,全部收拾妥当的她拿起手机才发现那个惜字如金的大少爷竟然破天荒来了六条信息,一条条看下去,也已经是没什么力气去吐槽了,反正都走到这步了,管对方是无赖极品还是绅士君子呢,似乎也并没什么区别。只是庆幸,抽身尚早,在她还没支离破碎的时候及时停在了万丈悬崖之前。

    “那我也明说了,你别介意,我的顾虑是你明天转完账是否能再和我去民政局办理手续,如果有必要的话找个中间人作为公证也是可以的。”白蓁蓁嗤之以鼻得继续看下一条。

    “那你看这样如何,先去民政局,我写一个证明,证明明天去民政局办完手续后很你去银行把我的6万转给你,如果不转我双倍赔偿,该证明签字我在明天和你碰面后签字并交给你,你看如何。”白蓁蓁很想当面问问那个男人到底一个人在纠结什么,为什么就是喜欢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搞得很复杂不算,而且似乎很缺乏法律意识。说难听点,这张证明没经过公证完全就是一张废纸好不好?还双倍赔偿,想钱想疯了吧。

    “你也可以在我签字的时候录像。”呵,这位少爷还当自己是电影明星呢,这种完全没有法律效力的东西只有傻子才会觉得是保障,纯属自欺欺人罢了。

    “或者还有一个方案,明天先去银行转账,在转账前双方签字确定,转账结束后一同前去政局办理手续,双方签字确认,如有反悔则反悔方双倍赔偿,你看这样如何“天啊,白蓁蓁有预感,这位公子哥对还回这六万非常的不情愿,挖空心思想要来个双倍赚回。她也很好奇,他到底哪来的自信自己不会和他去民政局解出现有夫妻关系,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好像她很舍不得一样,简直是笑话。

    “以上两个方案你觉得哪个可行?”白蓁蓁觉得跟自己交流的一定是个外星人,完全没觉得有什么区别,绕来绕去其实就是不想还钱不算,还要盘算怎么能再拿一份。当然那股子自信也是白蓁蓁不得不佩服的。

    “你考虑了这么久,算了,我身为一个男人,也不计较这些了,就按你说的,明天先去银行转账,转账结束再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现在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能做到以上说的这些吗?等你回复,谢谢。”白蓁蓁若不是怕会吓到自己母亲大人,真想仰天长笑三声。陆鸣玄真的是精神正常的么,一件小事自己纠结了半天,感觉就是他的独角戏,最后的问题简直可笑至极,莫非他还以为他在她眼里充满魅力?也幸好是在她吃完了饭才看到,不然恐怕真的是要极怒反笑喷饭了。

    白蓁蓁想要尽快结束这无限死循环一样的对话模式,赶紧速战速决,“可以,我前面在吃饭没看到。”

    再接下去的信息终于就是确认要带的材料了,而最后陆鸣玄还是不放心的加了一条消息,“明天转账前双方互相确认下你按你版本打印的离婚协议书。”

    白蓁蓁根本就是懒得再回复,跟一个有着被迫害妄想症的小鸡肚肠的男人交流沟通实在是太艰难,太折寿了。轻舒一口气,白蓁蓁觉得自己好像是跑了了个42公里的马拉松一样筋疲力尽。为何两个原本被人羡慕的佳偶会变成互相看不顺眼的怨侣?陆鸣玄责怪白蓁蓁离他越来越远,可在这之前,他却从未先想想曾经对她的句句敷衍。承诺,在陆鸣玄看来是随时可以忘记以及毁约的,而在白蓁蓁心里,从失望到绝望再到最后的无望,一点点累积着,直到不再抱着希望,无所谓是她的最后一道自我保护。

    该结束的感情,就让它结束吧,你难受猜疑睡不着吃不下,折磨的是自己。对于伤害你的那个人,也别置气,祝福彼此都能过得很好,也算是对他的名字在你生命里霸占好多年的谢意,只是你明白,你会努力笑、努力生活、努力把他甩在身后,然后优雅地忘记他。愿对方安好,愿你可以放下。白蓁蓁不知道对于结束这段短暂的婚姻陆鸣玄有多挣扎有多痛苦,但是她若是说根本不介意,那一定是骗人的。即使早就有了这个不详的预感。即使早就有了这样的逃离觉悟。即使她以为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放下,真的只是说来容易,做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投入的感情是收不回来的。而努力把生活导入正轨,导入没有陆鸣玄这个人出现以前的正轨,或许是需要时间的。白蓁蓁不愿否认这点,但也不想轻易承认。

    很多不清不楚的失落感都源于缺乏勇气,可真正勇敢的人却又从不让自己失落;而我们大部分人都站在这两者之间,距离两边的路程完全一样,唯一的差别只在面对的方向。白蓁蓁觉得过了明天,她的生活在经历了这分叉的这两条线后,她会选择不去理会失落,勇敢得一个人好好走下去。她绝对不要像个落难者,告诉所有人她的不幸。因为她始终明白,自己的委屈要自己消化,自己的故事不用逢人就讲起,真正理解自己的没有几个,大多数人会站在他们自己的立场,偷看她的笑话。她能做的就是,把秘密藏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然后一步一步变得越来越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