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坐观宫斗

    更新时间:2016-08-28 13:09:48本章字数:2554字

    贤妃在高楼中,头倾45度角仰望天空,然后脚往前一踏,身体伸向半空,我以为自己和她都要重新做人的时候,没想到下面有人大喊一声:“贤妃娘娘,您为什么站得这么高?还这么外面?”

    此时贤妃娘娘泪眼朦胧地往声音方向看去,我看到了一个穿明黄色龙袍的男子,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给人一种犀利的感觉,旁边跟着几个太监和若干个侍卫。看样子,他应该是皇上,男主中的男主。

    我之前迷迷糊糊的,直到现在才看清他的模样。

    贤妃马上下去,给皇上行礼。可是我在玉中明显地感受到皇上的怒气,虽然他没表现出来,他没等贤妃行完礼,就拉着贤妃的手回贤妃的宫殿(高楼和贤妃的宫殿很近)。走前还对身后那群人说:“不必跟着朕,你们在此处守候。”

    他急冲冲地把贤妃往宫殿走,“嘭!”木门被关上,此时这位皇上已把生气“大写”在脸上。他紧紧地抓住贤妃的手腕,表情凶狠地看着她:“既然来到朕的身边,为何还要想着其他人!说!你刚刚是不是想为他殉情!”

    贤妃答道:“臣妾心中除了皇上,并没有其他人。只是皇上许久没来,今日偶遇孔嫔,听闻她说皇上胃口不好,而且今日是我与皇上第一次相遇的日子。臣妾。。。。。。”还没说完就开始默默地流泪了。

    皇上本来紧紧握住贤妃的手慢慢松了下来,语气较之前缓和,脸色也比之前好一点,说:“那爱妃也不能往这么高的地方攀爬,难道还是三岁小儿吗?”

    贤妃答道:“臣妾试一下站高处,看能不能看到皇上。皇上自从那日送给臣妾这个驱邪玉之后,便再也没有来过了。臣妾。。。。。。”说到这里,贤妃娘娘低头拭泪。

    皇上:“哦?难道不是为了缅怀你那死去的情郎吗?”

    贤妃犹如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她抬起头,用充满泪水的双眸看着皇上,说:“难道臣妾在皇上眼中就是这么一个人?我承认,刚开始被你强行纳入宫中,我是心有不甘,但是在后面的日子中,我早已对皇上你芳心相许,为什么皇上就要揪着过去不放呢?难道我是一个所谓南蛮小国的公主,感情就值得被人践踏吗?皇上若是不相信臣妾,那便让臣妾削发为尼,伴随青灯古佛度过下半生吧!若你还是觉得不够,那臣妾只能以死谢罪了!”然后掩脸痛哭。

    皇上脸上满布愧疚,把贤妃拥入怀中,说:“是朕不好,误会了爱妃。朕看见你站在那里一时气不过来,所以。。。。。。别哭了,是朕不好,朕给你赔罪。朕答应你,以后多来看看你。快别哭了,朕瞧着也心疼。”

    此时,画风突转,变为小情侣互诉相思苦。天哪!不带这么虐狗的!

    不过,经我多年的经验,我敏锐地捕捉到几个关键词——被迫入宫,贤妃以前是公主(很可能被灭国),皇帝多情又多疑,贤妃初恋已死。

    看来我之前的推测都不对了,应该是以下这个激动人心的版本:

    贤妃是一个万溪国的公主,从小貌美无双,国内有一个经常和她一起玩的将军哥哥,在哪里,两人是默认的一对,但是皇上带着不可告人的军事机密去这个国家实地勘察时,看到了公主明媚的笑容,迅速喜欢上这个貌美如花的公主。

    他回国后日思夜想,想把这个国家收复,然后把这个公主纳入宫中当后妃。当他在早朝时提出前半个建议——攻打这个国家,但遭到大臣们的极力反对。可皇上就是皇上,谁不服从先打谁,再出征!第一批跪在大殿坚决反对的大臣被打,皇上请他们回家养伤后,第二第三批人就渐渐静了下来。笑话!谁愿意挨板子!

    皇上就妥妥地派人出征,军队受到万溪国的顽强抵抗,万溪国虽然很小,但是地形崎岖,多有河流,带去的大军比较适应陆地作战,所以这场战事一打就打了三四年。

    而战役的转机出现于那年的盛夏,万溪国被誉为最有能力的将军,贤妃的初恋,被视为万溪国的未来驸马爷,中箭,毒发身亡。没过多久,这批大军攻占了这个国家,此时的万溪国国王求和,皇上知道自己的目标已达成一半了,就写书信过去,要求万溪国的公主入宫。

    这位貌美的公主得知自己的情郎战死沙场,心痛难耐,接受不了打击,病了。国王为保存国家的子民,瞒着公主答应了条件。皇帝又派队伍过去迎接公主,公主看到自己宫殿外的士兵花容失色,国王恳求贤妃答应,因为会不会被灭国的抉择就在于她是否愿意出嫁。公主心软答应了。

    来了皇宫,皇上对她百般宠爱,有段时间独宠她,引发大臣们的不满。

    可是皇上注意到贤妃很少笑容,他以为她思乡,所以派人请万溪国的厨子进宫,赐很多东西给她。后来,皇上派人调查她的喜好时,发现贤妃原来的相好战死沙场。

    他愤怒!为什么自己费尽心机地得到一个女子,而她的心不在自己这里。他难过!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低声下气”地讨好一个人,但是仍无法打动她的心。他自责!看见贤妃从原来笑容如暖阳般的女子变成现在郁郁寡欢,像快枯萎的木头人。

    他发现贤妃总是很喜欢往自己国家那边看,后来更是看到她独自一人对着一根红线垂泪,他明白她是睹物思人,并非忆国而是思人,思念她曾经的青梅竹马。

    他上前去把红线扔掉,把贤妃关进宫殿中,禁足。一个星期后,得知贤妃病了,自己又无法抑制对贤妃的思念,于是带着太医去看她。看到她身形消瘦后,十分心痛。于是把贤妃的品阶提上来,那时是昭仪。丽妃心生不满,相遇时有意为难。昭仪对皇上吹枕边风,皇上就罚丽妃1个月不许出来。

    皇上始终感觉贤妃心不在他这里,他各种的捕风捉影,各种误会。

    贤妃发现自己不经觉间爱上了这个暴躁的帝皇,贤妃开始接纳他,向他示好,皇帝最终沦陷在贤妃的温柔乡中。

    而太后一族的势力发现贤妃有了身孕,怕会动摇家族的根本,丽妃吸取上次为难贤妃被禁足的教训,于是挑唆与贤妃一同进宫的宁嫔(本是贤妃的侍女,后来皇上与贤妃赌气期间,皇上为气贤妃而宠幸她),宁嫔知道她喜欢月季,特意送她一盆国外进贡的月季,但是却收买贤妃的婢女,每天在她的枕头上熏洒百合香。昭仪流产了。皇上彻查事件,处理了宁嫔,把昭仪变为贤妃。

    宁嫔认为就算自己死,也膈应下他们,临死前对贤妃说,皇上是不会允许一个异国女子怀上龙种,她是在皇上留在她房间中的书看到了。

    贤妃悲愤交加,又开始了对皇帝冷处理。皇帝以为她伤心过度,于是不断开解,陪伴她。他无意中看见贤妃奁盒中有一根红线(丽妃派人放的),认为贤妃对他只是曲意逢迎,贤妃见他对自己态度冷淡,认为他看腻了自己的容貌,对自己失去新鲜感。

    后来,太后家族意图谋反,贤妃飞身为皇帝挡剑,两人终于明白对方的心意。皇上铲除旧势力,让贤妃当上皇后。二人恩爱一生,传为一时的佳话。

    五十度明黄,完。

    看现在进度,应该是第一阶段的故事,看来离贤妃当上皇后的终极目标有点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