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坐观宫斗2

    更新时间:2016-08-28 13:11:15本章字数:2337字

    正当你浓我浓的戏码在上演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太监的呼声:“皇上,太后娘娘又不舒服了,想见见皇上。”

    我明显地感受到皇上强行压制他的怒气,大声说:“朕知道了!”接着低声对贤妃说:“朕今晚来看你。现在我先过去,记得吃饭。”说罢,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转身出去时,他又是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天子。

    贤妃靠在门边,定定地看着他远去的方向,此时,我听到一把轻柔的女声在说:“今晚,你怕是要宿在丽妃那边了。”

    可贤妃明明没有开口!!

    谁在说话?

    莫非我现在可以听到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好棒的开挂!以后我去找那个老道长修炼成人时,我又多一项技能了。

    贤妃慢慢地直起身子,对着赶来的小禄子说:“小禄子,太后不是让本宫操办这次选秀的事吗?给本宫一份秀女的名单。”

    贤妃的眼睛慢慢地从名单上扫过这批秀女的家世和才情,当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时,她愣住了,一个计划从她心中开始慢慢地发芽。

    大殿上,选秀的姑姑们严格挑选这些从全国各地来的良家子,从步姿到整体的礼仪,一举一动都有专人在耐心教导。

    “哎呀!”一声惊呼划破了大殿内的平静,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向那边看去,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摔倒在地,神色痛苦,教导姑姑蹲下问:“怎么?哪里不舒服?”

    那名女子低着头迅速瞄旁边的绿衣女子一眼,说:“刚刚我在练习走路,钟小主从我旁边走过,我就摔倒了。我想她不是故意的,请姑姑不要责罚她。”说完,抬头看了教导姑姑一眼又马上低下头,手指来回揪着衣服的下摆。周围的秀女开始窃窃私语,而那个“被求情”的钟小主十分镇定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切与她无关,但她眼中深藏的不屑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一直站在旁边的绿衣女子担心地看着摔倒在地的女子,但眼中同样流露出一丝得意的情绪。

    教导姑姑自然不可能错过她们的小动作,于是站起来,朗声说:“既然陈小主都说与钟小主无关,那请钟小主继续练习今日的功课,至于陈小主因步姿错误而导致自己受伤,”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看向众人,目光最后停在绿衣女子身上,“麻烦宁小主照顾下她,并且陈小主面前示范标准的步姿——一个时辰,并且两人多加一个时辰的练习时间,”向绿衣女子的方向踏出一步,“这样就不会再错了,对吗?”

    摔倒在地上的女子听完后,慌张地抬起头,说:“姑姑!我!”

    “好的姑姑,昭雪定不负姑姑所托,教导陈小主正确的步姿。请姑姑放心。”一把宛如出谷黄莺的声音,打断了陈小主接下来想说的话,本来此番无礼举动应受到斥责,但教习姑姑冲她满意地点点头,看向众人说:“是不是都练习好了?”

    在一旁看热闹的秀女纷纷散去,钟小主此时却上前扶起陈小主,说:“以后走路可得小心点!这么不小心,要是冲撞了哪位贵人,后果都不是你能担当的。说不定,要掉脑袋的。”

    陈小主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下,钟小主用满带挑衅的眼神看绿衣女子一眼,说:“请两位今天好好地练下怎么走路。”不等她俩说话就走了。

    陈小主担忧又委屈地看向宁小主,说:“怎么办?昭雪,如真的要练一个时辰吗?可我好累。”话语中带着一股浓浓的哭腔。

    绿衣女子,也就是宁昭雪,白了她一眼,说:“难道你想违抗姑姑的意思不成?”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跟姑姑解释?这样我们就不用被罚了。”

    “这些小把戏姑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现在每天额外练习一个时辰已经很好了。”

    “可是!”

    “难道你想关禁闭吗?”宁昭雪终于忍不住对她发脾气,“你刚刚的小动作这么明显,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别啰嗦了,赶紧站起来练!”

    “昭雪,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会再练一练。不过钟琪月刚刚实在太嚣张了。”陈思锦怯懦地看了她一眼,

    “哼!她不过仗着自己的哥哥现在被重用,而且稍微有几分姿色,所以目中无人。但这么比得过我宁家的书香门第,以后,自然有她受的。”宁昭雪看着钟琪月离去的方向,眼中充满不屑与嘲讽,冷哼一声便向练习的地方走去。

    陈思锦见状,连忙跟上。众秀女看见她们,有些拿手帕捂嘴轻笑,有些用幸灾乐祸的眼神与旁边的小主交流:看!她们多可笑!

    宁昭雪不理会周围的目光,开始练习步姿。

    待在一旁的新进宫女青蔓目睹了整个过程,青蔓悄悄地拉了拉旁边资历较深的宫女——蓝芷,问:“蓝芷姐姐,为什么她们还没有册封就敢开始闹事?她们到底什么身份?”

    蓝芷扫了一眼众秀女,低声说:“刚刚摔倒在地的是陈家的千金,名为陈思锦。陈家世代经商,以丝绸布匹生意起家,这次打仗,更是捐了不少的钱财。绿衣女子是书香门第的宁家千金,闺名宁昭雪。自幼聪颖,被外面的人称为京都第一才女。而她们针对的那位,正是此次出征立下大功的钟将军之妹,钟琪月。而她又被称为京都第一美女。二人合成,京都双姝。看来,今后的皇宫恐怕又要不安稳了。”

    青蔓看着她们,点了点头,说:“宁家千金气质娴静,举止优雅大方,而钟家千金面容姣好,堪称绝色。宁小主给人的感觉是孤冷的月亮,钟小主则是热烈的玫瑰。各有千秋,真的很难说那个更好。”

    “自然是青蔓最好。”一个声音冷不防地插话,青蔓感觉背后一凛,她和蓝芷慢慢地转过身去,看见了教导姑姑,两人齐声说:“严姑姑。”

    青蔓认命地闭上眼,心中想:这下糟了,被姑姑抓到聊天,又该被罚了。

    严姑姑把玩着手中的丝帕,说:“看来你们两个挺闲的,那么去打扫下轩芸宫。里面的物件可要一件件地擦,明天我检查。”

    此时青蔓与蓝芷相看对方一眼,两人心中默念:死定了!

    严姑姑此时又转过身来,道:“有说闲话的工夫,不如多做点事。宫里最不缺说闲话的人,也最不要得说闲话的人。”

    青蔓和蓝芷听完,马上跑去轩芸宫打扫。

    青蔓伸了伸腰,说:“好累啊!~~~蓝芷姐姐,我们赶紧回去吧。明天还要早起。”她抬起头,看见满天的星星,顿时感到疲惫一扫而光,“真希望天气每天都真般好。”

    蓝芷也抬起头看着这满天的繁星,低声说:“但愿不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青蔓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蓝芷答道:“我说,赶紧回去睡,不然又不知罚去哪里打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