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6-08-28 13:13:30本章字数:2800字

    话说最近宫中选秀,贤妃、丽妃各自拉拢人选以壮大自己的势力,但是近几日来,皇上都没临幸哪家秀女,反而连连数日临幸贤妃。

    按理说,我的主子被皇上如此喜爱是好事,我应该高兴起来。

    但是,为什么每到晚上,他们快那个的时候,我居然睡着了!!睡着了!!我白天补眠,就为了晚上,可我晚上居然睡着!我想看现场版啊!难得有机会!莫非是我平时睡太多了,还是生物钟使然,或许我患上了渴睡症。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我那时正兴致勃勃地等待夜色的到来,想皇上快点来。

    进宫这么久,我除了看宫斗剧还是看宫斗剧,期待已久的真人版却因“皇上有事”、“太后娘娘请皇上过去”、“贤妃身体不适”等各种原因,使入宫这么久的我还没看到期待的一幕。不过我今晚一定可以看,因为,皇帝当着我的面说(作者:你就一块玉而已),“最近国事繁忙,冷落了爱妃。过几天,等朕把事情都处理好,就过来和爱妃促膝长谈”。

    然而,我没等来那天,我只等来了自己一睁眼就是第二天,完美错过上任何车的机会。伐开心!

    秀女选完了,皇上只临幸贤妃一事令太后急召皇帝去“谈一谈”,第二天晚上,就临幸了宁小主,升为正六品贵人,没有封号;接着是钟小主,也升贵人,封号怡;还有唐小主,孔小主等一批人,封为才人,常在,选侍,总之后宫就是涌现了一堆妙龄女子,有些没临幸的也升了,比如陈思锦,升为常在。

    我此时能够感受到贤妃的焦虑。也对,自己孤身一人在后宫,好听一点是异国公主,难听一点是俘虏,父王母后一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理解,但我不理解你穿得这么朴素去御花园干什么。

    “哟!这不是贤妃吗?这么今儿这么得空来御花园?”说话的正是丽妃,她穿得明艳动人,妆容精致,全身都散发着一股高贵,站在她旁边的是一众新晋贵人、才人。她又笑着说:“莫不是贤妃因心情压抑,特意出来散心?”

    贤妃并没有急着反击,而是对着丽妃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说:“御花园自然是让人观赏的,并没有规定只有心情压抑的人才能观赏。”

    这时贤妃向丽妃走去,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之前皇上明明要在你寝宫就寝,但那天偏偏跑来我寝宫,我可是开心得很呐!倒是你,皇上这么就都不召你侍寝,该着急的人是你啊!”

    丽妃此时不怒反笑,也压低声音说:“总比某些以色侍人,装柔弱的强。笑到最后的人不一定是你,你可别这么早得意。”

    两人互看对方一眼,然后贤妃说:“那我就看看是谁。”

    两人同时扭头转身走了。

    当丽妃一行人走回寝宫时,看到钟贵人(钟琪月)在喂鱼,丽妃的一个宫女连忙凑到她耳边说:“她是新晋的钟贵人,其兄是钟祺俊,之前选秀时,贤妃有意拉拢她。”

    丽妃听后,随即向她走去。

    “参见丽妃娘娘。”钟琪月说着向她施了一个礼。

    丽妃淡淡地“嗯”一声,走到她喂食的地方,拾起鱼料一点点地往下投,丽妃不说话,钟琪月也没有主动挑起话题,只是维持着之前行礼的姿势。

    半响,丽妃凉凉地开口:“听说钟家千金被称为京都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钟琪月低着头,恭谨地说:“那能比得上贤妃娘娘呢?贤妃独宠后宫多日,想必比琪月更美。不过,在后宫光有美貌只能短暂风光,更是要靠以德服人,得太后的喜爱才是长久之计。”

    丽妃听了她的前半句,本来想出手教训她,在听到后半句后,她明白,钟琪月在向她示好。

    “哦?难道像你们这些新晋贵人,不是巴不得皇上天天见你们吗?”

    “丽妃娘娘,此言差矣。臣妾,臣妾,先臣后妾,便是先国后家。臣妾希望皇上能够专心国事,不要沉湎美色。媚主的罪名,臣妾担当不起。臣妾以为后宫的主人,必须是出身名门,知书识礼,还要深得太后和百姓的支持,这样才是母仪天下的典范。”

    丽妃听后,眼中闪过异样的光彩,对她说:“你先起来吧!”

    “谢娘娘!”

    “贤妃之前不是拉拢你吗?她现在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花心思讨好本宫,不如花心思讨好贤妃吧!若她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你必定份位更高。”

    “臣妾所言绝无虚假,臣妾认为丽妃娘娘比贤妃更适合管理后宫。丽妃娘娘陪伴皇上多年,必定是皇上的知心人。皇上又岂会让珠玉蒙尘。”钟琪月自站起来后,就一直平静地回答,但是现在从声音中可以听出她情绪有些许激动。

    “抬起头来,回答本宫,你真的这么认为?”丽妃一双美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想看破她的伪装。

    钟琪月抬起头,说:“丽妃娘娘要是不相信臣妾所言,大可责罚臣妾。以泄冲撞之罪!”若细细一看,她的眼睛红红的,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丽妃摆了摆手,说:“本宫开玩笑罢了。不过最近曹婕妤被贤妃称赞歌声美妙,可刚刚在御花园听到曹婕妤的歌声觉得甚是聒噪,现在本宫要去回去休息了。”

    “是,恭送丽妃娘娘。”琪月低头敛眉道。

    这边厢,贤妃回到景仁宫,开门时却被拥入一个坚实的怀抱,在脸颊边偷香一个。敢动皇上的女人的人!自然是皇上一个啦!

    贤妃佯装生气地推开皇上,说:“皇上许久没来,怕是忘了臣妾罢了。”

    皇上说:“如果朕不这样,如何堵住大臣们的悠悠众口呢?”说着,在她腰上摸一把。贤妃笑着躲开。

    我就奇怪了,明明是皇上,明明是流血宫斗文,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像误入古代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贤妃眼光灼灼地看着皇上,说:“那皇上今晚来,对吗?”

    皇上伸手掐她的脸蛋一下,说:“朕现在都在这里了,还问今晚?”说着把贤妃打横抱起来走向床边。

    啊!!!是要开船了吗?要白天吗?我现在不困!你两赶紧地!

    两人像枝蔓一样纠缠在一起,地上尽是两人脱落的衣服。

    唉!好黑!你两先别抱在一起,我什么都看不到啊!贤妃别叫啊!我看不到战况啊!先解下我好不好?

    突然,他们仿佛听到我的话,皇上一把抓住吊坠,也就是我身处的玉石,把我扔向床边。我这下看到了全景。

    可是皇上并没有像传闻中的剧情一样,直奔主题,而是磨磨蹭蹭地挑逗贤妃,他慢悠悠地解开两人身上的衣物,当剩一些贴身衣物要掉不掉时,他看到贤妃的脸渐渐变红,贤妃此时稍微睁开眼,弱弱地喊:“皇上,臣妾。。。”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

    他此时更是想慢慢地来,他在贤妃耳边说:“你想要什么?告诉朕。”

    我听到这句,不禁想起霸道腹黑“男主”的经典语录,分别是:你想要什么?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你不过就仗着我喜欢你!看来我还没满足你。

    这真是。。。。。。

    我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说:“我想要你提起裤子出去。”

    然而,我听到的却是用贤妃的声音说了出来。

    贤妃惊呆了,皇上愣住了,我。。。。。。

    两个人像燃烧的木炭却突然被浇了一盆大大的冷水。双方的动作都停住了,相互看着对方。片刻,皇上黑着脸起身,低头穿衣服。贤妃在床上,泪眼汪汪地看着皇上,扯着他的衣袖,说:“皇上?”

    这时皇上转过来,脸色很是可怕,阴沉地开口:“贤妃现在还是好好地养病吧!朕过段时间来看你。”说完不听贤妃的解释,直接开门走了。外面的人齐声喊:“恭送皇上!”

    贤妃此时整个人趴在床上,好像仍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为什么?为什么贤妃会说出我想说的话?

    死定了,要是贤妃因此失宠,那我不就是罪魁祸首!那我就不是女主的小跟班了?

    我顿时觉得自己人生一片灰暗,好好的一个宠妃,被我搞到失宠了。。。

    当真罪过。。。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