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6-08-28 13:15:06本章字数:3207字

    简直就跟做梦一样,冷清了大半年的景仁宫再次热闹起来。

    直到昨天贤妃把项链戴起来(就是我,我还在里面),然后“偶遇”怡贵人,两人坐在一起聊天,我才知道我被锁在首饰盒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原来怡贵人(钟琪月)在得宠后,曾主动找贤妃合作一起铲除丽妃,不过贤妃拒绝了。后来贤妃失仪,惹怒皇上,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找怡贵人,看能不能再次获宠。怡贵人答应了,让贤妃等等,可这一等,等了大半年,直到那天怡贵人在皇上临幸她时,有时无意地提起贤妃母国特有的花朵,令皇上再次临幸贤妃。而丽妃因家族之事被处死,太后被送去守先皇的陵墓,后宫现在是贤妃与怡贵人的天下了,

    啧啧啧,女人的心思可真是可怕!上一秒跟你结盟,下一秒置你于死地。

    后宫还真是少一点心思都不行。

    不过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怡贵人愿意帮助贤妃?怡贵人的哥哥是上次接掌门到宫中看病的少年,按理说怡贵人应该会和她哥哥商量过,在后宫中扳倒谁。贤妃应该是怡贵人最大的敌人,皇上喜欢她,为了她不惜出兵侵占她的国家(作者:是本来打算侵占国家,后来看到贤妃后改变主意)

    真是令人费解。。。

    后宫现在是贤妃和怡贵人平分,宫中未立后,只有一位贵妃,按理说应该是贤妃位分更高,身份更尊贵,但是她是一个异国公主,在这里无任何势力,反观怡贵人,哥哥在朝中担任将军,深得皇上信任。

    这对之前一起扳倒丽妃的盟友,也因失去共同的目标,现在渐渐站在对立面上,不过只是有些无伤大雅的小摩擦。

    姐妹情深的把戏,在后宫也仅仅是戏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这日,贤妃在景仁宫修剪花草。

    皇上又从后面一把抱住贤妃,贤妃羞涩地低头,脸带绯红,几缕青丝垂下,盈盈秋水,肤若凝脂。

    我是女的也觉得她好漂亮,这一瞬间,我觉得我被强行掰弯了。。。。。。

    果然白莲花容易引起别人的保护欲。

    男人对女人的爱是要带有一定的保护欲,而女人对男人的爱则是要带有一定程度的崇拜。

    之前我不信,现在信了。。。。。。

    此时暧昧气氛正在酝酿,此时肾上腺指数正在飙升。。。。。。

    所有宫人都识相地退下了,只留下我(好吧,贤妃今天又戴上我了。)

    显然,皇上注意到了贤妃经常带这条项链,于是问:“爱妃为何总是佩戴这条项链?朕记得赏赐过你许多饰品,为何不用?”

    贤妃低头恭敬地回答道:“其他饰物虽好,但这条却是皇上特意为臣妾寻来的。记得当时臣妾时常做恶梦,人渐消瘦,皇上特意寻来此宝物为臣妾压惊。臣妾无以为报,只能天天把它戴着,不负圣宠。”

    我天!我记得是老太后不舒服,才请那老头进宫的!!!原来还有这般缘由?!难怪那老头,不!师父在车上准备好送给皇上的礼品。高人!果然深不可测,要是我和那块玉没有搞错,我现在也不至于一直困在这玉里面吧。

    皇上听完贤妃的真情告白后,紧紧地搂住她,说:“有朕在,定会护你平安。”

    又!虐!狗!作者你一直不放个男主出来和我对戏,反而一直写别人的感情戏,真的好吗?你再这样我走了,我要找一个给我配男主的作者。

    此时皇上靠近贤妃的耳畔,用低沉的声音说:“无以为报?你可以跟朕生个小公主,小公主要像爱妃般可人才好。”

    贤妃的脸渐渐变红,仿佛涂上了上好的胭脂,在皇上眼中此番小儿女情态是最好酒,引诱他将她一口吞进,融为自己的血骨中。

    一把不怕死的声音,打破了我终于可以看激情戏的机会。

    “启禀皇上,恭喜皇上!怡贵人被御医诊断出有喜了。恭喜皇上!!!”

    虽然这个太监的声音听起来好开心,但是他的身体在抖,没错,是在颤抖。

    听到怀孕后,皇上明显愣了下,随即开怀大笑,“好!摆架去怡贵人哪里。”

    贤妃神色冷了下,可很快笑着对皇上说:“妹妹怀孕了,是天大的喜事,能不能让臣妾也去沾沾福气?”

    “好!朕与爱妃一起去,让爱妃早日心愿达成。”然后宠溺地捏了捏她小巧的下巴。

    我在玉中其实是可以感受到贤妃内心的真是想法,是哀怨,明明不开心却要强颜欢笑。我想,她应该是喜欢他的吧。

    我随着他们一起去看怡贵人,其乐融融地畅谈,只是贤妃表面越开心,心中越悲凉。

    反正,贤妃回到寝宫时失魂落魄的,反正,那个要跟她生猴子的男人在陪别的女人。一旁的碧画、碧琦则是一个劲地劝贤妃吃点东西,或者是机会来了,娘娘或许可以独宠。最后贤妃都撵她们出去,唯有碧琦执意在桌面上留下贤妃家乡特有的糕点,关门前关切地看贤妃一眼。

    这就是古代女子的悲哀。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很美,但又有几个人做到?更何况是帝王家?

    转眼到了怡贵人临盆的日子了,作为现任帝皇第一个孩子,所受到的重视自然高一点。

    “恭喜皇上!怡贵人给皇上添了一个小公主。陛下,草民为这么多人接生过,从没见过这么俊的孩子。长大后一定非常漂亮。”

    “哈哈哈!赏!统统重赏!”

    站在一旁的贤妃笑意盈盈地对皇上说:“这小婴儿真可爱,长大后一定像妹妹般美丽。”

    “哇!”婴儿突然又哭起来,皇上说:“刚刚不好好的吗?怎么又哭起来了?”

    贤妃笑着:“婴儿哭起来才会正常的,臣妾听母嬷说,孩子的哭声越大,身体越健康。看来妹妹这个孩子很是健康。”

    周围的人也齐声附和,顿时龙颜大悦。

    第二天朝堂之上,百官也纷纷祝贺皇上。有人趁机提出立后的建议。然而皇上听到后,笑容渐渐淡了。望去钟将军的眼光也开始略带犀利。

    而钟将军此时站出来说:“微臣认为若要立后,册封贤妃更好。家妹年纪尚幼,入宫时间尚短,怕不及贤妃掌管后宫有方。”

    皇上神色不明地说:“立后这件事不急,诸位爱卿先说说河南水灾应该如何应对。”

    贤妃和丽妃较劲时一段时间,贤妃失宠大半年,其中我跟着过了一个很冷清的新年,现在怡贵人十月怀胎生了小孩。真是岁月不饶人,我穿越到这个地方快两年了,别人家的穿越女玩得风生水起,我。。。。。。现在苦逼地练功。。。。。。为更好地看八卦。。。。。。

    现在我不仅可以看见对方心中在想什么,还可以观看对方前三个月的记忆,不过就是要近身才能做到。远距离的只能探看十里的事物,不过也够了。

    反正,两年来我没看过激情戏就对了。

    贤妃穿戴整齐,画上精致的妆容,看向镜子时,嫣然一笑。

    我也不禁傻眼了。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

    待在她身边两年,我开始明白为什么皇帝愿意改变计划。

    正当我感概万千时,贤妃已经来到怡贵人的寝宫,跟怡贵人聊起宝宝,宫人都站在外面,不敢打扰两位娘娘。

    贤妃兴致勃勃地道:“能否让本宫看看那婴儿?前些日子瞧她粉嫩粉嫩的,当真可爱。”

    “姐姐想看,抱去便是,何必要问妹妹呢?”此时的怡贵人是躺在床上的,本来的瓜子脸,现在变得圆圆的,身体相比以前的弱风扶柳,现在丰腴了不少。

    贤妃笑着拍了拍她的说:“那谢谢妹妹了。”

    贤妃满脸春风地来到婴儿床前,轻轻地抱起她,专心地逗弄她。

    背后的钟琪月神色淡淡地看着贤妃逗弄她的女儿,不复刚刚的欣喜之色,她看着贤妃的背影,眼神逐渐阴沉,眼中逐渐出现挣扎,低头的瞬间,闪过一丝决绝。她时而紧抓手中的棉被,时而紧抿嘴唇,尽是紧张与不舍的神色。

    等贤妃转过身时,她又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

    因为婴儿床离钟琪月的床不远,我明显地感受到她心情的转变,现在我可以感受到她心中的不舍与愧疚。

    为什么要愧疚?

    莫非你要对我家主子做不好的事?还是你的真爱是我家贤妃?但因身份所累与时代的不允许,你被迫假装是直的,还进宫侍奉皇上。现在有了身孕,但你更希望是你爱人诞下皇上的第一个孩子。

    如此说来,她之前帮助贤妃的动机,就完全可以解释了。

    完美!我的推理简直天衣无缝!

    贤妃放下孩子,向怡贵人道别,我现在看她的眼神都带有一种同情与崇拜,真是隐匿的爱恋啊!

    我随着贤妃回到寝宫中,贤妃觉得天色尚早,便坐下看了一会儿书,嘴角上扬。

    这种笑容,要么贤妃很喜欢孩子,要么她喜欢怡贵人。

    不要告诉我贤妃对怡贵人也有意。。。。。。

    在许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意识到,贤妃只是单纯的喜欢孩子,她此刻充满母性的笑容,刻入我的心中,今生难以忘怀。

    “来人!把贤妃捉起来!”一道叫喊声打破贤妃的心境,随即是一阵吵闹的劝住声和尖叫声。

    “还有,搜下这里,看有没有什么邪祟之物!”

    此时,怡贵人的寝宫内,她发丝凌乱,脸上尽是泪痕,她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孩子,对着婴儿喃喃细语。

    站在一旁的皇上冷眼看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