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醒

    更新时间:2016-08-29 03:15:49本章字数:2030字

    我是被冻醒的。

    从冒着彻骨寒气的冰床上爬下来,我扶着三千年都不曾动过的老腰,感叹道,活着真好。

    没错,我睡了整整三千年。

    身体因长久不动而麻木,然这冰窟极寒的温度让我更为不适,血液流通不畅,我还未站稳脚跟便险些摔倒,双眼尚未聚焦,只能凭着本能向有光的热源走去。

    那日,往生河畔十里彼岸花开,红得妖艳。我裹着一条素色长毯,散着发,一步一步踩过遍地的荆棘,鲜血淋漓地,直直地望进那人冰冷的目光。金的发,黑的眼,我的心颤了颤。那一瞬,我似乎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簇火光,融化了冰雪,灼烫着漆黑的双瞳,一路烧进了心里。

    “…能借个道吗?”一想到马上就能离开这极寒之地,我就激动得泪流满面。

    他默然,目光在我赤裸的双腿间逡回,看不出神色。冷冽的音色掺了几分笑意,“睡了三千年,你倒一点没变…”

    我愣了愣,疑惑道,“你认得我”

    “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少年眸光深邃,“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心虚地瞥向他的袖口,发现已经泛青的掌心。我与他的目光相接,又迅速移开。他眸中倏的金光大盛,一股摄人的寒意从他体内迸发。

    “既然醒了,就别走了。”留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他便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徒留我一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从赤水冰极之地醒来的那刻起,一切都很突兀。我被强行囚在了魔宫,魔君却整日不见踪影,任我在这冷宫般的牢笼里自生自灭。

    我为什么会失忆。这是一个揭开真相的突破口。我曾试探我身边的魔使,但一触及我的身世,他们立刻三缄其口,任我怎么旁敲侧击都没有结果。

    有个模样娇俏的小魔使,劝了我句:“公主不要怀疑殿下,殿下一切都是为了公主。如今公主只是失忆了,不记得殿下了。”

    我唏嘘,这小魔使对他家主子倒是忠诚得很。小样,凭我三千年前在凡间鬼混的本事,这也难不倒我。别问我为啥知道,因为有些技能早就熟稔于心。

    从兜里掏出一打棒棒糖,胸有成竹地递给她。

    然后我如愿以偿地打探到我叫邬默,是魔君的妹子,这栖凤宫原来是我的地盘,至于我怎么睡了三千年,又怎么失忆了她却绝口不提。

    小魔使一手一根棒棒糖,舔得欢畅,冲我眨眨小圆眼,“公主如果想知道,可以直接去问殿下。”说完便跑得没影了。

    我悔得肠子都青了。

    求人不如求己。我从床上拾起素色的青衣,想了想,又脱下。

    那件青衣是邬涯给我的,上面绣着一只小鸡,长袖飘飘的,我觉得挺美,就一直没换。

    如今看着满街满眼的袒胸露乳装,我心肝颤。为了坚守我的节操,也为了迎合大众的审美,我把青衣换成了一身兜头兜尾的黑袍。

    可怜我一个清秀貌美的弱女子被活生生逼成了黑袍老妖…

    可见,小魔使说我是他妹妹,摆明是诓我。

    在窝里安分了两天,我终于沉不住气。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敌不动,我动。

    我先放倒了几个毫无防备的女魔使,然后扮作魔使的模样,前往朝鸣宫。朝鸣宫是魔君的栖宫。

    听了一天墙脚,我总算调查出了一点头目。据说,三千年前,有一场令天地闻之色变的仙魔大战。

    于是我在心里编了一个自认还算靠谱的故事。

    三千年前,魔界有个公主叫邬默,她在仙魔大战中丧生,恰好天界有个仙女跟她音容样貌相差无几,在仙魔大战中重伤的她被魔君邬涯错认成自家妹子捡回了家,然后她一睡就是三千年,醒来后她忘了一切,所以邬涯并没有怀疑,还真的把她认成了自己的妹妹,因而造就了一段跨越种族的兄妹奇缘。

    我被这个故事感动得涕泗横流。

    “一个人在这又哭又笑的做什么…”

    我樱唇微颤,泪目盈盈地望向邬涯。他好看的眉眼蹙着,神色间透着一丝紧张,“你怎么了?”

    魔君这小子妹子死得早,一定很寂寞,我不忍告诉他残酷的真相。想到这里,我抹了一把同情泪,看向他的目光不由带了三分母爱。

    眼前的少年深沉了眸色,薄唇紧抿,“你原来的衣服呢,不喜欢吗?”

    我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件不入流的青色纱衣,觑着他的脸色作茫然道, “你说那件绣着小鸡的青衣…不是的,我很喜欢,我以为你们都…”

    我清楚地看见魔君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真的很喜欢。”我腆着一副僵硬的笑脸

    “我以为那是青鸾。”…

    要怪就怪那只青鸾绣得太小巧玲珑。我心里默默腹诽。

    “不必为了别人改变什么,你就是你。”

    我愣了愣。

    少年的目光不知落在何处。几撮金发耷拉下来,模糊了脸部坚毅的线条。

    心头有一丝异样。我皱眉道,“你好像很了解我……”

    他倏的看向我,眼底有团微弱的火光,素净的面庞没有一丝魔族该有的邪魅之气,暖光柔和了他静默的侧颜。

    心神一晃,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在我心中,你便是你,青青。”

    我恍惚地看着那个少年,俊美的面庞,如画的眉眼…细碎的片段占据了我的大脑。心里痒痒的,似有蚂蚁爬过。

    绕不开他灼热的目光,低声,我听见自己说,“原来我叫青青。”

    他浑身一震,微微侧过身,狭长的凤目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我,深邃的目光似要把我穿透。末了,他嘴角扬起,眸中映着一片海,泛着盈盈光泽。“终于还是想起来了。”少年似叹息般的低语道。

    墨黑的发,盈笑的眼,微勾的唇,如斯美男,我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来不及多想,我便两眼一黑。

    昏迷前我发出一声闷哼,臭小子,敢暗算我。

    枉我活了两万年,如今却连一个魔族小子都抵抗不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