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极涯

    更新时间:2016-08-29 03:24:19本章字数:1436字

    醒来后,我茫然地环顾四周,还在栖凤宫。

    我奇道,早上明明去了朝鸣宫,怎么一眨眼就……直觉告诉我,这其中一定有曲折。

    安稳了数月,我终于得偿所愿出了魔宮,这两天恰好魔界有点事,看管的手下多少有些松懈,我得了空子迷药放倒了几个守卫就蹭蹭跑路。

    亏了这身夜行衣,我一路有恃无恐地逃到了无尽涯,我费尽心机才从那小魔使口中套得这点线索,无尽涯连接着魔界与人间阴界,每逢满月便阴气大盛,这也是魔族进入人间的唯一入口。

    脚下是万丈深渊,想到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狠狠心,咬牙憋气奋力一跃。

    坠落的失重感,风声呼啸在耳边,我做出了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举动。我竟伸展双臂,像鸟儿一样扑腾起来,我觉得可能在魔界呆久了人也变得魔怔了,然而我心中这样想,身体却意外地觉得很舒服,仿佛这个动作我已经做了上万年,早已融入骨血。

    熟悉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震,似乎忘了自己正在下坠。

    一道有力的拉扯将我从呆滞间拉回,我连滚带爬摔入了一个漆黑的山洞。

    额角有重击的钝痛感,我尚未回过劲来,就陷入永久的黑暗。

    我睡了三千年,似乎从没梦到过谁,头一回,我在自己的梦境遇见个亭亭玉立的女子。

    女子侧首,酒窝含笑,樱唇朱红,唯独那眉眼半眯半昧,仿似含着雾气,却看不真切。待欲走近,女子又渐行渐远,背影朦胧,隐在浓雾中,青衫曳地,让人觉得莫名孤寂凄清。

    我醒来,揉揉眼睛,打量着四周逐渐恢复澄明的视野,眼光扫到一个瘦削的身影。

    少年半倚在石壁上,闭眸浅寐。

    我眯眼看他。

    原本柔和的轮廓,却被冰霜冻住般地僵硬,少年紧抿着唇,额头隐有薄汗。

    “不用谢我。”好像一根羽毛掠过心湖泛起阵阵涟漪,少年嗓音清冷却莫名的动听。

    我揉了揉酸痛的腰,默默在心里问候了他的祖宗。

    心间划过一个念头。“邬默。”我试探地开口,眼光却飞到了少年的身上。

    “什么?”少年眼睫颤了颤,终于睁开双眼。

    鱼儿上钩。“我的名字。”我扬起嘴角,瞥见少年神色有异,刚想开口,却听到少年“所以,”

    碧水眸平淡无波,若有所思地打量我几分,又阖上眼。“干我何事?”我不甘地瞪着他,“你没有什么想说的?”

    少年一副“不想理你”的雕塑模样。

    悻悻地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看来是我想多了,这少年并不认得‘邬默’。

    我含恨为自己的蠢默哀了三秒钟。

    静下心来,我才惊觉自己身处一个狭窄的山洞。远处隐约传来叫嚣之声,有火光闪现。

    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伴随嗤嗤的响声,头顶似有重物急速向下坠落,我来不及躲闪,被一双炙热的手拉进温暖的怀抱,我站不稳立时向前倾去,身下人溢出一声闷哼。

    我发觉自己趴在一个柔软事物上,我动了动身子,想爬起来。

    身下人重重地喘息,眉眼紧蹙。

    “你受伤了?”我不敢再动,小心地试探。少年紧抿薄唇,未置一言,哀怨的目光让我心头一紧。

    我现在与身下少年以极其暧昧的姿势相触,甚至能清晰地听见怦怦的心跳声。方才这少年救了我,人家受了重伤,现在又被我压在身下,我的老脸顿时有点热。这样想着,我扭动了一下身子,想调整个让他舒服点的姿势。

    他呼吸忽然紧了一下,灼热的鼻息喷洒在我的颈侧,酥酥麻麻,浑身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别动。”他的嗓音不复初见时的清明,声线喑哑低沉,细听来还有一丝颤意。

    我瞧着他白皙的侧脸上一抹绯色,因伤痛泛白的嘴唇染上淡淡樱红,像往生河畔的彼岸花,红艳妖异。美色当前,我却不至于饿狼扑食,谁知远处轰隆一声巨响,我猛地低头,唇上顿时涌起一股软软麻麻的触觉。

    身下人蓦地一颤,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便被重重推开,少年狼狈地蹿起身子。

    我觉得唇边泛着热意,似被烫过。再不敢去看他的表情,匆忙转身逃离这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