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2008年(4)

    更新时间:2016-10-07 23:47:55本章字数:2193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前路渺渺寸难行,一场危机如期而至。

    也就是在易敏见完詹姆斯的几天后,这场金融危机的多米诺骨牌就开始倒下去了,正如她的判断不仅仅烧到了中国,还烧到了她自己的家,江州房地产市场几日来连续下跌,老百姓开始了持币观望的阶段,谁都想等到江州城房市探底的时候再出手。而且就几天的功夫一批外贸企业也大面积破产倒闭,这些都无疑给这个城市重重一拳。

    2008年9月30日,易树仁办公室的三部座机和手机都纷纷响起来,他手里拿着两个座机电话,里面嘈杂的声音以及不断响着,两个副总和财务总监三人都前后脚跑进办公室,此起彼伏的电话声使得办公室里充满了火药味,所有的人都知道出大事了。

    易树仁“喂,我说你大点声,什么停工了,谁跑了”

    电话第一端“易总,工业园停工了,沈强跑了”

    易树仁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复问“谁跑了”

    “沈强,沈强他跑路了,还卷走了账上所有的钱”电话的另一端

    听完话易树仁的大脑已经没了反应世界像是停止了一样,手中的电话无意识地掉落,脑子里嗡嗡地回响着刚才听到的话“沈强他跑路了,还卷走了账上所有的钱”。沈强是这个工业园的大股东,是易树仁的合作伙伴,他们当初建这个工业园区就是希望围绕旁边的江州大学打造一个创业产业园区,让更多的企业和大学生进入发挥集群效应,他们8家股东都是把所有的资金用到了这个项目的建设,可是今天传来的沈强跑路的消息,让人手足无措,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发生的和变化得都太快了,毫无征兆,一个星期前还在周诚的饭桌上推杯换盏,怎么就成现在的样子谁也搞不清导火索怎么着起来的。

    易树仁的助手孟一凡看到易树仁不对头赶忙叫他“易总,您没事吧,您可点挺住了呀,公司上下还指望您活那”

    孟一凡的话惊醒了他是呀那么多人还等着他活那,可现在沈强跑了谁又给他活路那,2个亿的贷款他已经压上了“古城服贸”了。想想易树仁的胃就一阵泛酸水,一下子吐了出来。

    孟一凡知道是易树仁的胃病犯了,赶紧在办公桌上找药嘴里焦急地说着‘药那,药那,这那,来来易总您把这个吃了’

    一边的张副总赶紧将水跑着递了过来。

    易树仁抬头看见张副总慌张的神情,心里很不是滋味,张副总是他当初学徒做鞋的师傅,今年已经60了。易树仁终于开口说话“师傅,我来吧”接过水,看着手中的药,低头深深地喘了口气然后把药咽了下去。不知药的作用还是什么易树仁缓了过来脑子中的嗡嗡声没了,开始清醒了,看到眼前的三个人眼巴巴的看他,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的样子。易树仁有些疲惫但又开口说“没事了,放心吧,我还倒不了,想说什么就说吧”

    孟一凡明知易树仁现在身体不好,但还是咬了咬牙不得不说‘易总,沈强跑了还卷了工业园和他公司的钱,现在都闹了起来’

    易树仁打断孟一凡说“我不听他公司的事,说工业园”

    一直没说话的郑副总赶紧说“工业园那边传来消息说员工知道沈强卷钱跑了,闹着说要上咱们这要工资那”

    易树仁“多少钱,看看咱们账上够不够”

    孟一凡着急的说“不能给易总,这笔钱咱不能出,沈强是法人,要钱去他公司,砸锅卖铁也是他们那方”

    两个副总也纷纷点头说“就是”

    易树仁生气地说“我让你算就算去。

    孟一凡看像张副总,张副总马上说“树仁,一凡说的对,现在给这笔钱,咱们账上的现金流就该断了,再说股东又不止一家,让他们闹去”

    易树仁“师傅,事情闹成这样子我们也有责任,咱们不给工资你让这些工人上哪要,沈强那恐怕都人去楼空了。

    孟一凡插话说“那也不该咱们,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欠着,走司法程序去,大家摊,最好立马宣布破产干净利落”

    易树仁“你,你......”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郑副总和张副总都分别过去扶着易树仁说“别激动别激动,一凡都是为公司好”“就是的,先别激动刚好点,自己人犯不着”郑副总

    易树仁缓了缓说“你到底去不去”显然是对孟一凡说

    孟一凡也起了急脾气“您总点给我个理由吧”

    易树仁“没理由”说完话一下就瘫坐在椅子上,直喘气。

    孟一凡看到此状很是心疼,他跟易总有10年一路看着易总做人做事很是佩服,把他当半个父亲看。语气软了下来“我知道您什么意思,担心那些工人还有指望着这点钱过日子的一家老小”

    易树仁平缓谢“知道,那你还不去”

    孟一凡反驳道“可您这一发善心,咱们员工怎么办,他们也指望这钱那”

    易树仁“账上有多少钱我清楚,足够用”

    孟一凡哎一声,大家都不说话

    张副总看着孟一凡打破僵局说“去吧,听树仁的,工人拖家带口的不容易”

    孟一凡怄气地说:好好好,都不容易,就我容易,行了吧,我这就回财务。说完孟一凡转身就走了,他虽气可是心里明白易树仁的苦心,只是他的位置不好担着,公司的钱都在他这管着,这金融危机一来那么多的企业转瞬就没了,他们公司的现金流也不充裕,花钱的地方还多着那,他现在恨不得一分钱掰两掰花,可现在要给出去一笔不该给的着实是不愿意,但是看易树仁那个样子也真没办法,在这间公司的人都知道易树仁的脾气,决定了就不会改。

    易树仁气急了在后面说“你给我站住”可是孟一凡已经出去了。

    张副总赶紧劝“行了,他也难,这不都去了吗,别生气了,喝点开水吧,你这样用不用给家里打个电话”张副总其实是在故意转移话题。

    易树仁挥手说“哎打什么打,师傅你就别添乱了”

    张副总“行,那你就消消气,别再跟那混小子生气了,我呀真怕你有个好歹,没法和家里和大伙交代”

    易树仁“师傅您老放心吧,都打拼这么些年了,我能挺住,就是今天太突然了。”

    张副总松了口气说“那就好”

    可是事情真能这么顺利解决吗?易树仁真的能挺住吗?孟一凡真的能划拨出钱去吗?要知道天下无巧不成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