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手术室命案

    更新时间:2016-09-04 10:38:05本章字数:3067字

    夏晓晓眼圈也有些微微泛红,一个劲儿的在安慰。好一会儿之后中年女人才又继续述说起来。

    茜茜爸走得早,这么多年我一个人拉扯茜茜长大,要是茜茜真出了什么事,叫我怎么活,怎么活。

    中年女人有些激动起来,夏晓晓刚准备再次安慰,房间艾文丽突然大叫一声,夏晓晓反应迅速,起身冲进去。

    场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宋茜死死咬住艾文丽袖口就是不放,左右不得之下艾文丽有些来火,抵着宋茜想强行推开。

    “茜茜,茜茜,我是妈妈,我是妈妈,警察是来帮你们的,咱放开,咱放开。”

    宋茜母亲见这情况,赶紧护住宋茜的同时半跪在床头央求宋茜放开。

    可宋茜完全没反应,依旧死死的咬住艾文丽,手脚要是不被艾文丽抓住,不定会干点什么出来。

    中年女人早已经成为泪人,我也有些受不了,鼻子凉凉的,夏晓晓更是偷偷抹眼角。

    “阿姨,这是病,怎么没去看医生?”

    刚我就想说这事儿,夏晓晓先提出来,不过宋茜这情况,恐怕不止生病这么简单,更何况涉及到黄丽的案子,更是笼罩上了一层诡异色彩,我还有些担心夏晓晓口无遮拦把黄丽的事说漏嘴,这样只会对眼前这可怜的中年女人徒添担忧。

    “看了,茜茜怎么也不肯出门,后来请外面诊所的医生来,茜茜还把人打了,幸好人家不追究。”

    “夏晓晓,马上联系老大,告诉他这里的情况,让他想办法请些专业医生过来。”

    “收到!”

    夏晓晓刚拿起手机,我的手机就响了,拿起一看,是老大。

    “乔诚,现在在哪儿?医院这边又出事了。”

    艾文丽留在了宋茜家待命,夏晓晓跟着我出门,老大在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过听起来应该挺严重,按照灵案组特殊存在来看,能惊动老大的至少是命案,而且应该和黄丽案子有关系。

    电话里老大让我们直接上十一楼,临进电梯我瞄了一眼楼层指示,十一楼居然是手术室。

    “乔诚,你说会不会是郑医生出事?”

    夏晓晓和我想法一致,离开医院前郑超在十一楼手术室,如果真是续性案件,应该就是郑超,至少也和郑超有关系,

    “有这可能,到了就知道了。”

    电梯门开,我和夏晓晓同时站出去,预料中的嘈杂场景没有见着,现场只有四五个同僚站在手术室外面,很意外的见到莫秋在走廊里坐着,看我们来也不打招呼,自个儿推着轮椅盯着走廊顶上在看些什么,时而紧皱眉头,时而又死死的咬住嘴唇,看上去很是迷惑的模样。

    夏晓晓想上去打招呼被我拉住。也是这会儿另一部电梯开了,牟洁和孙东生各自提着白色箱子站了出来。

    “诚哥,你也在?”

    “生哥,牟法医,你们这是?”

    “手术室发生命案,有医生死得蹊跷,我们来做现场勘察。”

    没再去理会独行于走廊的莫秋,我们急匆匆的走进手术室,没看到人,继续跟着现场同僚进了术后更衣室。

    老大居然独自一人在现场,这会儿正蹲在地上仔细的盯着地上的尸体。

    “老大,周队长!”

    “牟医生麻烦了,接下来看你们的,乔诚,现场交给你,莫秋还在外面,我得找他聊聊。”

    老大走了,摊子撂给我,幸好我了解他脾气,不若还能产生多少误会,接过孙东生递来的手套,我开始进入现场,夏晓晓也跟在身后。

    “乔诚,不会又像黄丽尸体那么恶心吧?”

    “这个说不准,你要是扛不住就先出去。”

    “切,哪有,上次是因为没心里准备,这次肯定不会了。”

    更衣室设计比较简单,左右俩边都是储物箱,中间一条长凳,唯一的窗口都比较小,天已经黑了,城市的夜色从外面透进来,却磨不了现场的死亡气息。

    尸体就在储物柜下面趴着,目前还不知道是不是郑超,看背影有些像。

    空调似乎开得有些低,总觉得阴冷。先我们一步的牟洁蹲下开启手里皮箱正在工作。 

    “真是郑医生!怎么会这样?

    夏晓晓也快我一步站过去,看到正面之后满脸惊讶,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正在初步检查尸体的牟洁。

    “别动!”

    这一回夏晓晓未显出半点惧意,伸手还想将郑超的尸体翻过来,但被牟洁阻止,赶紧缩回手。

    “牟法医,有什么发现?郑超在医院里出事怎么没人抢救?”

    医学方面我是外行,郑超死于医院,按理说应该会有一系列的抢救措施,但现在这姿势,不太像被抢救过。

    “很简单,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亡,你们老大特地打过招呼保护现场,我知道你关心什么,和黄丽的情况的确有部分类似,你们看。”

    牟洁撩开郑超手术服,后背处赫然有条半月形小口,稍显殷红,不见显性血迹,尸体被翻过来,牟洁指着胸口,居然同样一条小口,同样的殷红不见血。

    “牟法医,你的意思是?”

    “对,你看,死者面容扭曲发青,眼球凸出,十指成爪状,很明显为过度惊吓所致,但真正的死因应该穿胸的两个口子,当然,这这只是初步推测,具体还要等尸检结果,从目前情况来看,和黄丽的确有共通的地方。”

    “牟法医,以你的专业判断,造成这样的伤口应该会是什么样的作案工具?”

    “初步判定应该类似于工程卷尺,但卷尺作为凶器强度又不够,我们只用证据说话,这些都是假设性推断,具体情况只有等进一步尸检后再做出结论。”

    牟洁冷着脸说明情况,之后继续清理现场不再开口,而我也沉默下来。孙东生这小子平时嬉皮笑脸,工作起来也不马虎,一脸严肃的在现场搜索可能的蛛丝马迹。

    “诚哥,过来看看这个!”

    孙东生蹲在在更衣室唯一的窗口下,似乎有所发现。

    “诚哥,你看这是什么?”

    “树叶,还是新鲜的?”

    本来已经蹲下来的我立马又站起来,伸长脖子窗外瞧。

    手术室在十一楼,至少也有三十米左右,城市绿化树木绝不可能有这么高,案发现场出现这样一片新鲜树叶,的确存在蹊跷。

    “会不会是风吹进来的?”

    夏晓晓站在我俩身后突然开口,吓我一跳。

    “我去…夏警官,下次说话别这么突然,会吓死人的。”

    没等我开口,孙东生身子一抖,转身就就想骂来着,看到是夏晓晓,硬是把语气降下来。

    “孙医生,你们不是成天和死人打交道吗,怎么也怕?”

    “死人不怕,死人能活过来才可怕,没见过之前真没觉得有什么,黄丽…算了,不说了,乔诚,这,这叶子我带回去,有什么发现我会通知你。”

    孙东生从箱子里拿出镊子,小心翼翼的将叶片夹起来准备往证物袋里放。

    “生哥等等,换个角度。”

    叶片上的纹路,突然有种熟悉感,自己在哪儿见过?不太能确定,让孙东生换个角度再看,熟悉感居然没了。

    “诚哥,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可能是错觉,你先收起来,我们再找找,看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结果稍显失望,案发现场除了一片树叶之外,倒是提取到数枚指纹,但这是也算小范围是公共场所,通过指纹获取线索的可能性不大。

    尸体被新到的同僚抬走,牟洁他们也走了,还剩下几个照相的同僚正准备离开,老大也就在这时候回来,没见莫秋。

    “收队!”

    “老大,你就不问我具体情况,就这样收队了?”

    “不用问,让你们收队就收队,所有人必须马上离开,这是命令。”

    老大态度的坚决让我明白更衣室一定有什么状况,有其他部门的同僚在,不便当面问,招呼着夏晓晓迅速离开了现场。

    随着电梯一层层的往下落,突发奇想为什么不从八楼出去看看,老大却在第一时间拉住我伸出去的手,转身一看,眼都绿了。

    什么时候老大的脸如此苍白,还有夏晓晓,整个人显得特别萎靡,更或者叫做无神。

    电梯,如此狭小的空间,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鬼?难道找上门了?

    “老大,夏晓晓,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身后夏晓晓出声回答。

    “叮…”

    电梯突然就停了,抬头一看,数字停在八楼,刚因夏晓晓正常回答收下来的一丝丝心立马又提上来。

    我抱着巧合的心情往后退了退,毕竟这是公共电梯,八楼进人也属正常。

    门开了,眼睛也开始越睁越大,会有谁?谁也没有,门外空荡荡一边,这样紧张的情况下,我居然想起一电梯‘你能看见我’的笑话来,只是我现在的确看不到外面。

    ‘轰…’

    几秒钟之后,电梯门开始合拢,我紧张的心却并没有放下来,再加上身后俩人对这事儿半点音儿都没出,这…

    就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一刹那,突然一只手伸在电梯门缝隙之中,电梯再次打开,我感觉到自己腿微微闪了几下,不由得往一旁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