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闹鬼

    更新时间:2016-09-05 10:21:58本章字数:3031字

    门再次开了,手的主人站进来,一个女人,四十来岁,头发显得有些凌乱,面色倒没看出什么,只是这穿着有些刺眼,这么热的天,居然套着一件毛衣,下面却是一条齐臀短裤。

    看上去有那么一丝怪异的女人代表不了什么,每个人的习惯而已,但就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我一步站了出去,并告诉老大和夏晓晓先走。

    这么做倒不是因为在电梯里真怕了,而是我有新发现,电梯之外居然漆黑,这才是让我站出去的原因,同时也发现我们坐的这部电梯和三天前张晓慧是同一部,医院设计我不熟,这倒没什么,只是这黑的的确巧合了些。

    我知道这世界上存在巧合,但并非事事都能巧合,往往巧合的背后总会有蛛丝般的联系。医院是什么地方?停电的几率微乎其微,几天时间内先后出现故障,这本身就不正常。

    老大并没有阻止我的行动,夏晓晓想跟出来,却被老大拉住,随着电梯门的再次关闭,我开始漆黑的八楼里寻找自己希望出现的线索。

    走廊里的确昏暗,也见不到一个人影,远远看到红色时间牌还在跳动,尽头处几盏应急灯的光晕让我无法看清背后。

    有些矛盾,我希望见到张晓慧所说的那一幕,同时又伸手掏出舅姑婆送我的红线坠,一丝不惧那是假话。

    往前,我准备穿过走廊去向护士站。

    红色时间牌有些刺眼,开始看不到依旧昏暗的前方,一个影子,我看到了,从应急灯口出来,他在跳,张晓慧说的情况真发生了,腿有些软,但我并没有往后退,只是就这么盯着,看能搞出什么来。

    跳,的确在跳,和张晓慧描述的基本一致,那影子每一次往上跳都能到走廊顶部,而后又慢慢的落下来,只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无论我怎么仔细看,就是看不清那上下跳动的脸。

    几分钟后我做出一大胆决定,过去看看,刚是几步,眼前突然一亮,居然来电了,上下一望。第一时间朝走廊尽头看去,影子,那有什么影子,或者已经消失在尽头。

    是人?有人做怪,迅速加快步子,不到一分钟已经赶到护士站,护士站没人,虽然来电了,但整层楼显得一片死寂。

    “咔嚓…”

    轻微的一声吓我一跳,护士站旁一房间开了,护士长站了出来。

    “乔警官,这么晚了还没走?”

    见到活人心里稍显稳下来,但很快又因为只见到护士长一个活人心有不安。

    “护士长,到你这资格应该不用值夜班了吧。”

    “以前不用,这几天特殊时期缺人手,院领导安排我来带带年轻人。”

    “这么大的医院怎么不多配几个护士?”

    “哎,按理说张晓慧都应该让她休息,可人手这么紧张,向院里反应了好多次都没回应,这几天黄丽出事,又有个小姑娘一直联系不上,只有我来顶着。”

    “联系不上,护士长不是说请假吗?谁联系不上?宋茜?”

    “对,就是这小姑娘,联系几天了,电话一直关机,小姑娘别出什么事。”

    “护士长,向你打听个事,宋茜和黄丽平常关系怎么样?”

    “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至少没什么矛盾,乔警官,你不会怀疑黄丽的事是宋茜干的吧?应该不会吧?”

    护士长一脸惊讶,想要辩解点什么,却又显得不知道怎么开口。

    “没有,就是随便问问,对了,怎么你们医院怎么老是停电,万一遇到紧急情况怎么办?”

    “你说停电啊,最近几天不知道怎么了,说是检修,可检修应该在白天才对,都是晚上停,虽然有应急灯,但还是不方便,不过没法,停电我也只有通知病人早点休息。”

    就像之前夏晓晓说的那样,护士长也显得很无奈,一边和我说着,一边还从站里拖出一沓资料准备工作。

    “护士长在人民医院工作很多年了吧?”

    “对,二十多年了,以前我在康复科,来骨科也有几年了。”

    “私下里有没有听过骨科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比如闹鬼?”

    “特殊的事?黄丽这件事算不算?张晓慧和郑医生虽然不说,但我看得出他们两个情绪非常不好,尤其是郑医生,这几天除了和病人交流外几乎不说一句话,科室主任还找他谈过话,从头到尾一句不说,科室主任安排他休息也不肯,反倒每天手术不断。”

    听上去这护士长还不知道郑超出事,说话间显得比较惆怅,向我淡笑了一下,不再准备说着什么,埋着头准备写资料,看上去已经不想和我多谈,而我也不再有问题,转身准备离开。

    “乔警官…”

    “还有事?”

    “你刚这么问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

    没有打断她,护士长杵了杵笔头似乎在回忆。

    “应该是我没到骨2科之前发生的事,当时好像是一个车祸病人,六十几岁男性,送来的时候脚断了,手上好像有外伤,所以不能立即动手术,病人的老伴不理解,以为是医生故意拖着,也就成天跑到医生办公室去求医生,后来当时的主治医生烦了,也不解释直接拒绝,没想到病人第二天就死了。”

    “死了?”

    心生诧异,这场景似曾相识,几个小时前八楼阳台处不就上演过这一幕么?郑医生,难道这一幕重演?脚有些麻,换个姿势,等待护士长下文。

    我想想啊,听说是死了,后来虽然查出原因是内脏出问题和骨科无关,但病人老伴不理解,成天跟着主治医生,只要一见到就去抱住医生诅咒不得好死,警察来了多次,谁也拿老太婆没办法,其他家属也因为赔偿问题任由老太婆闹,谁知道太婆来真的,不久后一天晚上撞死在八楼走廊,脑浆流了一地,听说死前还咒骂这里所有的医生,说她死也不会放过这里的医生。

    后来骨2科医生病人在夜里总会在走廊听到咒骂声,有病人还说在走廊里见到过脑袋还在滴水的老年人,嘴里不停在骂着什么,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愿意值夜班,再然后基本上都走了,郑医生他们这批医生好像就是那时候来的科室。”

    “护士长,你的意思是有鬼?”

    “这个…以前一直不信,不过私底下大家都在议论黄丽死得挺惨的是吧,乔警官?”

    “没那么严重,会找到凶手的,等到视频设备恢复,真相立马就会出来,打搅你了护士长。”

    “不客气!大家都希望黄丽的事早一点出结果,这样科室里的小姑娘也能安心工作,我也用不着值夜班,上点年龄值夜班熬不住。”

    护士长有些难为情的说实话,回以笑容表示理解,回头再次站到走廊上,阴冷依旧,撞死人,咒骂,闹鬼,再加上我半小时前自己亲身经历的那一幕,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难道真有鬼?”

    “叮…浪奔浪流…”

    电梯开启,兜里手机铃声也突然响起,身躯微微一抖,摸出手机,一步踏进电梯。

    是老大,接起来一听,喂了好一会儿电话里没回应,紧接着就是‘嘟嘟嘟’忙音,电话断了,心里更是紧张起来,闹鬼,电梯。

    几秒钟之后立即又释然,这‘鬼’闹得,连基本常识都没了,电梯里怎么可能有信号。

    一楼出门,穿过冷清大厅来到停车场,老大开着车灯在等我,副驾驶坐着夏晓晓,莫秋在后座。

    “老大…”

    “上车,回局里说。”

    “老大,还回局里?都不带下班的?我这半拉子单身汉还好办,夏晓晓同学人家男朋友可不乐意。”

    “乔诚,我什么时候有男朋……”

    “乔诚,加班和滚蛋比起来你觉得怎么样?”

    “好吧,老大我错了,回去,我选择回去。”

    “算了,不用,大家今天也累了,我请客,你们说哪里吃夜宵,最好能找个僻静点的地方…”

    夜宵地点最终还是回到办公室,艾文丽带了很多烧烤回来。

    “老大,这福利不错,以后跟定你了。”

    “吃吧,吃完了咱们还有正事要办。”

    老大提正事,不太明白,不过从他眼神里可以看出和莫秋有关系。

    十几分钟后,几乎已经习惯的魔方声停歇下来,我知道正事要来了。

    “毒,乔诚,莫秋告诉我这可能是一种毒,一种非常厉害的毒,轻则能令人至幻,重则能直接致人死亡,关于莫秋我得先向你道个歉,他的身份非常特殊,他答应进灵案组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是谁。”

    好奇怪的条件,不过我能接受,但凡有真本事的人总会有些怪癖。

    虽说理解,但对莫秋却更加好奇,不过当务之急不在于此, 其实见到黄丽尸体我曾经有过猜测是不是中毒,但因为太过怪异最终被否定,现在提出来,老大应该有说服大家的证据。

    “老大,我只有一个问题, 至幻或许还能说得过去,但什么毒能让一个死人‘复活’过来?有些说不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