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蛊毒

    更新时间:2016-09-06 08:58:35本章字数:3142字

    话我故意提高声调,目的也为了让莫秋听到,引发其回话,至少也会停下手中再次响起的魔方,事实却是莫秋完全没有反应, 完全沉浸在自我世界中。

    向老大摆了摆手表示无奈,老大的反应倒很奇怪,似有责怪之意,由此看来老大应该非常重视莫秋,换句话说他的来头不小。

    “队长,不是闹鬼吗?”

    “好了,这里是郑超死前所接触过所有人的口供,吃完就先看看,莫秋的提醒咱们可以作为一种参考,真相大白之前,任何可能存在。”

    老大这话有意思,刚还有些斩钉截铁般提出莫秋所言,这会儿又带弯儿了,这就是老大,一个不到最后一切什么都敢于推翻的老大。

    洗手看口供,准备通宵,两年前的感觉回来了,这是灵案组第一个案子,即便是鬼我也要将其揪出来。

    凌晨两点过,口供已经被我翻来覆去看过好几遍,郑超在手术室里能接触到的人就那么几个,反复印对之下,似乎没有一人在撒谎,手术完成后,除了郑超外所有人都已经离开现场,这一点十一楼手术层监控视频里也显示得清清楚楚,也没有见到任何外人再次进过手术室。

    自杀?这是绝不可能的结论,一个人不可能自己被自己吓死,更何况郑超身上有穿胸而过的伤口,这样的自杀也就更不可能。

    老大赞同我的想法,但郑超死亡却是事实,凶手会用什么方式,什么途径杀的人呢,难道真是因为幻觉所致?

    我提出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凶手提早藏在更衣室,作完案后也一直没有离开,说不定现在都还在更衣室。

    这一推测被老大否定,原因在于十一楼走廊里48小时内的监控都已经调查过,没有见到任何可疑人员,至于凶手还在现场就更不可能,案发后十一楼每一个房间都已经搜索过,没有任何发现,而且现在都还有人盯着监控,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任何可疑情况。

    我很惊讶老大的办事效率,同时也带着笑话般对老大的48小时监控调查提出异议,老大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别忘了他刚从什么地方过来,鉴黄组,果真好地方。

    黄丽的问题都还没能完全解决,又是一个郑超,我开始出现一种感觉,要是不能及时破案, 接下来可能会死更多的人。

    “算了,今天大家都幸苦了, 想回家的自己回去,想留在这儿的,办公室有沙发,明天早上八点钟,除莫秋之外的所有人都得出现在人民医院,每一个细节都要从新理一遍。”

    老大下了赦令,夏晓晓直接坐在沙发上,而我心里反倒空荡荡的,原本期待的正事居然没有,也不知道老大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老大的电话响了,听那意思好像是法医科,放下电话老大眉头就微微皱起来,而后看了看在办公室角落里玩儿这魔方的莫秋。

    “毒,真是中毒,刚牟洁医生打电话告诉我们,郑超身上的两条口子并没有穿胸而入,他的真正死因于一种心脏麻痹的毒素,不仅郑超是这样,黄丽也是这样,但这种毒素非常奇怪,牟法医说她也从来没见过这种致命毒素,还有…”

    “还有什么?”

    老大在紧要关头停下那么一秒,感觉在卖关子, 我了解老大,应该不是,但夏晓晓已经迫不及待的追问起来。

    “还有就是,牟洁法医告诉我她不仅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毒素,甚至连这种毒素是以什么方式进入到体内都无法得知。”

    老大在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往莫秋身上盯,我算明白了, 原来老大也不算了解莫秋的底细, 当莫秋提出是毒的时候老大也不太相信,现在恐怕服了。

    “莫秋,能不能的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毒?”

    老大终究还是开口问起,莫秋手中的魔方也在三分之一秒内停止。

    “乔诚,我能看看你脖子上的红线坠吗?”

    莫秋突然冒出一句毫无头绪的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我身上。我微微迟疑,然后站了过去, 莫秋直起身躯仔细端详几秒红线坠,而后萎下身躯埋进轮椅点点头。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在郑超身上看到一股黑气,那就是毒,一种只有我才能用肉眼看到的东西, 正常人如果接触久了也会中毒!”

    这一句倒在点上,但却和我脖子上的红线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莫秋此人不仅神秘,而且混乱,至少现在给我的感觉是这样。

    “周队长,乔诚能到灵案组来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经是刑警队的大案高手吧?郑超身上的毒我也很久没有见过,是蛊毒!”

    “蛊毒?”

    “蛊毒?”

    同时发声的是夏晓晓和骆军,这小子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看来这俩字对他的诱惑力非常之大。

    “对,蛊毒,我现在也无法弄清楚到底是什么类型蛊毒,得你们自己去慢慢寻找!周队长,这件案子你最好全权交给乔诚办,有他在应该不会出问题。”

    “我?”

    “对,就是你…”

    “莫秋,我还有一个问题, 死人‘复活’这怎么解释?”

    “嘿嘿!”

    莫秋冷笑一声, 继续自己魔方大业,已经站起来的骆军一声‘切’,然后又蹲回椅子。

    “收工,该回家的回家,该回宿舍的回宿舍,想留下的自变。”

    工作外老大的洒脱我见识过, 他这么说我也照着做,回宿舍洗澡睡觉。

    次日一早,我已经再次来到八楼,没想到夏晓晓比我还早,这会儿正盯着走廊顶部那时间牌发呆,老大不见来,艾文丽却到了,并告诉我老大真将案件全权交给我。

    经过昨晚一讨论,我潜意识里已经在将案件围绕在一个‘毒’字上, 法医科牟洁也来了,正在和孙东生一起收集空气,如果在空气里能找到至幻残留物, 那八楼闹鬼一说自然不攻而破。

    骆军昨晚上又打了一晚上烧脑游戏,早上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正在大睡,很不情愿的爬起来为我彻底的找出黄丽和郑超俩人档案内外可能有的交集点,既然同时蹊跷死亡,总会有些蛛丝马迹。

    护士站正在交班,我们一行人进黄丽案发值班室的举动引起了不小内部轰动,好些护士妹妹都在目送我们进去。

    现场和昨天看到的一样,没有血迹,也没有任何异味,整间屋子布置简洁,很难将这里和闹鬼或者杀人现场扯上什么关系。

    “走吧,一个病室一个病室的重新问,看看有没有人在案发当晚听到过什么,还有夏晓晓,催促技术部门尽快恢复三天前那一夜的监控录像,这很关键。”

    “乔诚,你还是不是男人,怎么跑腿打电话的事儿全是我?”

    夏晓晓瘪着嘴有些不乐意,但并不是生气那种,我微微一笑, 盯了盯艾文丽。

    “夏晓晓同学,我倒是想欺负你身边这位艾美女来着,可我哪敢啊?”

    “你就是看她长得好看…”

    话音很小, 但足够我俩人听到,我只有‘嘿嘿’两声一带而过,话可随便说,但事儿都还的继续做。

    逐间病室调查询工程量不小, 而且越到后面越是觉得泄气,所有,的确是所有,所有的病室都像是事先商量好一样,回答全都一致为当晚很早就睡了,什么都没听到,我就不信医院统一睡觉啥的,再往后面询问,依旧出奇的一致, 这本身就已经是件蹊跷事。

    “浪奔,浪流…”

    电话一通,骆军那边异常兴奋。

    “乔诚,你猜我有什么发现?”

    “有情况我请你啤酒烤鸭,重大情况我请你下馆子,快说。”

    “乔诚,这可是你说的,黄丽和郑超之间居然有一腿,正常情况下根本看不出来,但这俩人在一个多月前同时买了一张新手机SIM卡,要不是黄丽用了身份证连我都查不到,两张卡之间几乎每晚都会联系,但每次都不会超过五分钟,你说这算不算重大情况?什么时候请我下馆子?”

    “骆军,你要是连他们通话内容一并黑出来,苍蝇馆子任你选,不过现在只有啤酒烤鸭,抽空给你带回来。”

    “我就知道…”

    骆军那边电话直接挂了,这小脾气,啤酒烤鸭小事,这消息对处于瓶颈的我们来说太重要,黄丽能和郑超联系起来,很多问题说不定就能解决。

    还是没有任何线索,逐间病房的询问工作还得继续,最终拉网式的询问还是没结果,不过另一条信息得到回复,当夜八楼监控视频已经得到恢复。

    虽说监控视频并不能将值班室内黄丽的死亡现场进行还原,但至少能找到她在进入值班室之前的所有行动轨迹,更重要的是我需要找到八楼走廊里闹鬼真相。

    “怎么会这样?”

    火速赶回办公室看完录像之后,所有人都一脸惊讶,当夜的监控视频里黄丽就出现过一次,后来进了值班室就再也没有出来,不过张晓慧就有些奇怪,偶尔居然还能看到她对着空气说话,但她所说的上下跳动的黄丽纯属子虚乌有,可她从电梯口表现出来的又的确是那种表情。

    后来的画面和张晓慧说的基本一致,她在门口看到值班室里有些什么,吓着了赶紧找郑超,郑超进去以后也的确很快就跑出来,没过多久就有同僚到达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