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一死一疯

    更新时间:2016-09-08 07:37:35本章字数:3063字

    不到一小时,医生从监护室出来,面带愧意,艰难的告诉宋茜母亲,人已经走了,中年女人双眼一呆,踉跄几步倒在地上,整个走廊响彻绝望嚎叫声,夏晓晓落泪,我也不好受,就连艾文丽眼圈也红了。

    几分钟之后,宋茜母亲突然从地上站起来,一头撞向柱头,心知不好,想要阻难已经来不及,艾文丽一步踏出,生生将其拉住,力道原因,宋茜母亲摔在地上,也不起来,又是一阵悲切的嚎叫声。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夏晓晓全程陪同宋茜母亲处理后事,主要是怕她又走极端,当然我也有些小心思,希望她能主动向夏晓晓俩人提供的有价值线索。

    整个案件再次停滞不前,几天里我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穿行于人民医院的十一楼和八楼,却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异常,事件也在大多数医护工作人员的高压工作状态下慢慢被淡忘,医院领导层甚至有人提出停用八楼临时值班室,所有值班人员回到原有值班室的提议, 护士长向我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近乎咬牙挫齿。

    而我也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这是医院内部事宜,我也无能为力,最终只能替护士长想到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案发现场随时还得接受警察勘察,院里也就没再继续坚持。

    这期间我又见过几次张晓慧,每一次我都会有意无意让其重新讲一些当夜的细节,试图从她一次次的回忆中找出语言的破绽,当然前提是我并没有告诉他当夜监控录像里走廊里什么都没有。而这个小护士每一次的描述虽有小出入,但大致上都相同,反倒证明张晓慧的确没有撒谎。

    罗宁那边艾文丽跟踪观察了几天,没有任何发现,这心里几近扭曲的男人工作中还算正常,生活似乎都在围着自己儿子转。

    几天里我又去过法医科, 没有什么新料子,孙东生悄悄告诉我牟洁这老司机遇到新问题,到目前为止都还是没有判断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凶器导致郑超死亡,至于毒的问题更没有解决。

    案情完全无进展,老大倒没有过多催促,只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需要人力物力尽管开口,可这比催促还更加难人。

    现在唯一的寄托压在宋茜母亲身上,宋茜和黄丽之间一定有过什么,而这里面还夹杂这一个叫做覃伟民的人,从宋茜母亲嘴里找到这个人应该会有所突破。

    八楼阳台,俩病人正在闲聊,好像在说住院部大楼外爬山虎长得真快,无心细听,手机一直不见响,心中甚是焦急,丢掉烟头,不能再等了, 得让夏晓晓主动提出。

    “浪奔…浪流…”

    刚拨出一个数字,夏晓晓电话来了,说宋茜母亲要见我。电梯,下楼,二十多分钟后我已经到宋茜家。

    整间屋子比之前更显清冷,宋茜母亲眼圈血红,头上白发徒添不少,已经看不到泪水,应该哭干了,找不出语言嗟叹,唯有直奔主题。

    “宋…”

    “乔警官,夏警官,谢谢你们这几天的周到安排,茜茜已经走了,也没什么好怕的了,我会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一切,希望能帮到你们,不过我觉得很难了。”

    “说吧,夏晓晓,尽量速记一下。”

    宋母缓缓的坐回沙发,神情说不出的悲切,紧锁眉头回忆起来,数秒之后这才喃喃的说起来。

    二十多年前,我们曾经都是C市医科大学校友,也是同一个团体成员,那时候还不叫社团,就是几个有同样兴趣的人凑在一起,覃伟民学的药理,郑超学的外科,黄丽和我,还有另外几个个女生都学的护理。

    我们几人的关系非常好,原因在于我们都曾有共同的爱好,学习之外的大多数时间都在一起研究苗蛊,你们现在去C市医科大学老教学楼楼顶都还能看到一个旧棚子,那就是我们曾经的根据地。

    93年7月8号,那个日子我记得非常清楚,覃伟民组织大家开展一次活动,去重庆酉阳苗蛊之乡。

    噩梦就是从这一次活动开始,二十多年了,诅咒一直都在,我们逃不掉,覃伟民已经回来了,他在一个个的报复,黄丽、郑超已经死了,应该快轮到我了,快了。(说到这里,宋茜母亲脸上已经看不到伤心,更多的是一种平静,甚至在嘴角边还有那么一丝丝狞笑。)

    宋茜母亲的话到这里,整件事中所有的人都已经串联起来,罗宁偷听到的黄丽和郑超之间对话也没错,重庆酉阳这地方的确存在于所有当事人中。

    还有一件事也能得到初步证明,蛊毒,灵案组里最神秘的轮椅男孩莫秋曾经说过黄丽和郑超都死于蛊毒,老大和我都产生过怀疑,看来我们错了。

    我的女儿,他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女儿,当年我们并不是不想救他,只是都被吓着了,谁也不敢上去,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进去,他来了,就在我们身边,下一个就会是你。

    宋茜母亲指着夏晓晓,脸上再次透出狞笑,嘴角也抽动起来,口水不停的往下掉。

    夏晓晓吓了一跳,赶紧躲过宋茜母亲指向,情况不对,伸手抓住宋茜母亲伸出来的手,迫不及待得问起来。

    “告诉我们,覃伟民现在在哪儿?”

    “覃伟民,嘿嘿,覃伟民,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变成厉鬼来索命,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嘿嘿。所有人,所有人都会死,啧啧!”

    这次被指对象变成了我,宋茜母亲脸上变得越来越青,口水也在丝丝缕缕一直不停的流下来,无论我们怎么问她嘴里都在不停重复‘所有人都会死’这话,时不时还会出现几声诡异的笑声。

    “乔诚,她怎么了?”

    “鬼知道怎么了?马上叫救护车!”

    夏晓晓的确被吓着,不过我有些明白老大为什么在灵案组里带上这么新毕业的女警,正事毫不含糊,楼下很快就传来救护车声。

    人被接走,夏晓晓这才站在宋茜家门口往里瞧了瞧。

    “乔诚,你说这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鬼?”

    “有!”

    “你真相信有?”

    “对,比如我这种见到漂亮女人就转不过眼的色鬼,也有那种见到帅哥就走不动步得花痴鬼,满大街都是鬼。”

    “乔诚,你,我要回去向周队汇报你欺负人。”

    夏晓晓的话我没有再接过来,开门上车,宋茜母亲对我们现在很重要,得第一时间了解病情。

    再次见到宋茜母亲已经在四院(c市精神病院),听急救车上医生说,人在路上初步诊断之后直接就拉去了四医院,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但还是有些郁闷,最接近真相的一刻又这么断了,夏晓晓也很郁闷,不仅因为案子,也为宋茜母女的悲惨人生嗟叹。

    病情得到确诊,宋母为急性大脑功能缺失,也就是疯了,我仔细问过医生,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多于突然遭受打击发作,宋茜母亲应该就是如此,见完医生我去看过她,独自一人在病房,头一摇一摆嘴里还在不停念叨‘都得死’,试图重新沟通,却毫无作用。

    夏晓晓又多了一个任务,破案之前每隔几天来看看这可怜女人,我的目的很冰冷,就想在宋茜母亲嘴里再获得更多信息,我知道夏晓晓也乐意做这件事,所以让她来。

    灵案组办公室,老大和艾文丽都不在,莫秋依旧在角落里无数次的重复着魔方,骆军嘴里咬着根烟,眼睛睁得无比大的盯着电脑屏幕。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线索似乎还能接起来,我得好好捋一捋。

    黄丽、郑超已经遇害,宋茜自杀,宋母疯掉,目前已经三死一疯,就像老大说的那样,要是再破不了案,当真得卷铺盖滚蛋了。

    从宋母嘴里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们得到一个新的名字,还知道有一群围绕着这个名字的人,宋母应该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如果我估计得不错,黄丽和郑超也都应该是。

    “骆军,立马帮我查个人,C市医科大学曾经的学生覃伟民,我要他所有档案。”

    “收到,去撒尿蹲个坑,回来就应该妥了。”

    “没事,我等着。”

    “乔警官,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十几分钟后,骆军眼盯着屏幕开口,我一口喝掉杯子里的水接过话来。

    “我选择一起听!”

    “切,没意思。坏消息是覃伟民在93年以后就没有任何档案。”

    “93年?没有档案?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覃伟民长得还挺帅的,这小模样恐怕男女都得通吃。”

    “骆军,看来有必要向老大反应一下你的工作情况。”

    “别、别、别啊,乔警官,那个年代就没电脑,我也好不容易才找到补录学校档案,覃伟民原本应该还有一年才毕业,档案的确只到了93年。”

    “夏晓晓,咱们走!另外骆军你根据现有资料查C市所有叫做覃伟民的人,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骆军说得有道理,网络不是万能,C市医科大学肯定要去,现在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