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护士长

    更新时间:2016-09-09 23:21:45本章字数:3170字

    “乔诚,累死了,为什么又是我,不还有个艾文丽么?”

    “这不就你在么,更何况夏同学你又能干又可爱,当然是你,这样,为了犒劳你,等案子破了我请你吃大餐,五块钱那种。”

    “小气,五块钱最多能吃几串麻辣烫。”

    “还有我,乔诚,我的啤酒烤鸭啥时候兑现?红口白牙可得说话算数。”

    骆军叼着烟头也没抬,和夏晓晓站在了统一战线。

    “等案子破了,咱也有心思好好搓一顿,说话算话。”

    “切…”

    c市医科大学成立于二十世纪初,前身只是一个民国时期医学培训班,后来慢慢发展成为今天承载万千医学学子的摇篮,和别的大学恢宏气派的现代学府模样相比,C市医科大显得很低调,高楼就那么几栋,大多数都是那种多层老楼。

    校长办公室在其中一栋的三楼拐角处,亮明身份之后我直奔主题,校长很配合,当即就让档案管理的工作人员查询覃伟民的资料,只是和骆军查到的并无二样。

    覃伟民当年的班主任也找到了,现在已经是副校长,还算顺利,很快就见到。

    当听说我们是来调查覃伟民,孟校长略显吃惊的看了看我们,并说出一句令我和夏晓晓吃惊的消息,覃伟民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我以为那只是疯癫的一句话,没想到真已经死了。

    “孟校长,你能确定你说的是覃伟民?”

    “当然能确定,覃伟民是本市人,也是我哪一届学生里面最有医学天赋的苗子,只可惜啊,可惜!整天对什么苗蛊感兴趣,最终也死在重庆酉阳苗家寨子里,而且…算了,就是因为这样我对他的记忆非常深刻,真的很可惜,怎么了警官,这么多年的事还有什么问题吗?”

    孟强话里似乎另有隐情,追问之下他又表示没什么,不再追下去,我先得把整体情况弄明白再说。

    “对了孟校长,当年他们在酉阳的情况能不能麻烦您详细的说一下?我们最近有个案子和覃伟民有些关联。”

    “哦,可以,我想想啊,92,应该是93年吧,刚放暑假不久,覃伟民来找我借三百块钱,说要去重庆酉阳苗寨,我当时还说了他一顿,不过还是给了他三百五十块,多出五十让他有些富余,十几天之后,一起去的同学都回来了,唯独不见覃伟民,我有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覃伟民在苗寨遇害,连尸体都没有找回来,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后来听说覃伟民的父母还举行过葬礼,具体怎么一回事我就不太清楚了。”

    “哦,是这样,谢谢孟校长,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当年一起去苗寨的人除了覃伟民之外,还有些那些人,能不能提供一下名单,联系方式?”

    “这个你倒难住我了,都二十几年的事,我能记住的不多,想想,我好好想想,好像他们中有几个就留在本市,还都在人民医院,有个叫刘丽还是黄丽,还有个郑超,对,郑超,另外还有一个宋娇,我记得那女娃很朴实,另外还有个什么娟来着,朱、朱丽娟,对就是朱丽娟,剩下的还有谁都忘了,记得好像是六七个人,真记不住了。”

    “宋娇?乔诚,宋娇不就是宋茜的母亲吗?我在医院的责任书上见过她名字,原来宋茜跟着母亲一个姓。”

    夏晓晓心直口快,没等孟校长把话说完就直接抢过话头。

    我对着孟校长一个歉意的笑容,夏晓晓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也腼腆的笑起来,孟校长摆摆手表示理解,尴尬就这么过去。

    从孟校长处出来,收获不多,但并非没有,覃伟民二十年前就已经遇害这情况让我始料不及。

    当年的苗寨之行一定发生过重大情况,以至于宋娇会在女儿出事之后不停的祈求已经死去的覃伟民放过,是否真的有鬼这还不好说,个人觉得应该是宋娇的一种心理恐惧。至于宋娇女儿跟着她姓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又不是非要和父亲一个姓氏。

    夏晓晓从孟校长处出来之后一直闷着不怎么说话,我笑着准备安慰一下。

    “怎么了,夏同学,还在为刚才那事不好意思?不就是大学校长么?没什么大不了。”

    “去、去、去,大学校长算什么,我在想另外一件事,你有没有觉得朱丽娟这名字有些熟,就好像在哪里见过?”

    “见过?”

    原本打算回去后立马让骆军用公安局内网查找出朱丽娟,夏晓晓居然又在说名字有些熟,仔细想了想,猛然想到了什么,夏晓晓已经抬起头来。

    “乔诚,八楼骨科墙上公示栏,护士长朱丽娟!”

    完全没想到朱丽娟会是她,之前我们还曾一起聊过,没看出护士长朱丽娟有半点异常,那个故事,那个病人家属撞死在八楼的故事,郑超在去手术室前遇到的那个家属,巧合?真是巧合?

    我相信这世界存在巧合,但那都是小几率出现,大多数的巧合都会是很多因素所聚集成一场因果。

    “乔诚,走啊,咱们马上去找朱丽娟,只要能从她口里知道当年的事,凶手不就能很快找到了么?”

    夏晓晓在催促,不过我并没有动,而后摸出电话拨通了艾文丽。接通后没等我先说话,那边就以冷冷的声音告诉我去法医科一趟。

    老大和艾文丽都在,牟洁熟练的将黄丽尸体拉出来,让我们自己看。

    下意识里并没有发现什么,直到两三秒后老大淡淡让我看伤口有什么问题。

    仔细一看,惊叹不已,黄丽身上原有的近百道伤口居然都已经愈合,只留下一条条暗红色的疤痕印迹,这就有些恐怖了,一个死人身上的伤口居然还能自我恢复,那要是再过一段时间真就能‘复活’过来么?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无稽之谈,之前已经有过一次,真出鬼了?

    “蛊毒?如果真的再次出现复活,会是个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老大,我还有事先走了,艾文丽,这次得你帮忙。”

    老大摆了摆手,眉头从没有皱得如此深,我知道他也很担心,案子还没破,又出现这样怪异的尸体,一旦这泄露出去,整个社会都会恐慌,到时候就不是滚蛋的问题。

    骆军那边来电话已经查到护士长朱丽娟的档案,的确来自c市医科大学,比覃伟民高一级,同时期并没有第二个叫做朱丽娟的学生,所以覃伟民的探险小组中一定就有这护士长。

    独自一人来到八楼,各种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护士站并没有见到张晓慧,也没见到朱丽娟,一打听居然都在休假。

    “护士大姐,帮个忙行不?”

    “警官,我应该比你小吧?什么时候成大姐了?”

    找了个稍微空闲点的护士,我得让他帮我一个忙,结果一开口有没走心,搞得自己略显糗态。

    “好吧,护士妹子,算了护士同志,能不能帮忙打个电话给你们朱护士长,就说公安局有人找她了解点情况。”

    本想换种称呼,想想又不太适合,干脆一本正经的办案起来,脸上严肃的几近僵硬,自己都觉得别扭,对面几个护士妹子居然偷笑起来,有人拿起电话拨通了朱丽娟。

    “朱护士长说让你在这稍等,她一会儿过来。”

    几句之后,打电话的护士对我说起,我告诉她不用,直接给我地址亲自去找她。

    朱丽娟很快回话,让我就在医院等她,我点头应下,拨电话的护士传达过去,回报一淡淡的笑容表示感谢,而后离开了护士站。

    八楼阳台处,先后拨通骆军和艾文丽电话,让他们注意行动已经开始。

    事实上朱丽娟家的地址骆军通过公安局内部网早就已经得到,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案发后我和朱丽娟之间曾经有过一次简单的谈话,当时还觉得正常,那个撞死的故事我也信以为真,现在想来,这故事或许是真的,但朱丽娟却在用故事在故意误导我往真闹鬼上面想。

    朱丽娟不仅是当年探险小组中的一个,更是黄丽和郑超的朋友,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可能存在利益或者是情感上纠葛,理论上这就是作案动机,所以我决定打草惊蛇。

    来医院前老大已经弄到朱丽娟电话号码,骆军那边正在用些非常手断进行实时监控,一旦朱丽娟有任何可疑电话,立马就能知道。

    艾文丽和夏晓晓也早已经在朱丽娟家楼下,二人的任务就是对朱丽娟进行监视跟踪,任何接触过的可疑人员都需要反馈到组里。

    打草惊蛇很快就显示出效果,都还没等我挂掉骆军的电话,已经传来消息,朱丽娟果真在接到护士站电话不久就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应该就在本市,骆军说如果要查到电话那边是谁,得需要些时间。

    不得不说,骆军真是人才,这也行,又给艾文丽去了一个电话,朱丽娟活动轨迹没异常,的确是直奔医院来的。

    刚准备回到护士站,电话又响了,一看是骆军。

    “乔诚,我记得你们去过医科大学对不对?”

    “对,有问题?”

    “朱丽娟刚打的那个电话的地机主叫孟强,地址就是留的医科大学。我查过这个人的资料,好像还是医科大的副校长。”

    “孟强?孟校长?”

    “对,就是这个人,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骆军那边噼里啪啦键盘声,然后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