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覃老三

    更新时间:2016-09-11 20:47:36本章字数:3131字

    “乔诚,别多想,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因为朱丽娟很有可能还涉及到另外一起二十年前的案子,所以才会让暂时不要动她,不过现在这情况复杂了,我要立即向上面汇报情况。”

    老大指了指监控视频向我说起,这么一来我这才稍微心安一些。

    看了看时间,传唤孟强的时间已经有几个小时,二十四小时没进展就得让他回去,得抓紧了。

    “老大,孟强那边我们还有些事没处理完,我们先过去一趟。”

    “乔诚,孟强的事要慎重,你老大我以前就吃亏在这上面,一路猛冲不行,咱得有策略,和奸滑的人打交道咱要比他更奸,铁证据面前,就不怕案件以外的因素影响。”

    老大这话我明白,孟强身份在那儿,如果一口咬死我们还真拿他没办法,目前只是找他来谈话,还算不上正式的拘捕,这也算我事先留了一手。

    其实这么做的目的和对朱丽娟相同,蛇已经惊了,就等着他们出洞。

    朱丽娟失踪,我们的目标只有转移到孟强身上,当然老大的提醒很有必要性,继续留孟强在公安局已经没多大的作用,反倒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索性直接放回去,接下来艾文丽和夏晓晓要准备好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孟强,空下来我去替他们。

    向老大诉苦人手不够,被‘没人’俩字打发,硬着头只有继续干。

    “骆军,帮个忙,黄丽,郑超,宋娇,还有朱丽娟,所有人的通话记录都往深了查,当年去酉阳的不仅有他们,至少还有一个到两个我们还不知道身份,找到他们通话记录的交集点,或许就能找到剩下的人。”

    “说了一大堆不就是找人么,放心,只要有时间,鬼子首相喜欢穿啥颜色内裤都能给你找出来。”

    老大在,骆军无条件接受,而我现在要去两个地方,孟强曾经提到朱丽娟打电话让他到天香茶楼,不论是真是假,都得去一趟。

    朱丽娟如何分身有术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得找到这个人,天香茶楼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市中心肯德基新店三楼天香茶楼,骆军搞来的资料显示这里曾经是房地产老板开设的私人会所,后来资金链断掉要跑路,抵押给水公司改成茶楼,总的来说够气派,甚至够奢华,当然这样的地方进出的人鱼龙混杂,也比较容易出乱子。

    正常来说像朱丽娟这样的工薪阶层是不会到这样的地方,如今要么是孟强胡扯,要么就是朱丽娟有着第二重身份,感觉上这事孟强没有必要骗人,所有我比较倾向于第二种,至于朱丽娟的第二重身份到底是什么,或者有着什么样目的,这个有待调查,如果真是这样,天香茶楼里应该会有一些线索。

    会不会还有这种可能,的确有两个朱丽娟,其中一人去医院见我,而同一时间的另一个来了这天香茶楼?如果真是这样,整件事又玄乎起来,闹鬼的说法又得重提,或者说就是这朱丽娟在搞鬼,因为就目前这情况来看,朱丽娟具备一切可能的条件。

    大厅里的天香茶楼还算正常,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有服务生过来问我喝点什么。

    “小哥,向你打听个人成不?”

    “好的,先生你说。”

    “谢谢,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摸出朱丽娟照片递过去,服务生没用三秒就回了我的话。

    “哦,先生,我还真见过她,一年前经常来,每一次都是一个人,但很久没来了。”

    “你确定是这个人?”

    “确定,我们这里服务生可以收小费,这个人每次来都会给我们很多小费,所以只要一年前在这里的服务生应该都认识。”

    “哦,最近两天有没有见过她?”

    “没有,先生我不是说过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吗?”

    “是这样,知道了谢谢!给我来杯白水。”

    “好的先生,白水五十块。”

    服务生讲手里的托盘放在桌上,猪肉我吃过,猪跑我也见过,知道这是要收钱了。

    五十放在托盘上,服务生并没有走,继续在问我还需要什么服务,好几声之后我才明白过来,之前这服务员话里有话。

    又放了五十在托盘里,服务生走了,心里有些不爽,倒不是心疼一百块买了杯白水,而是觉得这茶楼搞得像咖啡馆,倒洋不土,实在是别扭。

    当然对我开说无所谓,本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喝茶,至少现在能证明孟强的话有可信度,但即便是这样,我依旧觉得孟强在告诉我很多事的同时又隐瞒了很多,目的何在还是有待调查。

    朱丽娟的去向成谜,这反倒让其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但这也是最为奇怪的地方,她完全可以编造一个苗寨故事忽悠我们,或许就能糊弄过去,但偏偏她又没这么做。

    骆军来了电话,我以为有好消息,第六或者第七个人找到了,但却不是。

    “乔诚,什么时候我的啤酒烤鸭到位,这都吃盒饭好多天了,嘴里都能淡出鸟。”

    “今天回来就到位,如果你能再整点有用的出来,再给你加料。”

    “说话算话,我这里查到一点信息,不知道算不算料,朱丽娟已经四十几了,但还是一个人,而且她每个月的工资好像全部捐给了山区孩子,听清楚是全部,我想说的是钱都捐了她自己吃什么?但看上去还过得不错。”

    “一个人,捐钱?哦,就这样吧,有新料再电话我。”

    电话挂了,手指敲着桌面思索起来。

    一个女人,一个普通而又神秘的女人,到底会去哪儿?

    看着手机,再次拨通了朱丽娟的电话,尽管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但还是这么做了。

    居然通了,不过并没有人接,我希望电话那边只是因为朱丽娟不想接我的电话,这样至少证明她还活着,只要人活着就有真相浮出来的时候。

    “嘟、嘟、嘟、嘟”

    几遍之后,依旧是无人接的忙音状态。

    刚准备再次拨打,手机居然‘叮’一声响,是短信,本来还没在意,瞄了一眼稍显激动,短信居然是朱丽娟的号码。

    ‘去看看覃伟民的弟弟,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短短的一行字,让我又有抓住希望的感觉,原本去覃伟民家了解情况就在计划中,如今朱丽娟提醒,我当然要去,但这去得必须慎重,覃伟民的弟弟,这情况得先让骆军查查。

    骆军那边很快回我电话,覃伟民果真有个弟弟,照片传到我手机上的时候,我楞了一下,有些脸熟,几秒后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上次和肖刚一起抓捕的那人么?就因为他,老子还被肖刚给撂了。

    覃志刚,覃老三,c市毒品二道贩子,数天以前我曾参与抓捕他的行动,目前此人还在拘留所。

    人在公安局,见他就不再有什么顾忌,总不能有人来拘留所杀人吧?除非真的有鬼。

    尽管我心里很不爽刑警队长肖刚,但工作还得继续,很快就见到覃志刚,腿上还打着绷带。

    肖刚告诉我审讯工作已经进行多日,这覃志刚软硬不吃,怎么也不肯供出自己的上家是谁,对整个毒品案的进展影响很大,给我的时间不多,完事儿之后还要继续审讯。

    临时借用肖队长一个记录员,坐下来之后并没有直接开始对话,而是悠悠的点了一支烟。

    “覃志刚,来一根?”

    烟递过去,覃志刚伸手接住,猛吸了一口,然后扔了,‘嘿嘿’一笑之后,告诉我可以开始了。

    微微一愣,刑警队我待过多年,像这样主动的嫌疑人我还第一次见到,这覃志刚的心理素质的确不错。

    “继续什么?”

    “审讯我啊?这不是你们的目的吗?小警察,我告诉你个秘密,我这条腿上挨的一枪,终有一天会还回去,你告诉肖刚,最好别让我出去,否则我要他全家人付出代价。”

    “哦,知道了!”

    覃志刚的嚣张程度完全出乎意料,狂妄还是疯子姑且不论,这样的人真要是回到社会,不定能害得多少家破人亡。

    心中虽然很是震惊,但我的回答却很淡然,覃志刚也是明显一愣,似乎没摸准我的套路。

    “小警察,你不怕?”

    “为什么要怕,就现在的证据也能让你坐一辈子牢,更何况你现在这种态度基本上就已经告别外面世界了,你认为你的那些道上兄弟还会为你这个一辈子都会待在牢里的废人做什么吗?”

    “嘿嘿,小警察,咱们可以试试!”

    我以为此话之后,覃志刚会有所迟疑,至少在表情上会有那么丝毫变化,不仅没有,反倒狞笑起来。

    “哦,随你便吧,反正今天我又不是来审讯你的,只是向你打听个人,覃伟民,怎么样,不会陌生吧?”

    原本还想顺带着过把审讯的瘾,万一能掏点什么出来也能让肖刚看看,看来无望,覃志刚的确是悍匪中的悍匪,没那么多时间耽搁,直奔主题。

    覃志刚明显没想到我会提到这个名字,头一抬,死死的盯着我。

    “小警察,你怎么会知道覃伟民?”

    “是你哥哥吧,和一桩命案有关?”

    “你们愿意给我哥哥报仇?”

    “没到那一步,得看你怎么说,具体得看你怎么说,我们想知道他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