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诡异死亡

    更新时间:2016-09-12 09:02:59本章字数:3148字

    因为我也了解得不多,所以我也不能向覃志刚多透露,万一这家伙听出破绽改口不说或者胡编乱造就麻烦,我需要听到当年覃伟民的真实遭遇。

    “我哥是被人害死的,被当年那群人害死的。”

    “害死的?怎么说?”

    覃志刚脸上露出咬牙挫齿的表情,语气里人更是透着斩钉截铁,而我稍显有些着急,追问起前因后果,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立马又回归淡然。

    覃志刚反倒笑了,右手两根手指伸出来,这是要烟抽。

    点燃递过去,我自己也点了一支,身边临时借用的记录员盯了我一眼,也没打算说些什么。

    老实讲,刑警队待了那么多年,但依旧不喜欢审讯室这种压抑的感觉,老大曾经把这地方比作战场,道理我懂,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审讯室里的烟是最好的交流方式,也是互相之间最大增进信任的唯一方式,覃志刚要烟抽,略微有些欣喜。

    “小警察,我覃志刚这辈子有两大遗憾,一是不能光明正大的照顾父母,另外就是不能为我哥哥报仇,你要是能帮我把这件事办好,要多少钱你自己开价,我犯了什么事我自己明白,就像你说的那样,这辈子要出去都难,要那么多钱来根本没用。”

    亲覃志刚不傻,对自己情况一清二楚,我今天的出现应该是个意外。

    “覃志刚,有句话说的好,钱是王八蛋,谁见谁都变,但这一次真不为了钱,只要你说实话,我就能按照正规程序来帮你哥哥。”

    “那好,这话痛快,我哥哥的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但多年来他都有写日记的习惯,事发后一个多星期,我收到一本日记,真相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去吧,之前我怕他们夺走,就在我父母家二楼橱柜面墙里,前几年房子装修的时候我直接砌在里面。”

    覃志刚一席话让案件复杂化,什么情况还能搞得这么神秘?还怕人抢夺,谁抢夺?

    “覃志刚,我有几个疑问能不能回答我?”

    “说吧,我听着!”

    “为什么信我这样一个小警察?”

    “笑话,我有说过信你吗?老子现在谁也不信,只不过是赌一把而已,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机会出去,你今天来也是为我哥哥报仇的唯一机会,老子有今天,多多少少也是拜他们所赐。”

    覃志刚嘴角带着不屑,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接着又猛一口。

    “好吧,算我没问,第二个疑问,他们是谁?”

    “他们都是和我哥哥一起去酉阳土家寨的人,曾经的朋友却那样害他,另外还有些土家寨的少数民族狗,要不是他们,我哥哥或许还能活下来。”

    “覃志刚,影响民族团结的话咱就别说了,酉阳不是苗寨么?怎么又变成土家寨了。”

    “团结?老子现在谁也不团结,狗x的…其他的你看了日记就明白。”

    覃志刚手里的烟已经燃到指间,又猛吸一口之后将烟头扔到一边,嘴里开始咒骂起来,本想阻止,想想还是算了。

    我一直都相信任何事都会有因缘果报,覃志刚的穷凶极恶是事实,但又有谁一生下来就愿意在刀尖上跳舞,提醒吊胆的日子谁也不想过?这里面一定是各种因由的结果,如今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这已经是果报。

    而今我要追寻的不是果,而是因,用覃志刚自己的话说,当年他哥哥的事多多少少都有些影响到他,所以这二十年前的真相就非常重要。

    “覃志刚,最后一个问题,当年和你哥哥一起去酉阳的人都是一些学生,以你在道上的凶悍程度完全可以自己报仇,但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动过手?”

    这一点我非常奇怪,覃志刚是捞偏门走黑道的,这类人往往有自己最为直接也最为暴力的解决方式,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都还没有解决,而且听上去覃志刚还隐隐的带着一些惧怕,这不应该啊。

    “小警察,你以为我不想么?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

    正准备在笔记本上简单记录覃志刚接下来的话,他却突然停住,抬头一看这家伙满脸居然黑下来,是真黑。

    “覃志刚,覃志刚,你没事吧?覃志刚!”

    “噗、噗、噗、噗……”

    覃志刚依旧坐在审讯椅上,目光呆滞,已然无任何表情,随着细微的几声,整张脸上居然开始崩裂出数道细小的裂口,并不断的往外冒出黑血。

    记录员和我都有些被吓着了,审讯室有摄像头,很快就肖刚等人就冲进来,这会儿的覃志刚已是满脸黑血,整个人僵直在审讯椅上一动不动,任谁喊么不应。

    “赶快叫医生,快,今天真是见鬼了。”

    肖刚大声下命令,而我也在这一声中惊醒过来。

    鬼,难道真有鬼?警察局里也能闹鬼?心知这事情太过荒谬,但事实摆在面前不得不信。

    之前的案件侦查中虽然也出过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但终究在远观,今儿个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发生,好一会儿都没有缓过劲来。

    医生来了,我注意到一个动作,在见到覃志刚的那一刻,几个医生同时惊讶了一回,进而有一两个瞄了我们几眼,那意思就好像我们刑讯逼供。

    幸好有监控录像,不然这事儿还真说不清楚,没用到五分钟,结论出来,人已经死了,具体死因不明。

    这会儿我也平复下来,有人不希望覃志刚活着,扫了一眼在场所有的人,感觉谁都像,谁又都不像,而且这事儿过于诡异,也不定是在场人干的。

    猛然想起一件事来,赶紧向老大打电话,既然有人不愿意覃志刚活着,那肯定就不愿意我们得到覃伟民的那本日记,如果晚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朱丽娟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让我来见覃志刚?为了揭开事情真相,还是她根本就是凶手,不希望覃志刚活着?当年的酉阳到底发生了什么?

    审讯室已经没我什么事,我得迅速赶到覃志刚父母家,亲手拿到那本日记,刚一下楼,老大的短信也到了,是地址。

    上车走人,车刚出大门,夏晓晓那边就来了电话,说孟强今天去了火车站,票都已经买好了,但出站又把票撕了,车票目的地是重庆。

    一切矛头似乎都指向了重庆酉阳,那本日记也显得非常重要起来,加大油门直接朝着城南覃志刚父母家去。

    覃志刚父母居住条件不错,还是跃层式,已经同僚先到了,正在和两个老人在交谈。

    二位老人似乎对警察很抵触,一开始还不怎么愿意,直到后来我说出要替覃伟民找出真相之后气氛这才缓和些许,最终也同意我们拆橱柜的做法。

    这一次我准备亲自来取,不然一会儿又得出什么意外,老大赶到了,简单向他汇报了一下情况,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眼盯着橱柜也有所期待。

    过程有点曲折,橱柜都已经被拆了,但找了好久都没见着日记,我心里有些急,要是覃志刚临死都还骗我一回,这事儿就有些大发了,恢复橱柜不说,老大在恐怕还得被上面的人训。

    “找到了,找到了!”

    大落大起,眼看着橱柜都要拆完,终于在墙里找到一个用钢板焊成的盒子,现场还打不开,摇了摇,里面真有东西,上下再翻转了一下,的确像一本书。

    东西找到,老大让我想办法打开后迅速带回公安局,他还要和几个同僚在商量拆房子的善后工作。

    有些迫不及待,上车走人,直奔有可能会有焊接工具的地方。

    c市我很熟,但一时半会儿让我找出这样的地方还真有些盲,七拐八拐之后发现一情况,居然有人在跟踪我。

    突然感觉自己就像在演电视剧,有人想要我手里的宝贝,所以选择跟踪,说不定一会儿还会有抢夺的可能。

    这样一来我不敢停下来逗留,先回警察局再说,后面的车辆似乎明白过来我的意图,开始疯狂的加速超车,想要逼停我,奈何像c市这样的省会城市,车太多,不是想超就能超的,利用这一点我也加大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往公安局而去,事后其实我还有些后悔没记下车牌或看清追赶我的人什么模样。

    成功脱离的我以最快的速度将盒子带回灵案组,即便是公安局大楼,只有骆军和莫秋在,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覃志刚就是最好的例子。只有尽快打开盒子得到日记内容,日记本身才会不重要。

    现在让艾文丽和夏晓晓赶回来肯定耽搁时间,更何况孟强那边同样重要,绝不能顾此失彼。

    不得已之下,我只好联系肖刚,怎么说他也是刑警队长,手里有人,更何况上次我怎么也算救了他。

    电话打过去说明原委,运气也好,肖刚今天在队里没出去,没用到五分钟,灵案组里来了四五个人,都是熟人,但同时都很奇怪灵案组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解释不清楚,也不能解释,毕竟灵案组的存在比较特殊。

    成功将话题转移到盒子上,肖刚带来了工具,几番折腾之后终于开了,还真有本巴掌大小的日记本在里面。

    “肖队长,简直太感谢你了,这样,一会儿正事办完我请兄弟们下馆子。”

    “别听他的,这小子乱许诺,说好的烤鸭都这么多天了也没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