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日记(2)

    更新时间:2016-09-15 00:58:01本章字数:3197字

    莫秋没开口,空气在凝结。

    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莫秋再开口,有些恼他惜字如金,但没法,老大都把他当宝贝一样供着,我更不好发表意见,坐回沙发,继续跟进日记。

    老大也拿了一份复印件坐下,骆军也难得一回离开电脑,津津有味的看起日记,整个过程在继续。

    1992年2月4日星期三雨

    过年了,村里好多在外打工的回来,家里的小卖部有些忙,但空下来的时候心情还是不太好,自从上次离开宾馆后朱丽娟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打过几次电话也没找到他,心里空荡荡的,我到底喜不喜欢她??????过完年我一定要认真的问问她四十九是什么?还有香包是什么?

    1992年2月26日星期四 雨

    真倒霉,下着雨火车又晚点,都九点过才到学校,寝室里的胖子居然已经到了,说起来他除了有些习惯我不喜欢之外其实也没什么,而且还特别爱帮忙,听说你要它家里条件不太好,上次的事我也有不对,向他打招呼,他居然对我傻笑。

    拿起寝室里电话才想起需要201卡,我忘了买,胖子递自己的卡给我用,我知道他自己都舍不得用,所以拒绝了。

    小卖部还没正式营业,不过已经能买到东西,回到寝室的时候寝室里多了一个人,胖子说是他老乡叫郑超,打招呼之后拨打朱丽娟家的电话,没人接,心情又不好起来。

    郑超很健谈,说话头头是道,我觉得他不太像来自农村,但胖子说是,我也没多说什么,收拾好床躺着听歌,对了,我又买了随身听,张学友的歌必须听。

    覃伟民、朱丽娟、郑超,随着对覃伟民笔记一点点的整理分析,几个相关联的人相继出现,我琢磨着接下来应该就会有宋娇,还有黄丽,另外剩下那第六或者第七个我们不知道的人也应该出现了。

    “浪奔…浪流…”

    突然的电话声打破办公室的静寂,一看居然是朱丽娟,瞬间兴奋起来,丢掉日记赶紧接起来。

    “喂,朱丽娟,喂,喂…说话,朱丽娟…喂…”

    电话接通,那边却没有声音,连续呼叫,还是没有。

    “嘿嘿,灵案组,乔诚,我知道你们,别查下去了,查下去你们都会死,嘟、嘟、嘟……”

    声音低沉而有力,却又很显老气,不是朱丽娟,我和她聊过一两次,她的声音我能分辨,朱丽娟也遇害了?

    老大和骆军都盯着我,向他们讲明情况,老大陷入沉思,骆军倒是给了我一提醒,说现在的电话变音软件多的是,会不会是朱丽娟在虚张声势,目的在于阻止我们继续查下去?

    “骆军,你说的也有可能,不过从小我耳朵就比较灵光,变音软件我知道,但一个人的声音无论怎么变,语速语调都不会在短时间内改变,即便是是人为故意改变语速语调,那也容易听出来,刚我认真听了,应该不是朱丽娟。”

    “乔诚,以最快速度整理完日记,或许这个打电话的人就是你要找的第六第七个人。”

    老大一语中的,日记内容至关重要,从目前来看几乎贯穿着整个案件的前因,至于后果,在黄丽郑超等人身上已经得到体现。

    1992年3月5日 星期四 阴

    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上完课我跑去理发,看能不能为自己带点好运,没想到真有好运,在校外一家理发店居然看到刘老师,她又漂亮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没认出我,我只能用他没有看到我安慰自己。

    对了,我们班的辅导老师换了,不再是刘老师,来了个男的,听说以前教体育,叫孟强,不是很喜欢他,他来了我就看不到刘老师了。

    1992年3月6日 星期五 阴

    朱丽娟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1992年3月7日 星期六 阴

    朱丽娟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新男朋友居然是胖子,寝室里我和胖子对峙,他说自己也不知道朱丽娟是我女朋友,我砸了他脑袋,流了很多血,孟老师来了,学校保安队也来了好多人。

    胖子被送去医院,孟老师让我就在寝室等着,我很害怕,害怕学校通知我爸妈,更害怕学校开除我。

    有人来了,不能写了……

    “还有这样的女人,真是,老子就是一辈子打光棍也不要。”

    骆军对日记特别来兴趣,而且和我的进度似乎差不多,每到一处都在做评价,到目前为止,朱丽娟这女人的确有些过份,我对那四十九个男友说法也比较感兴趣。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尽管觉得厌恶,但我却并不奇怪,只是有些惊诧于现在的朱丽娟已经完全没有当年的影子。

    下意识中我已经将朱丽娟作为重大嫌疑人来看待,尽管觉得这主观意识成分太重,但在这几分钟时间里就这样认为了。

    1992年3月8日星期六阴

    已经快凌晨1点,我还是睡不着,胖子还没有回来,我觉得自己不该打他,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

    一想到那个女人我就生气,真想杀了他,现在想起来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让我看到心目中的刘老师是她的后妈,现在又欺骗我,甚至还明目张胆的和我室友谈恋爱,我算什么,到底把我当做什么?????

    覃伟民的日记里越来越多问号,感觉得出来他在这断时间里很迷茫,隐隐里还出现了一些极端思维,我估摸着接下来的日记里会出大事。

    果不其然,就在接下来的一次日记里,那个和覃伟民干架的室友胖子死了,学校组织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最终警察在学校水塔里发现胖子的尸体。

    我估摸着这可能是老大口里当年的案子,想想也不至于,二十年前的人命案,追踪已经很困难,除非件案子非常独特。

    1992年3月10日 星期二阴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我睡不着,盯着对面胖子的床铺我很害怕,警察已经来找过我几次,我怕被当做真正的凶手。

    昨晚郑超来过,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还以为他来为胖子报仇,没想到他居然问我相不相信这世界有鬼?

    我说不知道,他又莫名其妙问我见过鬼没有,然后没等我回答他就走了,我现在心里好慌,总觉得胖子还睡在对面。

    我很想去找郑超,问问他是不是见鬼了,是不是胖子回来了,我很害怕,想向胖子道歉…

    “乔诚,这覃伟民也够啰嗦的,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不对,有了,有了,猛料啊,啧啧,可惜了,饱了眼睛饿死x。”

    骆军似乎比我看得更快,还在不时的做出点评,这感觉就像在看电视连续剧。听他那意思应该找到特殊点,没理会他,我也尽量忽略掉更多废话,直奔重点,而接下来的这则日记里居然在同一天里三连续,同时也是覃伟民整个人生的转折,老天在愚人节向覃伟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1992年4月1日星期三 晴

    今天是西方的愚人节,我很想捉弄别人或者被人捉弄,可自从胖子死后,明显感觉到身边异样的眼光,我变得越来越独来独往,不对,我或许还有唯一一个朋友郑超。

    桌上有他拿来的老家土特产,我很惶恐,决定一会儿去他寝室找他出来谈谈,今天就这样吧,不写了,先去找他。

    有鬼?想了很久我还是决定把刚和郑超聊的事记下来,就这里接着写。

    郑超说他见到过胖子,而且是在警察已经把胖子尸体运走之后,我觉得他在开玩笑,今天是愚人节,他故意这样整我,但看他的表情又不像,回想起胖子死后他来问过我信不信这世界有鬼时的表情,我居然有些信了,看着对面胖子的空荡荡的床位越来越害怕,不行,我还要打电话约他出来问清楚,电话有人在用,还是直接去郑超寝室,今天就这样,真不写了。

    婊子,不要脸的女人,都是不要脸的女人,我想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想办法杀了你们,刘颖你这个肮脏的女人,还有朱丽娟,我要杀了你们。

    愚人节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可以看得出在不同时间分为三段完成,接下来日记里出现十几天的空白,按照内容覃伟民一定在愚人节当晚去找郑超的过程中和辅导老师刘颖之间有过交集,否则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而这十几天的日记空白中肯定也发生了更多的事,覃伟民很有可能真动了杀人念头,也或许真就犯案了。

    “老大,覃伟民日记里的胖子,当年有没有这个案子?”

    “有,这案子我也才知道,涉及到两人死亡悬案,也是上面让暂时不要动朱丽娟的原因,时间和覃伟民写的日记非常吻合,另外一件事就是日记中那胖子的尸体后来不见了,是从警察局不见的,当时设备落后没有监控,尸体怎么不见的没人知道,这也使此案成为公安局内部挂牌重大悬案,但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破案。”

    我沉默了一下,又缓缓抬起头看了看莫秋。

    “老大,胖子尸体失踪,郑超又说他在案发后见过胖子,这应该不会是闹鬼,当年勘察现场的同僚真确定胖子死了?”

    “这个能确定,当年的现场勘察的法医是孙东生的师傅,现在已经退休,我特地找过他,能确定这个王凯已经死了,对了,覃伟民日记里的胖子就是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