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活着

    更新时间:2016-09-19 07:07:52本章字数:3103字

    张晓慧,一个被整个案件边缘化的人,尽管我目前找不出任何可能的证据去证明这个小姑娘身上有问题,但在刚那一瞬间我有种预感,她身上或许有点什么。至少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我和这个小姑娘在八楼有过同样诡异的经历。

    面黑,态度与颜色,区别太大,一会儿见完孟强,我得再去找张晓慧聊聊。

    急症室门口没见到夏晓晓和艾文丽,原本这两人就是暗中监视,出现当然不合适,一个中年女人坐在门口,蓬着头,身着朴素得厉害,感觉上和农村妇女下田的状态差不多,面色焦急,不时的还在往急诊室里望去。。

    我有些吃不透,以这状态来看,应该是孟强的家属,但以孟强现在的地位身份,这个女人似乎又有些…

    “你好,孟校长现在怎么样了?”

    没有留给女人询问的机会,直接问起情况,女人迟疑了一下,眼圈却红了。

    “不知道,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自杀,我什么都不要,他为什么还要自杀。”

    女人的话有些突兀,但这话里有门儿,女人即便不是孟强的家属,也一定有些非一般的关系。

    “孟校长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对了,你是孟校长的…”

    话语中我已经占得先机,女人抽泣了一下之后,表示自己是孟强的朋友。

    朋友这个词语的定义就有意思了,女人的种种表现并不像朋友,至少不是简单的朋友,我急需要一个了解这个女人的借口。

    “咔嚓…”

    正思索着,急诊室门开了,有医生从里面站了出来,并问起谁是病人孟强的家属。

    女人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表示自己就是,而是看了我一眼后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

    “病人需要输血,来这里签字,另外病人是RH阴性血,医院的库存不够,正在别的县市区调集,如果你们身边要是有阴性血的朋友,最好能请他来帮帮忙。”

    医生的话说得很急迫,完后将手里的笔递了过来,一个细节引得我注意,中年女人原本已经伸手要接过医生手里的笔,当听到Rh阴性血这几个字的时候,突然就有所迟疑,但最终还是签字了,我撇了一眼,立马大吃一惊。

    刘颖,覃伟民日记里光彩照人的刘颖,一个应该在二十年前就自杀的女人名字,居然就是眼前这苍老朴素的中年女人。

    意外之中的意外,没想到她还活着,更没想到她变成这副模样。

    “你是刘颖?”

    中年女人抬头盯了我一眼,没有回话,而是递回手中的笔。

    “医生,我也是RH阴性血,如果需要,抽我的吧。”

    同样的血型,之前的迟疑,这血型里似乎有点什么,医学方面我不太懂,平常我就知道有什么ab之类的血型,RH阴型还第一次听说,应该比较特别,一会儿得找夏晓晓查一下。

    中年女人眼盯着急诊室不曾回过眼,而我也不打算就此追问,得先捋一捋,顺便给夏晓晓去了个短信,让他们回组里查查孟强的家庭关系,以及RH阴型血到底是什么意思。

    短信出去了,眼望着刘颖的背影,我甚至有些怀疑是否存在重名重姓。不过这种几率太低,有这个二十年前的当事人在,很多谜团或许能得到解决。

    切入点,我得给自己一个合适的身份和切入点,刘颖的活着对我们来说太重要。

    “小伙子,你是警察吧?”

    刚是一走神,刘颖居然就转过身来,直言挑明了我身份。

    “得,刘老师,这下我不用为怎么给自己编一个身份而发愁了,你好刘老师,我是市公安局特侦组乔诚,有些情况想向你了解一下。”

    “刘老师,特侦组,嘿嘿!”

    刘颖嘴角一抽,表情显得特别复杂,落寞中更多的是一种痛苦。

    “小伙子,你一来我就知道你是警察,到了这个地步,也只有警察会再来关心孟强的死活,说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回答你。”

    刘颖的回答有些意外,就没想到会如此顺利,也是这样直接导致我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问起。

    “刘老师,孟校长到底怎么了?你知道我问的什么意思,还有,蛊咒的事你知道多少。”

    刘颖在听到蛊咒这家字的时候身躯明显抖了一下,看来她对这俩字并不陌生。

    “二十年了,我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提到这两个字,没想到他终究会在这里,孟强,是我对不起你。”

    刘颖一脸神伤,当年这一群人的事应该有新内容,毕竟刘颖的所知和覃伟民日记里的描述角度完全不同。

    我现在想搞清楚一件事,这一系列的死亡事件背后到底还有什么目的,如果仅仅为了当年的事报仇,那就比较简单,总会围绕着这样几个人,如果并非这样,那事情就复杂了。

    最开始我比较倾向于前一种寻仇,可自从听到来自朱丽娟电话里的陌生人声音开始,到后来的日记取证过程中的被跟踪,这越来越像一群人在干着什么,当然,我希望自己的推理是一种错误,停顿了几秒,刘颖开口了。

    我们是所有人都羡慕的情侣,孟强当年原本可以去大医院上班,是为了我才留在医学院,并且放弃医学教体育。

    如果没有我得贪念,今天的一切又会怎么样?孟强不知道,我为了留在大城市里付出了自己,朱国强,就是哪一届的系主任告诉我只要答应他就能留下来,我在农村待怕了,实在不愿意这么多年的奋斗以后再回到农村去,我答应了。

    孟强知道后和我大吵了一架,但当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我留在了医学院,孟强也没能离开,就那样当上了体育老师。

    朱国强知道我和孟强以前的事,所以一直都管我比较紧,而且他女儿也把我当做敌人,在那个家里,我什么都不是,顶多算朱国强摆布的工具而已。(说到这儿的时候,刘颖原本就阴郁的眼中已经能看到泪花,让一个人去回忆自己凄惨的过去,的确是一件残忍的事。)

    孟强留在医学院,不过他再也不理我,甚至把我当做仇人,我很伤心,总想着用什么来补偿他,后来朱国强的女儿朱丽娟找到我,并给了我一个香包,说只要将香包交给孟强,什么都能解决,我问过她为什么要帮我,她说希望我离开她父亲。

    香包在几个礼拜以后我用了,孟强果然主动找到我要求重归于好,我是个坏女人,最终没忍住,就这样偷偷摸摸的持续了一年多。

    而就在这一年多里,朱丽娟每天都在逼我离开她父亲,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害怕我夺走她的家产,后来我才知道错了,朱丽娟的目的不在于此,而是因为她在做什么实验,具体是什么我最开始不明白,但后来一次我无意间偷听到她和一个很老的女人对话,说必须要找到四十九个RH阴型血的男生血炼什么虫。

    当时我怕极了,一心以为朱丽娟加入邪教,赶紧将事情真相告诉朱国强,没想到朱国强彻底和我摊牌,给我两个选择,要么从此闭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就把我和孟强的事公之于众,让我一辈子别想在c市待下去。

    我选择了忍下去,没想到朱丽娟父女变本加厉,开始让我利用辅导员的身份物色他们需要的男生。

    “覃伟民就是其中一个吧?”

    刘颖眼色黯然的停顿下来,我趁着空儿插上一句,算是找点存在感,若不然就像刘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了。

    不仅仅是他,王凯也是,郑超也是,甚至他们所谓的苗蛊爱好圈子里的所有人都是RH阴型血,其中也包括朱丽娟,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但事实就是如此,直到后来我发现孟强也是这种血型,彻底崩溃了,因为我知道朱国强父女迟早会盯上他,或者早已经就盯上了他。

    覃伟民那孩子喜欢我,这我知道,但我怎么可能接受,也是因为他我产生了彻底摆脱朱国强父女的想法。当时的我抱着鱼死网破的思维开始搜集这父女二人干尽坏事的证据,没想到很快就被朱国强发现,毒打了我一顿之后还用孟强的性命威胁我,最终我又妥协了。

    可是事情最终还是暴露出来,我和孟强在整个医学院成了‘名人’,对于我来说或多或少都有事实存在,但对于孟强却是致命的打击,最终在我以死相逼的情况下,孟强才答应不辞职离开,并和我划清界限。

    一切过去后我以跳河‘自杀’的方式离开,除了孟强之外几乎没人知道我还活着。

    自那之后,孟强再也没有谈过恋爱成家,几天前我接到孟强的一封信,他告诉我报应就要到了,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觉得不太对,连夜赶到还是来迟了。

    “刘老师,这么多年你生活在哪里,靠什么生活?”

    “我在xx县一个镇上,离市区其实并不远,这么多年我也没嫁人,都靠摊玉米饼活着,孟强找到我以后,定期也会给我一些钱。”

    “哎……”

    低声嗟叹,与案情无关,因缘果报,命运果真是一个大轮回,毫之偏离,失之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