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一个男人

    更新时间:2016-09-22 08:22:30本章字数:3017字

    夏晓晓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眼盯了一下书房,这才回过头来面对我此刻站的墙面。

    相框,墙上有一面老古式相框,这样的玩意儿恐怕只有八零之前的人见过,里间夹杂的多为黑白照片,中有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小女孩,从轮廓来看,应该是父女,小女孩是朱丽娟无疑,这男人应该就是朱国强。

    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另一张照片,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就是之前抱着朱丽娟的那个,女人却穿着一身少数民族服装,按照目前所掌握的案情分析,这应该就是土家族人装饰。

    我很欣喜,所有交集点都快要集中起来,朱丽娟和酉阳土家之间的关系能链接起来,看这照片,这种联系并非从她开始,朱国强就应该和土家寨早就有所交集。

    “咦,这个男人是谁?”

    夏晓晓从我背后伸出脑袋,略带惊讶的看着照片,嘴里不由得说出声来。

    “应该是朱国强,就快要联系起来,找到朱丽娟一切就能真相大白。”

    “不是,乔诚,这不是朱国强,朱国强的照片我见过,就夹在资料里,长相完全不一样,即便是再变化总不能有这么大吧?”

    “等等,夏晓晓,你的意思是照片里抱着朱丽娟的不是朱国强?”

    “对,一直没有告诉过你们,我对文字照片之类的东西非常敏感,只要是我见过的照片基本上每一点特征都能记住,你看啊,这个小女孩就是朱丽娟,长大之后并没有变多少,但这个男人绝不是朱国强,还有个情况刚我没有说,先前在小区里我无意间听到有几个老年人在讨论朱国强,说他死前下体全都溃烂流脓,整整痛了三天才去世。加上这照片,乔诚,我分析能力不行,你仔细想想会不会有什么?”

    “夏晓晓同学,要不是人多我都想亲你一口,今天的收获全在你这记性和下面老太婆的交谈上,你等我慢慢想想。”

    为免尴尬,说此话时我面色无比严肃,嘴角却流露出笑意,夏晓晓眉毛一竖,嘴里出了一个骆军最喜欢说的字——切。

    男人不是朱国强,照片却挂在这儿,说明朱国强应该知道这个人,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朋友,再是仔细看了看相框,又盯了盯下方,似乎又有些不妥,相框下方有墙灰。 

    “夏晓晓,资料里显示朱国强是什么时候死的?”

    “老大让我调查过朱丽娟背景,朱国强在三个月前去世,当时你不在组里所以没看到。”

    “三个月…”

    盯着相框,又盯了盯朱国强的遗像,稍显有些别扭。

    伸手摸了摸旧相框下的墙灰,再是贴着墙壁看了看,抬起来,痕迹果真是新的。

    朱丽娟到底什么意思?

    “夏晓晓,来,分别看看这三个人,谁和谁会是父女?”

    “那还用说么?当然是这个…你看这点,还有这点的轮廓,如果忽略整容的可能,这俩人即便不是父子,也一定有血缘关系。”

    夏晓晓毫不犹豫的指出照片上的中年男人可能是朱丽娟的父亲,经过她这么一指,我也觉得越来越像。

    朱国强不是朱丽娟的亲身父亲,这点倒令我有些意外,这样一来当年朱丽娟指使刘颖用香包勾.引孟强出.轨这事的目的就存在更多的可能性。

    墙灰,伸着脑袋相框后面看了看,转身又看了看朱国强的遗照后面,怎么会这样?

    “夏晓晓,你来看看这个!”

    手捻着相框下的墙灰,招呼夏晓晓也往相框后面瞧了瞧。

    “新挂上去的?”

    夏晓晓又低着脑袋从下面往上看了看后,这才的转过头来对我说起。

    “你看出来了,想到什么?”

    “蹊跷呗,有话就直接说,我懒得动脑筋,老大不是说灵案组需要你的脑子么?说吧,这有什么问题?”

    “乔诚,我们现在不方便出来,通知你们周队长,就说工作量太大,让法医科其他同事过来帮忙。”

    正说着,书房里传出牟洁的声音,我应了一声摸出电话拨通老大。

    电话一收,夏晓晓还眼巴巴的盯着我。

    “夏同学,朱丽娟当年竭力为难刘颖,甚至助其出轨,一开始我们都认为是亲情问题,现在看来应该不是,朱丽娟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并不是朱国强,因为某种原因又不得不寄居在这里。”

    话说到这儿,夏晓晓依旧一脸茫然,点点头之后又问我然后呢。

    “然后…然后朱国强应该不是什么好鸟,朱丽娟这个女人城府很深,暗中干了很多事,八楼那么几次,我差点也被其表相迷惑,根源应该就是这个男人。”

    盯着相框中的男人,我缓缓的说起。

    心中一阵莫名的欣喜感,越来越觉得真相就在眼前,源头,源头已经在一步步的出现。

    “朱丽娟,朱丽娟!”

    思维和嘴里出的话统一起来,以至于有些忽略身边依旧还眼巴巴看着我的夏晓晓。

    “乔诚,说什么呢?就别卖关子。”

    焦急中带着不悦,夏晓晓要发飙了。

    “夏同学,咱们可能要去酉阳一趟。”

    朱丽娟一直不露面或者说无法再露面使得案情停滞不前,照片中男人的出现让我感觉到曙光。

    “酉阳?”

    “对,酉阳,你怕不怕,有些东西千百年流传下来科学无法解释,咱们要去得做些准备,当然更多的是思想准备,有可能咱们也会像当年的覃伟民等人一样中点啥蛊咒什么的,到时候方便的话我也送你个香包啥的!”

    “真要去?不对,乔诚,老大说得对,你以前花花肠子就多,居然占我便宜。”

    夏晓晓反应过来,我嘿嘿一笑,目光再次落在相框上。

    “老大什么还真是什么都出卖,啧啧,夏晓晓,说相声有个于大爷听说过没有,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的那位,我这儿也有三大爱好,不过烫头得换做喜欢美女。”

    “乔诚你…你在看什么?”

    话说着,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相框,夏晓晓想发作来着,看我神情不对,顺着我目光往相框上看,没看出什么,目光再次回到我身上,刚那茬儿居然忘了。

    手,伸出手,夏晓晓的目光顺着我抬起的手再次朝向相向相框,有什么?当然是照片,原本相框里贴满了各种的照片,黑白居多,彩色也有,而就在那陌生男人的照片之下,居然还露出一角来,模糊中我看到上面有梯子模样。

    手伸出去了,下意识想把上面一层的照片揭开,没曾想居然‘哒’一声指头撞上,这才反应过来外面还有一层玻璃。

    “噗嗤…”

    夏晓晓笑了,无奈的郁闷了一回,转而伸手摘下相框,上下扯动几乎就散架。不用我揭开贴在外面的一张,里面那张只露出角的照片直接掉落在地上。夏晓晓先我一步捡起来,一瞧,脸上透出迷惑的表情。

    “乔诚,你看看,这是什么?在举行什么仪式么?这个男人…”

    接过夏晓晓手里递过来的黑白照片,可能是岁月太过久远的缘故,有些模糊,不过大体上还是能看清楚,并不是什么梯子,准确的说图片只有一根偌大粗壮的树头立在其中,而周围都围满了人,就服饰来看,都应该是土家族人,而就在这树头之上自下而上插满了刀,什么材质从照片上看不出来,但从照片中所有人的表情里都能看出此刻的紧张。

    树头之上,一个男人正立刀而行,就动作来看应该还在往上,那个男人就是老照片中的抱着朱丽华那个,下意识中我认为就该是他,果然如是,所以没有感觉突然。

    “刀山!”

    没有去解释图片里这个男人的问题,只蹦出这俩字,夏晓晓不傻,一下子就明白我的说的是什么。

    “那这就应该是‘火海’了。”

    指着地上的一片黑色,夏晓晓饶有兴味的说起,稍是一惊,之前只去注意照片里那男人的问题,选择性忽略了地面,黑白照片本就不明显,自己还是大意了些,虽在此处无甚影响,但关键时刻这样的疏忽或许会导致整个案件侦破工作的堵塞。

    ‘刀山火海’都齐活了,这的确是土家族的一种仪式,关于这一点我在案件里土家族出现之后特地查阅过资料,正常来说这应该是土家族节日的一种庆祝方式,土家族男人很小就会受到专业训练,最终能‘上刀山下火海’的都是土家族勇士。

    现在的问题在于资料显示这个男人看上去并非土家族人,根本谈不上愿不愿意‘上刀山’,能不能‘上刀山’那才是真正的问题,但在照片里的男人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

    相框前,我再次陷入沉思,整个案件似乎进入到一个死循环,一步步的证据在显示,最终又断在朱丽娟身上。黄丽,郑超,覃伟民兄弟,以及当年的覃伟民室友王凯,甚至宋茜,涉及到二十年前后数人的诡异死亡,都和酉阳县那两个看上去有问题的少数民族寨子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