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赶尸

    更新时间:2016-09-23 08:15:41本章字数:3158字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就蛊咒之类而言,苗土两寨是真正的神仙,而遭殃的就是王凯、覃伟民等这样的凡人。

    隐隐中我一直有种感觉,覃伟民还活着,否则日记怎么会落到覃志刚手里。只是覃伟民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或者以什么样的面容活着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毕竟现在整容科技这么发达,什么都有可能。

    脑子里扫了一遍,目前所调查的人当中似乎找不到覃伟民可能的新面孔。

    “浪奔,浪流…”

    正握着照片发呆,电话响了,居然是‘铁榔头’肖刚,一开口又是一件诡异事,覃志刚的尸体不见了,并告诉我最近几天覃志刚的父母就在找公安局要说法,毕竟人死在审讯过程中,这下倒好,尸体直接不见,这事儿要闹出去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对公安机关的信任。

    覃志刚尸体不见我很关注,然则在这句话里更引起我注意的是肖刚居然也会讲冠冕堂皇的话,还什么‘人民群众的信任’,不太符合他平时的性格,我已经搁在嘴边的‘说人话’三字生生又吞了回去,就关系和职位来说,都不怎么合适。

    肖刚拐了好几句总算说出重点,希望灵感组能派人过去看看,这话有些味道,刑警队,罪案克星,个个都是侦案老鸟,希望灵感组协助,这里面肯定猫腻。

    “肖队长,我以前怎么也是刑警队的人,说话用不着拐什么弯,更何况提审覃志刚和日记的事你都帮了不少忙,咱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这么客气,哦,牟法医,牟法医现在在朱丽娟家里,我们都在,行,一会儿就到。”

    挂掉电话,我怔怔的看着相框,脑子里居然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屋门口突然热闹起来,刚让老大通知的法医科的同僚到了,夏晓晓指了指书房,几人都站到门口,而后统一标准的惊讶表情,而后都穿好设备站了进去。

    “夏同学,咱们得去法医科看看。”

    从相框中抽出两张照片,嘴里对对夏晓晓说起。

    “法医科?乔诚,牟洁不是在这儿吗?”

    “不是,法医科那边覃志刚的尸体又不见了,估计是联系不上牟洁,都直接联系到我这儿来了,咱先给牟洁打个招呼,这边的事情恐怕一时半会儿完不了,先过去看看。”

    和我想象的一样,牟洁听后低着脑袋只回了一句,让我先走。

    ……

    法医科,熟悉的小楼,最近都成这儿的常客,以前喜欢混迹于此,现在却有那么丝毫畏惧的感觉,因为每次到这里就代表着又出了什么事。

    并没有第一时间上楼去,之前路上的时候我打电话问过肖刚情况,和黄丽失踪的情况一样,都是莫名其妙的不见,痕迹止于验证室,出门之后就不翼而飞。

    数次围着鉴证楼转悠后,实际性的线索依旧没有,不过这一次脑子里却有个新的想法。

    法医科所在的小楼前面是公安局大楼,后面是几道围墙,相对较高,围墙之外是东滨大道。

    抛开迷信的可能性,如果有人要进从鉴证楼偷尸体,首先得经过前面公安局大楼监控区,虽然是一片很开阔的绿化,入口很多,但监控几乎无盲区,而后还得穿过公安局一楼大厅内部,这更是一片无盲区的监控区域。

    上次黄丽尸体失踪,老大请技术部门进行过全时间段的监控分析,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样一来,出问题的地方也就只可能在鉴证小楼的区域监控盲区,直接说就在小楼侧面围墙处。

    “夏晓晓,我们可能忽略了一地方…”

    “什么?”

    “先上去看看再说。”

    法医科内,没看到老大,肖刚正和几个同僚在验证实验室门口比划着什么,见我来了,皱着眉头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情况和黄丽失踪一模一样,更为诡异的是事发时法医老吴居然就在验证室内,前后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尸体就不见了,而之前老吴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老吴,特侦组乔诚来了,你再说说当时什么情况?”

    老吴皱着眉扯掉消毒手套,而后向我点点头,以前我们就认识,也就没废话。

    十点钟左右,老吴例行对存放于法医科储尸室的尸体进行编号检查,一切和往常无异,而就在老吴准备转身洗手离开的一两分钟里,储尸室里突然传出“啪!”一声响。

    再是回转过去一看,冷冻覃志刚尸体的抽屉弹出不大不小的缝口,老吴愣了一下,最近怪事连连,老法医心底还是有些没底,小会儿之后没什么动静,这才以为是机械问题,壮着胆子过去看看,这一看就出了问题,覃志刚的尸体不见了。

    几分钟前刚检查过的尸体,就这么不见了,老吴腿肚子有些不听使唤,不过还算冷静,意识到不对,很快就追了出去。

    法医科比较特殊,所以当初在建造小楼的时候就是穿堂设计,也就是说从里往外分别为尸体储存室、取证实验室、办公区域,因为特殊性,所以里面两个区域并没有设计窗户。

    即便真出现诈尸的情况,尸体的去向也只可能往办公区走,追出去的同时赶紧大声喊起来。

    法医科同僚不少,听到老吴一喊,都知道出事,因为不知道是什么,赶紧围过来,得知尸体再次失踪,全都惊愕不已,甚至有些新出来实习的小姑娘都给吓哭了。

    老吴在这方面还是有经验,人一多,立马组织起来返回查找线索。

    和上次一样,的确有痕迹,但都消失在中间取证实验室门口,通知肖刚等人到来,因为情况诡异,肖刚又通知了灵案组。

    有个情况我有些不明白,灵案组对外身份为特侦组,组长为周山,肖刚应该知道点什么,跨过肖刚居然直接找我,摇摇头觉得自己多想了,或许这会儿老大在别的地方在取证。

    “肖队长,你们还有什么发现?”

    “和上次一样,几片叶子,比对过,叶片上的脉络也差不多,就在办公室窗台上。”

    尸体失踪,窗台叶片,整栋小楼的监控盲区,应该就是这里了,计算得还真准确。

    盲区,痕迹,围墙,诈尸,几个词语落在我脑子里,一开始比较混乱,几分钟之后,清晰起来,我似乎想得太复杂了些,得按照正常思维来考虑就应该是之前我觉得忽略的地方——围墙,尸体要躲过前面公安局大楼的无盲区监控,就必须在围墙上打主意,内部虽然没有监控,但围墙之外的东滨大道上一定有天网,上次黄丽尸体失踪,我们忽略了,这次得一查到底。

    东滨大道为本市二环主干道,公安局天网监控中心的同僚很快将黄丽尸体失踪,以及今天的覃志刚尸体失踪时段拷贝下来。

    因为时间范围并不大,所以这过程并不久,很快我们所有在场的同僚都目瞪口呆起来。

    赶尸,一个湘西才会出现的神秘传说,几年前还在读书的时候,寝室里的同学还曾经有过激烈争论,而今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监控视频里。

    “刘哥,放大,锐化,能不能再清晰一点?那辆车,能不能看清车牌,即便是套牌也能对车进行追踪。”

    “不能了,谁会没事到公安局捣乱,所以东滨大道这一段虽然有天网,但都在马路对面,目前技术有限,这已经是极致。”

    稍显失望,却也吃惊,视频里的三人最初出现在墙头上,而这种出现并非为翻越,而是的的确确在一步步在墙上走。

    牛顿要是活着,一定会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下巴掉落,这是完全有悖于万有引力的根本,从围墙里面走出来,一前一后俩都带着面具,身上裹得很严实,都是过膝风衣,我特地观察了鞋子,看不出什么特殊,中间夹着黄丽,三人并排而行,动作一致,就这么斜着从围墙上一步步的走下来,最后来到一辆白色老式捷达面前,前后停下来,中间的黄丽尸体被塞进车内。

    覃志刚尸体失踪与黄丽如出一辙,同样的俩人,同样的面具,同样的尸体置于中间。

    最为诡异的地方在于我们能从视频监控里模糊的看到尸体自身居然也在贴着墙迈着步子,看到视频所有人的认知观都在一点点的被打破。

    两段视频结束,现场有那么几秒钟的沉默,最终肖刚打破沉默,迅速请求现场技术部门支援,根据路线查找捷达车的去向。

    车,人,赶尸,朱丽娟。

    前后联系起来,苗寨再次落入视线,说不定捷达车的最终落脚处不仅能够找到失踪的尸体,更能找到朱丽娟。

    这个女人为本案的关键,只要找到她,很多事情都能得到解释。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捷达车穿过东滨大道,然后在东滨宾馆门口停下来,有人从车里出来进入宾馆,五分钟后再次出来,而后又回到东滨大道,绕过几圈上了绕城高速。

    根据对高速所有出口的监控调取,捷达车从绕城出来去了龙泉县方向,最终消失在一条支路。

    “肖队长,借你几个弟兄,我们要马上去追,夏晓晓,请示老大,立即联系当地龙泉公安局协助工作。”

    “可以,队里的兄弟你随便挑,我手里另外还有几个案子,这边就看你的了,我和兄弟打招呼,临时由你指挥。”

    “谢了,肖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