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追击

    更新时间:2016-09-24 12:21:07本章字数:3104字

    客气话不用说,迅速点出几个名字,五分钟后公安局大楼下集合。

    夏晓晓联系老大,电话通了,老大回应立即和当地公安局联系,但并没有透露他现在在干什么。

    监控视频共享出来,沿途路线也很快制定,人被分成两组,一组直扑东滨宾馆,五分钟的停留能发生很多事。

    另一组由我带队,直接前往龙泉县,时间紧,具体安排在车上进行。

    说来还有些兴奋,这是案件侦破以来嫌疑人员第一次出现在视野,无论如何得抓住,四十多分钟之后,监控里的支路出现在面前,毫不犹豫的钻进去,很快我们就遇到问题。

    交通部门回馈的信息,这条支路以前是318国道的一部分,后因为高速公路的覆盖,主要运输功能减弱后,一直没怎么休整,路面显得很破烂,我们的速度根本就提不起来,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更大的问题在于整条路上岔道太多,甚至还连接着很多机耕道,嫌疑人可选择的逃离路线太多。

    手机上出现一陌生号码,接起来一听,是龙泉刑警队副队长,一问,居然只带来了三个人,正在往我们对赶,心里有些窝火,三个人能做什么?又不好发作,地方警力有限这是事实,咱也不能为难人。

    追击陷入僵局,拉网式搜寻有难度,一来根本没那么多人力,二来打草惊蛇以后再想寻觅到这些人的踪迹就难了。

    也不是全都坏消息,龙泉公安局那边回复,信息部门紧急调取监控,计算内时间并没有白色捷达车从国道出口离开。

    即便是这样也只能证明嫌疑车辆没有走主干道,需要我们分析的范围实在太大,可能的出口太多。

    停车靠边,我和几个刑警队的兄弟一遍又一遍的分析地图,却毫无结果,感觉上哪一条路都有可能,这局我们恐怕破不了,心中郁闷,线索就这么断了,实在有些不甘心。

    龙泉县公安局的同志到了,三个板寸头,副队长叫刘正奎,看起来很干练,让我想到老大。

    互相介绍之后居然出现转机,刘正奎告诉我们他在来的路上已经联系国道沿途的平山、太平、天星三个乡镇派出所,迅速组织人员以人口普查的借口落实到村,排查最近有没有陌生人出现,白色捷达车成为重点对象。

    这样一来,即便没有陌生人出现,捷达车的去向也很大程度上能够摸清。

    消息在半小时之后陆续反馈,平山、天星都没有发现可疑人员,白色捷达车倒是一辆,是一村长家的,不过早在十天前出过一次车祸之后就一直在修理厂,村长打电话问过,车在修理厂没动过。

    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剩下的就只有太平镇,迟迟得不到消息反馈,越等越有些着急。

    “乔老弟,等着不是办法,走,咱们直接‘杀到’太平乡。”

    “好!”

    正琢磨着去太平,刘正奎队长先提出了,上车走人,十几秒之后我一脚刹车停下来,电话联系前面刘队长。

    “刘队,天星镇那村长的捷达车在哪家修理厂?”

    刘正奎队长顿了一下,答应立即核实,而后挂了电话。

    倒不是我不相信人,而是案件进行到此,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村长本来就是执行人,撒个谎很容易糊弄过去,说不定机会就这么错过。

    尽管嫌疑人当地用车的可能性不大,但我还是准备一追到底。

    电话刚一放下,东斌宾馆的同僚来电话,有发现,白色捷达车进入宾馆的人并没有带面具,宾馆监控清晰的捕捉到嫌疑人影像。

    天网并没有看到嫌疑人从宾馆203房间取走了一个黑色小袋子,宾馆内部监控倒是很清楚。

    截图很快发到手机上,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神情冷瑟,却又面带微笑,很大众化的一张脸,找不到突出的特点。

    男人空着手进门,离开的时候手里多出了一个黑色小袋子,就轮廓而言,里间应该是有型硬物。

    203房间的入住身份登记也顺带发过来,是另一个男人,同僚已经通过技术证实过,身份证为一周前遗失,原有持证人嫌疑基本能排除。

    情况在意料之中,c市并不像看到的那么平静,灰色产业层出不穷,假证当然也在其列,三五百就能搞定,甚至再多花几毛还能弄到真证,坐火车,上飞机,什么都能过去。嫌疑人的目的性不小,存心犯案当然不会用真实身份,能搞到影像已经不错,我甚至怀疑视屏截图里这个人根本就是马仔一个,真正的嫌疑人一定还在车内。

    如此之下,我对平山镇那村长家的捷达车去向更加来兴趣,车辆很有可能为嫌疑人租用,重金之下什么鸟人都能有。

    电话又响了,是刘队长,修理厂就在318正道前行三公里左右,叫做大华汽修,我决定先过去摸排,至于太平那边的信息反馈,只有麻烦刘队长,毕竟他们对当地的熟悉程度远高于我和夏晓晓。

    迅速退回318主道,三公里并不远,十分钟不到就能看到招牌,不大也不小,俩身着工作服的小伙子正指挥一辆卡宴从出口往外倒,侧身看了一下,难怪,原来是女司机。

    原本打算问车,见这情形我准备直接问人,开门下车,卡宴已经倒出来。俩小伙子正准备往里走。

    “师傅,打听个事。”

    迅速站过去,兜里摸出烟一人一支递过去,递火点燃其中一支,另一支小伙儿夹在耳朵上。

    “啥事?”

    “是这样!俩位师傅,咱厂里有没有这位师傅?”

    我始终觉得敢于大摇大摆去宾馆取东西的人只有俩种可能,一种就是完全嚣张的无畏,另一种就是无知。

    如果真的无畏,嫌疑人就不会带着面具‘赶’出尸体,剩下的也就只有无知,给价钱办事的马仔,只要钱到位,这样的事排着队有人干,既能有捷达车,又能有马仔,汽修厂这里最容易找到,车人都方便。

    结果有些意外,俩小伙子见到监控截图以后盯了好一会儿,却又同时摇摇头,都表示厂里没有这个师傅,追问之下更表示连见都没有见到过此人,瞬间又觉得自己判断错误。

    略微沮丧的摇了摇头,顺带着又将捷达车图片递了过去,几乎没抱什么希望,人没有,车的可能性也不大。

    “师傅,见过这辆车没有?”

    “见过啊,怎么没见过,后车轮是换过的,都不是同一个牌子,这不就停在里面么?罗师傅早上刚停回来的!”

    意外中的惊喜,车很快见到,往里走拐角就停在那儿。仔细比对了一下,的确和俩师傅说的一样,捷达车后轮换过,监控里也是如此,初步确定这就是嫌疑车辆。

    俩小师傅嘴里的罗军师傅很快被控制,嘴比较硬,咬死自己仅仅是开出去检测制动系统,没多久就回来了,并让厂里的其他师傅作证。

    领教了一回什么叫做‘团结’,厂里的人纷纷围过来证明,甚至一开始那俩小年轻也反口说自己没弄清楚,都说罗师傅刚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

    虽然我们穿着便装,但几个工人明显对我们有敌意,莫名其妙,这样的情况太少见。

    亮明身份之后修理厂的师傅依旧不怎么鸟我和夏晓晓,再次问起罗军的事,谁也不再开口,只是我略带威胁性质的要罗军回局里谈话,数个师傅又围上来,全都盯着我,等着我继续下一步动作。

    心里一阵窝火,还是那句话,简直莫名其妙。

    “各位师傅,不管你们什么原因对警察有意见,但我想让你们明白一件事,我们所追查的案件涉及到几条人命,希望你们能协助公安机关破…”

    平时就不屑于听这些套话,今天自己开口说略显别扭,即便是这般我还是被直接打断,几个师傅就像吃了药一样伸手就要推搡我出去。

    火一下就起来了,我已经够客气,可这还带袭警的,刚想发作,夏晓晓抓住我手指了指其中一个师傅的胸口,第一眼没看出什么异常来,再是一眼,立即就明白了,香包,一个大男人袖口居然挂着一香包,这不反常就真有鬼了,又扫了几眼,围上来的师傅身上都有这样一个香包,结合覃伟民日记里的描述,这招简直太绝了。

    缓缓的退出去,师傅们也没追出来,夏晓晓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刚没有感觉到什么,这会儿想来还真是危险,都是些体力劳动者,身边一摸就是工具,真要干起来,我和夏晓晓今天能不能出来都得打上问号。

    出来之后的我反而很高兴,至少证明这个修理厂和嫌疑人之间肯定存在联系,车在这儿,人肯定以步行的办法跑了,果真狡猾,知道我们会查到嫌疑车辆,事先就有所安排,让我们干盯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不行,咱得想想办法。”

    “什么办法?明摆着这里面的人也中了蛊咒,软硬不吃,咱要是再停留在里面,人真就能用板儿砖砸人。”

    回身一扫,还真是这样,稍显后怕,心急了,不急不行。

    “夏晓晓,要不你去试试,女人好说话。”

    “好吧,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