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坤老头

    更新时间:2016-10-03 23:03:45本章字数:3100字

    电话突然响起,手不由抖了一下,这次又会是谁?拿起来一看,心中一颤,到底又会是谁?接起来一听居然是二百五秦铁明,这还是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乔诚,我是秦铁明,在我到来之前,你不能相信任何人,也不能采取任何行动,记住我到来之前,任何人。”

    “哦!”

    无法去回答,秦铁明语调虽然透着镇静,但却又有那么丝丝不安,秦铁明亲自来,一定是出了什么状况,不过无论怎么说,至少我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等,等着老大他们到来。

    老大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寨口已经在三小时之后,我没有离开过刚所站立的位置半步。

    夏晓晓几人被数个背着微冲的武警抬着,就这架势我也明白老大用意肯定不止救人。

    “乔诚,没事吧?”

    老大脸色平静的向我打招呼,身后还站着艾文丽等人,往后望过去,就是没有见到秦铁明。

    “老大,秦铁明呢?”

    人多眼杂,老大拉着我站到一旁,低声说了两句话,不过已足以令我震惊。

    “乔诚,朱丽娟自首了,覃伟民还没有死。”

    覃伟民没死一度在我的猜测之中,朱丽娟自首倒让我很意外。

    “这…”

    “还有更意外的,被你抓住的那土民彻底撂了,秦铁明帮的忙,血蛊恐咒是覃伟民搞出来的,他应该就在寨子里,另外朱丽娟其实是他的第一个实验对象,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三十几年的苗土争斗,只有等我们抓到他才能彻底解释清楚,目前我们的难度在于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土家寨的人参与此事,如果太多,我们带过来的两百人恐怕也不够用。”

    “两百人,老大,看来你这次下了血本,不过这里地理环境复杂,两百人真有可能不够用。”

    “没关系,秦铁明说他在想办法,咱们现在就这几个人,大摇大摆进寨子请人治疗,一明一暗同时进行。”

    老大眉头紧锁,似有所担心,我心里其实也没底,不过他们的到来给我增添了底气,至少不再是孤军奋战。

    “老大,来,我先介绍一个人。”

    向老大介绍起九婆,互相淡淡的点头笑了笑,但都没有伸手。

    “九婆,我们刚讨论好一会儿没什么结论,能不能给我们一些建议?”

    “没什么建议,找到头人,背后如果没他们的支持,血蛊恐咒绝对不会有延续几十年的实验,不过我怀疑真正的领头人并非头人,而是二十年前从‘万虫窟’里走出来的那年轻人。”

    “九婆,你说的是不是这个人?”

    覃伟民大学时的照片递到九婆面前,很快得到确认。

    “对,是他,那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能从万虫窟走出来的人。”

    “九婆,能不能讲讲当年关于这个人的事?”

    “可以,不过你们最好跟着我走,尽快找到头人,你们的朋友支持不了多久。”

    夏晓晓等人依旧在昏迷之中,满脸的青黑,若不是还能看到胸口的起伏,几乎就能视作死人,这的确是关键,老大一招手,武警兄弟抬着人跟在了九婆的身后。

    老大很奇怪的盯了我一眼,转而就站到了九婆身边,覃伟民当年在酉阳所发生的事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

    覃伟民此人报复心很重,这是九婆给予他的评价,也是我第一次从第三人处了解到这个人。

    正因为如此,覃伟民第一次到苗寨拜师报仇的时候,九婆什么都没有教他,只是好心想要试着解除其身上原有的情咒。

    “九婆,你的意思是那香包是情蛊?的确直白。”

    “你说对了,就是那香包,别小看那一小包东西,虽然闻起来香味很浓,实际上却集合了很多种毒草炼制而成,使用人只需要在里面加上一根头发,你想要我可以送一些,这也是当年我见覃伟民的私心所得,土家族的情蛊我从覃伟民身上已经破解。”

    情蛊什么样我根本不关心,不过九婆这话的弦外之音我倒是听出来了,也是因为如此,我对她原有的一种怀疑加深,虽然她说得很巧妙,但颇有此地无银的感觉。

    之前九婆曾经说过,血蛊恐咒炼制成功必要条件就是得结合苗土两寨蛊术精华,土家寨自身不用说,关键问题在于苗寨蛊术,正常来说这都是本族内不可外传的东西,可现在土家寨这群人却已经跨过这个阶段,到达最终实验。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苗寨里有蛊术掌握者泄密,而且这个人有可能就是这九婆,尤其是联想到将七个人带到土家寨是九婆主动提出,更加令人生疑。

    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不能确定,九婆在苗寨毕竟是德高望重的存在,若真的是她,苗寨恐怕得有灭顶之灾。

    “九婆,你的意思是已经有人将苗寨蛊术的秘密泄露给土家寨?”

    试探,言语中的试探,九婆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有过表情,唯有从其需要里得到更多信息。

    “当然,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我们苗寨内部清查过很多次,但一直都没有找到泄密这个人,而今泄密与否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要想办法阻止血蛊恐咒的出现,走吧,我带你们去找到头人,或许还来得及。”

    尽管我们跟着九婆继续前进,但心中的混乱依旧继续,尤其是刚老大盯我那一眼,总感觉有古怪。

    现实不是电视,更不是什么小说故事,没有那么多剧情的反转,两个电话中一男一女的提醒,身边人,老大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生导师怎么也不像在这里有些什么。

    摇摇头,身边人,什么身边人?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连老大都怀疑,也许刚才那一眼只是一个巧合,或者说老大在暗示我什么,只是我没能理解而已。

    当然既然有所提醒,我还是得宁可信其有,身边人再次过滤了一遍,特警队成员?不太像,这些都是临时调动人员,对面那些人计划周密绝不会寄希望于概率问题,秦铁明?这个人我真不了解,感觉上亦正亦邪,倒是有些可能。被警队推崇了这么多年的神秘人物,却又不是警察,的确有疑点。

    剩下的就只有艾文丽,和身边专家,艾文丽的底子在警队应该比较清楚,痕迹专家之前我就认识,也是多年老刑侦,虽然档案性的东西不能证明太多什么,但总还是有点作用。

    如此一来,最大的一点就在和我一起来到这里的那满头白根的男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酉阳行他和艾文丽所起到的作用是重复的,这人我不认识,也不了解这个人的一切档案资料。

    到这会儿我这才想到自打带上几人赶到酉阳桃花村这么长的时间里,我和他们之间居然没有过实际性交流,我甚至连这个人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失败,彻底的失败,也是做人的失败,一心想着案子,正常交流居然被忽略。

    我若现在去补救也已经来不及,反倒会落下不少麻烦,倘若内鬼真的是这个人,自己一动立马会引起警觉,倘若不是,我这么显得更加突兀,会产生不必要的猜疑,所以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但这个人我记下了,时刻保持警惕。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会有三六九等之分,虽然谁也不会承认,但事实永远是事实,即便是像土家寨这样一种所谓没有被世俗玷污的地方也是如此,如果真的与世无争,就不会有这样一个案子存在,如果真的人人平等,就不会有土家寨头人的吊脚楼独具一格。

    房子,比其他村民家几乎大了一倍,人却比大多数人都干瘦。我们到的时候,这老头居然又蹲在房前老树下抽着水烟,我就吃惊这丫的烟瘾到底有多大。

    “坤老鬼,知道我们还回来,在等着我们?”

    “我知道你会来,会来向我交换解蛊的办法,咳咳……”

    被九婆喊做坤的干瘦老头重重的咳了两声,伸手捂住嘴,然后拿下来看了看,眉头一皱,似乎问题不小,捏了捏之后在身上擦拭几回,而后继续抽起水烟。

    也中蛊了?仔细观察老头的脸色,是红色的,但红得非常不正常,应该受伤了。

    之前我还以为这九婆和这老头之间的斗法是九婆完败,现在看来双方都没讨着什么好,而且就像九婆之前说的那样,蛊这种东西只有使用者自己能解,即便到了九婆和老头这种程度似乎也是如此,九婆之所以急着追过来,恐怕这也是目的之一。

    然则同样也有个问题出现,等待老大他们到来这段时间有好几个小时,九婆如果真需要互相解除所中之蛊,完全可以独自前来。

    等着我们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就是九婆人善,怕我留在原地出问题,要么就是九婆的确心中有鬼,需要等着夏晓晓等人一起。

    分析之下,第二种可能性似乎要大一些,当然这没有直接证据支持。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

    九婆和被称作坤的头人就这么沉默着,有之前的经验,我赶紧让所有人退后,别这俩人斗法,殃及我们自己人。

    老头子笑了,九婆也笑了,不过笑的非常勉强,似乎有所难言之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