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又见面了

    更新时间:2016-10-04 23:36:02本章字数:3030字

    “坤老头,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是不是该放过这几个人?”

    “这个,九嫂,我如果告诉你土家寨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土家寨,你我都已经老了,你信吗?”

    九婆面色突然一拧,身躯猛地抖了一下,再是一挺,整个人居然就这么直直倒在地上。

    “卡拉、卡拉…”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武警兄弟实弹上膛,老大也掏出了枪,艾文丽等人更是严正以待,纷纷指向干瘦老头。

    但就在这同时,老头的情况更为夸张,整个人一摇晃,眼珠一鼓,一口老血喷了两三米远,然后倒在一旁的大石上。

    事态演变得太快,我们所有人都蒙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危险令人倍感恐惧。

    俩人倒地使得我们所有人都心惊不已,真刀真枪的干在场人并不会有所畏惧,这样搞没人不崩溃。

    “啪···啊···啪!”

    所谓的崩溃不过是我心中一想法而已,尽管都处于高度紧张中,但真说丢枪开溜这样的事绝不可能,在场人中几乎都受过专业训练,再不济也是我这样的科班出身,应该不至于,但此刻偏偏就至于了。

    一个武警兄弟,一个端着微冲处于高度紧张的武警兄弟,突然就手舞足蹈起来,手中微冲“啪”一声掉落在地上,而后就是一声怪叫,再然后就倒在地上,同样口吐白沫,眼睛也变得血红,屎尿的味道很快就出来。

    这当然不是武警兄弟自身的问题,我们的周围,那一群人一定就在我们的周围,今天这真进了虎口,坤老头子说得没错,土家寨已经不再是土家寨,早已经被一群追逐血蛊恐咒的极端者所控制,估摸着这群极端者中一定有覃伟民,一来为了报仇,二来吧一定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我能猜测到的可能性就只有这么两种,会不会出现第三种我无所知,但我知道现在的我们危险了。

    身边武警兄弟相继倒下,老大当然也不例外,转业回地方多年,虽然经常锻炼,但依旧比不得年轻时当兵的身体,倒下的同时似有所不甘,我看到他临倒下时的眼神,似乎将一切希望都放在了我身上。

    我能做什么,我不过是在公安局刑警队瞎混过几年的小警察而已,如此情况能做的事太少,唯一的动作就在于紧握脖子上的红线坠,心中在默念阿里路亚,如来佛祖让这一切快点过去。

    倒下了,都倒下了,老大倒下了,艾文丽也不例外,只是她倒得比较晚,最终居然证实了我心中猜测,那白根男人居然没倒,就这么握着微冲,警惕的朝着四周。

    “师兄,你?”

    “我为什么不倒是吧?”

    “额!”

    “他们来了!”

    心中疑惑,但已经来不及细想,白根男人冲着坤老头躺下的那棵树处就是一阵扫射,‘哒、哒、哒’几声之后再次陷入平静。

    ‘谁来了’成为我心中另一个疑惑,双手紧握手枪一丝都不敢放松。

    “师,哒哒哒…”

    又是一梭子弹出去,整个场中依旧是一片宁静,我并不怀疑周围一定有人,但我有些怀疑白根男人为什么总是对着空气开枪,难道还没打算露出本来面目?还在我面前演戏?

    目前这什么都不能确定,也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白根男人是秦铁明特地给我找的帮手,有不凡的能力,或者可以称作为特异功能,能准确的判断出对方到底在什么地方,第二种可能之前已经说过,就是演戏。

    我得行动起来,无论这是在演戏还是怎么滴,我都得先掌握住主动权, 还好外围还有两百个同僚在秦铁明的带领下守着,这边枪响了,那边肯定知道,应该就会有所行动,老大将希望寄托于我,我也就将希望寄托给了秦铁明。

    “哒、哒、哒噗!”

    又是一梭子子弹从白根男人手里的微冲出去,这次居然有了响应,就在左前方墙根处,一个身着传统土家族服装的男人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出来吧,覃伟民,我只有两个人,我们好好谈谈。”

    覃伟民没有死,一直神秘的存在,也就最有可能为幕后人,‘万虫窟’在桑太爷和九婆嘴里都是那种神圣而恐怖的存在,覃伟民能从里面闯出来那就证明他有能力,二十年的时间足够改变这里的人,甚至改变整个寨子。

    我有一种猜测,是按照小说思维来推理,虽然很狗血但又不是不可能,覃伟民从‘万虫窟’里活着回来居然还能在土家寨站稳脚跟,那他就一定会有什么凭仗,比如说在‘万虫窟’里得到一些关于血蛊恐咒的秘密,更比如说他忽悠这里的村民只有他才有可能完成血蛊恐咒,进而威逼利诱村民,架空这里的头人坤老头子,自己成为这里真正的老大,利用这里的资源,完成恐怖蛊咒,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能性实在太多,或许是我完全想象不到的原因,而这些因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此刻覃伟民能够从黑暗中站出来,光明正大的出来,现代社会倒不存在什么单挑可言,我就是想弄个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此人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

    “覃伟民,我知道是你,敢做不敢当么?我们只有两个人,你还在怕什么?”

    猜测终究是猜测,尽管我有那么些把握就是覃伟民在整个案子里作怪,但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只是我很期待,期待最终结果的出现,期待凶手的伏法。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看山林的味道,偶有山雀一掠而过,却无法去打破这肃然的气氛,没有人,也没有回应声,绝对劣势之下,真正的背后人还是不肯现身。

    “覃伟民,出来吧,我们谈谈,想要达到目的不一定非要用人命来填,你这又是何必呢?覃志刚已经走了,你的父母也老了,难道你想要他们孤独终老?”

    宁静,整个村落的宁静,就像这已经不再属于整个世界,如果不是地上还躺着倒下的一片同僚,我甚至都会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乔诚,后面。”

    “哒哒哒、砰砰…”

    白根男人冲着我一声大吼,而后一梭子子弹打在我身后。

    转身一瞧,我滴个妈呀,数个面目狰狞的村里人向我冲来,一梭子下去几乎都倒在地上,剩下的一个也被我开枪干掉,似乎并不没什么特别。

    之所以称作狰狞,是因为这些人身躯都见不到肌肉,似乎都看着一张皮支撑着,其实这幅模样我见过,黄丽的尸体就是这样,后来覃志刚也是如此,再后来张晓慧也差点如此,因为有莫秋,所以才幸免于难。

    可这是什么意思?放这样一群这样的人出来就为了收拾我?活捉我们?

    “乔诚…我们又见面了。”

    坤老头倒下位置树下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两个人,这话一听,下意识就会认为是熟人,抬头一瞧,还真是,刚认识不久的熟人,那为我们带路进土家寨的父子,瞬间让我想到之前接到的第二个电话,让我小心这对父子,看来已经得到验证,这父子果真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朋友,你还是出来了,说吧,你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应该不仅因为这座土家寨吧,如果是,你们早应该如愿了。”

    “如果我说没有目的你信吗?”

    “信!”

    “你真信?”

    “为什么不信,正因为没有目的,那才是你们最大的目的,你们知道一旦血蛊恐咒成功,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也是支撑你们几十年来不断追求的动力,说吧,覃伟民在哪儿,我要和他对话,因为整个计划里没有他你们不会成功。”

    男人的眼角不自觉的跳动了一回,身旁的儿子也抬了抬头望了望他,似乎被我一语挑中有所不悦,不过很快又回复过来。

    “乔诚,有人建议我一定要警惕你,因为你身上有一股看不到的力量,蛊咒在你身上根本无法作用,甚至还有人建议直接除掉你,但我都没同意,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现在看来任由你一步步的查下去是个错误。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既然你们都到这里,那我就成全你们,今天之后,这里将不会再有土家寨。”

    男人语调轻松,却令我心惊,这话说得。

    “你,你要屠村?”

    下意识中,我居然想到‘屠村’这个必须,对方反倒笑了。

    “你看吧,警察就这么残忍,我怎么会屠村呢?只是给他们一个新生活而已。”

    这次不仅男人笑了,就连男人身边的孩子也笑了,笑得那么诡异。

    一直以来我的注意力都在这个男人身上,身边那小孩几乎被忽略,就在刚那一笑中,我感觉到了什么,却又摸不透,就长相来说,的确是小孩,但现在超乎我想象的事情太多,鬼知道会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出现。

    “覃伟民呢?我要见覃伟民,告诉我真相,即便是要让我们留在这儿,也得死个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