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身边的人

    更新时间:2016-10-06 13:23:20本章字数:3045字

    警察在这群人眼里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甚至在这男人的言语中还带着一种戏弄我们之后的快感,造成那么多人的死亡,也似乎没什么,在他们的思维里这些人都是能让他们一步步实验成功的小白鼠。

    “小警察,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覃伟民的问题,你就那么确定是这一切的背后主使人就是覃伟民吗?说说理由,或许能把我说服了,我就告诉你覃伟民现在哪儿。”

    男人一只脚踩在石栏上,饶有兴味的盯着我,身边那小孩儿倒是没动,不仅没动,居然还背负着双手以同样的目光看着我。

    “很简单,日记,覃伟民日记随身带着,如果真的丧生于‘万虫窟’, 日记就不会被寄回家,不要告诉我他有可能提前已经寄回去,这话没可信度,更重要的是我们讲究证据,已经有别的证据证明覃伟民还活得好好的,并且还参加了‘血蛊恐咒’的试验,可以肯定的是主导这试验的人就是覃伟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覃伟民从‘万虫窟’里带出了一些东西,恰恰就是‘血蛊恐咒’需要的,我说得对吧,覃伟民?”

    就没打算让对面男人有喘气的机会,连珠炮般的一席话半真半假,老大来的时候就告诉过我覃伟民还活着,除此之外剩下的都是猜的,我想用这种快节奏的方式诈一诈眼前这个男人,突兀的出现,而且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只能是幕后者才会有这样的自信度,如此一来,眼前这个男人就很有可能是覃伟民,虽然我见过覃伟民年轻时候的照片,但二十年能改变很多东西,甚至能改变一个人身上的所有痕迹,覃伟民完全有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尤其需要隐姓埋名的活着,更是如此。

    果不其然,对方愣了那么几秒,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然后笑了,和之前一样诡异。

    “小警察,看来我还是低看你了,而且你们调查的深度已经超过我的想象,原本还想着留下你还有些用,现在看来谁也不能留下。”

    “既是如此,覃伟民,你能不能告诉我整个过程,让我死也有个明白?”

    “哈哈哈!”

    声音有些尖锐, 听得我有些毛骨悚然。

    “小警察,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最后大反派讲清楚来龙去脉,然后你就能大翻盘?没用的,电视里演得都是些什么狗屁,今天你没机会,你是不是还惦记这你的上司给你带来的二百人?笑话,被自己人卖了都不知道,哪里来的两百人,骗你这个傻子来送死而已,两百人,我看这方圆几十里两条腿走路的都快没有!嘿嘿!

    傻眼了,眼前这个男人说得不错,我心中唯一的凭仗的确在秦铁明手里围着外围的两百人, 按道理来说老大不会骗我才对,但仔细想想,这件事儿里的确有漏洞,先是秦铁明打电话通知我别动,然后老大到了直接告诉我有两百人在外围等着,两百人,这么急的时间,调动起来很困难,体制内的那点事儿我还是懂一些,即便是特事特办,手续方面补办,但还是太过仓促。

    我明白了,老大是在我面前制造一个让我安心的气氛,进而竭尽全力去去解决这件事,心中那个悔啊,老大还是太高估我了,对面那男人说得不错,我就一小警察,虽然有那么一丝丝的特殊,但终究是个小警察而已,面对如此多的高人前辈都躺下了,我能侥幸不躺都已经是极限,说不定这就是对方故意这么干的,总得有人看演戏吧?

    “嘿嘿!”

    莫名由来的笑声,不是来自对面,而是我自己,手里的枪一压,插进枪套里,抖了抖衣服,就这么盘坐在地上。

    “说吧,覃伟民,前因后果,你就当做这在演一部电视剧,你既然那么自信,就不会怕后面的剧情反转,我知道你会说,因为我才是你最好的观众,否则你二十多年的计划,二十多年的成就感将会让你更加孤独。”

    “是吗,小警察,看来我又得高看你几分,没错,这么大一场戏怎么能没有观众呢?不过别忙,我再找些观众给你一起。”

    老树背后很快就站出几个人来,看上去比较正常,应该是覃伟民团伙的打手级别,有熟人,朱丽娟居然也在其中,老大不是说她已经自首了吗?难道老大又骗了我?

    我这会儿倒有些迷糊了,之前一男一女给我打电话,一个在提醒我‘血蛊恐咒’没那么容易成功,而令另一个在提醒我一定要警惕身边人,身边人就是老大?不能啊,老大,老大就是我的人生导师,不能啊,一定不能?

    突然想起秦铁明的那个电话,他到来之前不能相信任何人,也许就是他知道些什么,这才出声提醒,两百人,这或许都不存在调动的问题,根本就是老大的一个谎言。

    上当了,眼盯着躺在地上的老大,心中万般不是滋味,很多事情能改变一个人,两年前那个我敬仰的刑警队长,如今却……对了,之前老大曾经有过的怪异眼,似乎有过什么提醒,只是那会儿被我忽略掉。

    指拇在手心狠狠的钻了一回,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这样想老大,虽说老大两年前那案子背了那么大一黑锅,但我也绝不相信老大会是这种人。

    “怎么样,小警察,懵了吧?周山,你是不是该起来见见你这向来都赞不绝口的接班人?”

    “覃伟民,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希望不要失言。”

    心中那么一丁点儿希望都被无情的击碎,老大站起来了,脸色肃然的说起这话。

    “放心,周山,只要这里的事一完,你想得到的一定会给你,不错,表现得不错,值得表扬。”

    对面男人脸上充斥着胜利者的得意,我心里却在一冷再冷,就这么盯着老大,希望得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

    而老大连看都没打算看我一眼,就这么盯着前方,动也不动,我这最终的奢求已经不存在,万年冰窟装不下此刻的我。

    “老大!”

    “我不是你老大,我也不配做你老大,活着离开,你会成为一个好警察。”

    老大依旧看也没有看我一眼,就这么对着空气说起。

    “老大,为什么,就因为两年前的那个案子,你不是教过我们,做人一定要大气,吃亏是福吗?”

    没有回应,老大没有回应,斜眼望去,斑白头发间老大已经不再是我的老大,但我从其眼角里却能感受到在微微泛红。

    “覃伟民,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对啊,我到底要干什么,嘿嘿,我到底要干什么呢?要不你们给我钱吧?多少呢?要不一个亿?多好啊,有了钱,要什么有什么?你说好不好啊?”

    对面男人已经完全不再是之前模样,最大的变化在于说话的姿态,说是装模作样吧,又不太准确,当然这话肯定是不能信的,如果真是为了钱,哪用得着搞出这么多命案出来。

    “覃伟民,是不是得意得早了些?你还没有进行最后一步吧?你准备拿地上这些试验品怎么做呢?你不是想要我当最好的观众吗?现在我在这里,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给我看看,如果仅仅凭着他们,是不是太小儿科了些?”

    几乎在瞬间感觉到自己一直都被覃伟民牵着鼻子在走,我不是什么观众,覃伟民的试验一定还缺少什么,之前九婆曾经说过,这个试验的成功并非那么简单,除了找到相符合的阴性血之外,最大的障碍在于蛊咒的反噬,覃伟民肯定也知道个中厉害,所以迟迟都还没有最终试验,我有一种感觉,他似乎在等,等着什么。

    “小警察,这次你错了,高估你自己,也太低估我们二十年来所付出的一切,你真以为当年我在‘万虫窟’活着就是因为运气好吗?你们警察最喜欢的就是自以为是,你是如此,你的老大周山也是如此,不过吧,如果没有你们这些人,或许我们现在都还无法找到最终答案,来吧,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血蛊恐咒。”

    万虫窟,对面这男人终于间接性的承认自己就是覃伟民,这样还让我稍显安心,至少正主就在眼前,结果很快就会显现,尽管我现在存有绝对的劣势,但我还是想搏一搏。

    “等等,覃伟民,既然你已经承认自己的身份,为什么就不能多回答我几个问题,你可以认为我是在拖时间,但我是在好奇案子里每一步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然后又是怎么办到的?”

    覃伟民抬起的手又缓缓的放了下来,一转身盯着身边的朱丽娟,伸手在其脸上一点点的抚摸起来,嘴角处的笑容一点点的冒出。

    “行啊,小警察, 要不,你问问这个女人吧?我会有今天还真得感谢这个女人,如果没有她,如果没有朱国强,如果没有刘颖……嘿嘿,去吧朱丽娟,告诉小警察的一切,我先不陪你们玩儿了。”